【熱點互動】蓬佩奧:香港不再自治 川普警告科技巨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8日訊】【熱點互動蓬佩奧:香港不再自治 川普警告科技巨頭:

今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向國會遞交報告,正式認定香港不再具有高度自治的地位,接下來美國是否會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引發國際高度關注。另一方面,科技巨頭近期由於對言論的審查,又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
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美認定香港不再自治;取消特殊待遇箭在弦上?科技巨頭審查反共內容,中共滲透還是意識形態左傾?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5月27號星期三。就在今天國務卿蓬佩奧向國會遞交報告,正式認定香港不再具有高度自治的地位。接下來美國是否會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引發國際高度關注。另一方面,科技巨頭近期因為對言論的審查,又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觀眾朋友還是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或者在視頻下方留言發表您的觀點。唐靖遠先生我們先來談一談,今天最新發生的這個事情,可以說是一個重磅的消息,蓬佩奧他正式向國會遞交報告,說香港不再具有高度自治地位。那他這個報告中聲明中有幾句話,我稍微給大家讀一下,他說中共這樣港版的國安法,北京這一災難性的決定,從根本上破壞了中國自己向聯合國提交的國際條約,中英聯合聲明所承諾的給香港人民的自由和自治。

那麼他說我今天向國會確認,香港不再有依據,得到與美國在1997年7月之前對香港適用的法律、待遇方式,並且最後他還有一句,他說雖然美國曾經希望自由與繁榮的香港,為威權的中國提供一個樣版,但如今明顯的是中國正在將香港塑造成和自身一樣。我覺得他這裡說的中國應該是中國共產黨,中共。所以蓬佩奧這樣一個聲明,當然事先他已經給出了警告,很多人也認為說可能基本上他就是會這樣去說。

但一旦他這個聲明出來,我覺得對於很多人來講,還是一個非常,就是讓人意識到這個東西確實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事件。所以在您看來,跟我們談一下,您怎麼看國務卿這樣一個報告,認定香港已經不再高度自治,他所傳遞出的信息和他這樣一個報告,意味著什麼?

唐靖遠:首先簡單一點說,我覺得他這個報告的第一大問題,就是他是美國一個先發制人的動作,可以這麼說。因為我們都知道港版國安法,它應該很可能是要在明天,北京時間週四才來審議的。所以美國他毫無疑問的是做了一個精細的安排,就是說我在你審議之前提交這個評估報告,提交給國會,當然國會批還需要一個時間,剛好有一個時間,需要一個過程。

主持人:對,就國會下一步他是不是取消這個關稅地位,是國會決定的?

唐靖遠:對,很明顯就是我把這個報告提交給國會了,那麼國會就要看你現在的,你們對這個法案你們繼續通過不通過。如果說你還要固執己見,不能夠懸崖勒馬,那麼國會再把這個法案再給批下來。所以他其實這樣一來,至少在美國看到形成一個非常有力有節的,所以我覺得他可以說是一個先發制人的這麼一個動作,他說明那麼個信號。

第二個我覺得他釋放了一個非常重大的信號,就是我們知道美國在香港,就是香港維持一個自由港,維持一個金融中心的地位,其實美國也是有很重大的經濟利益在裡面的。但是現在美國這一次,就不只是說只是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這次是真的拿出了一個實際的行動,他其實是恰恰說明了美國的一個決心。就是對中共來說,美國可能已經哪怕我自己損失相當的經濟利益,我也絕不可能允許你再把香港,就是真的變成像大陸一樣的城市,對你發出一個最嚴厲的警告。

而且我覺得他這個還釋放出一個信號是什麼呢?就是之前我們都知道中共跟美國之間打貿易戰,中共他其實還是有相當的籌碼的,但是在那個時候,包括中共高層內部他們自己也都有一個共識,就是跟美國打貿易戰我們還有籌碼,但是如果說要打金融戰,其實幾乎是風險是非常大的。因為幾乎美國他確實就是有這個所謂的美元的金融霸權,那麼這一次的對香港的金融中心的一個打擊,它其實相當於可以說,就基本上拿掉了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的地位。

那麼它其實標誌著中美之間金融戰打到了一個新的高峰,所以既然美國這樣的牌都可以拿出來,我們就完全可以想像美國在以後的後續的這種制裁和打擊的措施,在金融領域,包括貨幣戰,在貨幣領域,美國可能都會又使出更加嚴厲的手段。所以這個對中共來說,我覺得它的打擊力度和政治的力度是非常大的。再有一點,對香港本身的衝擊也是非常大的,所以當然我覺得美國他做出了這麼一個動作,我覺得應該是一個深思熟慮的結果。

主持人:是,我看到其實參議員盧比奧說的一句話比較精準,他說我們不能再允許中共從破壞這種國際條約中獲利,也就是說你既然破壞了這樣一個國際條約,那你就不能夠再依靠香港來獲利。所以美國的這個目標還是要打擊中共,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香港、美國、中國這三方受到的多大的損失,我們可以再評估。那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一個您怎麼看國務院做出的這樣一個正式的評估,他到底有什麼樣的意義和影響?

另外一個,外界都在關注下一步,那麼美國是不是真的就會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區?且不說他會不會取消,但是我想問您,在您看來如果真的取消特殊關稅區,這意味著什麼?對於香港來說。

趙培:其實事出必有因,應該國務卿的作證,事前是已經和北京方面進行多方的溝通,應該是在也就是北京時間的今天,也就是我們的明天,他一定會進行草案投票,很大機率是中共硬把著過關,因為人大代表都是橡皮圖章嘛,中共說過關就過關。所以這個時候,美國國務卿選擇這個做法,其實時間點他拿捏的非常好,就等於是說,我一定告訴你中共,你作惡一定會有代價。我們美國之前給香港,利用香港釋放的所有善意,我們現在要因為你作惡,我們要收回去,這是他要跟中共講的話,是這樣的。

另外,它對香港人是一個保護,就是說你們不用怕,我們會讓中共會為它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為什麼呢?因為中共從香港拿到的資金,拿到的高科技是非常多的,因為這些都是美國跟香港之間有一個《香港關係法》裡面,批准美國的公司可以把高科技產品出口到香港的公司,這裡面都是一系列的法律運作。那麼國務卿的這個做法,其實他的這個做法是給國會通知了。就是你們可以根據去年通過的法案,去審議這個香港人權與民主,是不是能夠繼續享有我們之前在《香港關係法》當中,公布的這個香港特權和獨立關稅區,這個都是國會下一步要做的。

其實國會下一步要做的是一個立法程序,就是他把之前所有的特殊的關稅區和關係法拿過來審一下,這個關注的點是在於,美國會把香港的地位降到什麼程度?是降到澳門的程度呢?還是降到中國大陸的程度?因為美國還有一個《澳門對策法》,在這個法案裡面是不能出口重要的科技設備到澳門。另外在澳門的其他的一些東西也都是受限的,金融上也受限了。但是投資賭場是可以的,問題就是香港以後美資可不可以投資賭場,受不受到美國政府的保護?

從現在看來,高科技製造業肯定是美國要求美國企業移出香港,涉及到所有管制的問題了。那麼再下面一步,其實真正的關注重點是,這兩天川普總統會不會用總統行政令的形勢,直接做一些更快的動作,這其實是下一步的事情。那麼從整個事情你看下來,就是美國釋放的善意被中共用惡給它打得散散的。那麼以後怎麼辦呢中共,你看看現在香港是它的一個重要的口,毛澤東當年為什麼不去直接攻擊港英政府,把香港直接吞了。

因為中共需要從香港走私武器,走私一些技術,它需要的東西,甚至奢侈品啊,中共高層用的奢侈品,它需要從香港走私。所以當時它不敢攻擊香港,那麼現在你中共還是需要通過香港的高科技,你當年skycom,伊朗人賣技術的公司是不是在香港成立的,是。所以你走私技術你還是需要香港,那麼當一切都被封死的時候,中共的資金流入在香港等於是被截斷。中共的高科技流入被截斷,那麼中共真的真的是自己把自己用惡給封成一堵牆,與自由世界隔離,與高科技、與經濟發展的國家隔離了。

主持人:是,我早些時候您也談到,比如說像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他現在已經回到香港去上市了,那麼香港如果真的喪失了作為一個金融中心的地位,像這種中概股,它再回到香港又有什麼用呢?

趙培:其實不光是中概股的問題,中共的很多融資在香港。你比如說薄熙來的案件,薄熙來按揭露的一個做最大的問題,就是德意志銀行,當你給一個薄熙來手下裡的一個貸款公司貸款,當然這筆錢最終沒有進入中國,而是被薄熙來直接把這筆錢轉到這個外國去了,當時發生的地方,就是香港。

所以說中共這些金融的一個債務,發生債務就是在香港發巨大的債,為什麼呢?因為它是個自由港嘛,金融不光是美國給它金融特殊地位,英國也給了它金融的特殊地位,所以各個國家的銀行的東南亞或亞洲的總部,有一個重要的分支,就是在香港。

他可以通過國際上熱錢來的非常快,直接在香港去募集資金,你比如說恆大很多美元債務是在香港發放了,所以他募集資金非常快,第一步先把這個高負債的企業債務等於給你接手了,你再想發債你到美國去發,那麼這樣的話等於是美國的審查是非常嚴,你到底負債多少?你能不能把帳本拿出來,中共不敢拿嘛。

包括中概股為什麼要退出美國,就是那斯達克要審查那些中概股,因為欺詐行為實在太嚴重了,美國國會也出了一些法,要求那斯達克和美國要審查它的上市情況。那麼中概股它就要退,它需要另外募集資金,因為很多都是吹虎皮,吹起來就是為了募集資金,那麼如果香港再被截斷,你就很難募集資金,難道回大陸嗎?中國人已經在A股上被你們騙的傾家蕩產,都韭菜都割了幾輪了,沒得可割了,那麼你想割國際的韭菜,你是不可能。所以從中共政府的發債,企業的發債到企業的融資將會面臨巨大問題。

主持人:是,好唐靖遠先生請講。

唐靖遠:我先補充一點,我先回應一下剛剛趙先生所提到的這個問題,就是其實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它的意義所在,並不僅僅只是因為香港本身是一個發達的城市,香港本身GDP其實它對大陸來說可以說是無足輕重的。但是香港真正的意義所在,他是中共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融資的一個關口,這個比例達到60%,而且這個60%的比例,它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就是40年前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到了40年以後,現在的香港這個比例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變化,50%到%60這個比例,基本上是靠香港。

所以我們就舉個很簡單的例子,20年前的香港的GDP是上海的5倍,是吧,因為大陸不是一直把上海市捧成可能會成為繼香港之後的又一個金融中心嗎?那麼早在2006年的時候,上海的GDP就已經超過了香港,但是在20年以後的現在,就是從香港進來的外資、融資仍然是占到的比例還是60%左右,55%到60%之間,是這樣一個比例。

所以這個就說明一點,就是說香港它具有一個非常獨特的功能,是任何其他的大陸的城市都不可替代的。你甭管是上海、北京或者是深圳,你GDP哪怕超過香港兩倍3倍甚至5倍,但是對香港來說,它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是一個。還有一個香港因為享有獨立關稅地位嘛,他和大陸的貿易量實質上是遠遠超過一般人認知的。

以去年為例,2019年就是香港和整個中國大陸的貿易量的轉口貿易總量達到超過7千億美元,這個數量已經超過了中國和美國之間,就是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二大經濟體之間貿易總額,都還沒有它高。

主持人:對,好像中美之間是五千多億。

唐靖遠:對,你就可想而知,就是香港他的對中國大陸的意義如此的重大。他其實相當於除了中美關係之外,香港就是中國和除了美國之外的其他世界各國的貿易非常重要的一個轉口貿易港口,這是一個,就是資金方面的。另一方面就是在技術方面,尤其是在軍事技術。我們知道中共在那個八九六四以後,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共實施軍事技術的封鎖,這個封鎖其實到現在都沒有放開的,這個封殺到現在都沒放開,但是中共為什麼這麼多年它還是一直能夠斷斷續續的能夠不時得到一些高技術武器,其實它最主要是靠兩個渠道。一個就是跟以色列的合作,以色列和中共是比較有系統的長期的軍事技術的合作,其實以色列技術是哪來的呢?都基本上都是美國的,對吧,那麼另外一個渠道就是香港。

就是通過香港可以獲得高技術,它當然最主要是民用的,但是其實很多民用的技術尤其是到現在,好多民用和軍用它其實界線已經非常模糊。民用的他拿過去稍微做一些改裝,它就可以直接應用到軍事上,所以如果這個渠道一斷,那麼對中共來說就意味著,至少在軍事方面的技術的一個渠道,它也被切掉了,就是資金輸血的管道很大的一部分基本上是沒了,那麼軍事上的高技術也沒了。

主持人:是,我認為中共當今的領導人最高層他可能不是完全理解,到底失去香港這樣一個獨立的關稅地為對它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您剛剛說的技術和軍事上。

但是我看到很多人都是說,我們現在正在目睹一個歷史,因為如果美國一旦說我要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資金人才很多資源的流失,那樣的流失速度真的是一個目睹歷史的過程,所以我覺得外界為什麼現在高度關注,在看美國是不是真的會取消香港的這樣一個特殊關稅地位。

那還有一點,我也想請您解讀一下就是我們看到說,最近在台灣,他對香這個事情做出了很強烈這樣回應。當然除了覺得台灣的這個就是他做出表態說,願意接收有這種計畫接收香港的這樣移民到台灣的人之外。我還注意到台灣的外交部長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他說,他認為中共的下一步很可能是武統台灣,而且他指的不是說一年、幾年以後這樣的一個目標,我感覺他說的是很快的一種目標。媒體也有報導說,中共八月份的這樣在東沙的這樣一個軍事演習,有可能被用來說是入侵台灣等等,您怎麼看這樣一個,他認為武統台灣可能是中共下一個目標,這樣一個看法。

唐靖遠:首先我覺得他這樣一個判斷,我基本上是比較贊成的。中共這次對香港採取這樣一個手段,用法律的形式,其實有點相當於突然襲擊一樣的,一下子把香港要徹底的控制,要拿下,那麽毫無疑問就是公開撕破一國兩制,不要這個招牌了。那麼我們之前其實有考慮這個話題,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這塊招牌,其實為台灣所準備的,那麼這塊招牌它既然不用了,就意味著它的重大的戰略發生轉變,就是它認為一國兩制對台灣已經沒有任何的吸引力,已經失去了意義。

那一國兩制沒有意義了,剩下的唯一就是一國一制了,因為在中共高層的政治目標,它所有的政治目標裡面統一台灣,是它最核心的利益,它是絕對不可能自動放棄的是說我們不統一我們就這麼繼續這麼維持現狀,這麼一直下去是不可能的。這個中國高層也是多次公開表示過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就說明了它這個動作的本身就是一個實際的動作,它實際相當於一次試探,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我們看到在這次兩會上面就是無論是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還是汪洋政協的報告都沒有提九二共識了,不再提。那麼九二共識它其實是兩岸最重要的政治基礎,兩岸能夠和平交流往來的一個最起碼的政治基礎,這個基礎一旦沒有了,那麼兩岸剩下的唯一只有對抗,肯定的,基本上陷入這麼一個狀態,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它拿掉就是把香港強行要收回去就是撕破了這個,砸掉了一國兩制的招牌,它的目的真正的目的的確是在下一步它可能要對臺灣下手。

主持人:中共現在這種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樣的節奏,在印度中印邊境有這樣的一個軍事衝突,然後在世界全面追責它索賠的情況下,又再去強行在香港來做這樣的事情,下一步又在南海在台灣都有這樣的一個,就是它這個節奏,真的讓人不知道它是到底是要怎麼樣去,所以這個確實全世界也在把目光現在不但聚焦在香港,還聚焦在台灣。

唐靖遠: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它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它有迫切的需要轉移內部的這種危機、轉移焦點這樣的需求。

主持人:是。其實,川普總統已經講過了在週末之前會出台會宣布就是美國在香港這個問題上的一些真正的制裁措施。我估計,就像二位剛才分析的就是在中共這邊兩會,它正式通過了這樣的一個批准了這樣一個之後,可能美國會出台真真正正的制裁,那我們這個節目會持續關注。在星期五節目中很可能也會去分析,所以今天這樣一個香港的話題,我們暫時先談到這。

下面再談一談,這幾天另外一個輿論焦點。這點我想請趙培先生先來解讀一下就是這幾天我們看到說高科技公司對於言論的審查成為一個輿論的這樣一個焦點。那麼最新就是說,最近經常有一些網友爆料,在YouTube上打共匪或者五毛這樣的詞,15秒之後被秒刪,結果後來一些美國的議員、政界人物他們也去試,他們就放入他們的視頻,15秒之後這個詞就被刪掉了。昨天YouTube公司正式回應了,這是他們的系統錯誤,而不是政策的變化,所以系統錯誤這個被很多網友調侃說,很像只有你們家有程序員,系統程序不是人寫的嗎?所以您怎麼看YouTube這樣一個回應?

趙培:其實YouTube這個回應很有意思,什麼系統?你為什麼做這個系統?這裡面其實才是問題所在,YouTube其實涉及到一個後面就是AI問題,它要刪什麼詞,它的數據庫裡面寫進什麼詞,認為是一個汙辱性的詞,或者是一個黃賭毒的詞,我一定要刪,就是符合國家法令的,現在在國家法令的基礎上,加了一個政治正確,他們認為的政治正確的詞,我一定要刪。

為什麼它現在要做到這個地步呢?其實這個是有因緣關係的,大家看看今年又是美國總統大選,2016年的時候,希拉里總統大選失敗的時候,她就埋怨facebook說你的AI不行,你看川普多少帖子在那發,我才發了多少帖子,現在是舉了一個例子,facebook上有個例子,說美國有個小女孩把希拉里一些說髒話的視頻,或者不雅的視頻編輯起來做成一個視頻,在facebook大規模傳播。

而且facebook在2016年之後,希拉里敗選之後突然停止分享它的數據給兩家數據分析公司,認為他們通過大數據分析給川普做整個策略,它其實直接誘因是這個,它背後的誘因其實就是左派,搞社會主義、搞共產主義在美國,它通過教育的時候把這些人洗腦了,他們想繼續推行他們的政治正確,就是共產主義的審查,其實就是這樣一個關係。川普總統說的也非常明白,你就審查保守派,是對大選的一次干預,所以川普非常明白你們在幹什麼。

主持人:如果談到YouTube本身具體的事件來講,其實外界關注的是,它是不是有被中共滲透的因素?因為它現在審查的是共匪五毛,這些中共不喜歡的詞。

趙培:對。其實回到YouTube本身具體做這個事,大家知道2017年底的時候,李飛飛把整個谷歌的一個團隊帶到中國,叫谷歌的雲和AI和機器學習這些東西全帶到中國去,所以這些東西等於是你在中國時間,是你寫的程式,寫的這個系統,直接拿到美國這邊用,而且美國現在質疑你把谷歌的AI系統應用到中共軍方去,沒有給美國的軍方用,所以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谷歌這個系統是不是在中共那邊做的,所以你加入中共的審查?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你是不是接了中共的廣告,或者YouTube上要給中共打廣告?因為谷歌主要是靠廣告聯盟去給這些做視頻的人分錢,所以你才要封殺,比如中共病毒,說中共病毒的,說中共封殺那個帳號的那個人,其實哪個視頻被封殺,就是說中共的數字貨幣裡面其實涉及到了各種欺詐的行為,她說了這些,這裡面肯定是從高層到下面,甚至是哪個程式要做的呢?是不是中共派到你這裡的特務程序要在AI的時候,把這兩個詞加進你的數據庫呢?所以才會出現這個情況。

而且谷歌在2018年的時候,它甚至把它不作惡的信條,從它的行為守則的頭裡面拿去,只在結尾的情況留下來,也就是說,谷歌正在改變它自己,正在向中共低頭,這背後涉及的原因,一個是錢,谷歌的廣告聯盟需要中共的企業給它投大筆的錢,第二它把AI移到中共那邊去了,中共跟它有什麼合作的貓膩?這個是海外關注的一個重點。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現在很多人在看YouTube這個事件的時候,很多人認為是有中共的因素的,但是究竟是高層受到中共的壓力來做這樣的言論審查,或者是YouTube或者谷歌公司本身,在意識形態上有意或者無意的在向中共靠攏,自己主動去做這樣的審查。

也有一種可能,第三種可能,它的程序員或者是具體做這個事情,管這個系統的人,他可能被中共滲透了,他自己在管理層不知道的情況下,把這些詞加進去,您覺得可能是什麼樣的原因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簡單回應一下剛才趙先生所提到的這個問題,這個關鍵詞為什麼會被寫進去,肯定不會是簡單的什麼設備的因素。

主持人:系統不會自己寫,都是人寫進去的。

唐靖遠:因為系統不會有自動的這麼強的黨性,就是你YouTube的系統突然也姓黨了,你屏蔽的都是中共不喜歡的詞彙,這個是一個很清楚的一個結論。第二個,我覺得像你剛才提的這個原因,我覺得幾重原因都是有的,這些公司的高層本身有受到來自中共的壓力,和在基層的一些員工具體的操作人員有滲透這樣的現象,我覺得這兩種都是存在的。

我們先說第一個,比如高層來自中共的壓力,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在今年一月份YouTube不是有發生這種普遍的黃標事件嗎?針對凡事中共肺炎相關一些話題,全部都被標上了黃標,它就沒有廣告的收入了,那個時候在香港就提出了,香港很多的YouTuber就提出了一個申訴,在亞太區的YouTube管理層就跟他們做了個見面會,在這次見面會上,他們管理層人員就公開的承認,他們是有接到了來自上頭,當然他說的比較模糊,他就是說我們上頭是有很大的壓力,要求我們必須要一刀切,他就明說我們其實內部,我們都還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覺得一刀切可能是不是太過分了,是不合適的,但是這個壓力非常大要求他們就是要一刀切,凡是所有涉及到中共肺炎,這樣的疫情,這樣的話題,都要一刀切,全部都給黃標,所以這個是一個例子。

另外,YouTube的CEO叫蘇珊,她自己公開承認,他們是把所有有關這次疫情,只要不符合WHO世衛組織的原則內容,全部都要刪除掉。WHO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它的背後其實就是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受到中共的操縱和影響的,你就可以看到中共來自於中共這個方面的滲透的壓力,既有金錢上面也有政治上的壓力。

同時我們也知道,包括在推特或者是包括在YouTube等等,他們一些在基層的,具體做事的很多的員工,很多的工程師等等,好多都是華人,而這些華人有相當多的都是受到各種海外統戰的團結,統戰勢力的滲透,所以我覺得是這幾種因素可能都是有的,促成整個我們看到這些幾大社交媒體平台,現在都有一點出現一種普遍的趨勢,就是被染紅,這樣一種趨勢。

主持人:對,這點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您剛才也提到它背後的一些可能的因素,不管是推特也好,還是YouTube也好,像剛才唐靖遠先生提到的CEO蘇珊這個例子,她說要遵循世衛的原則,你不符合世衛就都給去掉。

您覺得這到底是因為他們本身意識型態上,有意無意的就是跟中共很接近?還是因為真的是受到了政治或者金錢的壓力?所以他現在做得這些言論審查的事情,不知為什麼他審查的標準似乎都是跟中共審查的標準非常一致,您覺得這背後到底有多大的因素是中共的壓力,有多大是他自身意識形態這樣的問題?

趙培:表層原因其實都是中共的壓力,包括剛才講的整個廣告聯盟,比如你現在打開推特很容易接到華為手機的廣告,這就是中共金錢壓力的存在,你如果在孟晚舟這個事情上,你不刪除一些對我十分不利的言論,我就不給你打廣告,或者是中共統一官方拉的這些廣告給他,中共本身有一些要求在裡面,這是官方的壓力,這是表面能看到的。

另外,接著唐靖遠先生講的,這個五毛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為什麼呢?因為大家知道維基百科被認為是一群業餘人去維護的這麼一個知識庫,但這個知識庫裡面,由於五毛長期的,因為它拿中共的工資在做,所以它就能夠慢慢做到高層,然後不讓人家寫進中共的壞話,甚至維基百科的染紅,染在谷歌染紅之前,所以如果谷歌成維基百科的敘述去作為它的知識庫,它能迅速的染紅,染紅的比現在的還快。

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大家想一想就是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五毛去投訴,或者五毛做了很多東西在公關了一些YouTuber的高層,這都是很可能的。但是實質上的原因,其實我剛才講了上一次大選他們幾乎的高科技這些精英們都支持的是左派,也就是搞社會主義的希拉里。那麼剩下的這次WHO一出事,站出來講話的竟然是一個科技大佬,比爾蓋茲。所以你就知道這些科技人員的這個想法就是,他們比較認同的想法就是,大家都不用工作的一個想法,為什麼?其實很簡單,這些科技大佬們,他們一直在想做的事,因為美國整個國家被共產主義滲透的形式,不像中共那種暴力革命奪權。它其實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世界》這本書,我介紹大家去看一看,裡面講了它怎麽系統的滲入美國的這些教育系統。

你想這些科技公司,招聘簡歷一貼出來,必須要本科學的。比如這些學文科的這些人裡面,加拿大也一樣。它的多倫多大學裡面文科的很多教授都是社會主義學者。就是他們成天也不接觸社會藍領工人,或是白領人的辛苦。他就是整天就是要大家一塊分錢,大家發債分錢,他都是這種理論。那麼做為科技公司來講,當然公司層面它是要賺錢的,我們剛才看到那個,但它為什麼要審查這些詞?它從本身上如果是被這些社會主義東西洗腦之後,他的政治正確是哪一些?搞全球化,搞世界政府這是政治正確的,大家都搞平均主義政權。

你看這些思想的本身跟中共說的那些共產主義是不是很相近。所以呢他就是特別的反感就是說,給人以自由,讓人自由的去分析這個事情的對錯。不,他覺得我要控制你,我要審查你得到的事實,要得到跟我一樣的結論。你看我就覺得這個是錯的,所以它基於的不是事實審查,它一定是一個觀念的審查,這才是它的根本。慢慢越靠越紅,就他們沒發現他們思想上的大學教的那些東西,可能就出錯了。所以這才是它審查的詞恰恰就是共產黨的,比如說共匪,五毛這些被它審查的一個原因,它認為這是羞辱,它不是羞辱,它就掙五毛嘛!現在當然你,我說七毛你如果樂意聽的話,我也可以說七毛嘛對吧?因為漲價了嘛。

所以他們基於的是一種觀念的審查,而且是基於他們在大學裡被滲透的這種社會主義的觀念、共產主義的觀念去審查那些正常的,就是說普世價值的東西。它才會覺得你這個觀念,但是普世價值,中國的傳統文化也屬於普世價值維持了中國五千年的文明。那麼現在世界的普世價值也創造出了人權、高科技文明。另外高科技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它排斥神,它認為我寫個程式我就能做到,我為什麼要做神呢?我為什麼要相信神的存在?它不是以人為本,不是讓老百姓去自由的去分析。它認為我控制了就行。

那麼美國很多電影演示了這種高科技對社會控制的最後結局。比如說Matrix它裡面就演示到最後把大家都裝到機器裡面就完了,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到最後它解決人力過剩的方式就是把大家裝到一個罐子裡,然後給你一個CR虛擬現實技術。你接觸不到現實,你是不是就沒有抱怨,你覺得物質極大豐富共產主義,這它實行共產主義的方式,是不是?但是做為一個人的根本,你的靈魂你的身體都已經消亡。

所以這就是這種排神科技到最後的一個可怕之處。它跟共產主義把人毀滅走的路徑是一個不一樣的路徑,但是它的目的最後是一樣的。所以這些才是可怕的東西,美國大學裡面這些社會主義的學者,到底教授這些高級知識分子一些什麼東西,才是最關鍵的。

主持人:是,所以唐靖遠先生就是趙培先生提到,他認為說這些高科技公司普遍左傾,是因為它們受到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思潮的這個影響。那這方面我們看到說川普總統最近跟推特發生了這樣的一個衝突,其實也可以說是跟這個有關。因為川普他發推特談到的,雖然說是這個這種就是用郵遞的方式去寄選票這樣的方式。

但是其實美國的保守派一直都在抱怨說,這些高科技公司社群媒體他們在審查保守派的言論。他們審查的,但是他們並不審查它們自由派或者是像中共的這種言論。比如說像這個參議員霍利,他就說他期待看到推特也去審查一下,這個中共外交官說的把這個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這樣的言論你為什麼不審查?所以就是對於保守派來講他們認為說,這些社群媒體有一個雙標、雙重標準的問題,你怎麼看這個事?

唐靖遠:的確是這樣,我覺得就是這種雙重標準的這個現象是非常嚴重的。剛才所舉的只是一個例子,就是說首先我們覺得就是他所提到這個事實核查這個機制,它本身就是有問題的。事實核查他的標準是什麼呢?就像這一次這個川普這條推文被這個核查了,它給出了這個標準是說依據CNN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那麼我們都知道CNN和《華盛頓郵報》本來就是全力的反川普的。就是它們所列舉的很多的報導,你不能說它不是事實,但是它很多時候它不是完整的事實。

主持人:選擇性的。

唐靖遠:他是選擇性的,它只是一部分事實。所以換句話說,你CNN的報導也好還是這個《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它並不是終極真理,它並不是終極標準。那麼你把它做為標準來進行一個所謂的事實核查,這個立場本身就是有問題的,這個是一個。第二個就是剛才妳提到一個很典型的例子,趙立堅他說這個,你如果說要做事實核查,你依據了美國的媒體來核查了這個川普總統的一段內容。那麼你同樣的標準你就應該用美國媒體的這個內容來核查一下這個趙立堅的這個推文。

美國媒體報導所有的報導至少在這一點上是一致的,都認為病毒是來源於中國的武漢,不是說是發源於美國的這個美軍。但是你趙立堅說這個病毒是來源於美軍。你為什麼不用這個核查一下他,然後把他給封殺掉,或者是給他貼上一個什麼標籤呢?不光是這樣而且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就是我們看到,中共大陸的這些官方媒體,什麼《人民日報》、《新華社》等等,也包括趙立堅這些所謂官方的發言人外交部的,代表著中共的喉舌,他們都可以紛紛到推特來設立開設一個帳號,不但開設帳號,他們還可以得到一個那個就是叫做藍色打勾的,那個叫作認證。他可以得到這樣一個認證,這個認證代表什麼意義呢?就是能夠得到這個認證的,它是有一層含義,是代表符合公共利益,有益於公共利益就給你一個藍色的這個打勾的這麼一個認證的標誌。

主持人:中共的這些還符合公眾利益?

唐靖遠:所以我們為什麼說就是剛才提到這個雙標這個話題,你會發現它是非常嚴重的。連中共這樣一個靠著打壓言論而臭名昭著的封殺人權這樣的政權,它來開可以堂而皇之的到這個社交媒體上來散布它的這些謊言,而且你還給它一個有助於公共利益的這樣一個認證。那麼很多其實大量的真正去揭露中共的這樣一些黑暗面,揭露它的邪惡的這樣一些帳號,它反而得不到這樣一個認證。你就可以看到就是它本身在這些平台,我們只能說它是一個平台,這些平台的經營者他們在這個問題上是存在著嚴重的雙標,而且他們還是存在一個權限的問題。

主持人:對,權限問題等一下再說,我先很快問一下。有人認為說推特公司因為最近僱用李飛飛作為獨立董事,所以它被染得更紅了,或者說是開始被染紅了,您覺得這樣的質疑有道理嗎?

唐靖遠:做出這樣的質疑至少有兩個根據,第一,李飛飛她本人她的確跟中共有非常密切的互動。剛才這個趙培先生已經提到很多,我就不重複了。就是她不僅是跟中共實質上的一些技術的合作,因為她是AI領域的一個算是頂尖專家嘛,另外李飛飛她其實在政治上她還參與了中共的很多的活動。跟中共的比如說像這個未來論壇,跟中共這個叫做歐美同學會。

主持人:千人計劃。

唐靖遠:還有千人計劃等等,她都有很密切的關係。就是這些是純粹是屬於一些政治性的這種活動,這個是一方面就是說她有比較令人質疑這樣的這樣一種紅色的背景。而且她本身就是可以說是一個算是一個紅三代。她的爺爺本身也就是在延安時代的就已經是加入的中共的這樣的一個算是一個老幹部,所以這個是一個她的背景問題。

那麼第二個就是李飛飛她本身的專業技能,她的這個就是她能夠入主到推特成為獨立董事,就是說是要用她的AI技術來進行這個假信息的這種核查對吧?那麼這個就帶了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剛才提到的這個,假信息它的標準是什麼?誰來判定一個信息是假信息?

主持人:對。

唐靖遠:站在這個我們說,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站在我們國際社會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中共它說一句,它說這個疫情我們可防可控,傳染性不高,沒有人傳人。那麼在我們看來這肯定就是個假信息。但是要站在中共,或者站在這個WHO的立場上,它就覺得這個是真實的信息。那麼你推特你究竟用哪個為標準,你這個事實核查你的這個就是AI,你用什麼去,如果說是像李飛飛這樣一種她跟中共本身關係是比較密切,她來設置這個AI檢查的這樣的一個標準。那麼我們當然是有理由懷疑,你很有可能你會是傾向於中共和WHO的那樣的一個標準。

主持人:趙培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就是有關權限問題。在您看來這樣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它應不應該有審查人們言論的這樣的一個權力呢?如果它要審查的話,它這個標準和尺度又怎麼樣,誰來把握呢?

趙培:其實首先說你要考慮它是不是有權力來做這個事,那你考慮你做什麼生意。因為美國這個參議員也說了,如果你去審查別人的言論,我只出版我認為正確的言論,那麼你就是一個出版商。你可以去審查我不出你的書,可以,你找別的出版商去出你的書,這個是可以這樣做的。那麼你是作為一個言論平台,那麼你就要遵守美國的憲法,就是說言論自由。我是做為一個平台去做生意,我就必須遵守這條法律,我就不能遵守一個我自己個人私人公司的意願。

那麼如果說Google也好,這個推特也好,你們拿了中共的錢,然後你們審查了不利中共的新聞。你們只發對中共有利的新聞,如果基於這個事實,你們做的是一個共產黨的宣傳機構。美國對共產黨的宣傳機構有嚴格的法律限制,就是50人。YouTuber你應該減少到50個人,你每個人都要去拿記者證。因為你審查新聞,你發布只認為你認為對的新聞,而且你確實從中共的企業那邊拿錢,這個行為是最直接的,所以通過這樣來講,就是斷定你企業的性質應該是美國社會立法,規定如果做為一個言論平台,就是正反二方面的言論你都要罰。只要它不是涉及到黃賭毒、暴力的行為,你都要罰。

那麼如果涉及到這個你是做為一個媒體,請你拿媒體證去做這個事情,就是說中共的宣傳媒體在美國有嚴格的憲法規定、法律規定,這其實是兩個性質的問題。另外,私人公司這個東西是不成立的,你是一個Public的公司,所以你做的平台是一個Public的性質,你就要遵守你的性質。

你不能說我私人公司我賣了假貨,我跟你說我就是假一發十,我再發十件假貨給你,你這也不行呀,《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裡面,中共自己都有這條規定。我做一個消費者我有權益,所以 Google通過法律上,第一憲法言論自由你違背了。第二,你坑了你的消費者,那麼這就涉及到兩個利益。你必須遵守這兩個法律,所以我是覺得它的這條說法是不成立的。

唐靖遠:它還有法律上責任的問題,就是你如果是做為一個公共論壇這樣的一個存在,那麼你對這個公共論壇所發表的所有言論,你其實是不用負責的。

主持人:對。

唐靖遠:你是不用負責的,但是如果說你是作為一個發行者,或者叫做出版商而存在,那麼你就必須,你要審查言論那麼你的自己的定位。你就應該是一個發行者,你就要對你所發布的所有的內容去負責。換句話說如果你所有這些,在你的平台出現了假新聞,出現了這個侵犯版權等等的所有事情,全部都由你去負責任。你要去承擔相應這樣的經濟責任。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就是法律上它都是不可能,就是它過不了這一關。

主持人:對,你不能既享受好處,又不負責任。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