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郝海東喊滅共!「香港獨立」響徹維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5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是美東時間的6月4日,但是東亞地區已經邁入新的一天,當地的紀念活動已經結束。很多人以不同的形式,紀念了31年前,在北京的這個國殤之日。

【「四重」陰影下 港人堅持六四悼念活動】

一位姓林的觀眾給我發來一首小詩,題為《六四31週年祭》,表達出很多人在這一天的心情。

三十一年六四悲,屠夫尚未獄囚歸。
累身血債死終老,鐵筆春秋罪骨灰。
毛禍鄧災接力賽,江殃習難翼雙飛。
全球武肺功超限,共黨難逃天網追。

也有一名在大陸農業小城的觀眾告訴我說,他那裡的人們不知道中國有六四,他作為當地少有醒著的人,在這一天,用手電筒,高舉過頭,孤獨地穿過人群,他認為這是一種表達反抗的姿態,這種姿態,讓他感受到了與31年前,那些天安門廣場上的人們,還有香港抗爭者們的,超時空對接。

然而,在這一天,香港的抗爭者和眾多普通市民們,在比往年更加肅殺的極權陰影之下,依舊進行了六四的悼念活動。而且今年的香港六四悼念,披在身上的陰影,是多重的。

第一重陰影,是這會不會是港人最後一次可以公開紀念六四呢?

5月28日,中共正式將《港版國安法》交給人大常委會進行最後的制訂,並計劃在今年9月以前,交付香港政府執行。這項國安法,將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活動」進行打擊,這樣的話,在香港的眾多民主反極權的活動,還有人民最基本的言論自由,都會遭遇嚴重挑戰。類似六四紀念這種活動,可能都被定為非法而遭到鎮壓。所以如果極權不倒,如若國安惡法不撤,2021年的6月4日,人們還不能不能公開走出來紀念六四,這都很難說了。

第二重陰影,中共和港府會不會有鎮壓行動。國安法還允許中共直接在香港設立國家安全機構,中共國安人員可以在香港直接執法。雖然現在國安法還沒有正式完成立法和實施,但是中共似乎已經在做相關的準備。

我收到一位香港朋友發給我的照片,顯示的是6月4日晚6點38分,在香港灣仔稅務局大樓外,一輛草綠色軍車停在那裡,這位香港朋友說,從外觀上看,這是一輛大陸產的水炮車,他估計是跟國安法的實施有關。我們都有印象,反送中期間香港使用的水炮車,車身一般是白色為主,但是從來沒有這種草綠色,只有中共軍隊的裝備,才喜歡使用這種顏色。那在這個時候,這水炮車停到香港,是做什麼用的呢。中共雖未必近期就敢開始鎮壓,但是這些跡象,顯示他們把極權的爪牙,已經公開地、直接地伸到香港街頭。

第三重陰影,獰笑著的極權統治者,操控香港建制派,侮辱性地在六四這一天,以三讀表決,通過了同樣被港人形容為「惡法」的《國歌條例草案》。

為了表示抗議,中午,民主派議員陳志全和朱凱迪,在立法會內潑灑臭水,導致會議一度暫停,在下午5點表決前,民主黨議員許智峯也在會場內抗議,他手中拿著髒水瓶,抗議期間落地,髒水濺了一地。但這些,都沒有阻止建制派的表決。最終,這項法案以41票贊成,1票反對通過,大多民主派根本沒有參與投票。

第四重陰影,瘟疫未散,香港警察以限聚令為由的施壓。

今年6月4日晚,香港大批市民自發湧向維園,警察在現場警告人們,說沒有批准當晚集會,而且要遵守《限聚令》。在以往,警方的這種警告,意味著隨後可能會有暴力驅趕人群的事件發生,但是前來紀念六四的香港人沒有理會,依舊走入維園。

香港人今年紀念六四,特別是在維園的活動,是在這至少四重陰影之下,堅持進行的。

【中共步步緊迫 「香港獨立」成維園夜主流口號】

雖然香港警方史上首度拒絕了支聯會的維園燭光夜悼申請,但是在當天仍有不少香港人,隨著支聯會的常委人員走進維園。這也是香港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首次在沒有「大台」的情況下進行,這也符合反送中抗爭所遵循的精神。

胡平說:維園的燭光夜悼,參加人數之多,持續時間之長,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先例。每年六四之夜香港維園的燭光,都是令中共害怕的。

今年6月4日入夜前,大約6點半,香港支聯會的李卓人還有《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等人,在以自發的名義進入維園之前,在噴水池邊高舉燭火,喊出「結束一黨專政」、「反對國安法」等口號,儼然是一場大戰前的誓師大會。隨後才走進維園,眾多市民也隨著他們一起走進去。

但因為這一晚的活動沒有大台,所以維園內並沒做任何佈置,也沒有大擴音器引導人們展開活動流程。

不過,支聯會當天選擇在網上,引導紀念活動流程,並在網上播放以往在現場大屏幕上的視頻內容。人們可以自覺自願地,用手機或其它電子設備觀看。

晚上8點後,網上直播開始。這一年的視頻內容,與往年不同的是。除了有關八九六四的片段之外,還加入了香港反送中抗爭的內容。

不過,由於現場很多人的手機信號不是很好,所以現場人們只好用互相傳話的方式,通知紀念流程。

過程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分得到蠟燭,那沒有蠟燭的人,乾脆就以手機燈光,或者手機屏幕顯示的蠟燭畫面,進行悼念。

大家喊的口號,也不再只是「結束一黨專政」,這個典型的支聯會六四紀念口號,也是增加了反送中元素,例如「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當然,經歷了反送中,香港抗爭人士的聚集,自然也少不了,合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

不過,與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之前不同的是,很多人在當晚也喊出了「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的口號,而且聲音陣陣。顯示,中共的強壓,反而逼使港人,將這個當初並不主流的口號,變成了主流口號之一。

【維園六個足球場全坐滿 學生:離六四好近】

今年香港人紀念六四的活動,反送中口號聲勢更加雄壯,這與31年前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的吶喊,實現了超越時空的共鳴。顯示雖然年代不同,但在同一個極權下,人們的訴求,卻幾乎是相同的。

《立場新聞》報導,有參與集會的香港高中生表示:自己離六四好近,都是命運共同體,並且說,如果當年六四成功,中國可能是會變得民主自由。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則強調: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要繼續堅持。

這一夜的維園紀念,維園的六個足球場都被坐滿,唯一不同的是,部分參與者因為疫情的關係,自覺保持社交距離,所以會場上的人群之間,留有一定縫隙。

香港《蘋果日報》,將過去30年,還有今年的維園紀念照片,拼接到了一起,顯示每年的參與人數,能看出,雖然今年香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劫難,港人頂著巨大的壓力,但是走進維園堅持悼念的人,不輸以往。

【壯舉!今年六四紀念 香港真正遍地開花】

而實際上,如果加上受到極權壓迫刺激,而在這一夜,從各區走出來的更多人,變成了香港各區開花的活動,那麼今年的六四紀念規模,可能都超過以往。

例如,這是在香港旺角的紀念人群。

旺角聚集的人數也很多,大家在一起點燃燭火、高喊口號。

另外,在港島的太古,上百市民穿著便裝,在那裡手舉燭光紀念。

香港NOW新聞直播台的畫面,還顯示了香港人在屯門和西營盤的紀念場面。

屯門聚集的人數也很多,人們除了聚集悼念、唱歌、呼喊反送中口號,還進行了短距離的遊行。

香港人在當晚的集會真的是聲勢浩大、遍佈各區,除了以上提到的地點,還有觀塘、沙田、荃灣、天水圍等多個區域。各區活動各異,香港民主活動人士也都踴躍參與。

此外,社民連依照政府限聚令,一行8名成員,當天照例前往中聯辦示威,但是等候他們的卻是50名以上的警察,他們拉起封鎖線,警示這8名民主派示威者不要衝擊。

當晚,在香港旺角,出現有警察用胡椒噴霧驅趕抗爭者,但是全港沒有發生大規模的衝突。

最終,這一年,堪稱壯舉的、遍地開花式的香港紀念活動,以較為和平的方式落幕。

【台美紀念六四挺香港 抗命軍長徐勤先病重】

而在台灣,超過兩千人聚集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前的自由廣場,為六四舉辦紀念晚會。比較特別的是,今年的這場自由廣場燭光晚會,第一次由居住在台灣的香港人發起,其中的主要發起人,在台的香港人鍾慧沁表示:希望透過紀念六四,同時聲援香港的民主運動。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在臉書發文說:中國,每一年只有364個日子,有一天被遺忘掉了。暗指「六四」這一天在大陸是敏感日,相關信息遭到封殺。

在美國,國會眾議院麥高文和參議員馬可·盧比奧,共同代表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在6月3日發表了有關六四的聲明,以紀念六四31週年。

他們在聲明中說:我們牢記在北京和其他400多個城市的街頭,和平抗議的學生、工人和其他人的勇氣和犧牲。中國共產黨在天安門廣場使用軍事力量驅散了這些和平抗議者。我們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被殺害和失蹤的人士進行全面、公開的調查。聲明最後還借用「天安門母親」的話收尾說:大屠殺的事實已刻入歷史,沒有人可以抹掉它。

此前一天,6月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會見了六四倖存者代表,這些消息,都是中國大陸媒體,絕不會正面報導的。

而六四值得記住的,並非只有遇難的學生,還有毅然抗命,在六四當天拒絕執行天安門屠殺任務的中共前38軍軍長徐勤先。他曾喊出「寧殺頭不做歷史罪人」的豪言,但也曾因此被中共關押5年,出獄後一直被監視。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說,現年85歲的徐勤先,近來健康狀況轉差,目前在河北一家軍方醫院接受治療,外界很難與他聯繫。徐勤先曾表示,不後悔自己當年的抗命決定。

徐勤先跟無數走上街頭的年輕學子一樣,都是敢於公開站出來,向極權說不的人。

【郭文貴」建國「 郝海東讀宣言:消滅中共】

而在今年的6月4日,在海外網絡上,也發生了一個轟動事件。那就是在中國大陸家喻戶曉的前中國足球運動員,代表中國隊出征過世界盃的中國足球先生「郝海東」,公開表明要推翻共產黨的統治。

這還要從另一件事說起。目前人在海外的郭文貴團隊,在六四這一天,公開宣佈「建國」,成立「新中國聯邦」。當時還是美國東部時間的6月3日,白天,拉著巨大的、寫有「熱烈祝賀 聯邦新中國成立」的橫幅,環繞紐約哈德遜河區域飛行,並且還有英文版的橫幅。一些在紐約的西方人,也都看到並拍下了當時的情景。

到了入夜前,郭文貴和白宮前策師史蒂芬·班農,在紐約出海口的遊艇上,背景是自由女神像,宣布他們要建國的決定,郭文貴並在直播中說自己咬破手指,在文書上留下印記。

而郝海東的出現則令眾人非常意外,他與妻子葉釗穎一同出現在郭文貴的直播當中。

並且隨後獨自一人,宣讀了郭文貴的建國宣言,其中歷數中共罪惡,稱中共是非法組織,簡直就是一篇檄文。此前他也確實表現出一些對中共體制的不滿,但是人們沒有想到,他敢於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提出要推翻中共的統治。我們來看一下他朗讀這個宣言的片段。

郝海東朗讀的宣言字字鏗鏘,句句戳中共的心臟。隨後幾個小時,中國大陸的網站上,就開始清除有關郝海東的一切信息,在我們發稿前,擁有700多萬粉絲的郝海東微博,也消失不見。

但是因為很多大陸人翻牆有術,這麼轟動的事件,大陸媒體完全迴避不提,也不是那麼回事,但是,怎麼提,難到了他們。於是我們看到大陸《體壇週報》,居然用「H姓球員」來指代郝海東,全名都不敢說,說他提出了損害中國主權的錯誤言論,並從即日起停止對H姓球員的一切報導。

而他的舉動,也吸引了西方媒體的目光,《路透社》就對郝海東的這一事蹟,做了跟進報導。

而作為無數中國人非常熟悉的人物,郝海東邁出的這一步,勢必在中國大陸的體育界,以及包括藝文界在內的名人圈,掀起軒然大波,也包括喜歡他的普通球迷,都要思考一下,這個中國之前最著名的足球前鋒,為何對中共持這樣的態度,並表明姿態,要徹底消滅中共。

說到這我想跟大家交流一個道理。有些事物,看著強大,其實已經不堪一擊。一棵參天大樹,其內部嚴重腐朽,你一聲吼,它都會支離破碎。所以,大家不要小看任何一種表態。如果更多的,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名人、明星,無論中西,哪怕是更多的普通人,像郝海東一樣站出來。我個人相信,不必費一兵一卒,極權真的會一夜之間崩塌。

而我相信,這將是一個趨勢,今天是郝海東,明天就會有更多的名人、普通人站出來。因為,這就是現今的趨勢。

在內外壓力下,中共政權也真的是風雨飄搖,也許不用外在的力量。其內部的權鬥,就足以讓中共吃不消了。

【拒絕背鍋 傳李克強習近平分裂】

最近,網上流傳一份李克強的檢討書,內容是說他在兩會時,向外界公開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元的可怕真相,而因此他被習近平和趙樂際約談。檢討書中的李克強說,自己是「失言」,但是這句話造成政治後果,承認自己業務水平不夠。最後,檢討書的落款日期是「5月30日」。這篇檢討很像是杜撰的,但是,就像之前各種倒習的聲音一樣,它其實反映的是,當今中共黨內的一種心態,而這種心態,很可能是真實的。放到這件事上,就是人們普遍分析的,李克強不願為習近平的錯誤政策背鍋,而很可能造成兩人出現隔閡。而習李兩人的分裂,會直接給中共後續的大禍,埋下伏筆。更何況,他們只是中共黨內兩種意見的代表,這種分裂,是中共黨內一個集體的狀態,而非僅僅是他們兩個個體。

【國安法下 各國「營救」港人】

目前,由於中共高層急推港版國安法,使得香港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其處境與當年落難的六四學子十分相近。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6月2日坦承,美國正在考慮歡迎受到極權威脅的香港人,前往美國定居。

而毗鄰美國的加拿大,其副總理方慧蘭對媒體表示,有大約30萬加拿大籍的人士,居住在香港,她隨時歡迎他們回到加拿大。

英國政府近日也已宣布,將計劃收納近300萬香港人移民到英國,並可能入籍成為正式的英國公民。

節目最後,我們簡單關注一下瘟疫的蔓延情況。

【牡丹江全民檢測 明州黑人命案 死者生前染疫】

在中國東北,黑龍江牡丹江市的感染病例連日增加,從5月25日到6月1日,新增了15例無症感染者,被認為是疫情的反彈。因此,當地開始學習武漢,6月2日起也搞上所謂的「全民核酸檢測」,但也跟武漢一樣,其實際意義和準確程度,遭到民眾的質疑。

而在世界上,與中共有往來的塔利班恐怖組織,其首領艾昆薩塔被證實感染病毒,有巴基斯坦的消息人士說,艾昆薩塔或已經因感染死亡。同時,塔利班還有多名高層領導者,也成了病毒感染者。

在許多有關病毒感染的消息中,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在美國觸發亂像的明州弗洛伊德案中,其中主角,死者非洲裔弗洛伊德,經過美國法醫檢測,證實他死前已經感染了病毒,是病毒攜帶者。

那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因為今天是美東時間的六月四日,所以,我們在節目最後,用10秒鐘的時間,為六四死難者默哀。我在演播室,不方便點蠟燭,就用手機燈光代替了。那麼謝謝大家的收看,在沉默10秒後,我們本期節目就到此結束了,我們下期再見。如果大家願意,可以跟我一起沉默10秒鐘,好,現在開始。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