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華春瑩的「委屈」與胡錫進的「哭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天我寫了一篇「華春瑩的『可悲』與胡錫進的『不滿』」,今天想再接著寫寫他倆,寫寫華春瑩的「委屈」與胡錫進的「哭腔」。

關注世界局勢的人多半都有一種感覺,就是今年以來,特別是最近一段時期來,世界局勢變化的一大特點就在於:一方面美國對中共全面出擊,步步緊逼,連出大招,另一方面西方世界對中共的合圍也在迅速形成,一場全方位的「新冷戰」已經開啟。對於這種局面,中共雖然不是一點沒有預料和準備,但顯然沒有料到來的這麼快,而且這麼嚴峻。重壓面前,明顯慌神了。

何以見的?

看看華春瑩和胡錫進最近在說什麼就知道了。前者是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司長、頭號發言人,後者是集中報導國際事務與中共外交政策的黨媒 「一把手」,他們的言論可以說就是中共高層動向的「風向標」。

先說華春瑩。

7月15日的記者會上,華春瑩還放言:「中國不怕威脅。樹欲靜而風不止,如果美國想興風作浪的話,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但時隔不過兩天,在17日的記者會上,她的口氣就明顯變了。

談到中美新冷戰的問題,華春瑩表示,「美方的一些人現在出於意識形態的偏見,正在不遺餘力地把中國(中共)渲染成對手甚至敵人,想方設法地扼制中國(中共)的發展,不擇手段地阻礙中美之間的聯繫」、「當前美國的對華政策,是出於缺乏事實依據的戰略誤判,充滿了情緒化的宣洩和麥卡錫似的偏執。」

她接著強調:「中國…沒有想去主動招惹美國,但是呢,美國對中國無端猜忌,已經到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地步」、「我們從來也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的對抗,我們關心的是提高本國人民的福祉。」表示希望與美國平等、相互尊重地發展關係。

請大家仔細讀讀和品品這幾段話,儘管依然充滿了黨文化的官腔,但卻全然沒了我們見慣了的那種戰狼的叫囂,而且充滿了一種罕見的委屈,聽上去就像是怨婦在一個勁的抱怨美國對自己有偏見,誤判了自己,同時又在一個勁的表白自己只關心本國人民的福祉,從來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的對抗。特別是那句「中國…沒有想去主動招惹美國」,聽上去簡直讓人感到有點可憐巴巴,這哪像一天前恐嚇美國「讓暴風雨來得再猛烈些」 的那個華春瑩?!

再說胡錫進。

跟華春瑩一樣,胡錫進也是一匹出名的中共戰狼。想必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前一陣子他曾在微博上揚言中國需要增加1000枚核彈和100枚東風41,以抑制美國的戰略野心和對華衝動,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可最近,他對美國的調子也變了,變慫了!

7月16日,華春瑩在記者會為中共大到苦水的同一天,胡錫進在《環球時報》上發表了題為「中國究竟做錯了什麼?美國非要堵死中國」的長文。

胡錫進在文中說:「美國要同中國『脫鉤』,要拉盟友們像對抗蘇聯那樣遏制中國(中共)。在經歷了全球化的繁榮之後,這一切來得如此突然,讓全世界都有點發懵,不敢相信歷史的時鐘真的倒撥了,人類要大步跨回到大國對抗的時代。倒退3年沒有人敢想像這一切會在我們的眼前發生」。

胡錫進又說:「中國要取代美國的霸權?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最高層從未做過對比美國的實力趕超計劃,這期間中共黨員們從未聽說過國家有哪一年要GDP追上美國的時間表。中國的發展計劃全是針對國內需求制定的,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一個又一個現實方案。實事求是說,中國人民想過更好的日子,想讓下一代比自己這一代活得更精采些,是這個國家不斷前進的真正動力。如果中國政府制定一個增長率很低的長期發展計劃,社會輿論根本就不會接受,因為這不符合人們對改善生活的渴望,也會讓人們的幹勁無處釋放,中國是一個必須不斷發展的社會。」

胡錫進最後還說:「中美關係是個互動過程,不能說我們的每一次反應都是準確的,但我們的初衷單純善良。我們沒有挑戰誰,更沒有霸權野心。」

胡錫進說了許多,其實就一個意思:中共只想讓本國人民過上好日子,中共從來沒有想要取代美國的霸權。中共沒有做錯什麼,完全是美國誤解冤枉了中共,把中共錯當成對手和敵人了!這跟我們在上面引述的華春瑩的話可謂異曲同工,只不過胡錫進的辯白意味似乎更濃。如果說華春瑩的那句「中國…沒有想去主動招惹美國」聽上去有點可憐巴巴,那麼當胡錫進說「中國究竟做錯了什麼?美國非要堵死中國」時簡直都帶哭腔了!

更讓人可笑的是,胡錫進接著又在推特上發文,大言不慚的說:「冠狀病毒正在挑戰全人類。現在是人類最需要團結的時候了。如果美國和中國此時發生衝突,歷史將不會原諒。煽動中美衝突的人將受到歷史的譴責。」

短短幾天之間,戰狼搖身一變,儼然成了中美和平的愛好者了。

有網友譏諷道:

「1000枚核彈是他說的嗎??」

「老胡太狠了,竟自已打自已!」

「哇靠,這廝又這麼說啦!要造千顆核彈的主意不是就出自這廝之口麼?」

其實,華春瑩也好,胡錫進也好,都只不過是中共的傳聲筒,中共的木偶。他們之所以一會兒扮演戰狼,一會兒扮演弱者,昨天一個樣,今天另一個樣,變來變去,不是因為他們自身個性多變,而是因為他們的主子中共在變來變去。華春瑩的「委屈」與胡錫進的「哭腔」其實都表明了一點,那就是中共在美國和其盟友的合圍面前感到壓力了,慌神了。

胡錫進說「全世界都有點發懵」。這完全是張冠李戴——發懵的根本就不是全世界,而是華春瑩和胡錫進背後的中共!

民運人士王丹前幾天在一篇文章裡說的到位:中共如今知道與美國問題嚴重,「 真的在求饒了。可是,已經晚了。 」美國對華政策環環相扣,顯然是有備而來,如今中共才要求饒,恐怕連中共自己都不相信美國會相信,「中共毀掉了香港,但賠上了中美關係,這,就叫攬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