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獨立宣言精髓:奉創世主意旨所建(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按:美國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美洲大陸議會。宣言開篇即提到——造化天地、主宰萬物的創世主、造物主,而人所有的爭取,都是依神賦予人的權利而進行。

吵了這麼久,謄寫好的文件擺在主席台上,每個議會代表上前簽上自己的名字時,空氣沈重到凝固。在當時,這份簽名意味著名單上所有的人,共同承擔被英王絞死的危險。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美洲大陸議會。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宣言開篇即提到——造化天地、主宰萬物的創世主、造物主,而人所有的爭取,都是依神賦予人的權利而進行。「人人生而平等,這是創世主賦予人們不可剝奪,與生俱來的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保障天賦人權,人們才建立了政府。」

而為何要脫離宗主國而獨立建國?獨立宣言開篇是這樣解釋的:

「過去的一切經驗說明,任何苦難,只要是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為了本身的權益便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但是,當追逐同一目標的一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當今大不列顛王國的歷史,是接連不斷的傷天害理和強取豪奪的歷史,這些暴行的唯一目標,就是想在美洲這些州建立專制的暴政。」

這段文字從來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褪色,相反,愈加醒目。在世界各地,這段文字是人們擺脫暴政,爭取人權自由的精神標竿。在2019年的香港,一代青年為了對抗中共暴政,維護香港的憲法獨立和人權自由,走上街頭發出這一代人自己的聲音,他們成立的臨時政府所發布的宣言裡,開篇便是托馬斯・傑斐遜的獨立宣言。

話說回1776年的費城,夏日炎炎,似烤爐的房間裡,約翰・亞當斯手捧傑斐遜的這篇文章,欽佩又滿足——本來是舉薦你寫個文章表達一下議會立場的,這下好了,這文采斐然、言詞懇切、有情有義、有理有據的文章,尤其是這精神高度,不光美國的建國精神,更是屬於全人類的宣言。

托馬斯・傑斐遜本人年少時自威廉與瑪麗學院畢業後,1769年,他就加入了當地一個解放黑奴的組織,成為其中一員。這一段經歷,使得他親身體驗到,要在英王統治下的殖民地完成廢奴,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他在宣言裡,也不忘解放黑奴——「英國殘酷地發動了一場反人性戰爭。強暴掠奪了一個遠方族群的生命和他們的自由權利,而這個族群的人民從來不曾冒犯過英國。這場戰爭拐騙和脅迫這些無辜的人們,使得他們不是在運送途中悲慘地死去,就是被送往地球遙遠的另一端充當奴隸。這場由邪惡勢力發動的海盜戰爭,是身為基督徒的大不列顛帝國的英王所發動的戰爭。他的決定打開了這樣一個市場——人類可以被買賣。」這段文字指責了英王政府從非洲販賣人口,到殖民地為奴的非人性非道德行為。

然而,宣言拿到議會上,南方州的代表一看,掀桌子起身,要打馬回家了。看看!你們東部這些人,自己和宗主國開打,拉上我們在南方種植園過得舒舒服服的人陪你們上了賊船,攛掇著我們一起獨立革命。同時你們還謀劃著要一併打掉我們的飯碗?沒有黑奴,南方種植園怎麼運行?再說了,來自於沒有信仰沒有文明四野蠻荒的非洲地帶的奴隸,如果沒有人管,他們會從早到晚在太陽底下睡大覺,你指望他們能像白人一樣勤奮、文明,能管理好自己的族群嗎?本來,美洲這群頭插羽毛死活不肯同化的原住民,讓種麥子他們死活種玉米,有事沒事躲在密林裡朝白人放冷箭,抓住白人就割頭皮的印地安人族群——已經夠讓我們白人頭疼的了,你現在還打算給黑奴自由?!真打起仗來,黑奴手上有槍會不對準我們開槍嗎?托馬斯・傑斐遜以及寫作小組的諸位,洋洋灑灑寫上這些,是嫌敵人不夠多,嫌我們麻煩不夠大麼?你們這麼高尚,要反對英王還要解放黑奴,你們忙,我們回家種地,行了吧?

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一看,光是為販賣黑奴違背天道這段話,就讓這議會炸鍋了,南方幾個州的代表要撂挑子走人的話,議會就開不下去了。眼下當務之急是獨立革命,建國要緊。禁止販賣黑奴——這事兒咱們下一步再說吧。光是把英國人趕走就夠咱們忙這一輩子的了,這些事就留給下一代吧。亞當斯無奈地如是總結。

獨立宣言在議會上通過後,議會主席漢考克第一個簽名,在紙張下方的空白處,正中央,赫赫簽下了他的大名,以至於這個簽名成了美國人民的一個俗語:「來,請來一個漢考克」——意思是,請你簽一下名。然而,在當時,這份簽名意味著名單上所有的人,共同承擔被英王絞死的危險。

吵了這麼久,謄寫好的文件擺在主席台上,每個議會代表上前簽上自己的名字時,空氣沈重到凝固。有代表開玩笑說,「華盛頓將軍和他的軍隊若是打敗了,我們就是一起被絞死或者是被分開絞死的命運。」有人還趁機開胖子代表的玩笑,「嘿嘿,到時候上了絞刑架,我們一會兒就蹬腿嚥氣了,胖子先生,您可就遭罪了,您估計要蹬腿很久才嚥氣。」

從傑斐遜到林肯

獨立宣言特意抄寫了一份,快馬送到華盛頓的軍中。華盛頓將軍高興極了,將所有將士集合起來,當眾朗讀了這篇宣言。從此,我們為美利堅聯合眾國而戰!在餐前為我們的國家而祈禱!宣讀後的當夜,波士頓全城狂歡,剛剛成為獨立的美國人的市民和士兵一起,齊心協力拉倒城市中心的一座喬治三世的雕像,將材料送去兵工廠,冶煉出數千顆子彈,送到軍中。

同樣的,費城的自由鐘響徹雲霄,全城的人民傾聽代表們朗讀這篇雄文,全城人民遊行狂歡。從此,每年的這一天,7月4號,成為了美國的國慶日。正如亞當斯在給妻子阿比蓋的家書中所預言的:往後的人們會世世代代的慶祝這一天,從美洲大陸的一端到另一端,以遊行、表演、篝火、煙火、鳴炮、鳴槍等形式,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

話說這段從獨立宣言上被刪除的文字,使得黑奴在美洲大陸合法存留了許多年。美國建國後,傑斐遜曾經在議會鄭重建議,將黑奴逐步送回他們的非洲故鄉——依然未能被多數同意。蓄奴依然在進行,沒有人權的黑奴沒有能力保存任何自己心愛的事物:財產、家人、個人意志;母親懷抱裡的孩子長到六七歲就會被拿到市場上販賣,從此母子分離,不再相見。

有良知的人對奴隸制的反對依然在持續和不斷升溫,最終,1860年至1865年,南北戰爭打過之後,在失去了以白人士兵為主的幾十萬人的生命之後,林肯總統終於使得廢奴成為美國憲法裡的鐵律。在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講,林肯開篇提及的就是,「八十七年前,我們的先賢在這個大陸上創立了一個新國家。它在自由的願望中孕育產生,它奉行一切人生來平等的原則。」林肯將1776年傑斐遜寫下的那段話,實踐並圓滿完成,並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