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死亡 家人訴述法輪功學員權忠浩遇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4日訊】黑龍江牡丹江市西安區海南朝鮮族鄉法輪功學員權忠浩,2003年9月28日被鄉政府人員毒打致死、製造「上吊」假相,隨後強行火化。當時家人看到權忠浩全身是血、傷痕。

明慧網報導了權忠浩83歲的父親權相睦訴述兒子當年被害死的經過。

權相睦、老伴、女兒和兒子權忠浩是朝鮮族人,都修煉法輪功。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當地的警察、村幹部帶不明真相的村民,到他家騷擾,叫他女兒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把他兒子抓到洗腦班非法關押15天,對他兒子進行非人的折磨。

2003年9月27日,權相睦一家三人在地裡幹活回來,割了一天的水稻都很累了。吃晚飯時他兒子接了一個電話,兒子說鄉裡叫他明天早晨去一趟。權相睦沒在意,很累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4點多,他醒來後,發現兒子不見了。快天亮時大隊書記崔浩林打電話來說:「你兒子吊死了。」他趕緊出去找,沒找到,後來按照崔浩林指的方向,在山裡找到他兒子,離家500多米遠處,吊在樹上。

他發現繩子不是他家的,上吊人死後一般都伸舌頭,可是兒子沒有,而是全身是血和傷痕。

權相睦問大隊書記:「是你們把人打死後吊上去的!你怎麼知道我兒子在這?」崔浩林回答說,採藥人跟他說的。

當時在場的人還有大隊會計李學哲、鄉治保主任張日南、金哲、大隊長李勝烈,還有鄉派出所的十幾個人,沒有村民。

海林市公安局不經家人同意和簽字,強行把他兒子的屍體拉走火化,還向他勒索了500元火化費。

之後,當地公安天天派人到權相睦家來,看他和誰接觸,和誰商量事了等等。這樣持續了大半年,一看他家敢怒不敢言,他們也就放心不來了。

老人說:「我兒子死得不明不白,比竇娥還冤。」

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來,實施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致使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冤死、屈死。

吳明忠,當年40歲左右,畢業於成都電子科大,曾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電子路原紅光七分廠高壓開關車間工作,於2002年大年三十因修煉法輪功被成都金牛區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

吳明忠(明慧網)

數日後的正月初七,金牛區派出所通知他的家人,說吳明忠已「自殺」。吳明忠的父親前去看兒子,不但沒有看見屍體,連一張死亡後的遺像也沒有,只有一個骨灰盒。

警察稱是吳明忠的骨灰,其父說沒有看見屍體就不相信,光憑一個骨灰盒怎麼能說明是吳明忠的骨灰呢?至今沒人給予一個答覆。

據吳明忠工作單位的知情人透露,吳明忠是被迫害致死的,但具體時間、地點等情況不詳。

汪亞軒,內蒙古赤峰市女市長、法輪功學員,1999年8月1日清晨突然死亡,時年53歲。當時中共江氏集團已經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汪亞軒死因非常可疑。

中共聲稱:汪亞軒到紅山上遊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可是整個報案、接案、勘察過程都是中共操控的。

汪亞軒的丈夫是7月31日晚上離開家裡到北京去看正在上學的女兒,據說汪雅軒在他離家前沒去爬紅山,可第二天清晨在紅山下她的屍體被發現,那麼事件只能發生在黑夜。

汪亞軒幹嘛半夜去爬山?而且她身體上沒有從山上摔落到山下的任何特徵,衣兜裡的手機還在那裡,既沒摔丟,也沒摔壞。

左志剛,33歲,菲力普駐中國公司的優秀電器維修工程師,修煉法輪功。2001年5月30日,正準備第二天結婚,被公安強行挾持到興華街派出所。次日下午,他的家人被通知他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上吊自殺」。

左志剛(明慧網)

他的家人在火葬場看到屍體的脖頸部有明顯傷痕,背部有傷坑,後背大面積皮膚呈紫色;左臉部有鈍器擊打的腫塊。據稱身高1.72米的左志剛是在1.6米高的門上上吊的,腿部彎曲上吊,用半袖上衣來自殺很困難且不合常理。

5月30日,左志剛被迫害致死當天,石家莊連日的酷熱高溫忽然陡降,一時間寒冷異常,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隨後,石家莊市流行鼠疫,人心惶惶。天降「六月雪」,使人想起古時竇娥冤。

2020年6月6日,新疆吉木乃縣罕見的下起「六月雪」;6月14日上午11時左右,在北京市海澱區魏公村,下了一場罕見的「六月飛雪」,約莫持續20分鐘。

民眾紛紛議論:六月飛雪,定有奇冤。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