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印度敦促中方撤兵 傳中方遇難兵骨灰還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熱點追蹤,我是尉然。

今天節目的主要內容有:印度敦促中方撤兵,傳中方遇難士兵被送還鄉;從「固若金湯」變「危在旦夕」,三峽大壩告急。

當地時間6月22日,中印雙方的軍事指揮官在邊境實控線中方一側舉行了最新一次會談,根據路透社報導,印度方面敦促中方撤兵,並將士兵人數減到4月時的水平。亞洲國際新聞印度社(ANI)也在22日報導說,除了軍事級別的會談外,雙方計劃在外交層面上進行接觸。目前在制定時間表,可能很快進行會談。

印度敦促中方撤兵  印度陸軍下令 可以開火

當地時間的6月21日,《印度斯坦時報》引述一名匿名的印度高級官員消息,指印度陸軍已下令,中印邊境再爆衝突,印度士兵可以開火。

報導說,這一決定是在21日,由印度國防部長辛格、國防參謀長和三名陸軍參謀長開會決定的。印軍批準邊防指揮官不用再遵守中印不開火協議,一旦遇上「非常情況」,有權指示部隊採取一切行動對付中共軍隊。但這一報導並未得到印度官方的證實。

《印度斯坦時報》報導說,這是印軍實控線接觸規則的一個重大改變。新規則將改變軍隊在實控線沿線的行動方式,不僅是在拉達克地區,還包括錫金邦和藏南地區。

1996年,中印雙方簽署實控線地區信任措施的協定,其中規定,雙方在邊境實際控制線2公里範圍以內,都不得使用槍械開火或以爆炸品爆破,只有靶場日常射擊訓練除外。

如果真像《印度斯坦時報》所報導的,那麼中印邊境兩個核大國使用原始兵器的肉博戰將會結束,局勢將更難以預料。

在6月15日的中印邊境衝突中,中印雙方的士兵們死於最野蠻的肉博戰,石塊、鐵棍以及裝有鐵釘的狼牙棒,那些混戰中死去的士兵,所受的痛苦也許還超過了熱兵器瞬間的殺傷。

印度一名軍官說:「他們用包著帶刺鐵絲網的金屬棒打我們孩子的頭,我們的孩子赤手空拳作戰。」

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中共官方一直閉而不談中方軍人的傷亡人數。中國有多少士兵死在這場衝突中,除了中南海、外交部、軍區高級將領,外界無法知道。從始至終,習近平也都沒有對這次衝突說過一句話,也沒有為這些中國家庭的孩子們公開表達過惋惜。

首位具名印度官員透露中方傷亡人數

相反,印度媒體及官方不斷及時更新印度士兵的傷亡人數,同時,也幫助中方公布中方軍人的傷亡人數。

在當地時間的6月20日,印度交通部長辛格在接受印度電視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我們印度一方有20人犧牲,那麼中方的傷亡至少會翻倍。」按辛格的說法,中共軍隊在印中邊境最新衝突中至少損失了40名軍人。但印度國防部發言人拒絕對辛格的言論發表評論。

這是中印衝突爆發以來,印度首次有公布姓名的官員談到中方死傷數字。但這位印度交通部長辛赫沒有說明消息來源,只說中共向來不承認有人戰死,包括1962年的中印衝突。

中方民間傳遇難士兵骨灰被送還鄉

在印度,那些在衝突中死去的軍人被視為英雄以國禮厚葬。在中國民間,終於也傳來了相同的消息,有網友爆出了在中印衝突中死亡的軍人骨灰送回家鄉的視頻,目前視頻來源還未經證實。

「中印衝突犧牲的戰士回家,宜春機場。」

這些在衝突中死去的中方士兵很可能都是家中的獨子,他們雖然「為國捐軀」,但公開紀念他們的卻只是自己的親人們。

印度急購俄戰機

儘管中印雙方剛剛進行了最新一輪的會談,但稍早前中印邊境的許多跡象顯示,兩國都在持續增兵備戰,擦槍走火的可能一直存在。

在6月20日,美國《軍事觀察》雜志報導說,印度在6月18日宣布,從俄羅斯緊急采購12架俄製「蘇霍伊戰鬥機」和「21架米格-29戰鬥機」,共計33架。

俄羅斯方面表示,一旦印度提交採購方案,將在最短時間內交付這些戰鬥機。報導稱,這兩種俄製戰鬥機是印度空軍的主力機型,意味著印度空軍擁有現成的維修基礎設施和訓練有素的飛行員,這批戰機交付印度空軍後可以很快形成戰鬥力。

中印雙方邊境集結仍在繼續

據印度《論壇報》6月20日的報導,「印度陸軍已動員更多部隊向前線集結,在拉達克駐紮的部隊規模是以前的兩倍。」報導說,大量步兵、炮兵和工程部隊正在向拉達克匯集。

中共軍方,西藏軍區也在6月16日透露剛剛舉行了一場實兵實彈演習。除空降兵外,中共西部戰區的第76集團軍、第77集團軍,西藏軍區等駐高原部隊也進行大規模有針對性的軍事演習。同時,中印雙方在海軍、空軍方面都互有動作,提高戒備。

有分析認為,中共的最主要對手是美國,印度是重要的亞洲國家,美日澳「印太戰略」的重點拉攏對象,中印如果發生大規模戰爭衝突,勢必讓印度全面倒向美日。因此,如今的中印問題不是中印邊界衝突問題,而是在更廣泛的區域與國際政治問題。

「固若金湯」變「危在旦夕」  三峽大壩告急

近期,中國南方連日暴雨成災,包括重慶、兩廣、湖南、江西、貴州等24省接連傳出災情,至少800多萬人受災。

根據大陸官媒的報導,三峽大壩的水位已經超出防洪限制近2公尺。而當地時間的6月22日,重慶也80年來首次發布了長江上游水系綦江洪水紅色預警警報,綦江五岔站最高水位超過保證水位6米左右。而根據中國氣象臺報導,本週長江中下游的降雨還會強勁持續。中共官方已發出警告,今年或是自1949年以來最大洪水,尤其在三峽大壩上游地區的降雨,將對大壩造成嚴重挑戰。也因此,去年就傳出壩體變形的三峽水庫,能不能走過這個危險的汛期,再次成為焦點。

旅居德國的中國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根本沒用,一旦潰堤,從大壩以下到上海、出海口將「全都完蛋」,長江中下游居民應儘早準備救生裝備、擬定逃跑路線。

王維洛還強調,比起壩體變形,三峽大壩更為嚴重的是滲漏問題。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當時是由武警部隊負責船閘工程。

前水利部長李銳在生前所著的文章《我知道三峽大壩上馬過程》裡談到,世界上有兩個關於大壩的討論會,其中一個討論會列舉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三峽位居首列。

早在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就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當前中國共有148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他還不樂觀地說,要高度重視3大風險:水庫失事、超標洪水、山洪災害。

但自數月前三峽大壩傳出壩體變形後,雖然各界震驚,但大陸官媒一直極力否定,後來又表示變形與安全性無關,甚至就在兩天前,大陸新浪網仍在辟謠說大壩變形是惡意炒作。

有網友翻出十幾年來中共官媒關於三峽大壩的連番報導:2003年大壩開始蓄水時,報導說,大壩將預防萬年不遇之特大洪水;2007年,變成了千年不遇;2008年是百年一遇。到了2010年,央視又引述專家表示,不要對三峽防洪能力指望過高。

這讓中國網友也忍不住嘲諷:「三峽大壩越來越沒用。」

李鵬生前的「千秋大業」

中共曾為是否修建三峽大壩爭議多年,最後鄧小平拍板,當時的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主持上馬。李鵬一生做了兩件大事,一是鎮壓六四,二是修建三峽,三峽工程更被官方封為「千秋大業」。

1989,因鎮壓六四上臺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政權,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

有舉手機器之稱的中共全國人大,在1992年表決三峽大壩項目時,反對和棄權的票數竟然達到了三分之一,十分罕見。可見,即使在中共黨內,對修建三峽大壩也從來沒有共識。

王維洛博士表示,三峽工程決策,不是一個單純的工程決策,而是政治決策,是中共最高層少數人的意願,因為高層幾大家族都可以直接在三峽工程中獲得巨大經濟利益。

截至2008年底,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已經突破2,000億元人民幣。三峽工程資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電費中支付的三峽基金,這是中共國務院特別為三峽工程開征的特種稅,不用還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如今百姓們不但要為三峽工程買單,可能還要為三峽潰壩風險買單。

1997年,江澤民和李鵬出席了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

2003年6月三峽大壩合攏、建成等重要時間點,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都沒有出席儀式。外界認為,這是他們不想接手這個爛尾工程。

但2018年,習近平特意帶上李鵬之子李小鵬,視察了三峽大壩。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曾先後三次致信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指出三峽大壩根本不能修建。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說,應該讓生活在大壩庫區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受到影響的人可能會有6億人,這裡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近日也連續就三峽大壩發出警告:「三峽大壩去年有人說,今年有人說,據我們內部情報,已經有人明確地以死鑒中央,說三峽大壩出事只是早晚的事兒,三峽大壩一旦出事兒,四分之一的中國將夷為平地。」

他說社科院的一位消息人士形容,三峽大壩是用棉被在捂洪水。「棉被被滲透以後,一旦打開,根本不可控制。這是完全違背大自然的。」

黃萬里曾預言,三峽大壩建成後將會出現12種災難性後果:如長江上游水患嚴重,下游幹堤崩岸,阻礙航運,水質惡化,氣候異常,地震頻發等,終將被迫炸掉。

大陸網民早在2014年就說,黃萬里的12種預言,現在已有11種應驗,只剩下最後一個——三峽大壩最終或被迫炸掉。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歡迎您訂閱和傳播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明天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