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金融戰前穩氣氛 美出手就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6日訊】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兩制」在技術上幾近完結,令港人擔憂。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掠奪民間財富,若《國安法》立法,危及港人財富;他並指出,美國在金融戰前穩定市場氣氛出清資產,出手就會「贏」。

在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之後,香港市面上一度連續幾日出現市民排隊兌換外幣,市民向跨國銀行諮詢開設離岸帳戶的數量也大增。對此,吳明德表示,美國及香港等地是「藏富於民」。若參考2018及2019年的數據,在香港,港人每創造一元GDP,可以獲得其中的87%左右,這個比例在美國大概是74%。

他指出,1989年「六四」之後,共產黨用經濟去麻木人民,讓中國人「爲錢生存」,但在中國大陸,每一元GDP,僅有不到五成給了人民。中國大陸是藏富於「國」。

吳明德說,這個「國」,不是人民的,是共產黨的。共產黨「一手拿著槍,一手拿著憲法」去壓制國家。「人民的血汗錢,你(中共)全拿走了。」「將來香港就是這樣的了,一手拿著警暴,一手就拿著那個『港版國安法』。到時候香港的市民就不會再有87%的財富了。」

在北京人大通過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回應稱,北京此舉違背《中英聯合聲明》,香港變成了「一國一制」,他將開始採取步驟,撤銷美國對香港的特別貿易待遇。
之後,美國尚未出台具體制裁措施。吳明德認為,「從政的目的,都是訓練人有耐性,看長遠。」外資撤離,很多資產無法立即變現撤離,需要培養一個穩定的氣氛,市場才會有人接手資產。

他指出,若美國政府開始採取行動,則與97年索羅斯及老虎基金的私人機構狙擊不同;美國政府不是來賺錢,而是要贏。

市民關注美國的對策是否會影響香港聯繫匯率制,吳明德表示,美國並不需要去動聯繫匯率,如果美國政府禁止港幣在美國流通,則香港金融、經濟制度將會面臨崩潰。「新聞一出就是,在美國的找換店、紐約的找換店拿港幣換不了美元。」「就會自動影響香港不用港幣,全香港人就會沽港幣。」

面對美國可能採取的金融制裁,北京當局會有什麼反制措施?吳明德說,「(中共)面對美國就剩一張嘴。最大的反制就是叫香港有頭有臉的人出來,簽名支持這個「港版國安法」,又或者叫那些財團出來。」「大的事你(中共)做不了,唯有做一些鷄毛蒜皮的東西,去壯自己聲威。」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六四」矛頭直指貪腐權貴 鎮壓後以金錢麻木國人

記者:今天(太陽)曬得很厲害,與香港的現況相似?

吳明德:天氣可以晴,可以陰,但香港的情況是每況愈下。不過,不要看這麼短期的東西,因為人家正在部署中。

記者:六四燭光晚會,港府想打壓,但民眾一樣將維多利亞公園都塞滿了。是否顯示港警開始停手了?

吳明德:不是。紀念活動不是針對香港的,是悼念31年前那個悲劇,都悼念了30年了,每一次都要讓人們抒發的,你(港府)去抑制人們抒發,豈不是得罪了全世界?因為香港是唯一一個最大型、不停、未有間斷地去悼念當日的死難者。所以,當美國今年第一次見那些倖存者,我們是第31次悼念。這使得有關當局要想一下,是否要在這個時候,加劇或者去催化它?大家沒部署好。

記者:美國已經開始要制裁香港和中共,中共到底有什麼招數可以應對?局勢會怎麼樣發展?

吳明德:人家5月29日已經說,距離現在(受訪日6月5日)應該是8天,把子彈全擺出來了,6、7支導彈,就看何時按下(發射)按鈕。現在有什麼可以反制?就剩一張嘴。最大的反制就是叫香港有頭有臉的人出來,簽名支持「港版國安法」,又或者叫那些財團出來。就是大的事你(中共)做不了,唯有做一些鷄毛蒜皮的東西,去壯自己聲威。

記者:滙豐、渣打最終都要跪下。

吳明德:它的跪下,是要保持更美好的撤退。就是説,我現在為什麼要和你翻臉呢?不是一夜之間的事,跟著你還要,起碼短的半年,長的三幾年,因為所有外國人在香港擁有的資產,不是全部是現金,有很多是非流動性的,比如物業,或者生意的投資,是非流動性的,不是一夜之間可以搬走的。如果是這樣,那你從政的目的,都是訓練人有耐性、看長遠。如果真是以美國、英國為首的外資,要撤走香港所有的東西,即當香港是中國的上海,或者深圳的城市,它都不容許它,現在可以在短時間內賣光那些物業,你找什麼人來接呢?是不是?因為沒有外來的、新的錢來接,只有賣家,沒有買家。它需要培養一個穩定的氣氛。

Boris Johnson(英國首相)寫信去《南華早報》,說全港所有的BNO(英國海外護照)持有者,你們安心留在這裡。那你的持有者現在只有30萬,他就説,「不是,你們還沒申請的,現在都可以申請,只要你是1997年之前在香港出生的就行」。97年(之前),計算過後,有320萬,因為自然的離開,變成290萬,等於香港大約四成人。香港還有大約拿澳洲護照的有8.7萬,有30萬拿著加拿大護照,大約有10萬拿著英國護照。再算上法國、德國、紐西蘭、英聯邦的國家,至少都有350萬,等於一半的人口。這一半人口是用以前用過的,就是在六四民運之後,它怎樣安定香港,能夠使其97順利過度呢?

六四發生在1989年,英國當時是宗主國,她就給5萬個居英權,新加坡也讓人們申請移民,美國、加拿大、澳洲也都加快讓你們(香港民眾)申請去移民。但申請了移民的人,都會回來工作,因為他們安心。現在它都是用同一樣東西,以前是從89到97,還有8年,那它就推出,除了發護照,安定人心之外,另外就推出經濟建設計劃,使那些人在這裡有工作,安定了下來。那時解決的是六四,後六四的問題。

當然後六四的問題,最主要是看當時他們權鬥完之後,即路線之爭(之後),決定繼續經濟改革,不會再推行政治改革,那就將這個球從鄧小平,他當時是受最大衝擊的,因為他是當時權貴家族的領頭羊。當時民運人士都是想去反貪污、反腐化、反官倒,這些全部是以鄧小平為首那些權貴家族,當時被打擊的對象,所以它就拿著槍去掃平(抗議的人)。掃平後,怎樣繼續可以有合法權在內地執政呢?就是用經濟去麻木所有十幾億的人民,那是還沒有十四億。那樣一直沿著發展,賺到錢就行,因為是無神論者,共產黨無神論,那你信什麼呢?始終每個人都要説,我無神論,我不需要有普世價值,但我都要有一個信念,就是我為什麼生存?為錢生存。所以,一直帶動後六四那30年的經濟發展,令他們自己有個,自認為有合法執政的地位。

在這過程裡面,他們才能夠發展到今天,但今天又遇到同一個大問題,有更多權貴家庭成立了,更多的經濟繁榮,使更多人可以把錢都搬走了,這使得國家繁榮了,不過,被你掏空了。

民主國家GDP藏富於民 中共拿槍及憲法掠奪民眾財富

這個國家,它經常説舉國之力,去把經濟搞活,然後使國家能夠民族復興,這些就是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中國夢。本來是很好聼的,但是這些賺回來後,就是那14億人民的血汗錢,原來你(中共)全拿走了。這些不是猜測,我們用數據,如果用三個地方來比,香港、美國和中國,什麼叫做經濟發展、持續發展?就是看GDP per capita,人均GDP(國內生產總值)的數字是否一直增長。

2019年和2018年,這個數大家差不多,就用這個數據(來比),香港的人均GDP有四萬八千萬(美金),中國的人均GDP是一萬(美金),美國的人均GDP是六萬五千(美金)。賺了這些財富,就靠人民辛勤去工作,這些人工作,是因為要生活,生活你就是要賺到錢,錢賺回來後,要交稅、給費用、要醫保、要保險等等,扣完後,就叫做可支配收入。

最近李克強說了,全中國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一年三萬元人民幣,將它除以七,就是四萬二千元(美金)左右。香港就大約是四萬五千(美金)左右,美國大約四萬八千(美金)左右。將這些數字除以GDP per capita(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也就是說賺到的錢,給到人民的手上,是藏富於民呢?還是藏富在哪裡呢?就一目了然。

如果將這兩個數字一個做分子,一個做分母,即每賺一塊錢的GDP做分母,究竟有多少是給了人民的呢?在香港除出來就是八毛七,一元就給了八毛七給人民,在美國就是一元給了七毛四,在中國就是一元給了四毛八,那些錢去了哪裡呢?香港和美國很明顯就是藏富於民,人民辛勤去賺了錢,反映在GDP per capita(人均GDP)那裡,就是財富一直上升的時候,原來人民收到的每一元就是87%(香港),74%(美國),但在中國只能收到48%,錢去了哪裡呢?那些錢全部給了「國進民退」,那個過程就是擺在國企裡,而國企是誰去支配?是那些權貴去支配,那些權貴全都拿走了那些。

第二件事,它(中共)透過怎樣國企支配、國家拿你的,就透過收稅、收費、醫保、勞保,所有的費用不就都拿走了,所以能夠支配的錢不就少了,這就叫做藏富於國,在這個國裡,原來這個國家又不是公民社會的人民擁有的,這個國家是共產黨擁有的,共產黨是在國家之上,那共產黨就靠憲法,憲法就叫國家擁有,如果你(人民)不聽我憲法的話,我就抓你,抓不到你,就打你,所以共產黨說黨指揮槍,槍去壓制國家,那麼就一手拿著槍,一手拿著憲法。

將來香港就是這樣的了,一手拿著警暴,一手就拿著那個「港版國安法」,那你(香港)不就是一樣了。到時候香港的市民就不會再有87%的財富了,因為也要出錢養警察來控制你嘛,那全世界在公民社會裡,有自由思想的人,會不會想,我出錢叫人來打我啊,或者出錢叫人來打我小孩呀。你看到都氣憤呀,對不對啊?

記者:現在香港市民忙著將錢搬到其它地方,或者換成美元保值,如果算下去,聯繫匯率守不守得住?港元資產的情況會怎麼樣?

吳明德: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告訴了你香港守得住嘛。

美國出手會做空港幣 比當年索羅斯更狠
記者:他説有國家做後盾。

吳明德:那就兩個加在一起,就數數他有多少錢了。陳茂波說香港數出來,有四千四百億的美元。國家說有三萬億(美元)儲備,但減去欠別人的外債二萬一千億了,再減去欠別人的Direct investment(直接投資),或者外國人持有的,在中國持有的累積盈餘,起碼都要減去五千億,剩下的可以用的只有四千億。那打滿算當四千百億,也就是一個阿爺,加上兒子,都只有八千八百億(美金),那就可以數出你有多少錢了。好了,我再跟你算香港有多少錢。

香港呢,我們叫做基礎貨幣,再用基礎貨幣再衍生,你有美元進來的那些,短期我們叫做,如果我們不說的那麼複雜,你全部加在一起,應該等於一萬六千億港幣,這些你就可以拿在手上的去換,陳茂波想說給你聽的是什麼呢?那就是你最多只有一千六百億,你當作現金、紙幣,去換美金,那我換回兩千億美金給你就可以了,我有四千四百億(美金)怎麼不可以換給你呢?整個理論就是這樣了。是換的到的,因為你都不夠港幣,我有一百個百分點的美元在做,但整個經濟系統,不是只靠那一萬六千億的,你將那一萬六千億不停的在銀行系統裡轉(循環),存款、貸款、存款、貸款。

舉例,Evan給我100塊錢,我不用,就放在銀行裡,銀行再可以將這100塊錢借出去給他80元、即90元,因為我只要扣起10%的存款儲備金,然後他又去跟你做生意,那他用了他的款項出來給你,你賺到的錢,那90塊錢,又放在銀行裡,那C銀行呢,就會多了90元存款,又可以借出去,就借給D,D就不是馬上去用的,D又將那80元就拿去了存款,他(銀行)又可以借70元出去,但他(銀行)不會全部借出去,因為有個存款准備金,所以你如此類推,大約9倍了,我們那一萬六千億轉出來總共的M2,我們叫貨幣供應量就可以轉出來十四萬八千億,而十四萬八千億裡,總共的存款大約占,即我們的定期存款大約是十四萬億。十四萬億裡有一半七萬億是港幣,一半是美金,也就是如果有七萬億港幣要拿來跟你換,你來得及換嗎?還有時間性,什麼時候跟你換,不是排長隊跟你換,而是一次性跟你換,那你短期內有沒有那麼多美金套了現,等著你換呢,加上等到你要換的時候,我們用97、98年時的金融風暴的經驗,那時候為什麼呢?人家不是用港幣沽空你來賺錢,人家是立體進攻,就是嚇都嚇死你,所有索羅斯的基金、老虎基金加上其它一些小的基金,來沽你的港元,你會説見有人來沽你港元,他怎麼會有港元呢?索羅斯一早就借好放在那。

借了港元之後,一次性吹鷄(召集幫手)沽你港元,你一看市場很多人不要港元,那些港元哪裡來的,原來是借來的,我看好這個死穴就加他息,所以任志剛(行政會議成員)就立即加他的息,使你不要港元或借來的港元你就會有成本,成本就是加你息,加到一天300厘息,當時最高的時候月息50厘。

那如果你要挾息(推高利率),那你一挾息(推高利率),怎樣影響實體經濟呢?實體經濟立即(反應),為什麼會有這麼貴的息,反映在股票市場上,股票市場上可能大跌一千點、兩千點,人家左手沽你港元的時候,右手已經部署完沽期指,這就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人家當你收他300厘息一年的,那就是日息三百厘,三百厘的一年的利率,就當他一天收日息一厘息,這裡輸一厘息給你,但那裡跌一、二千,可能賺你七厘、八厘,這樣來賺你的錢,這個就叫立體進攻。

所以我看完陳茂波講,他哭得對的,因為他知道完了,原來白拿財政司工資這麼多年,沒什麼擔心,現在燒到自己身上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我說,他只是一個會計師,不是一個真正的金融操盤,但他下面的人聽不聽他的話呢?是一個原因,所以他要禮下於人,他要即刻請任志剛、曾蔭權(前特首),坐完監出來的那個許仕仁(前政務司司長),和不是很合得來的陳德霖(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這些,一出來組織一個防備部隊,但是這個金融攻擊比防備部隊還要大十倍,現在只有找到一個人幫他,就是阿爺(中共)。

上一次已經被人搞到雞毛鴨血(輸得很慘)的一個香港,你現在找到阿爺(中共),也只有兩個人,但人家有十個人來打你,這十個人這次會怎麼打你呢?上一次是私人機構索羅斯、老虎基金,他們來賺錢而已,這次人家就不是賺錢,人家是賺面,這一把是會贏的,掃光你,當他們甩完那些長線的資產,不留固定資產之後,最後這一把就掃平你香港金融市場,到時新聞就會(說),你沒有什麼?你取消了什麼、你不見了什麼?然後,不停有大戶在那裡,不要港元、不要港元,那你就會接到手軟,這個接到手軟是加倍來的,即不是你看得到的排隊來,人家不是的,是一次過的重型轟炸機全部一齊來,那你整個金融中心被摧毀了。

記者:那會不會拖累上面的阿爺(中共)呢?

吳明德:阿爺(中共)?阿爺(中共)到時只顧自己了,因為阿爺(中共)一落閘,它有防火牆、防火牆是什麼,它用人民幣,它的防火牆是國內用人民幣,你是沒辦法的,你攻不了我,因為我不是世界流通貨幣,但港元就不一樣了,到他沽你的時候你看怎麼配合,配合就是。我在美國,我為什麼要用聯系匯率,不跟你玩,我只要在美國,有一個News(新聞)出來說,香港人拿著港元在美國換不了錢。

記者:不給你在美國換錢?

吳明德:不是,它的信息就是,我美國人自己做生意有自己的方針,我美國所有的找換店不兌換港幣,即不當你港幣是硬貨幣,不當你是可以換的,因為換了港幣不知去哪裡裡換回美元,他擔心這個,總之我在美國,你拿港幣,假如到有一日要全面進攻,最好的新聞就是這個了,現在我先說出來,等大家有防備,他的新聞一出就是,在美國的找換店、紐約的找換店拿港幣換不了美元,那代表什麼?

記者:港幣不值錢?

吳明德:不流通,不可以當作流通貨幣,你這裡就自動瓦解了,人家跟你玩什麼?不是與你在理論層面說,我有多少錢,手上多少錢,你來我可以頂你多少錢,人家是與你戰鬥、戰鬥啊。

聯繫匯率是其次 港幣不再流通 金融中心瓦解

記者:聯繫匯率變不變都是其次,港幣如果流通不了就是死穴了?

吳明德:是的,你就會自動影響香港不用港幣,全香港人就會沽港幣,你受得了嗎?是不是,接著你香港人賣港幣是7.8元換1元,你贏不了錢的,但人家一早做定的就贏到錢啦,你就要守住人家,要組織團隊,叫任志剛、許仕仁、曾蔭權這些有經驗的人出來香港,組織一個智囊團,在這裡叫做義勇軍,這個義勇軍團就準備去數,人家的部署過程,究竟人家是拿多少錢來掃你的港幣呢?掃定港幣來砸你,孔明借箭,現在人家正在借你的港幣,借你的港幣來做什麼,到時射回你那裡。這個才是真正操作,我講就只能講到這裡。因為他們是官方的人,如果他是懂的話,就應該這樣部署,也要知道數人家的倉位,如果不是,天都救不了。

記者:但是普通市民呢?

吳明德:你不是炒家,你不是想贏大錢,你現在就將港元變換成你信任的貨幣,你百利無一害,而不像那些,陳茂波說完之後,就有些人說,你肯定輸的,你現在全換成美元,輸什麼、輸你條命,我保命就是不要港幣才能保命,為什麼?你的政治體制、你的經濟制度隨時都會崩潰,你勸我在這抓住你,現在所有這些不告訴你的都在默默的做。

記者:港幣如果守不住,人民幣的價值會怎麼樣?

吳明德:到那個時候,不用說港幣守不守得住,一開場,人民幣從來就不是硬貨幣,在世界上不是流通貨幣,人家所有世界國際組織人家一個個落閘不與你玩,正合中共所願。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