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臺法律碩士:法輪大法把我帶到新境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8日訊】臺北大學法律專業研究所碩士畢業的謝蕙如,曾在花旗銀行和地方法院工作過,如今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八年前,她和先生一起走上法輪大法修煉之路。謝蕙如感慨,法輪大法對她的改變,讓她自己都無法想像。自己的生活已無法離開大法。

以前,法律系出身的謝蕙如只要吵起架來,先生袁倫祥通常無法招架。

臺北大學法律碩士謝蕙如:「修煉前他是醫生,我本身是學法律的,所以我們應該是誰也不會讓誰,我應該覺得我比他會講話,我們吵起架來通常應該是他就沒有講話的餘地。」

教養孩子的方式上,謝蕙如也常與先生意見相左。真正走入修煉後,兩人都依照法理修正自己。發自內心的改變,讓這個家,少了許多不開心。

謝蕙如:「最近我發現他對待我的方式跟以前不太一樣,他講話變得比較柔軟。我發現他是真的發自內心覺得他應該要這樣做的,他不是要做給別人看。他會面對別人不理解的時候,他就跟我說:喔,沒關係,我就覺得這就是我應該要做的。」

謝蕙如在生活中努力踐行的修行方式,正是李洪志師父洪傳的法輪大法。從小就信仰天主教的她,從未停止尋找另一法門,能夠讓她獲得內心真正安定感覺的法門。

隨著四個孩子的出生,分身乏術的謝蕙如長期睡眠不足,身體也每況日下,常常生病。先生工作壓力也極大,早上6點半出門,晚上11點後才回家。重壓之下的家庭關係,愈發緊張。

直到2012年的中國新年,轉機出現。好友帶著《轉法輪》前來拜訪,談及這本書的神奇,以及自己學煉後頑疾消失的經歷。

謝蕙如:「沒想到我先生就說我要先看,他就先拿去。我記得大概看了十分鐘,我就很好奇,我就說:借我看借我看,我想要看。他一直看,就跟我說:噢,就是他了。我終於找到我修煉的老師,就是他!」

看到丈夫如此沉浸在《轉法輪》中,謝蕙如也等不及要看,於是立刻跑去書店買回一本。

謝蕙如:「 學了《轉法輪》之後,我並沒有特別的要求說,我要袪病健身。就是說我的身體狀況很好。事實上我忘記了(自己身體不好這回事)。我只知道(《轉法輪》)好好看好好看,然後我們就又去買了(法輪大法)『各地講法』。每天就是一直看,就好好看。」

一年後,謝蕙如去配眼鏡,才驀然發現,這一年自己都沒有拿出過健保卡來用。因為修煉,身體變得非常健康。而且,師父賜予的還不止於此。她體會最深的就是思想境界提升,看問題的角度也在改變。

謝蕙如:「生活中遇到一些矛盾,就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說,原來這些矛盾,就是因為我很習慣了用原有的思維方式去對待,那到了當你需要提高的時候,那件事情就不順你的意了,它就不會照原來的方式前進。那我就會說,原來我需要轉換一下我的思考方式,那這個時候學《轉法輪》。它給了我很多的依靠跟參考。」

然而,修煉中的心性升華,並非一蹴而就。

得法初期,在矛盾中,謝蕙如只能在行為上按照師父的教導,忍讓,不回嘴。但心裏還達不到「樂呵呵」。

謝蕙如:「一段時間之後回頭去看才發現說,原來我已經潛移默化的被大法一步一步的,又帶到一個我以前可能想都不到的境界,就是這樣的思考方式,我以前可能想都想像不到我會這樣子去對待別人的。我們就是發自內心的想要比以前做的更好,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做得更好。」

母親也因為看到謝蕙如改變之大,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謝蕙如:「我跟她說,煉完功之後可能會很好睡。我就只有這樣跟她講,沒想到她就說好,她也要煉,然後她就去上九天班。我才知道她在九天班跟(法輪大法學員)祥華姊說,她會來是因為,她看到女兒徹底變成另外一個人。」

先生、母親都走入修煉,對家裡四個孩子的教養,也是按著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為指導。謝蕙如非常感恩李洪志師父,這麼慈悲的把大法洪傳給他們。

謝蕙如:「我會好好精進,我沒有辦法想像沒有大法的我會是什麼樣子。真的非常謝謝師父!」

採訪/梁欣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