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與良知不可戰勝——709五週年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8日訊】709五週年來臨之際,朋友邀我寫一篇有關的紀念文章。回顧五年來世事滄桑、天象人心之巨變,709的發生及其結果莫過於「正道與良知不可戰勝!」

2015年7月9日,709事件拉開序幕,蓋有超過300人權律師、社會公民遭遇約談、傳喚、限制出境、拘捕、電視認罪、酷刑、非法審判……今天看來,這一事件無疑是對法治人權事業、對人類文明的一次徹底的暴虐與反動,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清醒意識到,極權統治與法治的內在矛盾決定著這件事情必然會發生。

包括筆者在內的一批709律師、公民在被抓捕及羈押期間無不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酷刑。此前已公開發表的拙作《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全面披露了指定監視居住(強制監視居住)這種嚴重的反人類法西斯酷刑。無論按照聯合國定義的酷刑標準還是實際發生的後果均可以作出這一結論。令人擔憂的是這種酷刑方式自709之後愈演愈烈。他們採取最嚴酷、最邪惡的方式對待律師、公民們,在武警部隊中長期單獨監禁,動用軍警24小時全天候貼身「看護」,每天至少10名武警輪換「看護」被監禁者。「醫療服從專案」、「飲食服從專案」、「作息服從專案」,人的一切坐臥行住均須服從於「專案」這一辦案模式。一切法律制度、程序規定蕩然無存。你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嚴格管控,被監禁者的情況每3分鐘至5分鐘看護者要記錄一次。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內,不單被監禁者包括看護者、專案審訊人員無不在無死角超清晰的攝像頭監視之下。人的一尺一寸的自由都無法自主,一切都在老大哥洞察之中,他們隨時掌握你的狀態、窺測你的心理、人性的弱點,使用一切手段在肉體和精神上折磨你、摧殘你,徹底壓服摧垮你進行一場超限戰,直至你徹底屈服被摧垮為止,這也是「專案」模式」的主要功能。通過查考資料,這種不斷完善總結出來的「專案」模式肇始於黨內鬥爭當權者對付異己份子的專政手段。我們能夠從秦城監獄的關押模式到後來反腐雙規模式看到指定監居的影子。一直追溯下去,這套手段甚至可以跟蘇聯肅反克格勃監獄聯繫起來,據說秦城監獄就由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蘇聯專家參與設計的。

我們面臨這樣一種處境,每天、每時、每刻都備受煎熬。當你坐著時他們會讓你站立,當你想走路時他們會叫停你,當你習慣坐著時他們會專門為你準備一個墩子坐,當你睡覺時他們命令你保持一個固定姿勢,你飢餓時每頓只給你一口飯吃,你不配合審訊就會受到嚴管每天坐16個小時軍姿持續一個月,你不按專案組的要求回答問題他們就打罵你、威脅你,用老婆孩子恐嚇你……當然他們也會欺騙你勸慰你,叫你不要太自私要多考慮老婆孩子的安危未來。你不時會遭遇到看護人員的各種刁難挑釁。每天你都可能遇到新面孔、新考驗,時時體會到生命無常。如果裡面負責你的那個人或者某個領導基於專案任務、某種原因或者僅僅出於人性之惡,你的性格在某方面衝撞了他,那麼你將可能陷入夢魘之中遭遇到種種難以預料的待遇。

開始你很難適應這種處境。時間長了,你就會把一切放下,相信一切皆有定數,存在一個超越世俗的至高主宰支配著一切。看似你的命運乃至生死好像就掌握在你眼前這些看守、審訊人員或者他們背後的指使者、決策者手中,而事實上,只要你心存正念,塵世中的任何人都無法決定你的命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是任何人可以決定的。比如一個看護要刁難你,你似乎無處可逃,或許就在下一分鐘冥冥之中的力量某種安排導致他會被調離這個崗位而無法再持續傷害你。這個時候,我們可以把每一個事件每一種處境都當作一場磨練心志的考驗,你會慢慢放下各種執著不再患得患失。而這個超世的支配力量,無處不在的鐵律,不僅存在於特殊的人生境遇中,我們稍加覺察,它無處不在,身邊發生的一切人和事,你會發現,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在那些殘酷的黨內鬥爭絞肉機中,都似乎在佐證這一點。如果你是一個清廉自守的人,你沒有貪污受賄沒有人性的放縱、沒有傷天害理、德性無虧,按照良知立身處世、堅守正道,那麼誰也動不了你,一切都在鐵律之下,魔鬼的行為也需要合法性。相反無論你是誰,扮演什麼角色,假如你傷天害理、貪婪、放縱甚或只是私德有虧,那麼命運之神遲早都會管束你,不是恩典就是責罰。

酷刑這種反人類罪行一般只有在極權社會裡才會普遍發生。因為極權統治者要控制一切,這就註定了極權主義從一開始就面臨一場零和遊戲。因為權力沒有邊界,極權者不承認人的有限性、權力的有限性,統治權力與被統治者之間沒有邊界,要麼全部,要麼沒有,他們害怕失去任何控制力。所以他們的權力會無限擴張、無限延伸下去,直至延伸到你的大腦、你的基因、你的血液裡,延伸至世界的任何角落,不斷擴張與控制,永無止境。極權主義的擴張本性正如資本永遠逐利的本性一樣。極權社會也符合利益驅動定律,就是極權統治者寧願把所有資源用在社會管控上也不願在百姓身上花一分錢,馭民五術才更有利於統治者達到自己的目的。誠如梁啟超所言:「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哪怕洪水滔滔、哪怕瘟疫肆虐、哪怕餓殍遍野、哪怕冤獄遍地、哪怕人道災難相續不斷……極權統治者皆置若罔聞、處變不驚。極權者對於利用先進技術、不斷升級完善維穩系統卻樂此不疲,不放過一切鞏固權力的機會。一個全息化、人工智能、大數據、生物基因技術全面突破的時代,誰都無法忽視其蘊含的塑造社會、改變世界的潛能。相對於極權者嗜之如命強悍擴張的意志,自由世界卻往往要麼保守要麼無意識。

拙作《和平民主100問》曾指出,從專制極權走向憲政民主的困境在於,一個個個體主義者它的對立面恰恰是一個由國家主義、集體主義、政治集團、強大組織、利益集團聯繫起來的主體,那麼個體如何能夠對抗一個武裝到牙齒的強大專制政權極權力量?這個看似無解的挑戰其真相卻是,在世俗社會中,沒有任何組織比個體更強大、更有力量。當然這一個體必須是覺醒了的有著堅定信仰的個體。一個暴虐的專制政權可以消滅一個個體卻始終無法戰勝他。只要個體足夠堅定,他可以戰勝一個時代、整個世界!如果一個社會中有足夠多的這樣的個體,這個社會作為一個整體就會隨之改變。少數人創造歷史,一個社會當中只要有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這樣的個體存在其堅強的意志就足以帶來這種改變,並帶動更多的人站立起來。當一個社會中有一部分人意識到個體是不可戰勝的,一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都不可戰勝個體時,那麼這個社會就必然要發生改變。

這個信仰立場的改變將擺脫物慾肉身的枷鎖、破除精神與物質的藩籬回歸心物一元。人們從習慣於依賴社會變革的關鍵因素組織化的力量轉變為信仰的力量。極權體制由人組成,看似如何強大的專制政權極權力量其精神實體卻是虛無毫無根基可言的。儘管極權主義有著強大的擴張慾望,但是他們始終無法形成統一意志。極權主義本身就是對人的異化意圖否定自由意志,除非人的自由意志被徹底消滅否則極權主義不可能根本成功。華夏族群完成現代轉型本質上就是兩種意志的較量,即和平民主與暴力專制、自由公民與奴役特權意志的較量,二者在各個領域各個層面進行不是一兩次而是千百次、無數次的較量,直至和平民主意志完勝暴力專制意志徹底失敗為止!在這一過程中,無論發生什麼,堅守正道與良知的人們終將不可戰勝,一批又一批覺醒的生命以其靈魂的分量馴化強權、喚醒眾生、擔當人道使命。這一過程就是依靠對信念的執守堅信善的力量得以成就。道義與權力不可避免將實現統一,歷史證明了這一點,歷史還將繼續證明。

作者:謝燕益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