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衛戍區司令換人 北戴河會前高層內鬥升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6日訊】當前,在疫情和洪災泛濫之下,中南海政局愈發詭異。出任北京市委常委僅4個月的王春寧,在卸任市委常委之後,再失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其丟失京畿要職之內幕,引人猜測。有分析認為,因北戴河密會前中共內鬥加劇,這是習近平急防政變暗殺之舉。

據北京官媒披露,7月14日,中共前陸軍第81集團軍參謀長付文化,首次以北京衛戍區司令員身份出席北京市2020年徵兵工作電視電話會議。

這意味著繼2020年年初,北京衛戍區政委由張凡迪接替姜勇後,這一拱衛北京安全同時掌握中央警衛團的軍事要害機關,在半年之內雙雙更換了軍政主官。

這也意味著付文化的前任王春寧繼2020年5月卸任北京市委常委後,如今再卸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

目前,王春寧去向不明,且目前已無任何職務。

在此之前,據中共官媒報導,中央11日批准北京衛戍區政委張凡迪任北京市委委員、常委,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不再擔任北京市委常委、委員職務。

張凡迪是陸軍少將,早期在原濟南軍區服役。曾任陸軍第54集團軍防空旅政委、猛虎師政委,濟南軍區司令部直工部部長。2016年任陸軍第26集團軍副政委。2019年12月任北京衛戍區政委。

王春寧長期在南京軍區工作,曾任號稱「天下第一軍」的某集團軍裝備部部長、師長、集團軍參謀長、副軍長。2014年2月,任陸軍第12集團軍軍長。2016年8月,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

2020年1月,王春寧剛剛履新北京市委常委。其父王永明中將曾任南京軍區副政委。

北京衛戍區也被稱為「御林軍」,擔負京畿安全重任,平時守護中南海等重要部門,戰時掩護中共高層撤退。有說法稱,控制了北京衛戍區,相當於將半個北京置於手中。衛戍區司令歷來由中共軍委主席指定,任用其信任的人。

此番王春寧被免去北京市委常委職務,引起輿論關注。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5月13日在自媒體節目中說,王春寧擔任北京市委常委、委員職務才4個月,他的職務卻被政委張凡迪取代,王春寧才57歲,用退休來打發他說不過去。說淺一點,習近平對他起了疑心,說重一點,王春寧作為手握軍權衛戍區司令員,是否涉入政變?是否涉入孫力軍和傅政華案,值得關注。

中共內部知情人士對大紀元爆料稱,孫力軍既是江派又是倒習勢力的人馬,他的落馬「是習近平要解除對他本人的威脅」。孫力軍被拿下,真正原因是倒習、政變。

孫力軍落馬不久,其老上司孟建柱也一度傳出被抓的消息。5月2日,來自北京的消息稱,江派大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也被捕。另外因涉孫案、傅政華案和孟案,北京大批幹警受牽連,僅朝陽區一個分局就有20多人被捕,北京警界風聲鶴唳。

7月7日,港媒透露,目前孟建柱已「病重住院」,門窗被釘死慎防他自殺,猶如當年徐才厚被關在301醫院至死的「翻版」。

孟建柱於2012年接替周永康出任政法委書記。孫力軍和傅政華二人均曾被孟建柱大力提拔。

報導說,中共政法委一直被視為「刀把子」,是關乎中共政權安危的重鎮。習近平上任前由周永康兼任,權傾一時,獨立山頭,甚至聯手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奪權。習上台後,拿下周永康和薄熙來。之後多名政法界高層相繼落馬受查。

但反對派似乎並未偃旗息鼓,表面上沒人跳出來跟習鬥,但暗地裡使出些高級黑動作。尤其是進入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釀大禍,習政權處於內憂外患的被動局面,海內外反習、倒習聲浪此起彼伏。有關政變、暗殺的傳聞也不絕於耳。

如今,王春寧卸任北京衛戍區,適逢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共高層內鬥升級之際。

按慣例,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中南海高層活動將進入北戴河祕密會議階段。每年的北戴河會議幾乎都伴隨中共高層激烈內鬥的消息與傳聞。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目前疫情蔓延全球,面臨二次爆發風險,國際追責中共隱瞞疫情責任的呼聲高漲,中國病毒學者閆麗夢現身揭露疫情真相,背後涉及多方博弈。

再加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引發國際社會反共高潮。中印邊境衝突緊張局勢持續,美國航母集結南海,針對中共動作頻繁,英國航母也將現身亞太,美英日澳印等國已在中國周邊形成武力圍堵中共的包圍圈。

中國國內也不太平,地震頻發,洪水滔天,27省市遭遇洪災,長江三峽大壩安全問題成為中南海心頭之患,中共病毒、鼠疫、豬瘟、蝗災接踵而至;經濟危機、社會危機一觸即發,中共末日徵兆雲集。

李燕銘說,中共內外交困、末日危機下,中南海高層分裂公開化,中共各派相互「甩鍋」推卸責任以求自保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反習勢力掀起一波波反習浪潮,逼習下台。在此背景之下,習近平撤換北京衛戍區司令,強化軍權,嚴防政變的意味不言而喻。

(記者李雲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