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長江三峽大壩無法防洪?萬一潰堤大水直衝上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2日訊】【今日點擊】(3806-1)

提要
長江三峽大壩無法防洪?萬一潰堤大水直衝上海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6月22日,6月21日順利的通過了,6月21日是星期日,第一出現了日環蝕。日環蝕呢我們介紹過,在過去的時間裡,幾百年的記述當中,凡是有大地震的時候,都出過日環蝕或者日全蝕,日偏蝕沒有,無所謂,主要是日全蝕跟日環蝕。中國比較,我們這50年來記得比較深的,1976年跟這個2008年,當時中國都出現了日環蝕,它就這麼一個吻合的概念。但時間不是重疊的,不是說出日環蝕的時候就一定地震,但我們現在看到的並沒有地震,因為很多人把地震跟三峽大壩連在了一起。

那另外一個就是,從時間的角度在核算上,有人說這應該是馬雅文化當中講的世界末日。世界末日也沒有看到,那個算法也不靈了。在諸多的說法中,包括它是夏至,夏至呢就跟端午節中間,基本上是相連的,還有一個是陰曆的五月初一,多少個日子湊在了一起,還是習近平執政的7年7個月7天,都沒兌現,你看都沒有看出任何太多的變化。這是我們原來也跟大家解釋過,另外一個概念,這一切呢,預言的一切或者說看到的一切,有它的合理性,又有它的失去了本身未來的準確性。原因就是說,在這樣大的變更的過程中,特別是出現這種,在人類歷史上都認為是一種,對人的一種懲罰的全球性的,大瘟疫的背景之下,一些預言的本身就失去了它的,就失去了它的準頭。

長江三峽大壩無法防洪?萬一潰堤大水直沖上海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三峽大壩,我們剛才講了說可能有地震,地震會把大壩震壞,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三峽大壩沒有防洪的,無法防洪,萬一潰堤,大水會直沖到上海。我們原來節目中跟大家介紹過,有些人呢不一定接受,說你不能按照一方,一立方米一噸水去算水的壓力,可能吧。從物理的角度來講,我個人覺得可能人家說得對,我說得不對啦,我只能說從物理的角度上說。為什麼呢?那就像我們解釋似的,如果你,很多人懂得練功夫這東西,你真的練了百脈皆通,你自己就能飄起來。那地心引力在哪兒呢,你自己飄起來,可是你上秤去吆的時候你可有分量,你可不是沒分量。那如果你有分量,是不是就應該有地心引力啊,萬有引力啊,它為什麼沒有起來啊,我覺得是類似,我個人覺得是類似的。

所以有時候想想呢,比較麻煩,就像我剛才說的,很多人站在自以為是的知識上,他品味不到生命的內在的東西,生命內在東西,不是用度量這麼量出來的。王維洛,王維洛早在2018年,就對三峽本身做出了他的論述,而三峽大壩本身從設計到施工,王維洛有機會接觸到,當時的整個內在的東西。他自己就是水利專家,現在居住在德國,他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明確說: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根本沒用,長江中下游居民盡早準備救生裝備、逃跑路線,一旦潰堤那洪水一直沖到上海。那洪水沖到上海,我們當時跟大家解釋過,水的高度,它現在水的高度149米,大壩上面的水位跟大壩下面的,就是壩外的水位差了149米。

36計三峽,36計揭露了三峽大壩工程論證、設計,到施工質量檢驗都是同班人馬,踢球的、裁判是一撥人。黨媒宣傳具有區域發展、發電、航運、南水北調,五大功能,並認為防洪功能通過檢驗。其實根本不具備防洪功能,這個說法我相信對很多人,同樣是一個基本的概念。現在大壩就放水了,昨天它報出來大壩的,大壩的這個水位超過警戒線2米,149米,那今天報導它說呢,長江水位略有下降,這個三峽水位略有下降。但是在重慶出現了80年來最大的洪水,這是對應說的。

大壩的下游湖南、湖北、江西都在發水,水利部長表示不樂觀,會有更大的洪水。大壩上游的重慶被淹,如果一起來,上游的居民希望大壩放水,下游的居民說千萬不要放水,他說這就是它沒有防洪功能的原因所在。這樣的解釋是一種,我以為它是解釋了,在長江中下游地區 ,現在進入了梅雨。進入了梅雨季節,你今天到江西、湖南、湖北,你就往下走一直走到上海,天就老下雨,那個雨就在那兒停著,大概要停40天到45天。這個時候在四川上游如果下大雨的話,它放不放水,我以為十有八九它會放水的,十有八九會放水,因為它寧可淹了湖南、湖北,它也不願意讓大壩決堤,我覺得這個道理是存在的。

而且他特別提到,錢正英、張光斗等負責大壩設計的,質量檢測的,當時寫給三峽大壩的建築工程的副主席郭樹言,實際上三峽大壩的品質質量,並沒有像我們寫的那麼好。三峽的質量是一般的,因為建造太快、時間太短。那錢正英我不知道現在是否還活著,這是原來的中共的水利部部長,這是我們看到大壩的故事。大壩到現在28年,從它開始建,到現在28年。比起壩體變形,它的更為嚴重的問題是滲漏,螻蟻之軀就可以摧毀掉大壩,這是古訓,那這裡他講的滲漏應該就這個 ,他原來就提過類似的。

他就是說:它是靠大水泥塊堆起來的,那水泥塊之間肯定是灌漿嘍,灌水泥漿嘍 我想能夠都灌水泥漿,咱也不知道它在水下怎麼去灌那水泥漿,那它是這麼堆起來,所以他講的滲漏就這樣的,我以為就這樣的縫隙他怎麼去處理。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就是當時武警部隊負責船閘工程,一旦潰堤,大壩以下到上海出海口,都將全部完蛋,所以各位準備逃生。潰堤這就我們剛才提到的,它就是140多米高,水牆往下走,人家說你那個不科學,那你怎麼證明它不會,我就問你,你怎麼證明它不會。

就在我們做節目的時候,重慶遭遇了應該是1940年以來,1940年它有記載,地方志裡頭應該有,那1940年以來最大的洪水。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張蘋果日報拍的照片,基本一樓全都進水了。它說水位上漲了11米,水位上漲了11米這是重慶,目前正在經歷的,它旁邊的幾條江都走入到歷史的高位。我們剛才在王維洛那一篇採訪中,它已經明確提到了現在的狀況,那重慶水上來,代表著整個四川,整個四川大雨到暴雨要到23日,要到明天,它是從16日開始下,這是它的預期啦。所以水位一直上漲,所有這些水在三峽的背景之下,一直湧到三峽大壩,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嘍。那你說是不是就一定潰堤?不知道,我話給你說不知道 對不對。那潰不潰堤會出現什麼狀況,那是神說了算,不是人說了算,但人做任何東西都會遭到報應,這就是天理。在真正環境中人們順應天理,就沒有任何憂愁,人們逆天裡而自我那種利益的展現,他有發不完的愁,他有睡不著的覺,他有吃不下的飯,這是一定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