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vs黑洞】尚未實現的2020預言二 饑荒何時出現(17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腦洞vs黑洞。我是李欣。俗話說:民以食為天,對於老百姓來說, 吃飯是天大的事,是每一個人生存的根本!我們在第一集談古代預言,第二集談賒俗刀人的預言中都提到說2020年會有饑荒。聽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這麼多年,人們享受著物質的極大豐富,食品種類也是多種多樣,有人說,我多久都不吃糧食了,吃的都是大魚大肉,新鮮的蔬菜水果,進口的龍蝦海鮮等等 。說饑荒,簡直都要笑出聲來了? 中國2019年還是糧食大豐收的。而且美國還有大批大批便宜的農產品,美國的小麥、玉米、豬肉都等著中國來下單。談什麼饑荒?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我們從3個角度來談這個問題:

如果糧食生產不出問題,人們有可能挨餓嗎?2020年中國的糧食生產到底有沒有出問題?依靠進口糧食,能保證人們不挨餓嗎?歷史上的大饑荒真實情況是怎樣的?人們總是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因為歷史總是重複的,當我們了解清楚了60年前的大饑荒才能更好的應對可能的糧食短缺。最後,再來談預言裡談到的饑荒發生的時間。

一:糧食不出問題,也可能挨餓?

前些日子,北京鬧疫情,大型農貿市場有的在一夜之間關閉了。有的小區被封鎖了。瞬間,北京市城區的居民,可以說是社會的精英,有的也面臨沒飯吃的問題了。微博上,有北京豐臺區居民發帖求救:說已經5天斷糧缺菜了,道路封閉,快遞送不進來,親友也支援不進來。網友感嘆:北京人開始對外求救了,斷糧是措手不及的。

城市生活的人們的糧食、蔬菜這些維持生存的最基本物資,不僅僅是糧食生產的問題,更主要是食品供應鏈的一整套良性運作的問題,任何一個環節:食品加工,存儲,運輸,批發、零食等等出問題都隨時影響食品的供應和價格。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

北京還只是被封閉幾天,就有市民出現了斷糧斷菜,處境危急的情況。武漢全市被封城76天。有沒有人挨餓,有沒有人買不起吃?有沒有老年人因為不會上網買食物而絕望自殺跳樓的?雖然大陸的媒體很難聽到這些內容,但是自媒體,海外的社交網站上有不少這樣的消息。比如: 「封城缺糧,武漢婦浴缸養魚屯糧,準備長期抗戰。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中國,疫區各城封城至今,大多數人家的食物逐漸消耗,僅剩乾糧可吃。而近來一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影片,顯示武漢一名婦人在家中浴缸飼養生鮮活魚,因此仍能在抗疫缺糧期間,維持高品質生活。「

美國今年出現由於一個大的豬肉加工廠出現群聚感染,工廠停工,市面上出現豬肉暫時短缺,價格上漲的情況。所以,即使糧食,肉類供應充足,也可能因為各類突發情況隨時出現供給困難的。

二:2020年糧食會出問題嗎?

世界糧食計劃署於4月21日警告,因瘟疫會觸發"聖經規模的糧食危機"。它指出,若疫情規模得不到有效控制,飢餓人口將新增1億3000萬人,使饑荒邊緣的人口暴增1倍,至2.65億人; 而疫情正是糧食危機的催化劑。如果你覺得這只是非洲的情況跟我們無關,那我們就來看看中國今年的糧食情況。

中國南方持續近一個月的降雨還在繼續,而這每年一度的梅雨季節,現在還只是開始,一般6—10是長江流域的雨季,8-9月雨水量達到巔峰。所以,目前的水患還不是最厲害的。目前洪災導致 27省超過3000萬人受災.。中共官方聲稱,截至7月9號下午2點,洪澇導致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等27省市,3020萬人次受災。

中國多個省區中,有幾個省份是傳統的產糧大省,被稱為大糧倉。包括,安徽省 、江蘇省,都是淮河流經的省份,都是中國主要的產糧基地;此外,還有湖北,湖北位於長江中游兩岸,土地肥沃,水資源豐富,從古至今都一直是中國的糧食主產區,有「魚米之鄉」的美稱;廣東省也是大糧倉, 因為廣東大部分地區屬於亞熱帶海洋氣候, 溫暖濕潤,無霜期長,非常適合水稻等糧食作物的生長。中國的這幾大糧倉,除了東北三省(尤其是產糧第一的黑龍江)和北方的山東,河南,河北,內蒙古四省以外,其他的主要糧倉省份好像都在洪水裡泡著呢,包括:安徽,江蘇,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廣東等等。以2019年糧食生產的分布來看,洪災影響到的省份,糧食產量加在一起,占全國糧食產量的大約40%。以此來推論, 2020年,洪災可能會使中國全國的糧食產量的40%受到影響。

中國的糧食重鎮東北三省占總產量的大約20%。但是卻傳出了當地鬧蝗災了,
東北的黑龍江省和吉林從6月初,有關部門發出了緊急通報:黑龍江省林草局6月1日發布「關於加強蝗蟲防治工作的緊急通知」,哈爾濱市周邊有5個區、縣(市)已出現嚴重蝗蟲災情。吉林市農業農村局6月5日發布防治蝗蟲的緊急通知」, 吉林市多個地區出現蝗蟲 。另外,湖南省和雲南省也出現蝗蟲災害,預計7至9月份蝗災可能爆發成災。
東北農業大學的教授王剛毅3月份曾說,蝗蟲所到之處,沒有糧食作物能倖免。

洪水和蝗蟲災害可能會影響中國60%的糧食生產。到底影響的規模有多大,現在還不得而知。

另一個產糧大省–內蒙古又出現了鼠疫。7月7日,內蒙古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 通報,目前,內蒙古已發現3個鼠疫疫點,15名密切接觸者已實施居家醫學隔離觀察。

中國的養豬業有非洲豬瘟、豬版H1N1。

中國今年到底能收成多少糧食呢?真是一個大大的問號。但是,中共方面似乎已經感受到糧荒的即將到來。中共黨媒日前罕見刊文稱,要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其中的第五條就是「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中共在全國範圍要求農民退耕保糧,四川省成都市下發文件,要求全市果園和林木園恢復水稻種植,以應對可能出現的糧食危機。聽說,四川是發錢要求果農改種水稻。

官員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承認退耕保糧的任務是全國性的。

中國前些年糧食豐收,這麼大的國家,儲備糧食總有很多吧?今年以來,瘟疫、洪水、蝗蟲一齊到來,中共近日又開始清查各地糧庫的糧食。以往,每當,當局開始查糧庫的糧食儲備,各地糧庫就紛紛起火。這一次也不出意外,包括上海,河南,貴州等地的大糧庫紛紛著火。網上視頻顯示:上海糧油公司著火。黑煙滾滾,當局動用消防飛機滅火。

網民哀嚎: 別查糧倉了,再查會被餓死的!其實,糧倉已經是空的,查不查也是空了。不空就不會著火了。有多年在糧食系統工作的人說,糧庫都是嚴格防火的,如果不是人為加汽油點火,絕對不會自己燒出那個程度的大火。

三:去外國買糧食能解決問題嗎?

隨著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近期已有泰國、越南、俄羅斯、柬埔寨等 13 國宣布對糧食出口採取「限額」或、「限制」措施。如果糧食出現短缺,以為花錢去外國買糧食就能解決問題,那就太天真了。中國有14億,15億的人,糧食缺口有多大,當局願意花外匯解決多少人的口糧?最後,糧食問題其實是一個政治問題。

有一個笑話說大學考試題目是「請談談對世界一些國家糧食短缺的個人看法」,結果美國的考生不知道什麼叫「短缺」,北韓的考生不知道什麼叫「糧食」,而中國的考生不知道什麼叫「個人看法」。

有學者把中國人分成三個世界,第一世界的人,住在別墅裡享受著, 第二世界的人在為住房、醫療和子女教育而辛勤工作賺錢,不敢消費,第三世界的人在溫飽線上苦苦掙扎。

另一種觀點把中國人分成5個階層:「最高階-就一個人:維尼,第二階-有外國身分的中共官員和他們的親屬子女,第三階-一般的共產黨員,第四階-一般國民,也就是俗稱的韭菜,最低階-現在在集中營的那些人,和那些被當局打壓的人」。如果發生糧食短缺, 前三階級的人能夠有的吃,後面的人就算真的被餓死也不會被發現。

前二三個階層可以算作特權階層,他們占有了絕大部分的國家財富。 在國家「打老虎」的「反腐鬥爭」中,老百姓窺視到了中共官員的腐敗是怎樣的觸目驚心。幾個億、幾十億、幾百億的貪腐,已經成為了常態。據調查顯示,中國大批離退休高幹長年占據40多萬套賓館式的高幹病房,這項開支一年就是500多億元;再加上在職幹部的療養,每年用於政府官員的公費醫療費高達2,200億元左右;也就是說,全國用於衛生的財政開支的80%,是為850萬以高級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所以,再怎麼糧食短缺,這些人也不會少了大魚大肉的。

中共建政後死亡最多的政治運動是1958「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 海內外學者對餓死人數的估計在3千萬到4千5百萬之間。這一場1959年至1961年發生的全面大饑荒被歪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的洪水、乾旱、 地震、 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由於農業集體化和大躍進運動,使全民煉鋼,大量莊稼拋灑在地裡無人收割,直到爛掉;同時各地卻「爭放衛星」,什麼水稻「畝產十萬斤」的消息到處都是。國家按照虛報的產量進行糧食徵購,結果把農民的口糧、種子糧、飼料全部收走。仍然不夠數量,就誣衊農民把糧食藏了起來。當時甘肅、山東、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廣西等許多省份餓殍遍野,沒有飯吃的農民還被逼著去「大修水利」、「大煉鋼鐵」,許多人走著走著路就一頭倒在地上永遠也起不來了。許多村莊一戶一戶地死絕。

地方官員是怎麼做的呢?甘肅省在陝西主動提出支援他們糧食時還以糧多得吃不了為藉口拒絕了。在四川餓死了至少一千萬人的省委書記李井泉的兒子寫文章說,當時中央要求四川作出犧牲,把糧食調撥給北京,天津和上海。李井泉說,四川只剩下農民每天一斤的口糧了,鄧小平只說了一句:犧牲農民。就這一句話,天府之國、魚米之鄉的四川餓死千萬人。後來,李井泉還被提拔當了西南局第一書記。

但在大饑荒期間,原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瘋狂對外援助。

1965年5月10日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向阿爾巴尼亞貴賓介紹,從1950年到1964年底,中國對外援助金額達人民幣108億元。其中,1960年至1964年的5年中,即中國最困難的時候對外援助金額最多。
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時期,大批中國糧正源源不斷地援助友好國家。在中國外交部業已開放的檔案裡:1960年,中國政府無償贈幾內亞大米1萬噸,還有15,000噸小麥運往阿爾巴尼亞。1961年中方援助老撾 17噸南寧稻種用於播種。

1960年11月,古巴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訪華,中國給了6,000萬美元的「貸款」,周恩來特別告訴格瓦拉,這錢「可以經過談判不還」。1961年1月,中國和蘇聯分裂,中國希望阿爾巴尼亞幫忙罵蘇聯的赫魯曉夫(Khrushchev),給了五億盧布,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

如果2020年,中國出現糧食短缺了,中國政府是會從美國或其他國家買糧食,但是那個糧食能裝到小老百姓的碗裡嗎?
4:預言中的饑荒時間

預言裡對饑荒和洪災的時間都做了明確的說明。《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是這麼寫的: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
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其中,提到,「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現在正處在2020年春夏時節,洪水滔天,還沒有止息的跡象。到2020年的秋天冬天的時節,饑荒就會出現。「秋冬多饑渴、晚稻無可割」

正常南方水稻第一季7月底8月初就可以成熟收割,緊接著馬上晚稻插秧(,10月下旬-11月第二季的晚稻就可以收割了。洪水這樣下去,早稻可能會顆粒無收,也無法播種晚稻,到11月的收割季節,自然就會「晚稻無可割」。饑荒就會有人餓死,預言說「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好的,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請你幫忙傳播和訂閱這個頻道,再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