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億國人頭頂炸彈?李克強簽三峽大壩保衞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5日訊】目前,中國南方暴雨連綿不斷,百餘河流爆發大洪水。三峽大壩再傳危情。有中共專家曾說,三峽大壩如定時炸彈,其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澤國,幾億人陷入絕境。李克強曾簽署三峽大壩的海陸空4級防衛條例,抽調4600兵力護壩。

中共國家應急管理部6月12日消息稱,截至目前,洪災已經造成江西、湖南、廣西等22個省(區、市)580萬人次受災,39人死亡、失蹤,40多萬人轉移,5200餘間房屋倒塌。

但外界認為,大陸受災情況遠超中共公布的上述數據。社交媒體上,有大量影片顯示,城市被洪水圍困、房屋垮塌、不少人被洪水沖走、汽車在洪流裡翻滾,民眾奔走逃命。

中共水利部官員11日在記者會上說,江南、華南和西南東部發生了今年以來最大強度降雨。有148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線水位以上的洪水。一些河流甚至出現超歷史記錄的大洪水。

水利部官員形容防汛形勢很嚴峻,要做好防大汛準備,防大洪水的準備。

重慶11日也遭遇特大暴雨襲擊,市區多地一片汪洋,道路變河流,深處積水達2米深,汽車沒頂。

因為重慶在三峽大壩的上游,雨水的歸宿就是長江。有網友發視頻說,廣西南丹和貴州都勻交界的龍塘水庫決堤,三峽大壩危矣!

三峽大壩成軍管區不讓航拍

經濟學者「財經冷眼」11日發視頻說,目前武漢已拉響暴雨紅色警報,6月中旬雨帶將維持在長江中下游地區,武漢強降雨高峰到來。 單是三峽下游降水不可怕,上游降水比下游降更麻煩。三峽大壩泄洪和下游洪水疊加,形成全流域性的洪水,三峽要接受檢驗了。

他說,三峽大壩不僅水平方向上,大壩在垂直方向也有位移,這就是變形。除了變形,三峽大壩還有混凝土開裂問題,就是有裂縫,都是隱患。

可惜的是,現在的三峽大壩附近已經成為中共的軍管區不讓航拍。而且三峽大壩壩頂和附近的景點都被限制了,更是沒有機會求證。

3月23日,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發推特視頻說: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體滑坡位移,極可能在兩年內造成三峽潰壩,首當其衝的就是現今疫情發源地——武漢。

他說,三峽大壩這顆定時炸彈,一旦出現嚴重的問題,肯定也會引發中共政局的巨變。

去年7月,「冷山時評」曾利用衛星圖像比對方式稱,三峽大壩發生了變形,有可能潰壩。並警告,三峽大壩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將玩完。

當時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都信誓旦旦說沒變形,但後來三峽集團專家院士們承認,三峽大壩水平位移。

專家預言,三峽大壩最終將被迫炸掉

中共前國土規劃和水利專家王維洛曾預言,三峽大壩最終將被迫炸掉。他曾向大紀元表示,三峽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很差,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至今都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

他說,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首當其衝,甚至長江中下游數億人都面臨危險。

已故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裡曾三次致信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他也預測三峽大壩將導致氣候異常,地震頻發,上游水患嚴重。最後終將被迫炸掉。

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早年也曾刊文說,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

事實上,三峽大壩已被公認為中華民族的一大隱患,周邊旱澇和地震等地質災害不斷,庫區也已出現大量崩塌和滑坡事件。

專家預言,三峽大壩最終將被迫炸掉。(STR/AFP/GettyImages)

李克強簽署三峽大壩保衛令

早在2013年9月,李克強就簽署了國務院令,內容是有關三峽大壩的海陸空四級防衛條例,抽調一個團的兵力4,600人前往三峽,意圖護衛。

2015年9月16日,李克強公布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以下簡稱條例)。

當時《財經》副主編羅昌平在微信上發表文章,解讀2015年國務院發布命令,海陸空立體保衛三峽條例,條例共7章41條,分為總則、陸域安全保衛、水域安全保衛、空域安全保衛、安全保衛職責、法律責任和附則。

三峽工程分布在重慶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長江幹流上,但是條例似乎排除了重慶市參與安全保衛的資格。此舉凸顯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危險增大。暗示重大隱患。維基百科稱,三峽工程對重慶市造成多重危害:

一,貧困問題

作為三峽庫區於1997年併入重慶的15個區縣,因移民造成嚴重失業,貧困問題嚴重。由於這15個區縣併入相對發達的重慶,造成重慶市城鄉極為懸殊的經濟差距(2009年達到了500%)。三峽工程上馬導致庫區2000多家企業被關閉,失業者大增。

庫區經濟以「吃財政飯」為主,稅收持續下降。屬於三峽庫區的萬州當地城鎮失業率8.1%,21.9%的城鎮移民靠低保生活。三峽庫區的涪陵及其以下8個區縣,當地城鎮失業率8.95%,人均GDP是重慶主城9區的20%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50%。

很多移民和搬遷安置款項至今沒有到位,造成了重慶主城區與三峽庫區居民嚴重的對立情緒和衝突。

二,泥沙淤積和水位問題

長江上遊河流所攜帶的除了泥沙,還有顆粒較大的鵝卵石,在三峽大壩築起後將極難排出,會造成堵塞,並向上游延伸,進而影響重慶。與泥沙淤積問題同樣極具爭議的,還有水位問題。

在三峽蓄水至135米後,有人發現從大壩到庫尾之間的水位落差高達34.7米,遠遠超過了工程論證報告認為的0.4米,因此擔憂重慶可能會在三峽完全蓄水後被淹沒。

三峽大壩可行性論證中關於水庫水力坡度的論證被認為存在錯誤,因此會造成更多淹沒地區和移民數量。

三,生態環境問題

三峽工程對環境和生態的影響非常廣,其中對庫區的影響最直接和顯著,庫區人們對三峽工程影響環境的最大擔憂來自於水庫的污染。目前三峽兩岸城鎮和遊客的排放的污水和生活垃圾,都未經處理直接排入長江。

在蓄水後,由於水流靜態化,污染物不能及時下泄而蓄積在水庫中,因此已經造成了水質惡化和垃圾漂浮,並可能引發傳染病,同時大批移民開墾荒地,也加劇了水體污染,已大大超過了工業污染水平,並產生水土流失的現象。

四,地質災害問題

由於三峽兩岸山體下部未來長期處於浸泡之中,因此發生山體滑坡、塌方和泥石流的頻率會有所增加。而三峽工程建設過程中大規模的開山動土,使本來就脆弱的三峽生態環境,更雪上加霜。造成庫區周圍的建築裂縫,山體滑坡加劇。

另外三峽工程誘使庫區周邊的地震多發。而為了治理這些災害,截至2010年3月中共已經花費了120億元人民幣。重慶山下庫區近一半的地區存在水土流失,石漠化嚴重。三峽庫區重慶境內有超過一萬處隱患點。

截至2010年已發生地質災害(險情)252處。三峽工程對於重慶市近期和遠期所造成的危害都是非常明顯和嚴重的。三峽工程對湖北省、長江中游地區的危害也不小。

由於三峽工程的各種危害不斷出現和加重,中央軍委批准總參抽調一個團兵力保衛「三峽」安全,包括4組地對空導彈、一大隊陸軍直昇機、8艘巡邏快艇、24支機動快速反應中隊等,全部兵力4600人編制。

五,三峽大壩的命運

1991年初,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在報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談到海灣戰爭和三峽大壩建設中的防空安全的問題。

文中表示,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他認為,三峽大壩將成為外部敵人威脅的目標。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的防禦是不可能的。

因此,錢偉長建議,三峽工程是千萬不應上馬,否則就是干自鑄達摩克勒斯劍的蠢舉。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黃萬里已經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