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保近5千億缺口 李克強懷揣更大「炸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9日訊】中國經濟在疫情的打擊下難以全面重啟,導致財政收入銳減。美媒披露,今年中共財政面臨巨大困難,社保基金有近5千億缺口。李克強總理曾在兩會上反覆強調,各地政府要「勒緊褲帶」、「過緊日子」。有中共官員透露,李克強其實還揣着更大的「炸彈」,隨時會引爆。

社保基金缺口或高達萬億

在疫情衝擊之下,大陸酒店、餐飲、旅遊、交通等服務業斷崖式下跌,加之國內外消費低迷,外貿出口「阻斷」,中共稅收和非稅收入全面下滑,出現財政危機。

彭博6月7日報導,中共財政收入30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社保基金預算出現約人民幣4997億元的缺口。這也是自2013年正式編製以來,社保基金預算首次出現窟窿。

更嚴峻的是,這近5000億的缺口,還未包括正在研究細化的延長階段性免征中小微企業養老、失業和工傷保險單位繳費等政策。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表示,若上述三項政策兌現,「全年社保基金收支缺口可能擴大至1萬億元左右。」

事實上,社保繳費收入早已入不敷出,主要靠每年的巨額財政補貼,維持運行。今年因受疫情衝擊,中共財政收入大幅減少,即使財政補貼佔比提升至28%,金額增至2.16萬億元,也無濟於事。

中共體制運轉遇難題

另外,在疫情衝擊下,維持中共體制運轉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料下降5.3%,收支差擴大至約6.76萬億,是1990年彭博有數據以來首次負成長。

今年前4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了14.5%。匯總中央和地方預算,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料減少3.6%。湖北等重災區的財政運行更為艱難,湖北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43.7%。

作為收入支柱的國有土地出讓收入,今年預計也將減少3%,這將使中共地方財政更加困難。

張瑜認為,若土地出讓收入增速降至-5%以下,科技、教育及關乎地方基建配套的農林水、城鄉社區事務支出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早前,李克強在中共兩會上已反覆強調,各地方政府要「勒緊褲帶」、「過緊日子」。他還說,中央政府要帶頭,一般性支出要壓減,嚴禁新建樓堂館所、嚴禁鋪張浪費等。

同時,李在工作報告中還強調,要保基層運轉。顯示政府體系財務運轉嚴重吃緊。

據中共黨媒《瞭望》新聞週刊5月6日披露,受疫情衝擊,中部省份一些縣市財政收入大跌50%以上。

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縣長反映,有的縣國庫真實餘額安全已亮起「紅燈」,可用的錢不足3成,甚至不足以支付該縣一個月的工資支出。

地方債是更大危機

除了財政出現危機,6月3日,有中共地方官員向希望之聲披露,李克強其實還有未說出口的更大危機。

地方官員張啟(化名)表示,中共地方債的問題才是更大的危機,一般情況下,地方政府的債務的規模通常超過GDP的兩到三倍,實際上地方債已經走入了死循環,是一個死結。因為地方政府融資帶來的債務是根本不可能還的,地方政府一天到晚就等著、盼著中央政府來付錢。

張啟說,現在各級政府,包括基層地方政府的工資支出和福利支出,基本上都是中央政府撥款。「去年好像是有一個月,撥了1萬多億吧,一萬多億分到底下每個縣,一般情況下都要撥七、八個億,十來個億吧。不然的話,幾乎每個地方政府都揭不開鍋了。」

張啟表示,據他所知,全國都一樣,沒有一個地方的經濟是好的。但令他痛心的是,地方政府的浪費非常過份。第一個是維穩費,維穩費用超過軍費;其次是所謂招商引資的浪費支出;第三個是亂上項目,很多很多的爛尾工程。

張啟認為,地方沒錢,中央政府可能也沒有錢,但他可以印鈔啊,把老百姓存在銀行的錢給貶值了,然後印鈔,不斷的印鈔。中產階級和老百姓的錢,就是這樣被中共偷走的。

分析師們指出,為緩解財政壓力和提振經濟,中共政府正以前所未有的赤字規模來應對,也就是讓政府債台繼續高築。前5個月,僅地方政府債券支出利息就超過2400億元,4月和5月均超過600億元,較去年月均550億元不到的利息水平成長超過一成。

事實上,中共政府債務危機早已成為令全球擔憂的「灰犀牛」,據各國機構及專家的保守估算,中共地方政府隱形債規模約30萬億到50萬億元人民幣。

而大陸財經人士依據中共內部統計估測,地方政府隱形債務規模至少是顯性債務的4倍。分析師們指出,舉債策略固然可「以時間換空間」,但也有「竭澤而漁」的擔憂。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兩會剛開 中共上上下下高喊「過緊日子!」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