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傳說(六)

作者:岳小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六章 盧生黃山尋靈氣 八旬入山做道人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話說黃山腳下有一盧生,年逾五旬,但卻狀若三十五,村人都說他養生有道,盧生總是笑而不答。原來這個盧生早年家境富裕,盧父是當地的富戶,但一場莫名的大火將盧家數十年基業化為灰燼,盧生因為那夜外出倖免於難,是家族中唯一倖存者,偌大的家業只剩下幾分田產和一間外苑,自此盧生家道中落,盧父生前替他訂下的親事也黃了,從此盧生立誓終生不婚。那年盧生才一十八歲。

盧生原是上過幾年學堂的,但他天性卻不喜歡官場的阿諛虛偽,更喜歡大自然的率性純真,因此自小就斷了仕途這一念。經過那場大火的巨變之後,盧生每每經常交代僕人料理一些事後,就老往黃山裡鑽,有時一去幾天,有時一去個把月,僕人每次看他回來都容光煥發,絲毫看不出任何疲憊和老態,早已嘖嘖稱奇。

盧生為何老往黃山裡去?原來是為了尋那黃山靈氣。盧生也不知那叫黃山靈氣,只覺得每次身處那個氛圍之中,思想特別清晰、身體特別輕盈,於是閉眼入定,忘了自己是獨自一人在深山之中,久久不能自已。

然而,這黃山靈氣卻怎麼可能輕易就可尋到?一群遊客分頭尋找,走到腿快斷了也找不著?何況盧生獨自一人呢?說也巧妙,自盧生動心起念想追尋靈氣之後,登山的路上就會偶而聽見幾位樵夫閒談,說是哪個地方彩虹掛水邊、煙霧瀰漫等等,盧生就立馬奔了去。有時會遇到一個登山客,閒聊中講起這幾日出現在西麓觀瀑亭的異象,盧生也會不疑有它,立刻趨身前往。有可能遇到採茶婦,說蓮花峰峭壁出現奇景,頗為壯觀,盧生也會排除萬難攀上峰頂。

有時登山半天不見一個人影,卻有雀鳥鳴叫,那叫聲特別,仔細聆聽彷彿要盧生隨牠前往,這盧生也是天性灑脫,就隨著這叫聲翻山越嶺,直到感受到這黃山之氣。

殊不知,這些樵夫、遊客和採茶婦有些是山神幻化來的,有些是山神指使他們說的,說的話也是特別說給盧生聽的,別的遊客絕對聽不到。就連這雀鳥,也是山神弄來的,有意給他指路。這一點,盧生從未看透,只道這些都是黃山上稀鬆平常的談話。直到八十歲那年,這個盧生看起來還不到五十歲,一天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都是山神的些巧妙安排,於是交代忠僕們後事之後,從此入山就不再回來了。

這個入山後的盧生此後是否修道有成就不得而知了,這個山神設的啞謎被盧生解開之後,還會另設啞謎嗎?民間傳說也從此沒有下文了。@

點閱【地仙傳說】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