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推進天滅中共運動 定性中共反人類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0日訊】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委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的閉門會議,雙方未達成協議,隨後中共宣布,人大常委將開始審議港版《國安法》。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的立場是「寸步不讓」,中共一旦決意立法,美國對中共的制裁是「連環拳」並且「長驅直入」,中國共產黨將賠上滅黨的代價。

此外,正在美國推動「天滅中共」運動的袁弓夷還表示,已與美國一位國會議員商討,安排香港年輕抗議者至美國求學。此外袁弓夷也與民權律師共同研議,以美國《麥卡錫國內安全法》,促使美國法庭定性中共為反人類的犯罪集團。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委辦公室主任與楊潔篪,當地時間16日在夏威夷舉行7小時的閉門會議後,雙方除各自表述外,未達協議。而與此同時,七國集團(G7)美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英國的外交部長和歐盟高級代表也發表聲明,對香港《國安法》表示嚴重關切。

近期,美國海軍的3艘航母在巡洋艦、驅逐艦、戰鬥機和其它軍機伴隨下同時現身印度─太平洋地區水域。15日中共解放軍與印度軍隊,在中印邊界爆發激烈衝突,20名印度士兵死亡,傳中方傷亡43人。

袁弓夷說,兩個月以來,美國不斷在外交與軍事上圍堵中共,「軍事上完全準備好了,你(中共)一動,打就打吧」。他說,中印雙方若進入軍事衝突,美國及俄羅斯是支持印度的。

「美國其實沒有人想打仗,最好就不打,但是你(中共)一動手,肯定是把你除掉,這個『陣』就是這樣擺出來的。」袁弓夷說,劣勢下,中共不得不求和,派出楊潔篪談判即是求和是的第一步。「它(中共)肯定開了很多條件,美國肯定是說不行、不行,每個都說不行。楊潔篪可以說是空手而回。」

「美國這次凶得不得了啊!它也不單是為了香港,它(因疫情)死掉十幾萬人,每天還在死人的,它不可能不動手。」他說,美國的立場寸步不讓,以靜制動,中共最終決意立港版《國安法》,美國即出拳制裁,「是連環拳啊,她以後就長驅直入了。」他說,美國將逐步收拾中共,中國共產黨將賠上滅黨的代價。

他也強調,美國針對香港的金融及進出口制裁,不會傷害一般香港市民,「主要是傷了美國幾家公司,還有大陸的幾家公司。」「香港又不是什麼飛彈基地,我們不會有什麼傷亡。可能有一段日子苦一點,那麼要自由、要法治、要民主,就要付出一點代價,這是應該的。」

此外,中美會談前,北韓大動作炸毀兩韓聯絡辦公大樓,他認為這是北韓受中共指使,刻意製造不穩定因素:「你美國還是要靠我們中共,來把北韓擺平」,企圖藉此增加楊潔箎談判籌碼,「現在中共又想用(北韓)這一招,現在不行了,現在它的招數人家全部看穿了,根本行不通。」

目前袁弓夷正在美國與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推動「天滅中共」運動,他表示,已與民權律師開會,研議以美國50年代通過、針對共產黨的《麥卡錫國內安全法》,定性中共為反人類罪的犯罪組織,「我們把這條法的目標收窄,針對中國共產黨。」

他們計劃在美國聯邦法庭控告中國共產黨,目前正尋覓主控官,也正與美國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連繫,請他介紹合適的主控官。此外,他也與美國一名國會議員商議,如何提供3萬名香港年輕抗爭者至美國求學,目前正研議如何避免共產黨員冒充抗爭者,他也向讀者及觀眾徵求方法與建議。

袁弓夷在美國的一連串「滅共」行動,引發香港社會巨大迴響,眾多香港民眾在《珍言真語》節目視頻下留言感謝袁弓夷,並對其不懼中共的義行,表達敬佩之意。香港時事評論家、專欄作家李怡也撰文《向袁弓夷先生致敬》,文章中寫道:「我敬佩袁弓夷先生,在商界無一人為香港發聲的暗黑時刻,他作為成功的實業家,能夠挺身而出,已經了不起。」

然而,袁弓夷的行動,卻也引發香港部分親共人士及傳統民主派人士質疑。「針對田北俊(自由黨榮譽主席)的言論,說我要美國人來打中國。我說:我是叫美國人來滅『中共』,不是滅『中國』。美國人沒有興趣滅『中國』,有興趣滅『中共』,因為中共是地球上最大的敵人,美國要代表全世界把它滅了。」

他對香港許多政治人物及民眾,分不清「中國」與「中共」,感到遺憾,「長期被共產黨蒙蔽,他們自己也不想醒過來,每天就混日子」。他質問按此邏輯:「反川普就是反美國?這麼簡單的道理,一聽就知道。」

他也不客氣的斥責自認為獨立中間派的田北俊,「它(中共)讓你撐《國安法》,你就撐《國安法》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明明《國安法》就是把香港人的立法權奪掉了、毀了。」

「他只不過是另外一個建制派,我非常失望,非常失望。說得難聽一點,不是賣港者,是走狗,共產黨的走狗。」

港版《國安法》公布後,彷彿成為試驗香港政治人物親共與否的試金石,袁弓夷表示非常贊同此說法,「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清清楚楚。他們這種做法,肯定什麼選舉都是要失敗的。」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借港《國安法》發揮 美重錘擊中共報疫仇

記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主管外交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已經在夏威夷見面。同時中共的人大常委會也在北京舉行。怎麼看中美之間就港版《國安法》、香港問題做什麼表態?

袁弓夷:習近平派楊潔篪去跟蓬佩奧開會那當然是要談條件。有了結果之後,人大才決定動不動手,立《國安法》,肯定是這樣子。習近平希望與美國達到一個協議,美國不要出這麼重手。不然,美國的招數,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港幣和美元脫鉤,把你的美金也停掉。

美國這次凶得不得了啊,它也不單是為了香港,它(因疫情)死掉十幾萬人,每天還在死的,它不可能不動手,這才是美國主要針對中共的原因,又利用我們香港《國安法》的機會,是這樣子的情況。

楊潔篪這種有老經驗的外交官,他那肯定是跟習近平商量過,知道事態嚴重。所以過來了(談判),盡量想辦法,限制這個破壞、傷害。

蕭若元覺得楊潔篪到那邊,就是堅持中共的地位,但我覺得楊潔篪特別到人家的國家要求開會,是一種讓步。那麼當然談判有過程,肯定是虎頭蛇尾了。我的看法是,上午肯定是大家把立場講清楚,立場裝得很堅定一樣。但是到最後,我估計是中方如果不讓步的話,根本不需要去夏威夷。如果你打算直做的話,就通知,打個電話給人大通過就算了。還搞什麼夏威夷,那麼遠,帶一大批人,美國也有一大批人過去。廣東人說「無事不登三寶殿」,就是有所求。

但是不管怎麼樣,開完會就知道了。但是我個人來說,我反而希望蕭先生是對的,美國好好的教訓教訓中共,不單是教訓,最好逐步逐步把它推翻。

(因中共病毒疫情)美國死掉十幾萬人,她有這個仇恨。而且不單是美國,全世界死掉的人不得了,現在還在(死人),看看巴西、印度非常嚴重,還不斷死人。所以,美國一定要把這個中共在地球上消滅。

民主法制要付出代價 港人損失並不大

袁弓夷:所以我覺得反而(中美)打起來是好。拖一拖的話呢,美國、所有其它的國家這種團結,就沒有緊迫感。拖一拖有時候人就變了,軟化了。所以我希望通過(《國安法》),通過了就打它一頓。

當然,我們香港人其實損失也不大。打又不會在香港打,而且這種對人(對中共官員)的制裁,金融制裁也好,進出口的制裁也好,其實沒有傷害香港的老百姓。主要是傷害了美國幾家公司,還有大陸的幾家公司,他們賺很多錢,這次要停一停了。對我們一般老百姓沒什麼大不了,又不會有飛彈到香港,香港又不是什麼飛彈基地,我們不會有什麼傷亡的。就是可能有一段日子苦一點,那麼要自由、要法治、要民主,就要付出一點代價,這是應該的。

記者:他們會面之前,七國外長聯合發表聲明對香港的港版《國安法》表示關注,批評北京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同時《人民日報》也發出一篇文章就說:「中美兩國友好是不可阻擋的」。但是它有兩個版本,最新的版本去掉「中美兩國」。怎麼看現在各國就中美最高級別的官員見面,他們的表態圍繞香港問題,這是什麼樣的訊號?

袁弓夷:《人民日報》是代表政治局常委的,這篇文章下面署名「鐘聲」,是代表常委的。港澳辦是微不足道,在決策上是很低的。發表這樣的文章,等於它們想修好,但是又不可以太露骨,尤其是楊潔篪跟他們正在談判、爭議的時候,你(中共)不會說中美一定要友好,那麼就把自己軟化的想法暴露了,所以它把這兩個字暫時拿掉,等談判進行下去再說。所以這個事情,就看到(中共)裡邊肯定是兩派意見,一派主和的,坐習近平那個位置肯定是要兩邊聼的、搖擺的;主戰的,就是中聯辦、港澳辦,要通過《國安法》;主和的,比如外交部,現在看樣子,連《人民日報》王滬寧這批也知道打不過美國。那麼就派楊潔篪去,儘量減少傷害。這是我的看法,不一定對。

美軍事外交圍堵中共 中美實力懸殊讓步求和

記者:七國聯合外長發表聲明,也是國際圍堵中共的一個趨勢?

袁弓夷:美國其實過去兩個月不斷在準備、在圍堵,不只是外交上圍堵,軍事上完全準備好了,你(中共)一動,打就打吧。

印度也是美國在後面支持,一天一天在升級,就是說你一邊又一頭火,這邊又火,這麼多火,你(中共)還是談判吧,是這個意思。美國其實沒有人想打仗,最好就不打,但是你(中共)一動手,肯定是把你除掉,這個陣就是這樣擺出來的。

我看得遠一點、樂觀一點,美國最終就是要強迫你(中共)求和,那麼楊潔篪其實是求和的第一步。它(中共)肯定開了很多條件,美國肯定是不行、不行,每個都說不行。到了最後,楊潔篪肯定要打電話請示北京,那麼讓步讓到什麼程度。跟中美貿易戰很像,看看最後,到底是誰贏了。貿易戰很清楚,最後中共要跟美國多買很多很多的東西,美國加了稅又不肯減,所以到底是誰求誰。去年送中也是,最後美國警告它不要出兵來香港。(中共)已經準備好了,要出兵來鎮壓,最終還是不了了之,香港拖到現在。講老實話,習近平真的是強硬的,所有人說他想效仿毛澤東,毛澤東很多很強硬的,但是我從來沒有看到習近平拚命拚過一次。

記者:這次在中美會談,爆發中印的衝突,北韓也出來炸掉了兩朝的聯絡大樓。您怎麼解讀?

袁弓夷:中印之間是印度挑起的,中共後來補了很多兵到那邊,對中國來說很苦的,要越過喜馬拉雅山才可以到那邊,這場仗打不來的,沒法打的。不是以前62年是突擊,中國是突擊的,印度沒有準備就退兵。這次印度是有備而戰,美國在後面支持印度,而且這次俄羅斯也支持印度。

北朝鮮這個還要好笑,它不是去炸南朝鮮的大廈,它把自己的一棟大廈炸掉了,怎麼了?中國叫它:你搞一點氣氛出來,好像你不穩定。北朝鮮又不敢去炸南朝鮮,把自己的大廈炸了,它做這個事情是為支持楊潔箎,讓楊潔箎出去可以說:「你美國還是要靠我們中國,來把北朝鮮擺平」。以前美國人很天真,北朝鮮有中國把它搞定就可以了,北朝鮮的什麼核彈、什麼導彈,由中國來,以前都是這樣。現在又想用這一招。現在不行了,現在它的招數人家全部看穿了,根本行不通,根本沒有人給它騙了。

記者: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17日出來說,在香港犯法的、危害國家安全案件,不排除會送到中國去審,也引起香港法律界反彈。同時,新上任的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也在警告,泛民主派的議員參選人,如果反對港版《國安法》,是不效忠香港特區政府。怎麼看這些言論?局勢會這樣發展下去嗎?

袁弓夷:他們是北京叫他講什麼,他就講什麼,什麼時候講就什麼時候講。為什麼現在講,因為楊潔篪要去開會了,它要給美國看到我們(中共)有個強勢、有決心,然後談判的時候就是把中共地位提高一點:我們(中共)是堅持的,這個法律一定要的。這都是談判的技巧。

《國安法》立不立進退兩難 官二代紅二代反對立法

記者:現在有很多說法關於港版《國安法》,第一,7月1日在之前能不能通過;第二,會不會以軟著陸的方式通過。如果不通過,到八、九月份就開始立法會選舉了,到時它又怎麼樣去處理這些問題呢?

袁弓夷:我看這次,先說談判,美國是寸土不讓,如果楊潔篪威脅他們(美國)的話,他們(美國)會反威脅,說我會用更重的處罰,處罰你。可以說他們在夏威夷的談判,任何美國的讓步都不可能。蓬佩奧帶著納瓦羅(現任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博明(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這兩個都是超鷹派,而且就是在夏威夷珍珠港旁邊的軍事基地、空軍基地,給你(楊潔篪)看看她(美國)的武器,你(中共)要來談判,看看我們的裝備,為什麼在軍事基地談判,就是要耀武揚威啊。

所以我估計,楊潔篪可以說是空手而回。那麼到底空手而回,下一步是什麼?最後還是它(中共)要來決定到底《國安法》過不過。(國安法)不過當然丟臉啦,人大已經做了一半了,但是過,你(中共)賠不賠得起。這個賠償可能就是共產黨的壽命了。(美國)這一下子打過來,就是連環拳啊,她以後就長驅直入了,你(中共)自己考慮,你要通過(國安法)的話,你要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可能就是你(中共)的滅亡。美國人就是這樣子,以靜制動,你(中共)自己決定,你看著辦。美國不會讓步,最後還是中共決定自己怎麼做,那些國內的勢力,反對《國安法》的勢力,比香港還要大,紅二代、官二代,他們的財產在香港,他們會給習近平壓力的。

「天滅中共運動」最新發展

記者:現在您消滅共產黨計劃(天滅中共運動),進行得怎麼樣?這幾天您在華盛頓的行程?

袁弓夷:剛剛我去了(美國)議會,跟議員開會。上個星期也跟一個民權律師開會。

50年代美國有個叫《麥卡錫國內安全法》,是反共的,現在這條法還是有效的,沒有過期。不是說我們要立法嗎,我們可能把這條法,把它的所謂目標,收窄一點,不是針對共產黨,是針對中國共產黨。

這條法律,叫做Communist Control Act,就是怎麼控制共產黨的法律,現在全世界都承認中共是問題,美國老百姓也是恨得要死。我們想,把這條法的目標收窄,針對中國共產黨。說不定我們可以省掉很多事情。因為現在對付所有共產黨好像不合理,如果人家沒有犯罪,為什麼要對付他們,但是針對中國共產黨,就名正言順,有證據,這有這麼多的歷史。所以這個方面有點進步。

那麼我們也在拚命在做工作,從司法那邊。我們在找一個同情我們的主控官(檢察官)。因為美國的主控官是選舉的,不是像香港的律政司,林鄭推薦之後,中央批准。在美國所有的主控官、每個地方的主控官,是老百姓選出來的。所以他們如果可以做幾件很大的案件,可以控制幾件很大的案,就有機會升上去。像朱利安尼就是這樣,以前是一個聯邦主控官,後來當了紐約市長,一直升上去,那麼很多競選人都是經過這條線。

我們也在跟朱利安尼(前紐約市長)在聯繫,要他介紹一個主控官,來控訴中國共產黨,找一個聯邦法庭去告,現在我們正在做。當然,證據要我們提供。

我們也跟議員談了關於學生的問題。這個議員比較小心,他說,學生裡邊如果混了共產黨怎麼辦?我說我回去研究研究,有什麼辦法證明他們不是共產黨,是真的香港學生。請我們的粉絲建議建議,怎麼區別被抓的學生,是不是共產黨滲透在學生群之中的。

田北俊幫中共說話 《國安法》是試金石

記者:您這次的石破天驚之旅,在香港引起了很熱烈的反響。(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商界對您有一些微詞。香港的商界和傳統的民主派人士,他們感到很難以置信,甚至覺得這個方法是好事還是壞事都存疑。您怎麼看呢?

袁弓夷:針對田北俊的言論,說我是要美國人來打中國。我說:我是叫美國人來滅「中共」,不是滅「中國」。美國人沒有興趣滅「中國」,有興趣滅「中共」,因為中共是地球上最大的敵人。美國要代表全世界把它滅了。

這批人像田北俊,他們這批搞香港的領導,不知道他們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還是把中共和中國分不開。我本來以為,田北俊沒有參加支持《國安法》,但是後來也支持了。我本來以為他不把他的名字放在裡面,後來有人把他的名字放在裡面,他又抗議了,現在還是支持了。

共產黨最後還是把他搞定了。什麼是中間派啊?你(田北俊)已經支持了《國安法》我都搞不清楚什麼叫中間派?中間派就是要獨立的才叫做中間派,動不動就給共產黨買通的話,怎麼叫中間派?(共產黨)把他給嚇倒的話,怎麼叫中間派啊?對不起,我一點都不當他是中間派。他只不過是另外一個建制派,把自己說了,我自由,有空我就出來說兩句幫香港人的話,只不過是這樣。我非常失望,非常失望。

本來兩三年前,想我們全家人去參加自由黨吧,起碼他們敢說話,也比較獨立。其實沒有獨立啊。它(中共)讓你撐《國安法》,你就撐《國安法》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明明《國安法》就是把香港人的立法權奪掉了、毀了,你還是要參加,誰不懂啊?沒有一個人不懂的?那麼你說你(田北俊)有什麼原則?等於是沒有原則。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你沒有原則就沒有資格,在這個政治上。你就是一個走狗,說得難聽一點,不是賣港者,是走狗,共產黨的走狗。

記者:自由黨創黨的宗旨說,要站在香港人這一邊。但是當他們要面對中共的時候,又打退堂鼓,不敢旗幟鮮明表示說,我是反共的。他們好像覺得反共就是反華,要扣一個帽子一樣,您怎麼看呢?其實「反共跟愛國」,「中共跟中國」,香港人在這一方面是不是存在一些誤差?

袁弓夷:可以說,長期被共產黨蒙蔽,他們自己也不想醒過來,每天就混日子,這批人就在混,他們要混(日子),我也沒有辦法,我也沒有能力去叫醒他們。很明顯的,如果說:反川普就是反美國?這麼簡單的道理,一聽就知道。反川普的,在美國有一半人就是反川普的。香港有報紙說,(大陸)網上又沒有防火牆,怎麼可能不知道?就是在裝嘛,在裝。(我)非常失望,這批人非常令人失望,他們連做人,做男人的最基本的原則要站得穩,他們就做不到。最多你不說話也可以,不說話人家也不會怪你的。你不支持(《國安法》),你不說出來也可以啊。但是為什麼要參加政治運動?為什麼要撒謊?為什麼瞞著良心講話?我不明白。

記者:所以這個港版《國安法》是不是一個試金石?是不是在給人一次機會表態?

袁弓夷:正如妳所說,把人分清楚,把我們的眼睛擦得雪亮,歸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不管將來什麼選舉,都是有利於我們。他們要敗,他們這樣做,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清清楚楚。他們這種做法,肯定什麼選舉都是要失敗的。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