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3日訊】2008年9月9日凌晨6時許,甘肅省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傳來一陣忙亂的腳步聲。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級工程師錢世光的遺體,被用被子裹起來、抬出二樓。很快,錢世光遺體被強行火化;火化時,警察不敢用火葬場的工作人員。

2007年8月8日,吉林省吉林市公安調動100多個警察,通知王敏麗家人——當天火化王敏麗的遺體

2003年7月,河北省一家醫院。孟金城的家人隔著病房門上的玻璃,遠遠地看,他們只看到了孟金城遺體的後腦勺。隨後,孟的遺體被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匆忙火化。

錢世光、王敏麗、孟金城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中共為何要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

錢世光遺體慘不忍睹

2005年5月27日下午,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級工程師、法輪功學員錢世光,剛走出住宅小區,被早已等候在那裏的蘭州市公安局8個警察截住。他們搜走鑰匙,打開錢家的門,野蠻抄家,並提著攝像機錄像。當晚7點左右,警察給錢世光上酷刑——老虎凳,逼迫其說出和他聯繫的其它法輪功學員。

錢世光不說,警察繼續給其上老虎凳、施以毒打。當晚9時,錢世光被綁架至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

錢世光(明慧網)

錢世光,清華學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多次被非法關押、勞教。2002年,錢世光被非法勞教2年,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遭受了非人虐待:被扔進小便池子浸泡、被雪埋、腰椎被打斷,無法動彈。2003年11月8日被接回家時,只能臥床;通過學法煉功,回家三個月後,錢世光能夠走路了。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2005年9月至2006年1月,錢世光被龔家灣洗腦班關在無暖氣的禁閉室裡,整整非法關押了4個月。錢世光還被強帶「背銬」,數天後,錢世光大小便失禁,胳膊銬傷,左手一直握不住也拿不住東西。

被吊銬放下來時,虛弱之極、傷痕累累的他被扔在陰濕的水泥地上。

監控錢世光的包夾人員多次反映錢世光快不行了,洗腦班警察說,「好著呢」,不予理睬。2008年9月8日晚,監控人員看到錢世光情況十分危險,一夜四次找洗腦班頭目反映情況,但對方只是來看看,說聲「沒事」就走了。

次日凌晨,人們發現錢世光的身體已經冰冷。知情者說,錢世光遺體慘不忍睹,傷痕累累,眼睛外翻,兩手全黑……

王敏麗生前被迫害失明 警察不許家人動遺體

王敏麗(明慧網)

2007年3月15日,吉林省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警察用膠帶封住王敏麗的嘴,往鼻子裡灌芥末油。王敏麗幾次昏迷過去。一個警察將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麗的眼睛裡,王敏麗一隻眼睛因此失明。警察還將王敏麗的一條腿打折。

王敏麗,原吉林市毛皮廠團委書記,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 忍」為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受益,是街坊鄰居公認的好人。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敏麗多次遭到迫害。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都興澤曾揚言:「再抓住她(指王敏麗),一定整死她。」

王敏麗這次被綁架後,被轉至吉林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王敏麗在吉林市看守所最後一次被非法提審回來後,大小便失禁,每天躺在監室地上打點滴。

2007年6月19日下午兩點左右,看守所警察發現王敏麗生命垂危,匆忙將王敏麗送往二二二醫院。送醫途中,王敏麗含冤離世,年僅45歲。

死後第二天中午,看守所通知家屬:王敏麗「突發心臟病」死亡。家屬到現場後,看守所不准家屬動遺體,不准家屬給死者穿入葬衣服,衣服由他們給穿。

家人看到王敏麗遺體:面部表情痛苦,牙齒全部鬆動、支到嘴外,嘴角留有血跡,遺體旁扔著帶有血跡的衛生紙。體重原本120多斤的她看上去只剩60斤左右。

河北孟金城進勞教所當天被毒打致死

2003年7月7日上午10點,河北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孟金城被當地警察送到這裡。

孟金城(明慧網)

孟金城,唐山遵化市堡子店鎮舊寨村大法弟子。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他全身疾病,整天躺在炕上,家裏很窮,無錢醫治,由家人照顧;修煉後,一身疾病痊癒。2002年11月,發放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真相材料時,被綁架關押。

在荷花坑勞教所,副大隊長王玉林將孟金城帶到六隊隊部登記。警察逼孟金城承認「法輪功是邪教」,孟金城不承認。馬上遭到八九個犯人的毒打,參與毒打的犯人包括:黃永新、李海河等人。副大隊長王玉林只在門外看了看,就離開了。

在勞教所的班門口,犯人黃永新一腳把他踹了進去,孟金城當時倒在照相用的架子上。孟起身後,他們又把他架到室內東邊南牆上。 孟金城幾次要暈倒,黃永新便拿吃飯的飯盆,打了一盆涼水,潑在孟的頭臉上,之後又讓孟金城喝了一點水。孟金城好像有了點精神,又被體罰,頭、膝蓋頂牆,腳後跟翹起。

此時,孟金城臉無半點血色,黃永新惡狠狠地說:「他要裝死,下午我值班時一次整服。」之後,值班人員常福海兩次把腦袋從外面伸進來說:「下午還有一頓呢。」

開飯後,犯人們暫停了對孟金城的毒打。黃永新強迫他吃了一個半饅頭、半飯盒大頭菜,之後坐在後邊。孟金城當時臉色灰黃,嘴一直大張著喘氣;這時,幾人說,孟金城活不了了。

下午4點半,孟金城身體向後暈倒;後被送唐山市工人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犯人李海河告訴黃永新:「孟金城死了。」

黃永新非常害怕,說:「啊!千萬別亂咬,咬出誰都跑不了,再說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一個警察說,「每年都要死人,上面說追查,哪個隊長承擔責任了?不還是不了了之嗎?」

至少4,226人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6月24日,包括錢世光、王敏麗、孟金城在內,4,226名法輪功學員被確認迫害致死。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1999年7月20日,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6個常委反對,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發起滅絕人性的迫害 。這場迫害時至今日已持續19年了。

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 「不查屍源,直接火化」等群體滅絕政策的指使下,中共各級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警察對不願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包括毒打、電刑、火刑、開水燙、烙鐵烙、冰雪埋、「老虎凳」,甚至活摘器官等等。

善惡有報 控告元凶江澤民

將孟金城迫害致死的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的六大隊的隊長李衛平已遭惡運,2004年3月中旬,他一次拔掉了9顆牙,說話漏風;荷花坑勞教所副所長王勇,2008年5月亦遭惡運,做開顱大手術。

被迫害致死的錢世光是清華學子。據不完全統計,19年來,至少已有80名清華大學校友、法輪功學員遭受非法判刑、勞教、綁架洗腦,刑期最長達13年。1人被迫害致殘,6人被迫害致死。

2015年7月10日,來自中國、美國、新西蘭、愛爾蘭、日本、澳大利亞等五個國家的33名清華大學校友及兩位家屬、法輪功學員,共35人委託律師同時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向中國的司法部門控告首惡江澤民,要求對發起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立案偵察、提起公訴。

吉林省王敏麗的姐姐王敏智,也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提交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葉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