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我們自食苦果 中共病毒敲響警鐘

Suzanne Scholte撰文/守德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病毒大流行可能帶來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國際社會終於醒悟,認識到中共自成立以來犯下的罪行。

長久以來,中共反人類罪一直被人們忽視,而現在,我們不得不嚥下自己縱容的苦果。

這一切始於1971年聯合國的一次關鍵性投票。那天,我記憶猶新,作為孩子,我記得母親當時感到非常震驚和氣憤,隨後,她向我們展示了一張黃色的紙,上面有她漂亮的筆跡。媽媽仔細地為我們寫下了購物時,需要儘力去抵制的一些國家的名單,原因是這些國家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1971年10月25日,一些國家通過投票同意讓共產主義統治下的中國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成員。當時,該提議者、阿爾巴尼亞共產黨的駐華大使雷茲·馬利列(Reis Malile)興高采烈地說道:「這是美國的一次巨大失敗」,並宣稱「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是社會主義和正義的堡壘」。

自此之後,中共這個共產主義獨裁政府開始崛起。在隨後的幾十年,共和黨也好民主黨也罷,都在向中國人民和也向美國人民灌輸一套虛假的説辭,即在經濟上對中國開放會幫助中共改善人權。

雖然我沒能抵制母親那張名單上的每一個國家,但我在整個青少年時期從未購買過中共統治下中國的任何產品。但當初為人母時,我不得不放棄抵制,因為我的兩個小兒子需要運動鞋,可當時所有的運動鞋都產自中國。那些大型美國公司貪圖中國人民廉價的勞動力,不惜犧牲美國工人的利益和人權,把自己的產業鏈出賣給中共。你再也找不到哪怕一雙「made in America」的運動鞋。

當美國商政界的精英們不斷往中共注入資金時,我們卻一次又一次地對在那裡受苦的人們不聞不問。

我還清楚的記得在一次保守派領導人會議上,我們曾質問當時的白宮辦公廳主任約翰·蘇努努(John Sununu)為何布什總統要和中共做生意。還有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將「最惠國待遇」給回中共,這已夠糟糕了,因為中共入侵西藏和流放達賴喇嘛已經失去這一待遇。難道我們還要對中共集中營裡的政治犯和天安門廣場上被殺害的學生們充耳不聞嗎?

當時,剛剛從中國訪問歸來的蘇努努向我們保證,美中貿易合作和中國的蓬勃發展將引導中國改革,「資本主義將是前進的方向」。

令人遺憾的是,接下來的歷任總統,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在不斷重複著「中國正在和平崛起」這一誤導性言論。

無論是國會左派、右派、人權組織都有一點共識,那就是對中共的關注。當國際奧委會決定讓北京舉行2008年奧運會時,我們都感到很失望。國際奧委會說這將引導中國改革開放,然而結果呢?中共加強了它的警察制度。

當我們對中共抱有幻想,並背棄自己的美國工人、背叛國際人權時,有多少中國人和世界其他公民遭到傷害:1500萬人在中共集中營裡被殺害,另外還有4000萬至5000萬的人仍被關押著;西藏人民不得不在殘酷的壓制下苟活;新疆維吾爾族至少有100萬至300萬人被關在集中營裡;而自1999年以來,法輪功修煉者一直受到殘酷的迫害,包括數十萬人被監禁,許多人被殺害、被活摘器官。

工人權益活動家危志立、為法輪功學員和弱勢群體打官司的原中國十大傑出律師高智晟、調查報導警察暴力執法的記者張文敏等等這些中國的英雄們,在不停地被殺害、被失蹤、被關押、被打壓;數以千萬計的女人在「計劃生育政策」下因懷孕第二胎而被迫墮胎、流產……

此外,近幾十年裡,中共殘酷地遣返了數十萬逃出朝鮮的男女老幼回到朝鮮,他們面臨酷刑、監禁,甚至死亡,僅僅因為他們想要生存(而逃離朝鮮)。我們還沒計算出因中共遣返政策而被殺害死亡的朝鮮人的人數。

國際社會因權宜之計和對利益的貪婪而罔顧中國人民的苦難,但這次疫情,清楚的暴露了中共是如何在一個毫無防備的世界中釋放冠狀病毒。

我們可能已經背棄了中國人民、西藏人、維吾爾人、法輪功學員和朝鮮逃亡者,如今我們也自食苦果。這次瘟疫給了我們一次糾正錯誤的機會——我們不該再為那個殘暴邪惡的獨裁政府而犧牲掉人類的福祉。

作者簡介:

蘇珊·索爾提(Suzanne Scholte)是美國防務論壇基金會(Defense Forum Foundation)的主席。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該基金會已在國會山接待過許多中國異議人士。

原文Reaping What We Sowed: CCP Virus Pandemic Is Our Wake Up Cal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