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一九八九——練攤經濟與廣場抗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6日訊】【今日點擊】(3792-1)

提要
一九八九——練攤經濟廣場抗爭
數萬人不顧禁令在維園秉燭紀念

一九八九——練攤經濟廣場抗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可能有很多人還記得,費翔當年唱了冬天裡的一把火,然後大興安嶺就著火。那個事呢大興安嶺著火之後,促成了當時有個寫書的寫小說的,寫了一本大氣功師,後來又寫習近平,寫習近平寫了一本書這個叫星星。大氣功師當時就描繪大興安嶺那把火,當時燒的過程中,國內比較有名的氣功師,在中科院航天物理研究所啊,大搬運搬運雲彩在那兒下雨。所以費翔裡的冬天裡的一把火,後來誰也不敢提了,費翔也成老頭了。

其實在當年1989年春晚的時候,當時的姜昆說了個相聲,馮鞏,天安門廣場練攤,這個後來誰也不敢提了,他連說都不敢說。天安門廣場練攤,姜昆跟馮鞏,

在1989年春晚的會上,春晚的晚會上講的拿出來的相聲。說的挺到位的就是說,

他大概講的就是肆無忌憚,大家賺錢賺瘋了得想辦法,天安門廣場這麼大的地方,就這麼空著,多浪費啊,那要晚上練攤如何。其實有著它相當的合理性,在正常的社會當中,幾乎這些市政廣場,特別是在週末的時候,確實是市場,確實是。

在這次兩會召開的時候,那個學者還有人提出來說,在週末把這個毛澤東的紀念館給它搬嘍,然後把天安門廣場呢週末練攤,大家伙賣東西。當然這個你現在提,

那就是政治事件對吧。在當時89年他說完之後過了一個多月,就是4月分學生就,當胡耀邦一死,學生們就去了天安門廣場。所以當時北京城大家說,行了姜昆,有把刷子,天安門廣場練攤,這回可真練了攤了,一直到大屠殺,30年前的故事。50歲上下左右的人都會記得,因為那時候春節過年沒得看,而現在大概在一個星期前吧,這個李克強再次提出來地攤經濟。

他是真實的、他是嘲諷的,也講述了也介紹了今天的現狀,中國的經濟崩潰的概念。1979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改革開放,1980年開始北京城開始出現練攤,那個時候練攤的人很少,都是大獄上來,都是被判過刑的。那練攤然後在中國的社會當中,這就是第一批萬元戶,最早的最早賺錢的,那時候沒什麼萬元戶啦,能有個三五千就相當,那是相當富有的了。所以這是當年很有趣的,那今天再提到練攤經濟,對比當時的狀況,就是因為中國的經濟幾乎崩潰了。所以鄧小平拿出的就是打開大學,學生可以上學,你只要年齡夠你就可以考大學。農村包產到戶自個兒種地,城市練攤,地攤經濟。

李克強,那是當時所謂改革開放,李克強今天再說這個練攤,就是今天的中國的經濟狀況,一切整個社會狀況,回到了當年毛澤東剛死的時候。所以說呢習近平的偉大功績呢,用了兩年的時間把中國打回40年,打去40年。那沒關係啊,現在練攤都開著汽車的,你是有汽車,但是呢車比你矜貴,車比人矜貴,所以你有汽車。為什麼?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是這個價值觀,這個社會價值觀是拜物的。所以就像那時候埋太大連人似的,人人都得穿個皮襖得穿皮的,家裡呢這個什麼都沒有,然後門口掛一豬皮。這都是說相聲裡說的,這是馬驥說的,門口掛個豬皮,所以出門前呢把這個嘴唇一抹。

為什麼?我們家有肉吃,不光我穿的是肉,我們家有肉吃,其實他非常絕妙的,去解釋了今天的中國人。在中共的這個生命品質認識下,出現的狀況,就是人們拜物,人們都是慾望,一切以慾望為基礎,才出現這種詭異的社會場面。時間的流失了,幾代人兩三代人過去了,但現實的環境,這個社會人的三觀品質,沒有出現任何改變,從而逼退到整個社會出現了,完全回籠的狀態,完全回籠,就是說打回原形,我感覺是打回原形。所以練攤兒,練攤經濟跟這個廣場抗爭,成為了當年1989年的標誌,就是前後的標誌,我以為就是一種,就是一種相生相剋,或者說方得始終的一種展現。

數萬人不顧禁令在維園秉燭紀念

昨天6月4日,在這個香港維園出現,和香港各地出現了幾萬人,幾萬人,完全蔑視中共、香港政府的禁令。第31年以自己的方式,去紀念了89六四當時中共的暴行,但是呢性質、概念已經完全改變了。今天的香港就成為了,跟當年的北京的概念有著,完全有著一比。這是我們看到的其中,在網上傳的一張照片,整個維園如果裝滿了話18萬人。因為現在在大疫情的環境下,香港警察就是以在香港,處於緊急狀態的法的控制之下,人與人之間必須有社交距離,就是說2米遠,通常講2米遠。所以大家看到的場面,這就是6月4日的晚上。

如果以這樣的類似的距離要保持,那個廣場可能都畫了圈呢,所以以這樣的概念出現,那昨天的維園也就人員就是人相當多了。而這個維園本身是被封閉的,完全給封了,在完全封閉的情況下去了這麼多人。這是一個近照,這就是人與人之間必須要保持2米距離,所有抗爭的人,他們不給香港警察,以任何藉口的背景之下,來表達他們的訴願,表達訴願。所以從換個角度來講,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維園再次被占滿,那人們以不同的方式在點著蠟燭的概念,出現在現場。所以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既是一種承傳又是一種根本性的改變,同時對等著李克強的練攤經濟,應對了習近平的方得始終。

這是美國之音的一篇報導,美國之音呢已經換了老闆了,換了老闆了。美國之音要想換大老闆的話,得經過美國政府的推薦,和美國參眾兩院的投票通過,美國參議院眾議院已經通過了。所以換老闆之後,美國之音的報導呢就不太一樣,在一個不到兩個月吧,當時川普跟白宮指責美國之音,完全是這個中共政權大外宣的工具,當時就這麼明確指責的。美國之音呢發表了這個抗議說不是,但是呢它是歸政府的,每年美國政府給美國之音,2.2 億美元的這個經費,所以他的公司費用,那些人等於都相當於美國政府的僱員。這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的,所以你現在再看到,美國之音的報導的題目呢,明顯出現改變,明顯出現改變。

幾萬人不顧禁令在維園呢進行紀念,每年的組織者是支聯會,支聯會明確講說無懼警方禁令,直接進入維園點亮蠟燭。呼籲港人發揮去年,反送中時的那種Be Water的精神,靈活應變。羅冠聰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六四對相當一部分香港人而言,是一種政治啟蒙,驗證中共殘暴的本質,對香港人來講,今天同樣面對著殘暴的政權,希望六四的燭光呢可以能夠延續下去。我以為在以後的時間裡,大家會看到今年的香港的,這個燭光的概念跟以往的概念不同,卻成為了一個新的時代的開始。

所以這是普通的人,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參加第31週年的晚會,他說今年很特別,象徵著香港人不會被專政政治任意宰割。我以為在整個過程中,如果你看到一些現場的視頻的話,就像上一次在街頭抗議一樣,我們看抗議那個國安法一樣,看到的都是天滅中共。所以天滅中共成為了今天中國人,凡是面對中共政權迫害的今天的國人,一種訴求、一種訴願、一種訴求。而這種訴願跟訴求去應對的,當神造的人希望神出手,是一種祈禱祈求的時候,那給予了天滅中共的一個,在生命上的一個真正的相互的連結。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