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呂南:港人展現骨氣 鼓舞英對中共強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4日訊】近來英國與香港關係再次成為國際焦點。「港版國安法」實施後,英國一連串的政策變化,對中共態度從軟弱趨於強硬。英國華人工黨聯合創辦人吳呂南博士(Dr Stephen Ng MBE)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英國對華政策急劇變化,香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過去一年香港人展現的骨氣,努力抗爭,用行動堅守普世價值,為了正義、為了民主的堅持,引發全世界的波瀾。」

「(英國對華政策)由漸變到突變,香港人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吳呂南土生土長於香港,畢業於香港大學中文系,目前定居英國倫敦,他銘記香港給予的生命養分,「香港給了我半生的恩惠」。

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抗爭,吳呂南屢次集結千人遊行到英國首相府、國會廣場,大聲疾呼,聲援港人。也透過華人工黨、「香港觀察」(Hong Kong Watch),與執政的保守黨,在野的工黨、民主黨、民主聯盟黨、綠黨等等,維繫友好關係,「我們做了很多遊說工作,背後下了功夫。」吳呂南說。

不過,吳呂南表示,過往英國標榜「務實外交,有生意做是最重要的」,再加上英國主流人士與政治人物遭到中共收買與滲透,情況嚴重,對中共的態度始終曖昧。直到中共瞞報疫情導致全球大流行,再加上「港版國安法」施行後,中共將警隊暴力、國安由地下變成公開的運作;另設國安法的專屬法院,凌駕於一切,「將香港法院以及香港的司法制度都完全凌駕了。這個意味著法治已死」。

「可以說是掩耳盜鈴,凌駕原有的所有架構,將過去不合理的事將它正面化成為另一個機制。」吳呂南說,「現在香港人爭取的已經不是一個政治哲學、政治理念或者一個國家機構的機制怎麼做,而是一個文明與野蠻的分別。」

「外國政府看到香港的前途,已經走到終極的位置,它肯定要做一些事。所以現在英國政府這麼決絕、這麼強烈出來發聲。」他說,歸根結底最重要的是香港人面對殘暴展現的「骨氣」,「如果沒香港的數百萬人在過去一年努力的抗爭,是不會造成全世界這個波瀾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0日、21日訪問英國,聯英對抗中共的意味濃厚。到訪前,首相約翰遜宣布禁止華為5G,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港譯藍韜文)也宣布無限期中止和香港的引渡條約,並對香港實施武器禁運。而今年1月,英國不顧美國總統川普的不滿,宣布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移動網絡建設。

蓬佩奧此行也與英國20位跨黨派、對中共態度強硬的「鷹派」議員會面,吳呂南說:「這個制裁或下一步的策略的連續性和持續性,大家的底牌都慢慢揭出來。香港9月份立法會選舉成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

他表示,目前英國各黨派已達成共識,制裁香港官員的名單也呼之欲出,「首先有林鄭月娥,接著有梁振英,再下來已經有一個小的名單。」

吳呂南與林鄭先後畢業於香港大學,林鄭外派至英國任經貿主任期間,吳呂南與林鄭夫婦有短暫接觸。他形容當時的林鄭「做官非常勤快,是非常好的」,林鄭的丈夫林兆波「是一個很平實的學者、好人」。

然而歲月荏苒,今日的林鄭選擇成為中共殘暴集團的一員,吳呂南唏噓不已,「人的得失,給你作為特首,你以後個人家庭生活、怎麼度過餘生?怎麼面對這個世界和周圍的朋友?」

「你的兒子怎麼結交朋友?怎樣工作?怎麼再繼續生活下去呢?」他質問林鄭口說香港年輕人「太政治化、政治不正確」,那麼她是否應該讓在英美求學、持英國護照的兩個兒子,回大灣區服務?為「祖國」服務?「到底是誰更加政治不正確?更加的口是心非呢?」

「(林鄭)可以說上了一艘賊船,去不到彼岸。想跳船,也不可以。只能是騎虎難下,已經上船了,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吳呂南說,林鄭不僅得面對英政府的制裁,劍橋學院也正考慮褫奪她的院士名銜,「『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因果報應是必然的。」

過去一年,香港無數年輕人遭到港府抓捕、虐打、性侵、被自殺、被失蹤,吳呂南痛心疾首,「打到皮開骨折,女性受到非禮,受到強姦,受到種種的折磨,不人道的待遇。我們感到非常之心痛。」人在倫敦,夜裡聽著收音機、上網,香港捎來的消息,令他徹夜難眠。

「煲湯都煲糊了、上街忘記帶鑰匙,已經成為生活常態。我們的心是非常的關注,非常的痛心。」吳呂南藉受訪之機,對在抗爭中失去生命的香港人,表達沉痛的哀悼之意,「同時對那些受到牽連株連的、正受折磨的和在監獄中的抗爭者給予更崇高的敬意,你們一定要撐下去。」

吳呂南博士(Dr Stephen Ng MBE)是英國兩大執政黨之一的工黨華人組織——華人工黨的聯合創辦人,並於2012年獲授英女王MBE員佐勛章。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難民時代在港成長 不忘香港恩惠

記者:先和觀眾介紹一下你自己和香港之間的情緣?

吳呂南:我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我父母1949年前後在中國廣東南海來到香港。50年代初期,我出生在香港石硤尾,很出名的木屋區,六村。1953年聖誕節,大火全部燒了六村,不幸中的大幸,我們成為火浴中的鳳凰。當時政府在原地起了一些平房屋,我們是入住第一期像H型的7層樓的舊式的徙置大廈,環境非常狹窄,但已經非常幸運,可以健康成長,可以有瓦遮頭,在當時難民的世代,是非常重要的。

在香港一直有機會讀書,進到大學,出來工作,香港給了我半生的恩惠。前半生在香港土生土長,後半生來到英國,可以說是一個英國人,餘生可以說是一個地球人。但是對香港念念不忘,是自己的本土。帶著感恩的心情,希望可以在英國為香港做一些回饋。和很多人的經歷是一模一樣的,都是做一個「漂」,好似不斷轉移的,一個移民的世代。

港人骨氣引起波瀾 英對華政策急轉

記者:最近英國和香港關係再次成為焦點。中共《港版國安法》之後,英國做了一連串的政策的變化。

吳呂南:英國對華政策是近幾個星期才有特別急速的發展,比美國和澳洲要慢一點。停止引渡條約,美國和澳洲已經實行了英國才實行;還有武器禁運,是一部分的武器禁運;還沒有出最重的手。美國也都是沒有出(最重的手)。其實也要看地域環境,政治的角力,要怎麼去做。

在英國來說,一向都是說「務實外交」,有生意做是最重要的。中共奪權後,英國承認中國,一直有生意來往,現在揭發出來,像是和48家集團的勾結,或者和英國上議院、國會議員,種種的被收買,都被暴露了出來。今年年初才說給予華為有限度地參與英國5G的計劃。這個政策的變化是很急促、急劇的。

在過去一年,在雨傘運動,甚至是反送中,我們都有很多遊行、很多示威,很多像香港BNO平權的組織來到英國,我們有幾千人參與,去英國首相府門前、國會廣場前面,大聲疾呼,引吭高歌,但是主流媒體的報導是很少的,主流媒體真的是不理我們、不做事的。

我們透過華人工黨、「香港觀察」(Hong Kong Watch),和不同的政黨、執政的保守黨、在野的工黨,甚至在野的自由民主黨、民主聯盟黨、綠黨等等,都保持著非常的關係,做了很多遊說工作,背後下了功夫。投票的國會的議員,如果沒有他的投票,就做不了政策。

當然因為中國「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影響,種種的一波又一波真假的情報,隱瞞的報導。直到香港國安法給全世界認清了香港,中國真正共產主義的手段和欺騙,譬如對澳洲的欺凌,對英國的恐嚇。它對英國是看不上眼的,例如駐英大使劉曉明多番恐嚇,「假如你要做什麼,你小心點吧,你做這些事就小心吧!」它覺得英國欠了中國很多東西,因為有很多投資在裡面。

香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導火線。歸根結底最重要就是香港人有骨氣,如果沒香港的兩三百萬人在過去的一年努力的抗爭,用種種的行動展現了為了普世價值、為了正義、為了民主的堅持,是不會造成全世界這個波瀾的。

當然這是由漸變到突變,香港人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千萬不要小看自己。

我也藉此這個機會為香港過去一年,例如梁凌傑、陳彥霖、周梓樂,甚至很多浮屍、跳樓、失蹤的,很多兄弟或者抗爭者被警察逮捕,打到皮開骨折,女性受到非禮,受到強姦,受到種種的折磨,不人道的待遇,我們感到非常之心痛。雖然我們在海外,我們一樣睡不著覺,晚晚聽著收音機,上網看著。煲湯都煲糊了、上街忘記帶鑰匙,這已經成為常態。我們的心是非常的關注,非常的痛心。為了這些失去生命的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我們非常哀痛,希望藉這個機會表達沉痛的哀悼。同時對那些受到牽連株連的,正在受折磨的和在監獄中的示威抗爭者給予更崇高的敬意,你們一定要撐下去。

國安法毀《中英聯合聲明》 將地下變地面運作

吳呂南:再回到剛才談到的政策,現在華為被禁止了。最重要的變化,就是海外國民護照BNO的變化,雖然回歸23年了,一直來說它(英國)都是很不明確的,非常之曖昧。基於《中英聯合聲明》,英國不會再干涉香港的主權,但會關注香港的長遠發展。基於《中英聯合聲明》50年不變,現在觸犯了底線。國安法可以說是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將《中英聯合聲明》摧毀了,將一國兩制摧毀了。

香港有特種的國安部隊,已經成為第二個地位。是一個警隊暴力,國安由地下變成公開的運作。已經撕破了,變成一個統治的機器。另外有一個特別的國安法的法院,凌駕於一切,不能保釋,金錢隨便使用,沒有陪審團,沒有上訴機制,又可以祕密審訊的,甚至可以送中。這將香港法院以及香港的司法制度都完全凌駕了。這個意味著法治已死。

現在香港人爭取的已經不是一個政治哲學、政治理念或者一個國家機構的機制怎麼做,而是一個文明與野蠻的分別。以前不管如何從一個文明的角度,可以有商量,可以有談有講,可以相互讓步、相互理解從而達成一個和諧共存上進的社會。現在講一黨專政,以人為事,自己說了算,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完全不講道理、不講法制。拿張白紙上街都可以抓,看你不順眼就可以抓到一邊,設封鎖線,這邊封,那邊封,讓人走不了,甕中捉鱉,這完全不合理。有人上街看見一個女警摔倒笑了笑,一個男警察就把那個人拖出去打一頓,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非常之不合理、不合情,所以香港人反對是很自然的,現在共產黨在香港的做法,可以說是民心盡失,共產黨想在香港實施它們的「鴻圖大計」其實是很難很難的。

外國政府看到香港的前途,已經走到終極的位置,它肯定要做一些事。所以現在英國政府這麼強烈出來發聲,給擁有海外國民護照的人,給350萬這類人有居留權,我覺得相對來講是一個非常慷概的移民計劃,我們最擔心的是那些年輕的或者一些沒有護照的人。

蓬佩奧訪英見鷹派 制裁港官名單呼之欲出

吳呂南:英國突然間成為一個焦點,蓬佩奧來英國,會見了一些比較鷹派的國會議員,而我們知道,這個制裁或下一步的策略的連續性和持續性,大家的底牌都慢慢揭出來。香港9月份立法會選舉成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立法會的選舉,(中共)一定會利用各種手段破壞,但我想全世界都在關注著。

有些評論者都說中國的策略可以變來變去,打不過你或者國安法通過了可以第二天就突然取消,全部歸零。但就算它真的突然間用一個政治手段撤銷國安法,但香港人會信嗎?明智的香港人,經歷了世界這麼多事件的香港人。我們看到烏坎村事件,開始給你民選,後來全部抓起來,現在(鎮壓)烏坎村的書記突然來做香港的村書記,它說想撤回,都是假的,都是兩面刀、兩面手。

根本上人們對這個政權完全失望,走到這幾步可以說是歷劫難返。我預料(英國)執政黨裡有一些議員已經說要制裁壓制維吾爾族的官員,香港的高官也已經有名單了,工黨、自由民主黨裡也有一個共識,彼此各方面的黨派有一個共識,制裁名單已經呼之欲出。有的人(被)點出名字,首先有林鄭月娥,接著有梁振英,再下來已經有一個小的名單。林鄭月娥是一定走不掉,肯定是第一個了,接下來看劍橋學院給她的名譽院士銜,之前香港有一幫朋友、學生、新選的區議員要求劍橋學院褫奪她的院士銜,劍橋學院現在宣布說會考慮褫奪她的院士名銜。名譽的名銜給不給你不重要,但是對林鄭、對香港特首來說這是非常大的一種羞辱,又收回就證明你的地位是不得人心、不得民心,所以制裁名單肯定是有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因果報應是必然的。

與林鄭識於微時 親共後性格大變

記者:你畢業於香港大學,林鄭月娥是你的師妹,你們之間認識?她來英國,你與她一起唱過歌?有什麼話想對林鄭講?

吳呂南:其實大學時我不認識她,有一次示威遊行,我在前面拉橫幅,她在我後面我也沒留意,那時大家剛剛大學畢業。後來她做了特首之後,《南華早報》就拿張照片出來看,哦原來後面有一個人參加過金禧事件,然後給個評語說:何昔日之芳草兮。

我最早遇到她是因為她來了英國,做經貿辦主任期間,她當時連降三級來英國做海外地方官,那時她的丈夫在劍橋大學教書,她的丈夫與我是同屆畢業的,她兩個兒子也是在劍橋大學讀書。她最初到任的時候,林先生也與我談了半天的話,林先生是數學專才,是一個非常平實,非常容易交談的人,是一個很平實的學者、好人。而當林鄭去英國做事,做官是非常勤快的,是非常好的,很多時候在社區活動、民娛活動都見到她。我曾經為華人社區籌款,她都贊助了300英鎊給我的行動。

當時她在英國的劍橋也買了大房子,林鄭說廚房要大些,退休之後可以煮東西吃,都是一般的日常活動中(交往),沒有深交,我沒有要和她割席的意思。現在來說她和林先生再想在劍橋攜手漫步、揮揮衣袖的日子,似乎很遙遠不可及了。

她說香港的年輕人「太政治化,政治不正確」,其實她自己的政治才是一個問題。她的兩個兒子都是英國護照,在海外讀書,劍橋、哈佛,一直在海外謀生,今後你的兒子怎麼結交朋友、怎樣工作、怎麼再繼續生活下去呢?如果要政治正確,是不是要他們回大灣區去服務,一直為「祖國」服務?說到政治不正確,到底是誰(政治)更加不正確?更加的口是心非呢?

她也是港英(時期)培養出來的政務官,她看到以前舊上司曾蔭權的下場,自己都不心寒的話,她再看看她現在手下,律政司鄭若驊來到英國跌倒在地之後,就想乘機隱退,但被大使館的員工護送回中國就醫,修理好之後,回到香港的第一次記者會時,蓬首垢面、面如土色。看到這些,她的心都應該冷一冷,究竟該怎麼做呢?當然了,她自己這樣的選擇,可以說上了一艘賊船,去不到彼岸。想跳船,也不可以,只能看到現在是騎虎難下,已經上船了,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人的得失,給你作為特首,你以後個人家庭生活,怎麼度過餘生?怎麼面對這個世界和周圍的朋友?你在香港,夠膽量自己出門只是找個女傭陪你上街,喝杯奶茶吃個蛋撻,你看有什麼後果?你自己去坐地鐵,看看有什麼後果?這種自我捆綁。她上電視講話,很多時候是板著面孔,已經沒有昔日的光彩與自信。

我們同樣出生和環境,當然我沒有她那麼能幹考第一,我的家庭會比她家庭窮一些,但對於香港,她不懂感恩,而是造成香港這麼亂,最重要的是,連累這麼多人受到折磨,受到災難,死亡、受傷,不計其數,和現在有上萬人被捕,千人被抓,這上萬人全部生活不方便,未來會有隱憂,不知道未來是否會被清算、被排斥,這是非常大的恐怖、恐懼。這個很痛心,只能說是情何以堪呢?

想對年輕人說:良心做事 自助助人

記者:怎麼看香港的前景?有什麼話想對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說?

吳呂南:我自己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好多事情要做的話,是靠你的地緣,靠你的人脈,靠你的良心去做的,這個很重要。

新聞自由、媒體自由是最重要,如果沒有了這個自由,有很多通訊很多資訊(的流通)都做不到。所以網台、個人的報紙、平台各方面,要儘量去支撐他們,支撐文化界、出版界、拍電影、出畫集或者文化活動,這些都是非常需要得到資助和關注的。

在年輕人方面,要照顧那些已經入獄的,或者正在限期受審的,他們的心理健康,有些人有家庭生活的問題,很多人逃離出來的這一年中沒有吃沒有住,可否儘量去支持他們。

另外一些不得不走,離開對於他們是一個更好的選擇的話,可以透過家長制,這個方法越低調、越小圈子越好。很多善心的家長,已經收容了一些年輕人,並爭取政治庇護。(這部分年輕人)心理質素(方面)的準備是很重要的。

有些年輕人來到外國,不知道該怎樣做,不知道面對將來的前景如何,非常徬徨。有些人來到海外的海關之後,因為種種原因被遣返,或者自己自願被遣返,因為得不到適當的輔導和適當的支援。他們離開香港之前,要和他們說得很清楚,政治庇護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做法。在落地之後肯定有十個八個小時接受盤問、詢問等等好多程序,一定要耐心等待,要做好(思想)準備。同時要將自己的物品一些證據,要將這些記錄在案,交給律師或者可信任的朋友,或者預先寄給海外,委託給別人。因為這些證據是非常重要的,對你如何申請居留、政治庇護等等,是需要有佐證的。特別是你受到過威嚇、跟蹤,受到(警察)上門搜查,或者受到種種不合理的對待,全部記錄在案,一定要做證據做實質的支持,這很重要。

我所接觸過的年輕人來到這裡,下飛機就已經睡著了,因為在香港他們根本睡不了覺,思覺失調(精神錯亂),情緒是非常緊張。很多年輕人就像一塊海綿,已經被榨乾,來到這裡要給他們很多水分,很多空間讓他們好好休息。希望各位可以支持他們的家長,這是最可信的方法,因為錢就是直接用在他們的身上,給他們有機會受教育,有機會讀書。無論怎樣,想到海外讀書的,或者要留學的,都要儘快將錢支援他們,讀中學或者大學都好,讀不同的課程的,都給予他們進修的機會。

至於是否在海外,一旦離開了就再也回不去香港,這是後話。假如你是香港人,有香港的文化使命,有香港的普世價值,到全世界作為國際人,都是一個香港人的心靈世界感情。

對於必須出來的年輕人,能走一個就一個,能幫一個就幫一個。加拿大、美國、澳洲比較寬鬆,而在歐洲國家,德國、英國,相對來說是嚴謹的。各有因緣,各有造化,能夠走出來的話,以香港人的堅毅,抱著謙遜的心態出來看世面,一定可以衝開一片天地。主要是自助助人,天無絕人之路。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