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盧潔:《九評》揭真相 退黨抹毒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8日訊】「港版國安法」出台,香港社會風聲鶴唳,人人自危,18年來致力於真實報導中國、揭露中共本質的香港《大紀元時報》,被認為是中共首要打擊目標、處境最危險的媒體。面對各方關切,香港大紀元副社長盧潔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我們報導真相,堅守良知,我們不畏懼中共,繼續做我們該做的事。」她呼籲人們遠離中共,「『天滅中共』是一種天象、是一種天意,就在進行之中。」

「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白色恐怖瀰漫香港社會,新聞與言論自由遭到空前打壓,盧潔說:「的確有的人會害怕,但是我們會一如既往。」

去年承印香港大紀元報紙的印刷廠遭到中共派人縱火。不久前一部計程車連續幾晚逗留印刷廠附近,車內連同司機三人,一人拿著攝影器材不停錄像,「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們員工進工廠的時間」。

「中共向來蒙蔽百姓,嚇唬百姓的,你堅持它就軟了。我們經歷幾十年二十年了,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盧潔說。

十多年來大紀元堅守立場,艱苦經營,漸得香港民眾的信賴與佩服,記者外出採訪,民眾總不時給予鼓勵:「大紀元加油!」國安法施行後,民眾轉為擔憂大紀元記者的人身安危,叮嚀記者:「要小心!」

「大紀元的宗旨,一是宣揚神傳文化,第二我們報導真實新聞,在揭露中共方面我們做了很多。」盧潔說,去年反送中抗爭以來,民眾手持的標語、呼喊的口號「天滅中共」,即是「出自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首次提出了老天要清算這個魔教,『天滅中共』。」

「接著2005年大紀元出了一個《嚴正聲明》,告訴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來了,神佛會清理這個魔教,因為它對神佛犯下滔天大罪。」「所以從2005年1月開始,我們各地的義工都在推動退出中國共產黨這件事情。」盧潔說。

大陸民眾從進小學即被要求入「少先隊」,中學入「共青團」,最後入黨,都要舉起手對著共產黨旗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在神的眼裡,這便是許下了毒誓。盧潔說,透過大紀元三退退黨、團、隊),「是一種良知上的退,並不是說要你回去做一個什麼手續。三尺頭上有神靈,只是把這個跟老天說的毒誓抹掉。」

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6億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

盧潔表示,中共控制宣傳媒體,過濾信息,其高層卻能自如接觸到真實聲音,也更憂心自己的未來。十多年來,許多中共高官透過閱讀《九評共產黨》,認清中共邪惡本質,透過大紀元退黨,「有的人跟我們說:『我們全都退,我們都心裡非常明白。』比如說中央黨校的人,他們自己都覺醒,跑到海外三退。」

近日媒體披露,美國政府考慮全面禁止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人前往美國。「退黨」一時之間成為網路熱搜詞。事實上,透過大紀元退黨網站退黨,完成後會獲得「退黨證書編號」。而大紀元三退網站的退黨證書,獲得美國政府承認。

「《九評共產黨》講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黨文化』。」盧潔說,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講究敬天、敬地、敬人,而中共是反傳統的,其黨文化宣揚「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她說,中共是一個邪教組織,「所到的地方伴隨著災難,伴隨著暴力,伴隨著謊言,伴隨著流血。」從小也在中共黨文化下成長的她,已閱讀十多次《九評共產黨》,每讀一遍就獲得一次心靈的淨化洗滌,明白了原來從小「我被洗腦洗得這麼厲害,原來我接受的一切都是假的」。

「在共產黨統治的環境下能看到的唯一的視窗,就是共產黨的宣傳,與世界完全是隔絕的。」盧潔除了推薦人們閱讀《九評共產黨》,還推薦大紀元編輯部所出版的《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以及《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以此認清中共,而免與恐懼,分辨「中共不等於中國,愛國不等於愛共產黨」。

盧潔說,近來香港舉行的抗爭遊行,「天滅中共」海報炙手可熱,「人們是圍過來搶的,年輕人一邊取一邊喊『天滅中共』、『天滅中共』。有人說要我把這四個字,刻在心裡,一直看到老天滅中共那一天為止。」

「『天滅中共』是一種天象、是一種天意,我們告訴人要遠離中共,大家看到了現在發生疫情,全世界都在覺醒,美國、歐洲,都認清了中共對世界的危害。」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國安法出台受壓 堅守原則報導真相

記者:我們今天想講一講大紀元的故事,我們請到了大紀元的副社長盧潔女士,先介紹一下您自己。

盧潔:我在大紀元已經做了十幾年了,2005年進入大紀元,當時在倫敦做銷售,後來又到香港,已經有15個年頭了。

記者:國安法之後,我去D100香港台接受採訪,他們下的標題是「香港國安法後最危險媒體」。很多人覺得大紀元是高危,國安法之後您覺得大紀元危險嗎?

盧潔:我們還是堅守原則,報導真實新聞。的確有的人會害怕,但是我們會一如既往。2002年在香港創辦大紀元,總部是在美國,在全球35個國家,我們有二十幾種語言。

記者:大紀元自創辦以來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對待中共也有過一些考驗,是怎麼經歷過來的?

盧潔:大紀元的宗旨,一個是宣揚神傳文化,第二我們報導真實新聞,在揭露中共這邊我們做了很多工作。

2004年我們發表過一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徹底地揭露了共產黨的本質,把人們看不到的那一些層面我們全部講出來了。這本書已經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所以在反共中我們就堅持一點:報真實新聞,堅守良知。

記者:去年「反送中」的時候,大紀元的印刷廠被縱火,之後還有這樣的干擾事件嗎?

盧潔:也有,前不久我們的印刷廠發現晚上周圍有的士車,的士車裡有司機還有兩個人,就一直在拍錄,每天晚上都來,同一個(車牌)號,它會待很久,就是幾個鐘頭。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們員工進工廠的時間。當地的保安也都發現。的確中共是針對我們,但我們還是堅守原則,像你們都是天天出街正常地去報導。

記者:對,在7·1直播的時候,很多民眾以前說「珍珍你加油」,現在說「珍珍你要小心」。就怕我被「人間消失」。國安法有這麼恐怖嗎?國安法以後是不是香港的環境會越來越惡劣?大紀元還能在這裡生存下去嗎?

盧潔:我們報導真相,我們沒有畏懼中共,做我們該做的事情。中共很多都是來蒙蔽百姓,嚇唬百姓的,你堅持它就軟了。所以我們幾十年二十年了,走過的路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退黨是一種良知 從精神上抹去毒誓

記者:大紀元在2005年的時候開始推動退黨的運動,在大紀元網站上都看到這個退黨的數字,退黨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退黨這個事件?

盧潔: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了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以後,2005年大紀元再出一個《嚴正聲明》,告訴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來了,神佛會清理這個魔教,因為它對神佛犯下滔天大罪。共產黨要求中國大陸的人從小學要入少先隊,上中學要入團(隊),最後要入黨,都要對著黨旗宣誓,舉起手來宣誓說: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其實這是一個毒誓,也就是跟老天請求要隨著共產黨一起死,要跟共產黨奮鬥終生。神佛慈悲讓人解了這個毒誓,在天滅中共過程中這樣的生命才能安全。所以從2005年1月開始,我們各地的義工都在推動退黨這件事情。

一開始人們還對這個概念不是很接受,現在大陸的人退黨的很多,在全世界有很多大陸來的移民,我們走到什麼地方,見到他們,就告訴他:現在老天在滅中共,大家保平安,那大家都很高興地退出來。其實這個退,是一種良知上的退,並不是說要你回去做一個什麼手續,三尺頭上有神靈,只是把這個跟老天說的毒誓抹掉。

退黨以後,有很多人都發現,他自己的身體莫名其妙的好了,他們就發現,退黨真的能保平安。或者家裡有的人,突然間發生一個很大的車禍,又很安全,就是他自己命沒有受到傷害,他們覺得「退黨保平安」不是一句空話,真的是老天在呵護人。退出中共、遠離中共就會給人平安。

記者:中共的共產黨員才9000萬,怎麼退了3億多?

盧潔:是,因為退黨,我們指的是包括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退共青團、退少先隊,還有退共產黨。其實少先隊大家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都知道,6歲小朋友一上學,它就讓你戴紅領巾,而且是全部都要入的,全部都要對著這個血旗宣誓。所以這個數字算起來,只要在中國大陸49年以後上過小學,都加入過共產黨的組織,只不過加入的是少先隊。我們跟民眾講的就是,你入了什麼就退什麼。大部分人是入了少先隊和(共青)團,沒有入過黨。你入過什麼就退什麼,就把跟老天的這個毒誓解了,在天滅中共的時候才能平安。

所以這個數字相當大,而且海外移民,不光是中國大陸的中國人,那全世界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也是退黨的對象。香港有很多大陸移民,現在他們都在退。

大陸高官看《九評》 了解真相也退黨

記者:中共黨章也說是入黨自由,那個退黨也自由。中共現在對退黨運動它們是怎麼看的?

盧潔: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中共是沒有回應過的,不敢回應,但是我知道中共很多高官都在看這本書,還有的人從香港(經)過的時候還聯繫我們,要我們給他們一些書,他們是看我們的網站,大紀元的日報。其實香港版每一天都有人拿回中國大陸,隨飛機送回中國大陸,那中央政治局開會桌子上,每天都有一份香港版的「大紀元」。

中共的官員也關心他自己的,他那是工作,可是他私下,他都想保住自己的平安,比我們更關注自己的平安。所以他們在海外置業、買礦產,還要買島嶼,他們也知道他們幹了多少壞事,因為他們在體制內,他們更知道他們幹的壞事,所以給自己不斷地找退路的。做了反人類的事情,罪惡滔天的時候,是要遭到老天的清算的,看一看周永康(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薄熙來(前重慶市委書記)這些人都是財產萬貫,家裡的儲藏室裡當時拉出來的現金,都是成噸的,各種美金、英鎊、珠寶,他們都做了充分的準備,可是到最後人算不如天算。現在看看陳全國(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不也是嗎?遭到懲罰,所以中共的官員,他們是更恐懼的,他們更想了解真相,有很多中共的黨委書記,他們都退的。

記者:你們在前線的退黨義工,是不是真的有遇到高官?

盧潔:對,有的人跟我們講說「我們全都退,我們都心裡非常明白」。比如說中央黨校的人,他們自己都覺醒,跑到海外三退,看我們的文章,很多人都讚《九評共產黨》,他說看了這麼多文章,《九評》是真正講到位的。特別是研究,有一些專門是研究中共的機構,他們就覺得這本書真的是一針見血,現在全世界已經翻譯成三十種語言了。

記者:大紀元有篇報導說到,像溫家寶在海外出訪時,他的隨從人員經過大紀元義工派發《九評共產黨》的時候,他們表示他們已經看過了。

盧潔:是啊,他們都看過的。因為中共是有一批人是能得到這種參考消息的。對媒體的控制是對百姓的控制了,但他們自己完全都是有另一套的。以前毛澤東時代也是這樣,他雖然洗腦老百姓,可是毛澤東是一個非常信天意的人。毛澤東的部隊衛戍軍叫8341,其實就是一個和尚給他算的。他去找一個和尚看命,那和尚就說他能活83歲,掌權41年。所以後來毛澤東用這個數字來命名他的衛戍軍,最後毛澤東真是活了83年,他在軍中掌權也真的是41年。所以說中共這些人,是很相信天意的。江澤民幹了很多壞事,迫害人權,他都自己抄《地藏經》。薄熙來的太太谷開來,她生了病,在她被抓之前,她是到各個名山大川裡去求訪的,求神拜仙的。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自己幹了太多太多的壞事,所以他們心裡有強大的恐懼,他們也在找出路。

「天滅中共」海報受歡迎 人心所向

記者:去年「反送中」運動,「天滅中共」遍地開花,民眾在呼喊這個口號,也在拿這樣的貼紙。「天滅中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盧潔:「天滅中共」這句話開始來源於《九評共產黨》。《九評共產黨》首次提出了老天要清算這個魔教,「天滅中共」。

一開始,我們也在不同的場合提過「天滅中共」,可是民眾是不太接受,覺得跟香港發生這些事,跟中共不是有很大的關係。後來慢慢的隨著香港事態的發展,他們覺得,最後的黑手是中共。在反送中運動的時候,一開始我們做過一個解體中共的海報在街上派,也有人接,但是他們就覺得,哎呀,中共這麼強大,能解體嗎?或者恐懼,不敢拿出來,雖然他接了這個海報,但是他不敢舉起來。

今年的1月1日大遊行的時候,我們帶出去海報,那天帶出去的數量是很多的,兩點遊行,一點鐘已經都派完了。我記得在灣仔派「天滅中共」海報的時候,那些人是圍過來搶的,那些年輕人一邊取一邊喊「天滅中共」、「天滅中共」。有的人說,「我把這四個字,我刻在心裡,一直看到老天滅中共那一天為止。」

「天滅中共」是一種天象、是一種天意,我們告訴人,是告訴人要遠離中共,大家看到了現在發生的事情,全世界都在覺醒,美國、歐洲,都認清了中共對世界的危害。再看看中國的天災人禍,現在的大洪水啊,地震啊,唐山前些日子又地震。當年,1976年唐山大地震,毛澤東看了之後感到非常震驚,毛澤東知道他的末日來了。那一年,1月份周恩來死了,緊接著7月份又是朱德死了,毛澤東再看到大地震的時候,他知道他的末日也要來了。後來唐山大地震以後,中國發生了巨大變化,毛澤東9月9日死,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個月以後結束,就是10月份,四人幫被抓,文化大革命也就正式結束了。所以天象變化比人們想像要快很多。有的人說,哎呀,我這一生看不到「天滅中共」。其實我們都會看到,見證「天滅中共」,「天滅中共」就在進行之中。

《九評共產黨》解讀中共 克服恐懼

記者:大紀元出了《九評共產黨》之外,還有《解體黨文化》,14年之後,《九評》編輯部了又出了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還有《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這本書都很值得大家看。我在中國大陸出生,我小時候也是受共產黨的教育長大,我父親也是共產黨員。小時候我們對中共就是把它當神一樣崇拜。

我到香港以後才看到《九評》,第一次感受就是,毛孔豎起來了,覺得很恐怖,原來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情,覺得很恐懼,要有點勇氣才能把它看下去。第二次再看的時候,就覺得很開心了,因為,當你覺得中共原來是這麼一個恐怖的東西,看清楚中共邪惡真實面目的時候,就不覺得恐懼了。當時有很多概念我是理不清的,所以《九評》我是反覆地看。很多人覺得我真的很勇敢,其實沒有,我經常看《九評》也是我一個祕方,因為理清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共不等於中國」,所以現在國安法我一點不怕,林鄭月娥也說可以批評共產黨,一個執政黨它做得不對,做那麼多壞事情,我們作為記者難道不能過去報導嗎?對吧?習近平也說可以批評共產黨,我們都是合理去講這個事件,所以我們跟國家安全一點關係都沒有,中共也不能代表中國,沒有共產黨中國才安全。

請講一下大紀元在(工作的)過程中,看到民眾的覺醒。

盧潔:《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很多人在看,中國大陸也有很多人比如來海外旅遊,他就說:「哎呀這本書寫得太好了我想帶回去,但我不敢帶。」有的人就帶光碟版,各種的版本。現在的人對《九評共產黨》很多概念是接受的,比如說:分清中共和中國,這個概念以前人民是不知道的。

我個人也看《九評共產黨》十幾遍,每看一遍我才知道原來我被洗腦洗得這麼厲害,原來我接受的一切原來都是假的。那時候人都是共產黨的家庭,不入都不行的,那個時候在共產黨那個環境下能看到的唯一的視窗就是共產黨的宣傳,與世界完全是隔絕的。

記者:我記得小時候我們家,集毛澤東的郵票覺得高興得要命,毛主席的那個畫像,什麼徽章(盧潔:而且覺得越大越好,有的像一個碗那麼大),哪家有水平的家裡、有點能耐的才能夠搞這個很多的。真的,現在丟都丟不及了!

中共破壞傳統文化 道德淪喪人民極危險

盧潔:《九評共產黨》裡面講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黨文化,中國是傳統文化,有五千年的文化,比如看我們的四大名著,都是講敬天、敬地、敬人。可是中共的文化是反傳統也就是反天的,所以我們小的時候成長中都是說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共產黨是要我們人斷絕跟老天爺的關係,其實人是跟老天爺斷不了關係的,人沒有神、老天的呵護,比如說:人需淡水、需要空氣,千百年來老天給我們淡水、空氣,沒有了我們是沒有辦法生存的。所以說中國的傳統文化從來是敬天、敬地的,可是中共的文化就是反天、反地、反人,所以它是一個邪教。

大紀元後來又出了兩本書,2017年11月份出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更精采,在我看來就講清楚共產主義它想害人的路線圖,因為共產黨鼻祖是馬克思,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講明了他自己是撒旦教徒,共產主義最終目的就是要把全人類帶向地獄,他就要砸碎這個世界、毀滅這個世界。所以後來大家看到中共所到的地方伴隨著災難,伴隨著暴力,伴隨著謊言,伴隨著流血。所以說中共就是一個很邪惡的魔教。

在這方面後來大紀元出了這兩本書,一個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還有一本《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分為中國篇,還有世界篇,在YouTube上都可以看到。《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裡面,可以看到共產黨是怎麼樣在各方面滲透人類文化,從政治、經濟、教育方方面面,那是非常危險的,把人類的道德已經破壞到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步,所以老天爺一定要清算中共。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天滅中共的過程,尤其這次疫情在短短的三個月撲向了全世界,大家看到這次跟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和地區、個人都是疫情爆發得嚴重的地區。

記者:所以說瘟疫是長眼睛的,誰跟中共走得近誰中招的機會就大。

盧潔:是這樣的,在歷史上,中國人講以史為鑒,看一看強大的羅馬帝國滅亡的時候就是幾次大的瘟疫,而那個瘟疫也是長眼睛的,有的人根本不出家門的照樣染病,可是呢當時有些基督教、天主教的人在街上協助救人他們不染病。

記者:還有一個問題都是網友比較關心的就是:到底大紀元跟法輪功之間是什麼關係?

盧潔:大紀元是一個國際媒體,法輪功是佛家氣功修煉,兩者沒有關係。但是的確在大紀元裡很多人是修煉法輪功的,有信仰的人會堅持原則,不畏強暴,所以說我們才能撐得起這樣的媒體,需要這樣的道德勇氣,而且我們知道懂得怎樣解體中共,共產黨最怕就是道德,我們堅守道德、堅守良知這是對中共最好的武器。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