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許那絕食反迫害 北京公檢法如何選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紀元新聞網報導,北京律師梁小軍7月24日證實,至7月22日,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在北京東城看守所已絕食4天,抗議當局迫害。

梁小軍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獲知的多個消息來源顯示,7月19日被綁架當天,許那在家中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正在一起學習法輪功書籍,當時一共有14-15人被抓。

而明慧網此前報導,7月19日,許那被北京順義區空港派出所所長帶著國保警察強行入室綁架。7月20日,警察再次登門,非法抄家,抄走所有電子產品和攝像機。許那自綁架之日起,一直在絕食。

許那在國內畫壇有一定的名氣,至今國內一些專業藝術網站還能查詢到其人其畫的介紹: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文藝編導,現為旅京職業畫家。不過這僅是最基本信息,許那的關鍵經歷,反而是在台灣幾家當代藝術拍賣機構網站還可見保留著:「許那 XU NA,出生於藝術世家,有很高的繪畫才華,其所作的油畫多次在中國獲獎。1997年參加中國藝術大展,同年作品參加中國美術館舉辦的《走向新世紀—中國青年油畫展》獲嘉獎。其作品主題富有詩意,其畫筆法純熟、色彩質樸,有著素人畫家天真爛漫的稚拙和樸素,從畫中能夠感受到藝術家心中的那份美好和平靜,因崇尚歐洲中古時期宗教畫,其作品重視精神性及永恆價值。」

許那另外一個備受關注的身分是,于宙的遺孀。于宙,畢業於北京大學法語系,多才多藝,精通多國外語,是頗有名氣的中國流行樂隊「小娟和山谷中的居民」的3名創團成員之一,另外二人是小娟、黎強夫婦。目前國內互聯網上有關于宙的信息,也是基本多都被清空。但是,如社群影音平台「豆瓣網」音樂欄目仍保存的簡介顯示:「《小娟山谷裡的居民》這支民謠組合已經成立10年,幾乎每天都堅持現場演出。……于宙配合默契的打擊樂與口琴,以及三人優美的和聲,《小娟山谷裡的居民》的現場總會令人感受到不太一樣的民謠味道。不急不躁的音樂態度,也為他們贏得更多掌聲。」

對於各自活躍的畫壇樂壇同好,許那、于宙夫婦更樂於分享他們是從1995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1999年之後,夫婦倆多次被迫害,于宙更是因此離世。當年于宙的死訊從線上到線下都遭到封口令,只因樂迷留言引發官方恐懼:「他媽的政府。又一個美麗的靈魂離開了這個世界」、「懷念于宙,他是為正義而去世的,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目前檢索「百度問答」還可發現,直到2015年仍有提問「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于宙為什麼離開?」而底下4個回覆分別是:「2015-02-08于宙好像去世了,而且好像死因不明!」、「2015-08-17被迫害致死!!!」、「2017-05-29于宙於2008年去世了」、「2020-06-01(該內容暫不可見)」。不難理解,最後一個回覆被屏蔽的關鍵字涉及法輪功,而且直到今年,也就是于宙離世12年,仍有樂迷關注追問他的下落。想要知道真相,始終是人的天性與本能。

明慧網相關報導,2001年7月,許那因收留外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2006年底刑滿釋放。2008年1月26日,于宙、許那夫婦在開車下班途中被通州區警察攔車綁架至看守所,僅11天後,于宙被迫害致死,年僅42歲。許那就於宙的非正常死亡向通州看守所提出了控告,檢察院拒絕受理。為了阻止許那追查真相,2008年11月15日,北京市崇文區法院開庭僅10餘分鐘速審速判,再次將許那投入北京女子監獄3年。

明慧網披露冤獄期間,監獄長經常給許那調隊;獄方在獄警中搞了一次招標,標案是在許那刑滿前「轉化」她;最後這些警察不得不服,說「真拿她沒辦法」。以上告訴人們的幾個信息是,監獄擔心許那的感召力把監獄裡的人(從幹警到犯人)都變成法輪功學員;許那獄中遭受非常酷刑;但真正修煉者無論如何不會背棄他的信仰。

可是,迫害者總有一天會付出代價。

梁小軍律師證實許那絕食抗議的同一天,7月24日國際新聞,德國一處法院,93歲的前納粹集中營守衛(代號Bruno Dey)出庭聆聽判決,法官批判Dey堅稱自己是旁觀者,其實就是這場屠殺的幫兇,法院判定他當年(17歲時)協助謀殺5232名集中營關押者,有罪,判2年緩刑。Dey坐輪椅、全程手拿文件遮臉,當庭向75年前的受害者道歉。Dey之所以被提告,是因為一名歷史學者公開指認他是當年營區警衛之一。

納粹犯下反人類罪的審判原則,服從命令即謀殺共犯。目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首惡元凶江澤民等人悉數被告上國際法庭,此外,國際「獨立人民法庭」終審判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成立,該判決可為世界各國政府乃至國際法庭直接採納。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是無辜被迫害,參與的迫害者最為清楚這個事實,而且所有的「幫凶」都可以選擇不成為共犯,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只控告首惡元凶,對協同迫害者講真相喚醒善念。

當年迫害許那、于宙的北京公檢法人員,已經錯失選擇機會。但是,今天的仍有機會基於人性良知的判斷,選擇正義,選擇不要成為殺人政權的一份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