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梁杰文:中概股回流 投資風險尚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9日訊】7月27日,被稱為「港版納指」的恆生科技指數首次推出,包括以中資為主的阿里巴巴、騰訊、小米等30家在港上市的新經濟及科技股份。香港恆高證券公司投資經理、財經分析員梁傑文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由於美國制裁和國際反共形勢,中概股回歸香港或內地上市成了新潮流,下半年疫情發展是主調,航空、旅遊和賭博業恢復遙遙無期,投資要採取保守策略,最好投新經濟和科技股。

週一中午,新指數剛剛推出就跌了2.7%。對於設立恆生科技指數的前因後果,梁傑文表示,原來恆生指數的成分股都是中資的金融股、銀行股,加上本地的地產股和收租股,代表的是一些舊經濟的類別,反映不了近幾年全球新經濟或者科網股的熱潮。騰訊近幾年的股價升了很多,在短期高位推出,第一天的交易自然升不起來,跌回頭都不讓人意外。

「港版納指」30家上市公司內,包含28個中資公司,而沒有一家本港公司。梁傑文表示在預期之內,香港雖然是國際金融中心,但科技行業始終整體社會投入不夠大,內地要找30家科技公司很輕易,但香港可能真是找不到一家有競爭力的,可以躋身去成分股。

關於該指數的投資前景,以及會不會受到美國製裁,他認同都有風險在,「我相信有些是不會直接受到打壓影響,因為它們業務上跟5G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但是,你說不排除在中美雙方繼續交惡,或者緊張關係繼續升級的話,這一類的科技公司你投資,雖然大家都看好新經濟股這一類的前景,但是發展起來,始終有一個跌宕或者一個政治上的風險。」

科技股的龍頭阿里巴巴現在有一連串新聞,包括套現、旗下的螞蟻準備來港上市、馬雲在印度法院被告等,對此梁傑文認為,暫時影響不是那麼逼切,折現減持或者馬雲在阿里巴巴退休,都不是近年發生的事,對股價的影響可能已經消化了。至於印度法院傳召馬雲,他認為是一些技術原因,「我自己覺得,這些是一些法律或者律師團隊可以解決的問題。但是我們也都不會說,那麼大意去忽視。」

「有很多中資股在美國上市,大家都會擔心,美國會不會有一些制裁的措施,限制他們交易或逼使他們退市,所以螞蟻金服來香港上市也是其中順理成章能解決他們的問題,就是中概股回歸香港或內地科創板上市的大潮流,這一方面的背景其實都是在講中美關係變緊張了。」

中概股回歸香港成爲一個新的潮流,但是曠視科技來香港上市卻受到阻擾,那麼螞蟻金服是否有一些風險存在呢?梁傑文說,曠視科技上不了市的原因,可能它是美國的製裁名單,港交所擔心公司持續經營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大家在港交所的取態。螞蟻金服未上市之前,估值已經超過一萬億甚至有一萬五千億,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螞蟻金服在香港上市,就可以帶動港股交投、成交額激增,其他科技股的估值也會提升,港交所就會開放一些綠色通道。

「你可以看到上個月一些焦點的中概股迴流,比如網易或者京東,它們迴流了之後,其實港股新科技那個成交或者網易、京東本身股份的成交都不是一個小的金額,所以對港交所的成交額或對港交所的盈利很正面的話,所以可能在這一方面,大家,就算螞蟻金服會有一個政治上的風險,可能美國會製裁或對它施加一些限制性的措施,我相信它最終會成功來香港上市。」

對於中共政協委員、星島的何柱囯現在要賣盤,梁傑文說,近幾年香港傳媒業、報紙業經營越來越困難,加上肺炎的影響,潮流不只是星島,近一年有很多港資的公司,比如bossini或者先施,他們本身的控股股東都會選擇去賣盤,「我自己覺得都是一個時代的演變,一個自然發展的現象。」

目前行會已經通過了全日禁堂食,在室外也可能出來限制措施,飲食業的股票會跌多少呢?梁傑文表示,要視乎是哪一種股票。如果是快餐店影響比較輕微,可能跌幅預計會有一成。而中式的餐飲股,譬如是酒樓,潛在的跌幅,在第三、第四季,預計會跌兩成至三成。

他還指出,由於疫情和政府命令,不只餐飲業,航空業、旅遊業、甚至澳門的賭股,一些賭場、賭博概念與旅遊相關的股份,都不知何時才能恢復,持倉的比重應該盡量去減低。

「現在大家都在憧憬年底會有疫苗,或者內地那個控制肺炎那個情況還是理想。始終還有一個擔心,就是會不會香港情況傳進去內地,或者疫苗那個方面,那個發展相對於預期,不是這麼理想的話,可能到時相關的股份都會出現一個暴跌的情況。」

梁傑文介紹說,香港的金融業很發達,疫情對證券行的生意沒有大的影響,甚至還有一些正面的影響,因為多了好多散戶上網炒股。金管局對於銀行的限制,是擔心實體經濟,尤其是餐飲業、航空業、旅遊業相關公司的經營,如果更多的公司倒閉甚至破產,壞帳可能會傳導到銀行那裡。但也不是向一個控制不了、非常差的情況發展,可參考歐美或者英國等地區。

對以大陸客源為主的本港證券公司,他表示暫時沒什麼影響,這幾年香港監管當局接受了透過網上形式開戶,內地的投資者即使不親身來香港也可以開戶,近一年很多中概股回歸香港上市,更加激起了內地散戶投資港股的熱情,「內地人來香港開戶的那個變化,或者數量都在維持著,甚至還有一個輕微的增長。」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順應市場潮流創立「港版納指」

記者:今天星期一中午這個新的指數剛剛推出就已經跌了 2.7%, 你怎麼看這個「港版納指」推出的前因後果是怎麼樣的?

梁傑文: 最主要是大家近幾年大家看一看恆生指數好像沒有什麼代表性, 因為恆生指數如果你看回他的成分股,都是一批中資的金融股、銀行股,另一方面就是一些本地的地產股和收租股。很明顯給人的感覺上邊就是集中了一些舊經濟的類別,反映不了近幾年全球新經濟或者科網股那個熱潮,也代表不了內地的那個科網股的經濟實力,其實有一點小小的千呼萬喚,看著騰訊近幾年的股價升了這麼多,甚至外圍的一些科技股納指屢創新高的話, 恆生指數都順應了潮流,因應了市場的要求去創立了一個「港版納指」 恆生科技指數, 裡邊其實都是大家耳目能詳的公司,騰訊、阿里巴巴、美團、小米,推出來的時間其實我自己覺得有一點小小的尷尬,升到這麼多才推出,有小小的,叫做在高位那裡很短時間,短期的高位那裡推出。 所以今天第一天的交易就自然升不起來,跌回頭的話都不讓人意外。

30家成分股無香港科技公司

記者:香港股的這個名銜,但是裡邊就沒有香港的本地公司,都是你所說的騰訊啊那些科技股,主要是中資的。你覺得他的原因是什麼?

梁傑文: 也都很容易解釋,你說香港雖然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但是看著大部分的發展都是集中在金融方面,反而因為種種的制度問題、人才問題或者是發揮或者社會的氣氛問題,科技行業始終大家整體社會投入不夠大,也都是一些不是很有特色的,或者可以真的可以做大的, 也都夠競爭力的科技的公司。

所以其實你看看恆指這個科技指數,成分股開始就選30家公司,你自然看到了,內地要找30家公司,以致科技公司就很輕易了,但是香港,真是要找一家出來,可能真是很難都沒有一家,真是可以說是科技行業的,而且是有足夠的代表性,可以躋身去成分股,所以出到來的那30隻成分股,沒有一家是本地或者是本港公司,我相信都是預期之內的。

投資香港科技股政治風險猶在

記者:中美之間就是這一種交鋒,而且火爆,香港夾在其中,你覺得這一隻指數,打著旗號是科技股,會不會受到美國的制裁,或者中國那邊,大家雙方這種緊張關係,你怎麼看這個科技板塊的投資前景?

梁傑文:都會有一個,我都會同意有一個政治的風險在的,你說中方至中美為什麼,5G的那個實力崛起,華為、中興這一批的龍頭公司,威脅到美國科技公司那個科技行業龍頭的地位,可能這一方面也都引起美方的這一、兩年,對中國科技公司的一些打壓,或者是制裁的措施,所以你說看看恆生指數30隻成分股裡面,當然有些是,我相信有些是不會直接受到打壓影響,因為它們業務上跟5G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但是,你說不排除在中美雙方繼續交惡,或者緊張關係繼續升級的話,這一類的科技公司你投資,雖然大家都看好新經濟股這一類的前景,但是發展起來,始終有一個跌宕或者一個政治上的風險,可不可以在投資上都要考慮清楚。

阿里巴巴暫時應無大風險

記者:即是科技股的龍頭阿里巴巴,最近都有很多新聞,第一就是阿里巴巴,馬雲好像說在套現,它下面的公司螞蟻準備來香港上市,加上馬雲最近在印度那個法院,因為下面的員工的關係被告,你覺得這一連串的新聞,對於阿里巴巴這個前景是會有什麼影響?

梁傑文:我相信暫時來說,那個影響是不是那麼逼切或者不那麼實在。當然你由小事講起,你說他是折現減持,此終大家看得見折現減持的行動,或者他在阿里巴巴上退休的,都不是近年發生的事,可能對那個,我相信對那個股價那個影響可能已經消化了。另一方面,你說對印度法院那個,有些案例是傳召馬雲,或者是和阿里的管理層是有關係的話,我覺得都是一個,印度那方面的法例,或者是法院那個情況我不是那麼熟,但是我自己覺得都是一些技術的原因去傳召,將馬雲或者阿里的相關管理層列為被告去傳召他們,但是我自己覺得,這些是一些法律或者律師團隊可以解決的問題。但是我們也都不會說,那麼大意去忽視。

憂國際製裁 中概股回歸成新潮流

梁傑文:始終有些報導都是講美國,其實近來對中國的打壓或者制裁,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可能它都覺得那個影響不是那麼大,開始加大制裁那個力度,甚至遊說其他國家去支持去圍堵中國,在美國那個盤算上面,不單近來一些歐洲的國家,比如說英國、法國都相繼有些措施出台,可能是那個5G設備上要禁用華為的相關的零件。

也都有一些分析報導說,會不會說拉攏去印度去圍堵,或者是限制中國那個科技公司的那個發展呢,因為本身其實印度也都有這樣的取好就是說,其實印度早幾個月,在印度和中國的邊境,也都有一些小型的軍事衝突,兩國的關係也都不是真是那麼理想的,再加上可能在美國旁邊,現在在緊張關頭,在局勢上煽風點火,會不會是印度這個事件會繼續發酵的話,我都會留意著。

去到最後,看著螞蟻金服來香港上市的話,我覺得都會是大勢所趨,大家都,很多中資股都會很害怕美國加大制裁,有很多中資股在美國上市,大家都會擔心,美國會不會有一些制裁的措施,限制他們交易或逼使他們退市,所以螞蟻金服來香港上市也是其中順理成章能解決他們的問題,就是中概股回歸香港或內地科創板上市的大潮流,這一方面的背景其實都是在講中美關係變緊張了。

有政治風險 螞蟻金服也會來港上市

記者:之前都有說中概股回歸香港成爲一個新的潮流,但是也看到曠視科技來香港上市就受到阻擾,那這個螞蟻金服現在的情況是否有一些突發性或有一些風險存在呢?

梁傑文:我自己覺得視乎拿曠視科技來看,我相信它們上不了市的原因,可能它是美國的製裁名單,在港交所方面可能會擔心公司持續經營的能力,但是另一方面可能大家在港交所的取態,對螞蟻金服有另一個取態就是說,始終螞蟻金服未上市之前,它的估值已經超過一萬億甚至有一萬五千億,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螞蟻金服真的可以在香港上市的話可以帶動港股交投、成交額會激增,還有其他科技股的估值也會提升。

在這一方面港交所就會開放一些綠色通道或者更容易方便螞蟻金服來香港上市,你可以看到上個月一些焦點的中概股迴流,比如網易或者京東,它們迴流了之後,其實港股新科技那個成交或者網易、京東本身股份的成交都不是一個小的金額,所以對港交所的成交額或對港交所的盈利很正面的話,所以可能在這一方面大家,就算螞蟻金服會有一個政治上的風險,可能美國會製裁或對它施加一些限制性的措施,我相信它最終會成功來香港上市。

近年香港傳媒業經營困難 賣盤是自然現象

記者:想關心一下本地的版塊,最近我們看到星島的何柱囯,他的背景算是比較紅的一個政協委員,他都要賣盤,你怎麼看這個信息對他股票的影響,前景會是如何?

梁傑文:我相信背後的原因暫時很難揣度,但是如果用經濟的大環境唯一能去解釋的話,就是近幾年來本地,尤其是傳媒業、報紙業的經營是越來越困難,再加上今年有肺炎疫情的影響,本地的經濟走下波的話,可能都會觸發到或者加深了他去賣盤或者是止損的決心,出到來其實他賣盤那件事好像是變成他配售股份,向一些專業投資者或者第三方出售他的股權,暫時沒看見、暫時不能確定他是否有意去脫手賣盤,但是我自己覺得都是看到本地的經營環境是嚴峻的,但潮流不只是星島,甚至近一年有很多港資的公司,比如bossini或者是先施,他們本身那個控股股東都會選擇去賣盤,甚至賣盤給中資的機構,我自己覺得都是一個時代的演變,一個自然發展的現象。

下半年疫情是主調 投資要採取保守策略

記者:你被稱爲細價股專家,很多細價股的變動對你來説是很熟悉的,所以對股市風高浪急的事,都會有你的判斷,但現在你覺的今年不只是細價股有風險,現在的板塊在這個亂局當中,哪些板塊上下波動的可能性比較大呢,還有投資者有些什麼要註意的地方?

梁傑文:我相信今年已經過了半年了,即將來到的下半年我相信主調都是肺炎疫情的發展,其實你看一下本地香港的情況,都可以做一個很有用的參考,就是說我們香港曾經都是好像控制了肺炎疫情,本地的感染案例是很低的,但自從7月份失手了、爆發了第三波疫情,看得到事件的發展好像失控了,其實,這個發展放在歐美,甚至南美洲地區,或者是日本亞太地區都會適用的,就是說,近這兩個禮拜好像那個疫情是變了種,傳播性是高了好多,更加難去控制那個疫情。

當那個疫情一爆發出來,各地政府因為那個民意的壓力,或者是種種原因,去採取一個更加嚴厲,相對於年初的時候,採取更加嚴厲的措施,譬如限制食肆的營業,甚至強制,美國等已經強制民眾戴口罩的話,其實對那個經濟活動,我相信有非常之負面的、不利的影響,所以我覺得今年餘下的時間,都會採取一個極之保守的投資策略這樣。

許多行業萎縮 投資將集中在新經濟和科技股

老實講,你說六七月港股,曾經有一個升浪,當時大家都是憧憬著那個疫情受控,經濟可以很快復甦,但是回頭看或者是展望接下來的第三、第四季度的,尤其是對航空業,或者是旅遊業那個復甦的時間,心裡面問一句,都還是遙遙無期!相關行業那個萎縮的情況,都是很嚴重的話,我相信最終都會傳導到股市那個投資氣氛上面,那個投資取向,我自己覺得,現階段現金為主。真的要去配置或買入的股份,都可能集中在一些新經濟,或者科技股上面。其實我對那一類的股份,好多已經急升了,估值也不吸引的話,所以自然對我來講,都不是一個理想的投資或投資方向。

快餐店影響輕微 酒樓三、四季預計跌兩至三成

記者:行會那邊應該通過了,全日禁堂食。現在三點鐘開記招,包括一些可能在室外都有一些加辣措施。你覺得將會到來的那一些板塊的影響,比如飲食業的股票,它們得前景估計會跌多少?

梁傑文:我相信對飲食業的前景,要視乎你是哪一種的餐飲業的股票。如果你是快餐店,香港影響比較輕微,但是我相信那個股價,可能跌幅預計會有一成。如果是一些中式的餐飲股,譬如是酒樓的話,對他們的經營情況比較困難一點,可能那個潛在的跌幅,將在第三、第四季,預計會跌兩成至三成。

航空旅遊、賭股持倉應減低 不達預期相關股份可能暴跌

不只是餐飲業,大家見到,政府因爲肺炎對社交採取一些更嚴厲的限制措施,我剛才都講過,對那些航空業、旅遊業、甚至澳門的賭股,一些賭場、賭博概念與旅遊相關的股份,我都覺得那個持倉的比重應該盡量去減低。

現在大家都在憧憬年底會有疫苗,或者內地那個控制肺炎那個情況還是理想。始終還有一個擔心,就是會不會香港情況傳進去內地,或者疫苗那個方面,那個發展相對於預期,不是這麼理想的話,可能到時相關的股份都會出現一個暴跌的情況。

證券業務不受疫情影響 限制銀行可參考歐美

記者:之前金管局針對銀行也做了一些調查,擔心他們有沒有一些風險這樣,你們類似的證券公司,有沒有說營運方面,金管局對於你們股市運作,有沒有一些行內的調查,這裡方不方便講一講?

梁傑文:香港的金融業很發達,有好多不同的種類,如果你說證券行,或者證券業務的話,今年其實那個肺炎疫情,對證券行的生意不是這麼大的影響,甚至還有一些正面的影響。因為有一些人可能又不能回去上班,或者在家工作,大家都去上網,多了好多散戶的投資者,自己上網去炒股,可能對一些本地的證券行的生意反而有一個幫助,帶動了他們的那個收入。

那麼金管局對於銀行的限制,可能他是擔心,就是實體經濟,尤其是餐飲業、航空業、旅遊業相關公司的那個經營問題,會不會是有更加多的公司需要倒閉,或者甚至因爲債務問題還不了錢,令到就需要破產。相關的壞帳,可能會傳導到銀行那方面,而影響到銀行的壞帳水平,或者壞帳率。我相信不只是,這個情況香港暫時都不是向一個控制不了或者非常之差的情況發展,這個情況參考歐美或者英國等地區。

其實歐洲那方面,也有很多公司,因為肺炎疫情,需要破產或者做債務重組。歐洲那個方面,歐洲央行,或者英倫銀行對這一類的銀行業,譬如匯控,限制了他們的那個派息,週末限制那個派息的那個時間,不只是今年,甚至明年,或者明年上半年,還限制派息的話,所以我相信最終在香港事態的發展,大家、金管局都要留意的外圍的情況,對於本地投資者,或者銀行股的投資者來講,都要視之為一個警號,今天的那個股價其實也得到反應了,匯控的股價已經創造了近年的低位,多多少少都反應了營運上的因素,有可能資產質量會變差,以及監管的風險。他們派不了股息。可能導致了,加劇了他們股價的沽壓。

內地人在香港開戶有輕微增長

記者:現在你們大陸來開戶的的情況,以前好像很多本地的公司,都是靠大陸散戶來香港開戶,好多生意份額都是那邊的,是不是這個疫情加上現在的政治環境之下,這一類的情況還有沒有?對於他們以大陸的客源為主的本地證券公司,會不會有一些影響?

梁傑文:暫時都沒有什麼影響,因為近這幾年其實香港監管當局都接受了透過網上形式開戶。所以就算一個內地的投資者,他不親身來到香港的話,其實都容許一些中資,尤其是有中資背景,或者內地有分行的證券行,讓他們去接納一些新的內地客戶去開戶,在法規上面已經是沒有問題。另一方面,這次是近這一年,或者整個大勢,很多中概股回歸香港上市,這一方面是一個催化劑,更加激起了內地散戶投資股票或者投資港股的熱情。我見到的或者聽到的一些行家的分享,內地人來香港開戶的那個變化,或者數量都在維持著,甚至還有一個輕微的增長。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