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中共「愛國」 從戰狼到鴕鳥

文: 扁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二零二零庚子年,中共「愛國」文宣色板上,一半是毒辣的火焰,一半是瓦涼的海水。七月一日,中共無視《中英聯合聲明》及當初的承諾,繞過《基本法》,操控人大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破壞了香港的人權自由與司法獨立。當天,中共抓捕了200多名香港示威遊行者,其中包括四名獨立媒體的工作人員。緊接著,中共開始在香港全面進行言論審查,製造新一輪的紅色恐怖。

國際社會30個左右的國家對中共表示強烈反對,譴責中共破壞了一國兩制。對此,中共內外文宣及外交系統,紛紛展示激昂的戰狼姿態,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指責別國干涉內政。小粉紅和網路水軍奉命煽風點火,愛國的火焰愈燒愈烈,似有不燒乾香江水不罷休之勢。中共順勢武力擾台,將台海問題也推到了風口浪尖,「寸土必爭」的口號儼若真理,似乎放之四海而皆準而踐行不悖。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就在隔夜的次日,俄羅斯駐華使館發布了一段占領中國領土海參崴160週年的慶祝視頻。中國民眾對此紛紛表示不滿,但外界大跌眼鏡的是,中共官方卻一改戰狼姿態,擺起了集體失憶的愛國鴕鳥陣,鴉雀無聲。

中共愛國何以如此迅速變臉、變啞調?

海參崴歷史回閃:民國政府簽訂回收協約

海參崴,現為俄羅斯國土,俄文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翻譯成中文有「控制東方」的意思。1689年,中俄《尼布楚條約》中認定海參崴屬清朝領土。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後,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割讓烏蘇里江以東(含庫頁島)約4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1945年,民國政府蔣介石向斯大林提出,中國要收回大連、海參崴、庫頁島等地的主權。同年8月15日,中蘇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明確規定海參崴、江東64屯和圖們江出海口是隸屬中國主權,50年後中方收回海參崴。但民國政府收回庫頁島的計劃沒能同蘇聯達成協議。當時蔣介石派出的代表宋子文因此沒有在協約上簽字,而由外長王世傑簽的字。

中共掩蓋的一段穢史:江澤民出賣國土

按照《中蘇友好同盟條約》,1995年海參崴應回歸中國領土。但是,這片國土最終被賣國賊江澤民拱手送給外國了。

江澤民在1991年、1994年、1999年、2001年四次與俄羅斯時任總統簽署了《俄國界東段協定》、《中俄國家西段協定》、《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和《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國界線,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江澤民為什麼要簽下割地的協約呢?有資料顯示,江澤民在蘇聯留學期間曾被蘇聯女特工克拉娃色誘而被蘇聯留下了證據,江獨攬朝政大權後,遭到蘇聯威脅,只好以出賣國土掩蓋他的荒淫行為。

中共對此一穢史向來諱莫如深。如果向國人公布此事,不只是江澤民下台的問題,恐將是中共垮台的問題。因此這段穢史也就成了中共的最高國家機密。

2020年7月2日,俄羅斯駐華大使官方微博不僅高調發布紀念建城160週年紀念日視頻,還專門有意在貼文中註明「符拉迪沃斯托克」,意即「統治東方」,這無疑是往中國民眾的傷口上撒鹽。但網友發現,不僅中共任憑俄羅斯在中國人的頭上拉屎不管,還疑似在微博評論區設置了審查機制,控制網民譴責俄羅斯官方行為。

中共宣揚的「愛國」是只不過是挑動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去對抗西方自由社會和國內正義之士對中共的批判和揭露罷了,說白了,是利用民眾愛國情緒達到逃避清算的目的。愛國是假,是手段,為黨續命才是真。

目前仍有不少中國人和海外華人誤在中共的愛國口號中,鼓吹「沒有祖國,你什麼也不是」,真實情況又是什麼?

蘇軍在東北的暴行

1945年,《雅爾塔協定》後,二戰結束前,蘇聯運兵東北,名義上是幫助中國抗日,實際上在東北勾結中共燒殺搶掠,姦淫婦女無惡不作。

台灣前文化部長、作家龍應台在其《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書中,揭露過蘇軍暴行細節:「那一年冬天,21歲的台北人許長卿到瀋陽火車站送別朋友,一轉身就看到了這一幕:瀋陽車站前一個很大的廣場,和我們現在的(台北)總統府前面的廣場差不多。我要回去時,看見廣場上有一個婦女,手牽兩個孩子,背上再背一個,還有一個比較大的,拿一件草蓆,共五個人。有七、八個蘇聯兵把他們圍起來,不顧眾目睽睽之下,先將母親強暴,然後再對小孩施暴。那婦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來,正在嚎啕大哭。蘇聯兵把他們欺負完後,叫他們躺整齊,用機關槍掃射打死他們……」

「許長卿所碰見的,很可能是當時在東北的日本婦孺的遭遇,但是中國人自己,同樣生活在恐懼中。1945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長春,他看見的是,『凡是蘇軍所到之處,婦女被強姦,東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燒毀』,不論是中國還是日本的婦女,都把頭髮剪掉,身穿男裝,否則不敢上街。所謂『解放者』,其實是一群恐怖的烏合之眾,但是,人民不敢說,人民還要到廣場上他的紀念碑前,排隊,脫帽,致敬……」

斯大林放縱蘇軍在東北的暴行,中共也接到過來自東北電報,卻置若罔聞。原因是,蘇共將日軍十萬槍枝、數千門大炮、20萬滿洲國軍隊送給了中共,這麼一大筆的封口費,中共是絕對不會把百姓的受凌辱放在心上的。

中共竊政後清算義士,替蘇軍「復仇」

當年有很多中國人親眼見證了蘇軍暴行,有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制服了蘇軍紅毛子。但是,這些人在中共竊政後,被以破壞中蘇團結的名義殘酷鎮壓。

1945年10月,瀋陽南塔村突然闖進了一個人高馬大的蘇聯紅軍士兵,這個紅毛子挨家挨戶的折騰,最後闖進了王升老倆口的家,欲對王升的妻子實施強暴,王升拚死保護妻子,被蘇聯紅軍士兵抄起手裡的大洋酒瓶子,給砸死了,王升妻子高聲呼救,驚動了四鄰,村裡有一個蔡姓的家族有九個兄弟好漢,聞聲找到王升家門口,趴在窗口看到了情景,蔡家兄弟立刻闖進門,一頓棍棒把那個流氓蘇軍士兵給打死了,老太太被解救了出來。村裡人一商量,把紅毛子的屍體給埋了,洋馬殺了,肉分給了各家各戶。

1952年,中共發動三反運動,村裡有人將這件事給舉報出來了,中共運動隊將蔡家兄弟全數抓了起來,槍斃了一個,管制投監了幾個,罪名是「殺死紅軍,破壞中蘇團結。」村裡很多人對中共的判決不滿,義憤填膺。但是誰打抱不平誰就是右派。瀋陽無線電機械廠的一位技術員,叫陳樹祥,年僅22歲,當時說,村民們說的是對的,怎麼能打成右派呢?緊接著,一頂右派的帽子戴在他的頭上。

瀋陽北郊的二道溝,現在叫北運河,1945年的冬天,一位老漢趕著一輛膠皮軲轆大車,車上坐著老漢的女兒,一個蘇軍軍官路過此地,愣是將女孩強暴了,然後又要扒老漢的膠皮軲轆,老漢哭天喊地:「受了日本人14年的氣,又來了老毛子……」此時,剛好來了兩個民國政府警察局職員,其中一個叫徐敬一的,拔起槍就朝蘇軍軍官的腿上一槍,那個傢伙立刻就老實了,徐敬一又補了一槍。這事在當地大快人心。可是,1952年,徐敬一和另一個民國警察張玉清被押在村外邊,五花大綁,跪著,脖子上掛著「殺人犯」的大牌子,被狠命的批鬥,之後就再也沒回來了。

曾經的民國政府雲南省主席雲南王龍雲在投共後,因質疑蘇軍在東北的不義之行,被扣上反蘇罪名,定為右派。作家蕭軍因批評蘇軍胡作非為,背負「反蘇」罪名數十年。

但凡中共煽動起的所謂「愛國」,本質上是政治運動和政治站隊,是以民族主義和國家名義去埋葬人性與摧毀道德的另類思想改造,說到底,就是維護中共獨裁統治而編造的欺世巨謊。一個世紀以來,中國人受盡了中共的霸凌與迫害,怎能還迷失在「愛國」的謊言裡呢。

蘇聯欲向中國實施核打擊,被美國制止

共產「愛國」論在美化與維護同類極權政權的同時,還通常會妖魔化自由世界的國度,在這樣的輿論覆蓋洗腦下,美國在輕信中共的大陸人眼裡,往往會成為「愛國」小粉紅髮飆抨擊的對象。這樣的人們不妨多看看過往的事實,了解一下歷史真相,曾經的蘇美大國,到底誰是敵人,誰是友人?

1969年3月,中蘇因黑龍江流域的珍寶島歸屬問題爆發三次大的武裝衝突,結果是蘇軍死58人,傷94人,中共告勝,中蘇關係迅速惡化。

老大哥惱羞成怒,國防部長格列奇元帥、部長助理崔可夫元帥在遠東地區部署了幾百萬噸級的中導彈頭,準備對中國實行「外科手術式核打擊」。但是,由於蘇聯顧忌美國的反應,於是通過當時的駐美大使多勃雷寧悄悄地把計劃通報了美國,尋求美國中立的表態,美國只要中立,老大哥就可一勞永逸的解決中國威脅問題。

美國考慮到一旦蘇聯實施核打擊,如同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中蘇可能會爆發激烈衝突,世界將再次不得安寧。美國因此決定,一,反對蘇聯的做法;二,儘快將消息通知中方。但是考慮到中方反美情緒持續了20年,中共不一定相信美方的善意,因此,美國決定,另闢蹊徑,不通過外交手段去告知中國將面臨的危險。

1969年8月28日,《華盛頓明星報》刊登了一則足以震驚整個世界的消息,標題是「蘇聯欲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核打擊」,文章將美國得知的蘇共核襲擊計劃一股腦的端了出來。勃列日涅夫暴跳如雷,中共方面立刻開始「深挖洞、廣積糧」,進入備戰狀態。

1969年9月16日,倫敦《星期六郵報》爆料「蘇聯可能會對中國新疆羅布泊基地進行空中襲擊」。美國獲悉後,為了制止蘇聯的軍事行動,採取了多種手段,其中包括一項殺手鐧,擬定好威嚇蘇聯的行動計劃:發出向蘇聯本土134個城市、軍事要點、交通樞紐、重工業基地進行準備核打擊的總統密令。

勃列日涅夫做夢都不敢相信這是事實,經駐美使館證實,消息屬實。勃列日涅夫發怒:「美國出賣了我們。」蘇聯又考慮到,由於美國的通風報信,中共已經做了準備,於是蘇聯最終不得不放棄了對中國的核打擊行動。

中共和中共的史家對這段歷史,總是用「利益動機」論來解讀美國所起的作用,言即美國是為了拉中國和蘇聯抗衡,才這樣做的,本質上還是為了自己。從普世價值理念上來看,中共的說法頗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倘若中蘇爆發核戰,難道美國不是漁翁得利嗎?美國真如中共所說,這個兩頭便宜為什麼不撿呢?

從後續歷史來看,美國當時對中共的認知的確存在一定的短板,沒有認清中共之邪比之蘇共更甚,以至於八十年代至今對中共強力注資而養虎為患。但在當時毛澤東醜化美國,國內反美仇美呼聲長年沸反盈天的背景下,美國人能舉重若輕,放棄前嫌而鼎力相助,致使中國人民免遭廣島長崎之難,美國即便是中共所稱的「敵人」,也是個「可愛可親」的「敵人」。美國這個「敵人」曾經為中國人民免遭自己「老大哥」的荼毒而力伸援手,於情於理於義,這樣的「敵人」是中共所說的「亡我之心不死」嗎?

假如,「美帝」和「老大哥」就是你人生中不期而遇的兩位路人,你願意和誰同伴同行呢?

彈性「愛國」,「黨媽」變鴕鳥

7月2日,俄羅斯駐華使館發文一事,中共沒有一家媒體出來指責俄羅斯辱華,中共外交部更是縮頭烏龜,「反華」炮彈啞聲了。

如此看來,中共的「愛國」並非「鋼需」,而是彈性可調,「黨媽」也是看碟下筷子,遇到脫胎於昔日老大哥的俄羅斯,戰狼變鴕鳥了。

何以解嘲呢?被大陸網民稱之為中共「叼盤手」的黨媒《環球時報》胡錫進主編,出來為「黨媽」打哈哈圓場了。7月3日,《環球時報》胡錫進微博發文,首先佯裝「愛國」態勢,批評俄方此舉不尊重中國公眾云云,接著話鋒一轉,「安慰」中國網民:「對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無論我們對那些故土有多少感情」,「中國作為國際法的維護者都不能表達我們有意在未來收回那片故土的任何官方意願」。

中國的網民根本不買帳,紛紛罵翻中共和胡錫進:「面對歷史上有恩於你且未霸占你一寸土地的美帝,反起來就像打了雞血似的。面對俄羅斯的羞辱,咋不叫囂兩下?」「把朋友當仇人,把仇人當朋友。」「俄羅斯頭上拉屎,胡錫進慌忙送紙。」

大陸知乎網上,有網友評論:「在俄羅斯與海參崴問題上,胡錫進失守底線了。」其實,中共和它的御用文人們從來就沒有過任何底線,當年的所謂文豪郭沫若,曾給斯大林寫了一首祝壽詞,詩句最後一句竟是:「斯大林元帥,你全人類的解放者,你是我的爸爸!」將一個劊子手形容成全人類的解放者,如此看來,中共肆意把武漢肺炎疫情播撒全球,卻要反過來做世界的戰疫領袖,也是有「前科」的。

以恨立國,國將不國。以恨為愛,誤國害民。中國人,請儘快醒來,認清中共,遠離危牆,不要再被中共的「愛國」迷魂湯所迷惑,在中共紅朝坍塌的那一刻才能不做陪葬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