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四:毒打頭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7日訊】中共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酷刑中,法輪功學員的頭部是受攻擊最頻繁的部位之一。中共警察還根據撞擊、毒打的不同方式,將惡行冠以「放禮炮」、「五雷轟頂」之類的名稱,把能致人重傷,甚至斃命的酷刑,當作是遊戲。今天的「揭秘中共酷刑系列報導」,我們來聽聽幾位死裏逃生的法輪功學員講述他們的經歷。

來自北京的劉燕,由於堅決不肯放棄法輪功信仰,2001年7月,被非法綁架到北京房山的一個「洗腦班」,在那裏,她被施加多重酷刑,其中之一就是襲擊頭部。

原北京法輪功學員劉燕:「她們從我的背後,突然間拿一個拖布的木頭棒,打到我後腦上了,特別特別重,她們有一女的嚇得就『哎呦』這樣。當時疼得我,疼得我就發蒙了。我就閉著眼睛在那忍著,使勁使勁那麼縮著,那麼忍著。一會打我的這個人就過來了,扒著我的頭髮看,然後她說了那麼一句:呵,到底是修煉人吶,這要是常人早就被打破(頭)了。」

2006年7月,劉燕在被北京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期間,同樣因爲不放棄信仰,頭頸部再次遭到毒打,左眼的眼珠子被打得脫出眼眶,內出血。

劉燕:「我當時就感到左眼球,她們給我摁的時候,都快到地了,這左眼球。我就覺得像玻璃球『咕嚕』出來的感覺,『咕嚕』,就那麼一種感覺。我這個左眼睛最後一直在出血,她們就說我是熊貓嘛,就左眼睛整個就都黑了,就都血出來了。」

原上海普陀區工商管理所職工熊文旗,因上訪多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5月起,在被上海市提籃橋監獄非法關押期間,熊文旗被隔離關押,晝夜綁在床上長達一年之久,導致全身肌肉萎縮,下身癱瘓。

獄警指使的包夾犯們,為了得到減刑獎勵,常常煽他耳光,用力踢他背部,他的臉被打得嚴重變形,腫脹到破皮,甚至被打至頭皮脫落,頭蓋骨外露。

原上海法輪功學員熊文旗:「頭皮他是用一個塑料拖鞋,翻過來拿這個跟,對著我頭頂,死命的就這樣打,打了將近半個小時。他的打(我)是劇痛,好像這種疼痛是從下面鑽到心裡面,鑽到內臟的這種痛。」

熊文旗的頭被打得佈滿血泡和血腫,結起來的血痂猶如戴了一層頭盔那麼厚。外人質問時,獄警卻說熊文旗是自己撞的、摔的。

除了毒打,常見的酷刑還有對法輪功學員頭部進行猛撞。

拒絕放棄信仰的瀋陽市法輪功學員趙樹環,2000年10月的一天深夜,被六名打手架到馬三家教養院一大隊的女廁所,要求她長時間的兩臂伸平,馬步蹲樁,直到她願意放棄信仰。趙樹環拒絕蹲樁,並因此遭受了一宿的瘋狂毒打。

瀋陽市法輪功學員趙樹環:「剛開始拿旅遊鞋抽我臉,拽著我頭往牆撞。她撞我頭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是在馬三家了,撞暈了,廁所後面那牆的瓷磚都撞碎了,所以當時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哪了。」

一刻不停的被抽打頭、臉部的趙樹環,頭部經過猛烈撞擊後,出現短暫失憶,竟然不知自己身處何處。

趙樹環:「第二天早上,她就把我往鏡子旁邊一推:看看你什麼模樣!我這一看,我那臉腫得一倍大,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腦袋那邊包那個衣服都流著血,都撞破了腦袋。」

湖北武漢法輪功學員彭敏,被非法關押在武昌青菱看守所期間,也經歷過名為「放禮炮」的頭部毒打:打手抱著他的頭使勁撞牆,撞得要像放禮炮一樣響,人當時痛昏過去,後腦勺被撞腫或撞出血泡。

打手還用拳頭照著彭敏頭頂的頂門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發出「轟」聲。這種花式,名曰「五雷轟頂」。

彭敏被迫害到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全身癱瘓,不久就含冤離世。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2013年的調查報告,在中共的毒打酷刑中,法輪功學員共遭受到10大類、79小類器械的毒打,其中超過四成遭受毒打的學員,被毒打過頭部。

浙江寧波寧海縣的李孔祥,2011年11月7號被中共非法綁架,酷刑毒打三天後致死,整個頭部和身體多處呈黑紫色。

湖南省衡陽市法輪功學員陳湘睿,因拒絕轉化,2003年3月11號晚,被綁架到市公安局,當場被打到顱骨骨折,顱內出血,腹腔內抽出2500升血,腦中樞神經致命損壞。第二天早上,陳湘睿離世。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