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習李演戲還是內鬥?香港6月「逆」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0日訊】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紀念反送中 港人中環遊行 警發胡椒球彈】

今天是美東時間的6月9日,香港那邊是剛剛結束了紀念反送中一週年的中環流水式遊行。因為在去年6月9日,香港人有103萬人走上街頭,反對港府推動「送中條例」。

而今天這場紀念遊行,在預告的時候,名稱是「再現人海」大遊行。因為沒有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也許是出於安全考慮,活動安排是晚上6點半集合,但是在集合前的半小時到1小時才會公布具體的集合區域,6點半的時候才公布具體的遊行路線。

結果,聚集區域選在了中環遮打花園,然後人們從這裡為起點,走出遊行。

但是警察還是知道了香港抗爭者們的行動路線,早在6點的時候,就至少有一男一女兩人被拘捕,並且提前舉藍旗警告市民不要聚集。

但是很多人不予理會。大概到了晚上7點的時候,按香港警方的說法,有一眾抗爭人士走出這打花園,在皇后大道中還有雪廠街一帶遊行,佔據了行車線,一些抗爭者在車輛間穿行。到了7點半的時候,德輔道中突然出現大批防暴警察,趕去驅散人群,向他們噴灑胡椒噴劑,並發射胡椒球彈,有在場記者也被噴中。

而在皇后大道中仍有人群聚集,包括富商劉定成、藝人阮民安,警方在此展開大規模截查和拘捕。

在中環紀念反送中一周年的聚集活動,一直持續到深夜,都有抗爭者在場。警方後來在自己臉書發貼文表示,截至凌晨,他們一共在中環拘捕了53人,36男17女,指控都是參與非法集結等。

自從今年5月下旬,北京開始強推港版國安法之後,港人自言退無可退,「香港獨立」、「香港建國」等口號,漸漸成為主流口號。在這場中環流水式遊行中也是如此。

【人大常委6月議程無國安法 放棄了?】

《港版國安法》被形容是壓垮香港「一國兩制」的最後一根稻草。6月9日晚間,新華社香港分社在臉書發出消息說,人大常委會決定6月18日到20日在北京舉行會議,外界本來預計《港版國安法》會在議程之內,但是在公布的議程中卻沒有看到相關的字樣。難道是中共在外界壓力下,要放緩對《港版國安法》的推動嗎?

這不一定,因為有其它跡象表明,當局並沒有在這一點上有任何放鬆。

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最近表示,人大常委會可能最快在6月份,就要完成《港版國安法》,然後交由港府執行,最終可能今年7月1日之前就在香港實施。也就是香港主權移交周年紀念日之前,中共就要做完這件事。而且雖然上述議程裡沒有列入港版國安法,但人大常委還可以召開臨時會議,推動這項國安法。

【張曉明對港講話 用車臣加泰類比香港】

在此前一天,6月8日下午,香港政府舉辦了香港基本法30周年網上研討會,中共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用視頻方式講話,主題就是《國家安全底線愈牢 「一國兩制」空間愈大》。

張曉明在講話中提到這樣一段話:無論是實行單一制的國家,還是實行聯邦的國家都是如此。美國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不斷制定的大量法律,和堪稱「銅牆鐵壁」的執法體系。西班牙政府對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獨立派領導人的嚴刑重判、俄羅斯對付車臣武裝的鐵血手腕,都足以說明問題。港人所熟知的FBI、CIA和MI5、MI6,也都是由聯邦或中央政府統一掌控的國家安全機構。

這話初聽起來冠冕堂皇,好像是那麼回事。但問題是,中共往往在要正了八經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總是曉以國家大義,談及法治公正,但是在執行的時候,往往法律就成了花瓶。翻手雲覆手雨,這正是香港人擔心的地方。

就不要說北京直接立一個什麼國安法,直接在北京澆水施肥,然後移植到香港。就是香港自己的民主派人士,想到折衷辦法,商量能不能自己在香港立國安法,然後北京給予一定承諾。這都不被當代的香港抗爭者買帳。

【李柱銘有條件接受香港自立國安法 港人反彈】

李柱銘我們都知道,可以說為香港的抗爭運動立下汗馬功勞,香港民主的標竿式人物,在香港大律師名冊中排名首位。但就是這樣一位人物,最近在接受香港媒體電視採訪時,提到,如果中共能完全確保23條立法,也就是國家安全相關的立法,完全不會傷害香港的人權自由,他相信民主黨人也能支持立法。

結果呢?他被香港抗爭者提醒,觀點完全不接地氣了。

由香港人在《癲狗日報》上發文,用了一個詞來形容李柱銘的作法,叫「與虎謀皮」,是在跟共產黨討論,是霸王硬上弓的好,還是自動獻身好一點的問題。直言:如果共產黨尊重人權自由,就不會有《國安法》這回事,近幾年的抗爭後,連十幾歲少年,都會明白相應的道理。

不過也有人想,李柱銘可能是將計就計,在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後,面臨惡劣國際環境,給北京一個台階下。但是這種說法實則是難以服眾。因為北京不需要別人給台階,如果它自己覺得挺不下去,它一定會主動低頭,但是絕不會放棄,而是再拋出下一個陰謀,可能影響更惡劣。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前,中共喊得多兇,看上去要跟美國硬拼,但是最後還是簽了,當時很多人嘲笑北京當局。結果呢,簽了不意味著履約,中共瞞報疫情,造成病毒世界大流行,如今貿易協議隨時可能成為歷史。

所以,中共不需要台階,它的眼中,只要能叼到肉,它關鍵時刻是不講什麼面子的,它既可以卑躬屈膝,也可以蠻橫無理,一切就是為了達到目的。

【黎智英冒「攬炒」之大不韙 籲美國別都取消香港待遇】

除了李柱銘,5月29日,《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投稿《紐約時報》,宣稱北京的《港版國安法》將終結香港言論自由的同時,也提出,希望美國不要全面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這一點,在香港抗爭者中也有分歧。

一方面,香港的特殊地位失去,對香港和北京都不好,但是,這也正符合了主張香港「攬炒」的抗爭者的策略,因為中共當權者的眾多資金和利益,與香港有著萬千連繫,那麼,一旦香港要跟北京玉石俱焚,在這個亂局中,可能就孕育著香港浴火重生的希望。

但是,另一方面,黎智英的觀點是,一旦香港徹底失去特殊待遇,將變成中國大陸一樣的城市,可能今後要更加依賴中國大陸。黎智英建議西方國家採取對中共官員個人的制裁,例如取消其子女的留學簽證,挖掘中共海外貪腐,抑或是增加香港人移民優惠等等,來幫助香港。

【「藍絲」譚詠麟被拍到 持英國身分入境】

大家不要小看這個香港人的一些身分上的特殊待遇。香港很多人有英國的海外國民護照,包括親北京親政府的所謂「藍絲」。藝人譚詠麟就是其中一個,近日他被媒體拍到,就連他出國,都在用這本護照。而他是極力撐警,反對香港抗爭運動的人。看來藍絲也是現實的,關鍵時候,什麼好用,什麼不好用,也是分得清的。像一些反美的大陸人,不有那句話嗎:反美國是工作,愛美國是生活。很多人罵著美國移民美國。

與這些藍絲不一樣的是,民主派人士在認同香港人身分的同時,一直在壓力中堅守著香港的自由民主價值。

【七一在即 港人欲掀六月「逆」流】

去年成功組織多場百萬級別的香港民主團體「民陣」,其召集人岑子傑6月9日在記者會上說,反送中運動至今未停,也面臨著共產黨嚴酷的打壓。但民陣宣布,還會在6月15日晚上,到太古廣場為逝世一周年的義士梁凌傑獻花。一年前,梁凌傑在太古廣場掛出反送中橫幅,並首次題寫五大訴求,而後墜樓身亡。激起了震驚世界的616香港200萬加1的遊行。如今,民陣呼籲,今年6月15日香港人船上黑衣和扣上白絲帶,屆時一起到太古廣場為梁凌傑獻花。而在港府因疫情頒布的「限聚令」結束後,民陣還計畫在7月1日舉辦聚集活動,並在之後的每個週六週日,繼續進行各種形式的抗爭。

而6月12日是香港人立法會示威一周年的日子,也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原爆點」,香港抗爭人士劉穎匡提出,在6月19日,也就是限聚令結束後,於添馬公園聚集,紀念612一周年。他認為,這個日子是真正啟動了香港的反送中革命,因此必須紀念。因為這一天,人們用自己的力量,阻止了一條原本必然要通過的「送中條例」。

實際上,香港的抗爭運動要想成功,跟國際形勢也有不小的關係。越多國家站在跟香港人類似的戰線上,香港的抗爭運動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北約」要擴展東亞成員國 遏制中共】

6月8日,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一場論壇上警告,由於中共對開放的社會和個人的自由,威脅大增,因此他甚至提出,希望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韓國,類似這些國家,也能在今後加入北約,目標就是對抗中共的「欺凌和脅迫」。

這個聲明非同小可。我們知道,北約是1949年成立的,主要對付前蘇聯的軍事聯盟,顧名思義,指的是北大西洋區域的歐美國家組成的。這一次,北約要擴容,納入在遠東的日本韓國,還有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代表北約策略的轉變,他們正在將中共,放到了對付的焦點位置,形成一個全球抑制中共的軍事聯盟。不過,斯托爾滕貝格口頭否認,現在他們把中共當成敵人。但是,北約祕書長的這個聲明,絕對是具有轉折性意義。同時,斯托爾滕貝格也強調,正在加強與俄羅斯的合作。

前一天報導我們還提到,現在有一個全球反共的跨國議會聯盟,在6月4日成立,包括多個歐美國家的重量級議員。這是政治上的。而北約的聯盟,是軍事上的。

不可否認,中共在國際上不僅是越來越孤立,而是越來越被敵對。

【港台唇齒相依抵禦中共 共軍美軍戰機同日過台】

香港抗爭者因此稱香港是當今的「西柏林」,是自由世界與專制對抗的橋頭堡。抓住這一點,香港的抗爭運動,就極有可能獲得越來越多的國際支持。當然了,台灣也發揮著相當重要的作用。

而中共對台灣的侵擾,今年以來似乎是越來越頻繁。6月9日上午,中共約30架次戰機,短暫飛入台灣西南領空,台灣國軍戰機升空驅離。同一天,美國一架C-40A運輸機也從日本沖繩起飛,經台灣基隆向台灣西海岸飛行,台灣國防部對此的回應與中共的完全不同,說充分掌握情況。

這說明,台灣與美軍的關係,是互相合作下的高度信任,而對中共,則是積極防備。而美軍與共軍飛機同一天過境台灣,不知是否有向中共警告的意味。

與此同時,中共瞞報造成的疫病流行,繼續給世界帶去恐慌。

【荷蘭上萬水貂感染病毒!中領館被空投「病毒」】

近日,路透社報導,荷蘭10個養殖場的「水貂」,居然感染了中共病毒,因此,上萬隻水貂被撲殺。這些水貂據報是被澆上汽油直接燒死,屍體再做專門處理。荷蘭政府正在研究,如何補償這些水貂養殖戶的損失。

這個問題非同小可,因為,一旦傳染病變成人畜都能感染的時候,這種病毒的傳染能力就會大幅加強!荷蘭水貂大規模感染,證實了當前這種病毒的可怕變異。

近日,6月3日和4日,為了抗議中共瞞報病毒造成的世界危機。美國洛杉磯的一名華裔,操作無人機,吊著「病毒」形狀的東西,在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上空盤旋,看上去像是在「空投病毒」。當然,此舉也是為紀念六四31周年。

目前,中共面對巨大外部壓力的同時,外界評論,其內鬥也公開化。

【習踢了李的地攤?或是內鬥公開 或是唱紅白臉】

6月1日,李克強在山東煙台大讚「地攤經濟」是人間煙火、中國生機。這話言猶在耳,但是6月4日晚開始,中共宣傳部門開始封殺地攤經濟,中央文明辦收回了相關文件。6月6日、7日、8日,《北京日報》和央視網,接連發文痛批地攤經濟,聲稱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和一線城市,地攤經濟不能一哄而起。而這種反對力量的背後,外界分析普遍認為是習近平的授意。一個政府的兩個高級領導人,公開在媒體上互相拆台,這個景象是內鬥公開化的標誌。

作者鄭中原在阿波羅新聞網發文說,李克強因為有意無意說出全國6億人月收入只有不到1000元,踢翻了王滬寧為習近平打造的「全面小康社會」金字牌匾,因為成為中共最大的「內鬼」。不過,鄭中原認為,對李克強的輿論戰,主管宣傳口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的作用,不可小覷。而李克強與王滬寧完全是兩類人,一邊較為務實,一邊是共產黨理論設計師,專抓虛無縹緲的東西,管控言論,因此雙方可能是死敵。但是如果沒有習的支持,王滬寧可能也不敢興風作浪。

不過,這台戲,是中共高層的一台雙簧苦肉計,也說不準。沒有新聞製造新聞,「地攤經濟」在沉浮間,中共再樹立一個李克強這樣的「救世主」,搏得人民同情。這叫「中共式」洩憤,你不用上街遊行,我們排演一個新聞大戲,一邊唱紅臉,一邊唱白臉,這樣韭菜的心理,就會平衡很多。至少,還有一個愛我們的好總理。是不是?

【弗洛伊德被指前科累累 華裔僑領深談明州案】

那麼接下來,我們再來關注一下美國的弗洛伊德案。6月8日,美國一些民主黨議員在國會大廈,為明州的非洲裔弗洛伊德舉行了默哀,他們在儀式上,由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帶頭集體下跪。

這件事引發了人們的兩極評論,有人認為為了種族平權這樣做值得;有人則覺得,弗洛伊德生前前科累累,甚至曾拿槍頂著孕婦肚子搶劫,不值得如此祭奠。甚至有非洲裔女孩,保守派政治活動人士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發聲反對將弗洛伊德當作烈士一樣對待。相關影片已有超過八千萬次觀看。

那麼,該如何看待弗洛伊德案在美國的背景呢?

《大紀元》報導了一名在美國生活30多年的華裔僑領李漢文女士,她對明州弗洛伊德案做了一個深入的解釋。

她說,明州是美國中西部最大的州,有著萬湖之州的美譽。其英文名稱Minisota,是印第安語,意思是「好似藍天白雲顏色的水」。1991年以前,明州人口稀疏,勞動力短缺,但是1991年非洲索馬里發生內戰,美國接納了很多索馬里難民,有差不多3萬人就進入了明尼蘇達。

這些人都是信仰伊斯蘭教,不得不承認,現實中,這與美國白人的基督教,多少有一點不相容。特別是最近幾十年伊斯蘭恐怖主義大行其道,伊斯蘭恐怖分子招兵買馬的時候,明州的索馬里裔,就成了重點之一。

因此,李漢文認為,當地警察在發現弗洛伊德抗拒逮捕和調查時,假設了他不是一般的非洲裔,而可能是具有恐怖分子背景的人,於是,悲劇發生。

根本的一個因素是,李漢文分析,弗洛伊德案引發的衝突,也是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教的一場宗教文明的衝突。

但是李漢文也看到,面對弗洛伊德案,美國的非洲裔,也分成兩派,一派支持暴亂抗議,以年輕人為主,一派反對,認為這是民主黨在煽動,根本上是為了給川普難堪,從而爭取選票。

不過,騷亂中,亞裔人士卻成了躺著中槍的群體,李漢文指出,這次全美騷亂,很多亞裔的店舖、財產,都蒙受損失。

好,那今天我們就說這麼多。在節目結尾,我們還會重播一下,前一天為紀念香港反送中一周年製作的短片,還有另外的一段,由我們的觀眾製作的歌曲MV,之前沒有播放過,主題也是紀念反送中一周年,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留下來觀看。那好,我們就說到這,下期節目再見啦!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