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凶之兆!習近平保黨拋新定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6日訊】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中共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多、越大、越嚴峻。在內憂外患之下,習近平16日在黨媒刊文,把中共核心的地位形容為「眾星捧月」的「月」,並警告稱必須堅持黨的領導,任何情況都不能動搖。有評論認為,這是習對自己的定位,但這個「月」是「血月」。習此時做出這一形象定位,是大凶之兆

中共黨媒《求是》雜誌16日刊出習近平的文章,強調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有了中國共產黨執政,是中國人民的一大幸事等等自我吹噓的語句。

文中形容,中共就是所謂的眾星拱月的「月」,協調各方領導作用,中國的特色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文中更警告,必須堅持黨中央權威以及集中統一領導,「這是黨的領導的最高原則,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含糊、不能動搖」。

對此,《看中國》時評人士鄭中原分析說,由於習近平是中共的核心,這是習自己發聲為自己固權保位之舉,說黨的領導核心形象是「眾星捧月」的那個「月」,其實是暗示自己是更核心的那個「月」。

鄭中原說,中共崇拜血腥,黨旗就是血紅的,這個「月」其實是「血月」,習近平此時做出這一形象定位,是大凶之兆

6月下旬,鄭中原在「習近平被認定為亡黨之人」一文中說,在中共歷代黨魁中,習近平算是最有亡黨危機感的,習前幾年反腐就是打著救黨的旗號。但是有意思的是,今天的習恰恰被黨內外認為是亡黨之人。

習近平正加速推進黨的敗亡,一路狂奔,故此網民們已將其稱為「總加速師」。

關於亡黨的危機感,1月5日,親共海外網媒刊發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黨委書記房寧的專訪。房寧並不否認中共將亡,他認為歷史周期律是存在的。他特別提到了目前最高領導人有很強的危機感。

去年「七一」前,習近平對中共黨內發出的警告也是: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涌就會淪為大塌方」。鄭中原說,從這一點可以說是一點風吹草動都會令中共的神經緊張。

相對應的是,習所採取的治黨方式之烈也是前所未有,大規模的打虎拍蠅運動至今未息,用習自己引用所說的就是: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這就是黨內鬥爭慘烈的最直接形容。

高層集體「拜鬼」災禍連連

中共十九大閉幕後,新一屆中共七常委罕見集體奔赴上海,參拜中共一大會址,之後又到浙江嘉興南湖參拜中共「紅船」。外界發現,自從中共高層集體「拜鬼」,強化黨建,死保中共的一系列動作出台後,北京高層麻煩不斷,災禍連連。

十九大後,中美貿易戰未戰罷,豬瘟鼠疫紛然而至,再到去年底中共肺炎大疫降臨,延至今日。瘟疫之下,中國27省遭遇洪水圍困,四處告急。中國經濟危機、社會危機一觸即發,然而真正坐在火山口的卻是現當政者。

7月6日,中共司法部檢察日報報導,中共已祕密設立了一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近日在北京首次召開會議,並說明是按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關於維護國家安全的決策部署。

這次會議毫不諱言,明言「政治安全」,意味著政權安全。在中共體制中,政權安全就是黨中央安全,黨中央安全就是核心習近平本人的安全。

分析認為,在中共政權中,負責安全的至少有國安部,公安部,司法部,政法委,現在又冒出一個負責政治安全問題的機構,如此層層加碼,做到安全中的安全,萬無一失,凸顯最高決策者有着強烈的不安全感。

鄭中原還提及習近平6月上旬到寧夏視察時,身臨面前一個大坑。朋友認為這是習近平的不祥之兆,而且一個特寫鏡頭顯見習難掩滿腹心事,異常可憐。其實習近平本身也是中共這個荒謬的專制體制下造就的,難以擺脫共產邪靈的操控。

6月初,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錄音中說,中共已是一個「政治殭屍」,誰想出來挽救這個危局都不可能;這個黨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她還說,如果不換人,幾年內中國將遭逢亂世,經濟硬着陸,社會崩潰。

鄭中原說,這讓外界更加清楚,中共黨內的積怨是如何深、如何無解。 其實習近平下不下台,都無改中共的邪惡,換一個上台也是換湯不換藥,而且這種假設也是不存在的。也許習是最合適的末代黨魁人選了,上天所選。在這種情勢下,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中共的黨員們,最好就是快點逃出黨。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