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舊皮夾 竟使相戀一生的有情人終成眷屬!

一個舊皮夾牽引相戀60多年的情人終成眷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男子撿到一個皮夾,裡面放著一封令人心痛的分手信。沒想到後來的結果令人落淚。

一個寒冷的日子,我在回家的路上,發現街上有個皮夾。我撿起來打開,想找到身分證好還給失主。

裡面只有三美元,還有一封皺巴巴的信,看上去好多年了。信封已經破損,唯一能辨認的是回信地址。我拿出信來,想找些線索。

一位男子撿到一箇舊皮夾。(視頻截圖)

看起來是六十多年前寫的了,是寫給一個叫「麥可」的軍人。告訴他,她的母親不讓他們交往了。信寫的既哀傷又美麗,結尾是「我永遠愛你」,落款是漢娜。

除了收信人的名字,我還是毫無線索。也許我給電話公司打電話,接線員能根據地址找到電話,接線員說找到了電話,但是不能給我。她可以替我打,如果對方同意,可以讓我們通電話。

幾分鐘後我和一位認識漢娜的女士通了話。她是從一家人那裡買下的房子,那戶人家有個女兒叫漢娜,不過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漢娜幾年前把母親送到了附近的養老院。我給養老院打電話,漢娜的母親已經去世了,不過他們有漢娜的電話,她住在一個退休老人之家。

我開始猶豫,這麼費力是否值得,就為三美元和一封六十年前的信。但我還是給漢娜住的地方打了電話。接電話的男士說,漢娜是住我們這。我有點激動,我問「能不能去看她?」他猶豫說「如果你一定要來也行,她可能在活動室看電視。」

我決定開車去她的老人公寓。保安和護士帶我上了三樓,介紹我給漢娜。她是位滿頭銀髮的和藹老婦人,帶著溫暖的笑容。我告訴她找到錢夾的事,給她看了信。

十六歲的漢娜和麥可是情侶。(示意圖:Pixabay)

她看到信封就深吸了一口氣,說:「我非常愛他!但是我那時只有十六歲,媽媽覺得我太小。這封信是我和麥可的最後一次聯繫。」她接著說:「麥可・格斯坦是個非常好的人!你能找到他的話,告訴他我經常想著他。他非常英俊!」她猶豫了一下,說:「告訴他,我還愛著他!」她微笑著,淚水在眼中堆積,「我一直沒有結婚,誰也比不上麥可。」

我謝過漢娜,跟她道別。出去的路上,保安追上我問:「那位老太太有幫到你嗎?」我說:「至少現在知道那人的姓氏了。不過暫時先到此為止,為了找失主,我這一天都搭進去了。」

我取出錢夾,這是一個設計簡單的棕色皮夾,紅色襯裡。保安看到說:「等等,這是格斯坦先生的錢夾啊!我認得這紅色襯裡,他總是丟失這個錢夾。」

「格斯坦先生是誰?」我的手有些發抖。「麥可・格斯坦先生他住在八樓,這是他的錢夾沒錯!」我跑回護士的辦公室,告訴她保安說的話。

我們一起坐上電梯,祈禱格斯坦先生還沒睡。到了八樓,護士說:「他應該還在活動室,他喜歡讀書,是位可愛的老人。」我們來到他的房間,有一位老人在讀書。

護士過去問他,是不是丟了錢夾?格斯坦先生驚訝地抬起頭,伸手去摸後面的口袋,「哦,不見了。」「這位好心人找到了一個錢夾,」護士說:「我們猜可能是你的。」

我把錢夾遞給格斯坦先生。他微笑著鬆了一口氣,「沒錯,這是我的,可能下午從口袋裡掉出來,我該怎麼感謝你?」我說:「不用,謝謝你了。但是我要告訴你,為了找到失主,我看了信。」

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你看了信?」「我不僅看了信,而且知道漢娜在哪裡。」他突然臉色蒼白,「漢娜,你知道她在哪裡?她怎麼樣了?還是那麼美嗎?快、快告訴我!」他懇求道。

我輕聲說道:「她很好,像你認識她時一樣美。」老人笑了,問我:「能告訴我她在哪裡嗎?我要給她打個電話。」他停頓了一下說:「年輕人,你知道嗎?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深愛著那位姑娘。直到我的生命終止,我沒有結婚一直愛著她。」

漢娜和麥可終成眷屬。(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格斯坦先生,跟我來吧。」我們坐電梯到了三樓,走到活動室,漢娜一個人坐在那裡看電視。護士走近她,指著麥可輕聲說:「漢娜,你認識這位先生嗎?」漢娜抬起頭看了一會兒,什麼話也沒說,麥可宛如耳語般柔聲說:「漢娜,我是麥可,還記得我嗎?」

她倒吸一口氣,「麥可,我不敢相信,麥可是你!我的麥可!」他慢慢走向她,他們擁抱在一起。

護士和我淚流滿面地離開,她說:「看看神的安排,是你的就是你的。」

三週後,我收到老人公寓的電話,「週日能到這裡參加婚禮嗎?麥可和漢娜要結婚了!」一場盛大的婚禮,老人公寓的人都參加了,漢娜和麥可非常美麗幸福,我是他們的伴郎,76歲的新娘和79歲的新郎終成眷屬

箴言:
對於等待的人,時間是緩慢的;對於害怕的人,時間是飛速的;對於悲痛的人,時間是漫長的;對於慶祝的人,時間是短暫的;但是對於相愛的人,時間是永恆的。——威廉・莎士比亞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景雅麗)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