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 中共的閉關鎖國已不可避免 中共的滅亡也即將展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閉關鎖國對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是極其可怕的,因為它能導致一個國家的貧窮、落後、國力衰敗,甚至出現國家的內亂和滅亡等等。

我們今天為什麼要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中共國即將要走入這個死胡同、走入這個墳墓。中共為什麼要走這條路?難道它不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嗎?中共當然知道。可是由於中共的倒行逆施、逆天叛道,導致天怒人怨,逼著中共不得不走這條不歸路,這也就是天意吧!

近日,多家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已经在美国的要驱逐出境。美國的這項製裁一旦實施,中共必將閉關鎖國。因為美國的這個制裁一定在全世界會引起骨牌效應,西方國家會積極響應。而中共能到美國和西方發達國家的只有中共的集權利益者,那當然都是中共黨員層面上的人。而老百姓是沒有那個能力和條件的。

我們從中共強行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可以看出,全世界能支持中共的有幾個國家?又都是些什麼樣的國家?所以中共如今在全世界已經成了孤家寡人,閉關鎖國也就成了中共的必然。

那為什麼說閉關鎖國就成了中共的火葬場、就成了中共的墳墓呢?當我們翻開中共的歷史不難看出,中共從篡政後三十年左右的閉關鎖國,中國的老百姓被活活打死、餓死就有好幾千萬。舉個例子,據史料記載,中國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其間,中国农民活活饿死就高达3千6百多万,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

五十歲以上的中國人都知道、也品嚐過閉關鎖國的滋味。那時的城市,吃糧要糧票、吃油要油票、吃肉要肉票、穿衣要布票,就連抽香煙也要煙票。筆者有一段親身經歷,如今仍然記憶猶新。記得那是上世紀70年代初,過節了,家裡沒有油炒菜了,由於父母忙,就讓我拿著少的可憐的肉票和錢去排隊買肉。那時還小不太懂事,到肉店一看,賣肉的人在排長龍,可是就是沒人買,我當時挺高興,不用排隊,於是我就過去買了一斤肉。賣完一回到家,懷了!我父親一看我買的肉火就上來了,那真是一頓的打罵,逼著我去換肉,那哪能換得了?挨了罵、挨了打才明白,原來賣肉不是為了吃肉啊!難怪那麼多人排隊買肉卻沒人買?都是想買最肥的肉煉油炒菜用。而賣肉的人把瘦肉擺在前面,等把瘦肉賣完了才買肥肉。這就是當時的中國,說實話,我還是居住在大城市,條件相對還好一些,那農村可憐的就更不用提了。我在70年代末到農村體驗了兩年的生活,那裡的農民真的很可憐,什麼也不知道,每天就是面向黃土背朝天,別說吃肉,就是飯能吃飽就已經很不錯了。

鄧小平一上台為什麼急於要搞改革,因為那時的中國已經到了不打自垮的地步,中共也即將奔潰瓦解。

八國聯軍為什麼敢於跟清朝政府交戰,那不是由於閉關鎖國而導致的落後嗎?人家都是洋腔洋砲,你還是大刀長矛,嘴裡還喊著刀槍不入,那有什麼用?一頓打,馬上跪地求饒,割地賠款。

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使中國的經濟上去了,人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一棟棟的高樓大廈也在各大城市建造起來了。表面看起來中國也變得繁華了,然而這種表面的繁榮不會長久。為什麼?因為人類要想達到真正的繁華昌盛,必須具備兩個因素,一個是物質因素;一個是精神因素。精神也就是我們傳統文化中講的道德。

我們舉個例子,就說一個人,光有肉身就是一塊肉,還必須有肉眼看不到的靈魂、脾氣、秉性等等組成,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人。這個社會跟人是一樣的。當年中共黨魁鄧小平不是也講,改革開放兩手都要抓嗎?就是即抓物質又抓精神。然而中共的邪惡本質決定了它說一套做一套。它把中國人的思想都變成了拜金主義的思想,一切向錢看,為了錢可以六親不認;為了錢可以無惡不作。什麼道德,道德值幾個錢?吃喝嫖賭抽在中國肆意氾濫,笑貧不笑娼已經得到了這個神會的共識。

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人是不是離人善良的本性越來越遠?離做人的標準也越來越遠?在我們傳統文化中講到,說西方耶和華造了西方人;女媧娘娘造了東方人。如果這些傳說是真的,那當人背離神,與做人的要求越來越遠時,那人將會得到什麼樣的懲罰?

我們可以看到,如今在中國大陸所發生的各種天災,那是偶然的嗎?這個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都是因為人類道德敗壞造成的。其實這些道理中共邪靈很清楚,那為什麼中共邪靈要把中國人變成這個樣子呢?因為中共邪靈的使命就是來毀滅中國人的,它要把中國人帶入地獄與它陪葬。

中共的閉關鎖國已不可避免,中共的滅亡也即將展現。作為中國人,在這個歷史緊要關頭,我們該怎麼辦?跟著中共一起開歷史的倒車?回到閉關鎖國的時代?我想誰也不願意。唯一的辦法,就是中國人趕快覺醒,走出我們的家門,向香港返送中那樣,不屈不撓徹底推翻中共的邪惡暴政。這是歷史賦予中華兒女的不可推卸的神聖責任。

同時,趕快抓緊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跟法輪功站在一起,其實就是跟神站在一起,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夠擺脫中共的魔爪,就能夠得到神的保護,就能夠走出人類的大劫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