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三峽大壩上下游均告急 大災難中如何自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3日訊】中國暴雨成災,重慶出現1940年以來最大洪水三峽大壩再次超出防洪限制水位。氣象預報預估,到6月25號,長江中下游地區,還將有持續強降雨天氣。有專家提出警告,長江中下游居民要盡早準備救生裝備、擬定逃跑路線。

由於中國大陸連日豪雨不斷,三峽大壩潰壩的問題又再度浮上檯面。

6月22號,重慶拉警報,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首次發布綦江洪水紅色預警。受降雨影響,預計綦江流域重慶段將出現「超歷史洪水」。下午3點,防汛應急響應由四級提升為三級。

22號下午兩點民眾拍攝的視頻,可以看到路邊堆滿了從河水沖下來的雜物。下游的大橋已經封橋了。

重慶居民:「水已經漫過道路了,水好兇猛、好兇猛。」

網友上傳視頻,許多地區都嚴重淹水,水位急漲淹過1樓商舖。南川的河水氾濫已經把公路給淹沒了。

6月21號,中共官媒《央視》報導,因受到強降雨影響,三峽水庫區水位持續上漲,水庫區水位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公尺。雖然中共當局一再強調安全無虞,不過微博傳出法學教授賀衛方與學者聶聖哲的對話截圖,表示三峽大壩確實狀況嚴峻。

長江三峽大壩1994年開工,到了2006年5月20號大壩主體部分完工,歷經15年,2009年年底全部完工。長達2309米、海拔高程185米的三峽大壩如同巨臂,阻攔長江水。當時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說,這是一個跨越時代的水利奇蹟。不過,現在這個奇蹟已經成為世界最危險的大壩。

10幾年的光陰,萬里長江依然奔騰不息,三峽大壩卻傳出已經變形。中國著名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指出,比起壩體變形,三峽大壩更為嚴重的是滲漏問題,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三峽大壩從工程論證、設計、到最後的施工品質檢查,都是相同人馬進行,無疑是球員兼裁判。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曾預言三峽大壩最終會被炸毀。黃萬里女兒黃肖路則提醒說,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

黃萬里研究基金主任 黃肖路 :「最要命的是,這個10幾年以來,長江大壩開始運行以來,每年有上千萬噸的鵝卵石,堆積在宜昌那裡,人為的把長江河床容水量降低了。」

6月9號,中共宣稱三峽大壩已經完成洩洪,將水位從175米下降到145米,共消落水位約30米,騰出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三峽大壩又超出防洪限制水位。外界關注,大壩會不會再次洩洪。

黃肖路 :「下游也在發大水,長江的河床就那麼大。三峽宜昌底下也在大洪水,那洩洪就等於火上加油了嗎?做這件和不做這件事,都是大災難。」

王維洛也指出,目前大壩下游的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都發生洪水。大壩上游地區的重慶同樣淹水,發出洪水預警,如此一來,上游的居民希望大壩放水、下游的居民企盼不要放水,大壩在施工前的論證就已經知道,這樣的建物想達到防洪會發生矛盾情況,對治水完全沒用。

黃肖路 :「只能呼籲、最多告訴老百姓,中國趕快生產特別特別多的汽車輪胎或者小船。因為汽車輪胎生產出來,大家比較快,一個家買上四個輪胎拿繩子捆,一個捆一個,暫時可以逃命。」

王維洛提出警告,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根本沒用,長江中下游居民應盡早準備救生裝備、擬定逃跑路線,一旦潰堤,洪水將一路沖到上海。網友說,大水無情,不知道往哪逃?

黃肖路 :「三峽大壩看來今年問題很大,有什麼辦法?我這個人沒有信上帝,可是我都要禱告了,要上帝饒了我們中國人,別再下雨了。」

大陸微博熱傳題爲《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的文章,短時間內閱讀量突破10萬,不過這篇文章目前在微博已經下線了。

文章說,當三峽水庫裡裝滿水,就相當於黃河一年的水量。這個水量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潰洩下來,將是一場什麼樣的災難?作者認為,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漢平原保不住,武漢也保不住,京廣、京九鐵路也保不住,洪水影響範圍一直到南京。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