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曠世奇葩 千古笑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9日上午,我在推特上見到人大校友榮劍先生譏彈《平安經》:

奇葩時代又來大奇葩了,吉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賀電,出版一本曠世奇書《平安經》,該書格式是「名詞+平安」,洋洋幾十萬言,由官家出版社出版,被官媒評價為是跨國傳世的經類力作大作。據說作者系法學博士、書法文獻學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客官,你可曾見過這樣的蛇精病?

隨之,我加上一句評論轉了他的推。我的評論是:

未被關進鐵籠子裡的權力,什麼樣的奇葩事都幹得出來。

這麼一句話,似乎顯得我很有人生歷練,很有定力。但是,隨後的一整天,我還就被《平安經》這朵奇葩,鬧得什么正經事都沒幹。

自夏商周后數千年來的中華文化史上,寫爛書的大有人在。但是,我還真沒見到有寫得如此之爛、且還要以爛充好的。

作為公認的儒家經典的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和五經:《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春秋左傳》,被黎鳴先生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然而,即便黎鳴先生所言不虛,諸位客官,四書五經與《平安經》這部當代「儒林巨製」相比,又如何?是否,二者依然堪有天壤之別、雲泥之隔?是否,後者之爛已達於極致,爛得連渣都不剩了?

自夏商周后數千年來的中華文化史上,出爛書的大有人在。但是,我還真沒見到有出得如此之爛、且還要以爛充好的。

公安部的群眾出版社曾在1982年,以「內部發行」的方式,巧妙地出版了索爾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島》中譯本,傳為一時佳話。1985年1月3日,在時任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於浩成先生的運作下,《古拉格群島》被送到全國作協第四屆代表大會會場京西賓館,作家們爭相購買,先睹為快。事後,未出席會議的巴金先生專門託人要買《古拉格群島》。於浩成給巴金老寄書後,還收到了巴金老的親筆致謝信。而如今的群眾出版社,可真夠奇葩的,居然不怕丟盡臉面,敢出《平安經》這種曠世爛書;並在「編輯首語」中,對《平安經》加以一通胡吹——這讓九泉之下的於老先生,如何得以安息?

自夏商周后數千年來的中華文化史上,拍馬屁的大有人在。但是,我還真沒見到有像張詠這樣拍得如此之爛、拍得如此荒誕不經的。

今年5月9日,吉林省應急管理廳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張詠的「拜讀《平安經》感言」。張詠在感言中寫道:

《平安經》作為跨國傳世的經類大作力作,是歷代和當代僅見的首部平安經書,由人民出版社和群眾出版社聯合出版發行。作者賀電先生博學多識,擁有警察和專家雙重身分,已出版專著 35部 。從他的新作《平安經》中,令人感知到一位學者深邃的靈魂和寬廣的情懷。

我想,這個世界上最為精研馬屁文化的人,恐怕也想不到會出張詠這樣毫無底線的馬屁精,竟然能在讓小學生都會笑掉大牙的《平安經》中,感知到作者「深邃的靈魂和寬廣的情懷」。

可以說,《平安經》的故事之爛,已經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想像,甚至超出了最為惡猜公權力的人之想像,超出了最為鄙視舞文弄墨者的人之想像。

無怪乎中國的自媒體上,惡評吐槽之聲如江河洪峰,奔涌而來;無怪乎中國的部分官媒,亦不客氣地大膽開火,口誅筆伐;無怪乎人民出版社站出來公開澄清,明確否認;無怪乎吉林省委緊急成立聯合調查組,要對吉林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所作《平安經》有關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曠世奇葩《平安經》給一級警監、二級教授賀電帶來的,恐怕不再是仕途平安,而是不平安。

奇葩時代《平安經》的故事給中國歷史留下的,將是一場不可多得的千古笑料。

2020年7月30日 於北京家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