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戴耀廷遭解僱 港學術自由終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0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7月28日,在繼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失去香港浸會大學講師職位後,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也被港大校委會解聘。他們兩人都因為香港「雨傘運動」,又稱「占中運動」而遭到港府秋後算帳,在去年被判入獄數月。

終身制教席戴耀廷 被港大解聘

浸大校方要調查邵家臻參與「雨傘運動」是否影響校譽,但調查還沒結束,就拒絕他的續約申請。卲家臻形容是「黑箱」操作,是「政治打壓」,有未審先判之嫌。

戴耀廷的教席原屬終身制,但他因為「占中案」,被控「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等罪,在2019年4月被判監16個月,其後獲准保釋並等候上訴。由港大校長及師生組成的教務委員會因而開會,審視戴耀廷的去留問題。教委會最終認為戴涉行為失當,但不構成充分解僱理由,並按照機制交由校委會作出最後裁決。

港大校委會7月28日以18票對2票,通過解僱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決定。港大校委會做出的這個決定令外界感到非常意外。

戴耀廷在臉書表示,「辭退我的決定,並不是由香港大學,而是由大學以外的勢力透過它的代理人作出。」「這標誌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香港學術機構的教研人員,再難自由地對公眾就一些政治或社會爭議事情,發表爭議言論。」

北京政府加強對百萬港生恐嚇

自香港去年爆發反修例運動,北京政府一直認定香港教育界是政治異議的孵化之地,《港區國安法》正式生效後,特區政府隨即對國安事宜加強學校的宣傳、監督和管理,向全港近百萬名師生實行「再教育」,將學術、教育納入國家安全戰略的一部分進行改造。

據《蘋果日報》報導,中共針對香港教育界「掃蕩」已到手起刀落時刻。本月初,中共官媒發表題為「教育領域『排毒』,香港不能再等」的評論員文章,批評香港教育系統「舊疾之上累新痾」,嚴重偏離「一國兩制」的正確方向,而教協、考評局則被指放任「毒思想」、「毒教材」。

官媒評論指《國安法》是要讓年輕人看清新法是「高懸的利劍」。緊跟中共官媒的報導,7月11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香港教育高峰論壇」致辭時,指看到有反中央及反政府的勢力,已經要求香港教育局局長制定一套計劃,全面在學校開展有關《憲法》、《基本法》、《國歌條例》及《香港國安法》的工作。

從林鄭的說法不難看出,中共那把高懸的利劍已經落下,不只是要清理師資隊伍的門戶,也要對教材、學校活動和考試題目等細節動刀。

如今,香港教育界人人自危,害怕踩到成功出逃的港大科學家閻麗夢的老闆口中的「紅線」。

校園太多「紅線」 令教師無所適從

去年6月12日金鐘衝突中,右眼中槍失明的前通識科教師楊子俊,是這類紅線的受害者。他早前不獲學校續約,現已辭任教席,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現時校內太多「紅線」,令通識科老師無所適從。

楊子俊說:「其實今年的通識科是很難教的,很多教師都感到害怕,那些話題會否突然變得(敏感),即本身並非敏感,本身都覺得可以自由地教,但會否因為說完某句話後,有些人會覺得與示威有關,你是否支持示威者?你其實會否在挑戰政府某些權威?可能會遭到投訴,而有些投訴的後果是可以很嚴重的。」

他又指,其實學校近年早已出現自我審查風氣,尤其通識科討論公民抗命或警察執法等課題,曾有學校高層認為有「風險」,要求他們移除這些課題。而現在新國安教育更有很多硬性指標,老師必須「表忠」,並要通過測驗「達標」,種種舉措會不斷削弱校本概念。

《蘋果日報》訪問一位中文科教師,該教師平日教授考評局指定的12篇經典文言教材,例如《論仁、論孝、論君子》和《魚我所欲也》等。但在訪問中她表示,孔孟所談的「殺生成仁」、「捨身取義」,在今日香港社會,竟變成老師在課上難以向同學講述的道德。

一間國際學校的歷史教授就坦言,他早已避免在討論爭議性主題時發講義給學生,就是為了避免敏感議題,因為無從得知何時會超出紅線。多位教授表示接到校方要求政治中立的警告,甚至還有親中議員提議要在教室內安裝攝影機,以監督教師在課堂上的言行,令許多教師擔心教學自由將敲響喪鐘。

根據香港教育局資料,現時全港共有883,330名學生,包括中學、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而教協教師會員有近10萬人,占八成多為現職教師,即全港師生有近100萬人,若能成功向這班師生「灌輸」國安教育,即已「教育」了香港約七分之一人口。

事實上,教育局於過去一年不斷向學界「施壓」,曾先後九度向全港學校發信下「禁令」,包括禁止學生參與政治活動,不得利用校園作表達政治訴求之地,嚴禁在校內唱《願榮光歸香港》,以及嚴禁教師參與罷工、罷課等,目前政府更重點要求老師「表忠」及「政治正確」。

香港有亞洲最好的學校與大學,也曾為擁有自由批判大學文化而自豪,但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高敬文指出,這幾年來,幾乎已經無法在香港舉辦談及台灣、新疆、西藏等禁忌議題的研討會,香港各大學也越來越難招到國際人才。

推倒「柏林牆」 期盼看到港大重生

香港大學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高等教育院校。1910年3月16日,當時的港督盧嘉爵士(Sir Frederick Lugard)為大學奠下基石。1911年3月30日,大學首先根據《大學條例》以學者組成的自治團體在香港創立。1923年春天,國父孫中山順道應香港大學學生會邀請訪問母校,作公開演講。他在演講中說,「我有如遊子歸家,因為香港與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

如今事過境遷,香港已死,港大也面目全非。戴耀廷認為,外界若仍有疑問「一國一制」是否已到香港,他的個案就足以釋疑。他稱會以另外的身分繼續法治的研究及教學工作,也不會停止為香港的法治而戰,他說,「我有信心在未來,會見到一所自由的港大重生。」

經過腥風血雨,今天的香港已經成為世界新冷戰的焦點,猶如美蘇冷戰的柏林。《港版國安法》引發的各國應對效應持續擴大,繼加拿大、澳洲、英國已經暫停與港的引渡協議,新西蘭7月28日宣布暫停執行與香港的引渡協議。而美國總統川普在7月中也表示,有意中止與港的引渡協議。

伊利諾伊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丹尼爾‧李賓斯基(Daniel Lipinski)曾形容,「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但他直言,如果人們如冷戰時一樣立場堅定,「自由就會像30年前一樣取得勝利。」

他認為,如果不去推倒在香港的這堵「柏林牆」,西方國家會犯下歷史性的錯誤,「就是說,你放過了共產黨,最後共產黨可能會把你打敗。」

好了,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喜歡我們的節目,別忘了點讚、訂閱和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薇羽看世間》製作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