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不公正的法律根本不是法律

結束對法輪功長達21年的殘酷迫害 張雨霏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0日,澳大利亞各級政要參加了一項譴責中共及其對法輪功持續迫害的網絡視頻會議。這個日子標誌著法輪功修煉團體已經遭受中共迫害整整21週年。

18位與會者在會議上發言,其中包括聯邦和州政界要員、專家、活動人士以及紀念被中共奪去生命的受害者。

以下是悉尼大律師兼法律講師蘇菲·約克(Sophie York)的講話內容:

Ms. Sophie York's Speech – Online Rally: End 21 Year's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ustralian Online Rally to End 21 Year's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Speaker: Ms. Sophie York, BarristerDate: 20 July 2020#Persecution #FalunGong #CCP #OrganHarvesting #HumanRights

Posted by NTD Australia on Monday, July 27, 2020

女士們、先生們:

感謝各位在線參加這一重要的集會,這標誌著堅信法輪功的修煉者經歷了長達21年的苦難。

我很榮幸能夠認識這些法輪功修煉者。

令我感到困惑的是,這個世界上竟有哪個政府想要鎮壓這樣的群體(信仰「真、善、忍」),很顯然,這個修煉群體促使其公民展現出了最好的一面:引導他們追求真理、富有同情心、寬容忍讓;使他們在生活、飲食和健身諸多方面都受益。

但這還不是重點!政府本該保護人們與生俱來的人權。即便是作為共產主義社會也不能使中共政府就此免責。

拉丁諺語「 Lex Inuista Non Est Lex」源於偉大的哲學家,希波的奧古斯丁(Augustine)。這句話的意思是「不公正的法律不是法律。」 它不是提倡無政府狀態,但它確實倡導去努力改變不公正的法律。如果當局不允許通過合法程序改變不公正的法律,那麼你有道義上的責任不去服從。

因此,那些設法向中共政府施壓、促其改變任何允許這種迫害的法律的人,是有高度原則的。

而且在政府不願改變的情況下,那些拒絕服從該法律的人是有高度原則的。

如果中國人民一直在遭受非人道的壓迫,中國怎麼還敢自稱是「人民共和國」呢?

所有人都有權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良知、自己的信仰;所有人都擁有自由的權利、自由交往的權利、生育的權利、擁有自己私有財產的權利等等。人類是有形體的,有智慧的,沒錯,他們也是有精神追求的。

對人類來說,有信仰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法輪功修煉者沒做任何不合情理的或者錯誤的事情。

每個人都有受到尊重對待的權利,以及免受傷害或殺害的權利。

即使中共自認為修煉者越來越多對它造成威脅,或者中共希望每個人都是無神論者,或者每個人都只相信「共產主義」,但這些不安全感和私慾並不能構成踐踏法輪功信仰的正當理由。那是政府職能的巨大失敗。

我們回想21年前的今天,即1999 年年中,中共成立了令人震驚的610辦公室,旨在監督針對法輪功的官方迫害的協調和執行。

自那時起,許多善良的中國公民受到難以承受的監視、逮捕、被判勞教或入獄。

數十萬人。無辜的人。

而且這種不公正和侮辱還不止於此。哦,天哪!

英國獨立法庭在2018年由傑弗里·尼斯爵士(Qir Geoffrey Nice QC)負責的調查發現,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事情正在發生,這是毫無疑問的。

澳大利亞聯邦參議院一致支持已故參議員約翰·麥迪根(John Madigan)提出的一項議案,以支持聯合國和歐洲委員會反對這種可怕的活摘器官行徑的倡議。

女士們、先生們,所有卓越的努力都始於:

1.一個很好的理由

2.有決心的人,且永不放棄。

歷史的變遷都是經過奮鬥或努力得到的,甚至是人們認為不可避免和不斷發生的事情,例如戰爭或奴隸制。

戰爭曾經頻繁而殘酷。幾乎沒有規則和惻隱之心。瑞士商人讓·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1828-1910,人道主義者,紅十字會創辦人,後人尊稱他為「紅十字會之父」)經過不懈的努力最終迎來了變化。

因為有了杜南,我們今天才有了《日內瓦公約》。

因為有了杜南,我們才得以將戰犯繩之以法。以至現在在國際刑事法院,我們才能審判犯下危害人類罪的惡人。(譯者注,國際刑事法院成立於2002年,位於荷蘭海牙,其主要功能是對犯有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侵略罪的個人進行起訴和審判)

人們曾經認為奴隸制是不可避免的。它意味著某人可以占有、控制和虐待另一個人。如今人類都知道奴隸制是不道德的。 它在全球範圍內都是非法的。然而,它的廢除卻緣於一個勵志人物英國國會議員威廉·威爾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1759-1833,英國國會下議院議員、慈善家、廢奴主義者),通過他的倡議和堅持不懈才獲得成功。

甚至公元前數千年的古代法律法規,諸如《吾珥南模法典》(code of Ur)和《漢謨拉比法典》(code of Hammurabi)也懂得人類生命的天生價值。

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宗教也一樣!

現代法律制度也是如此。

1948年發生了恐怖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起草了《世界人權宣言》,作為對人類的警醒!

如今依然沒有任何藉口來侵犯人權。不允許中共,也不允許任何人。

也不能反對任何團體!包括法輪功、維吾爾人、基督徒!也包括藏人和香港人!

正如威廉·威爾伯福斯所說:「你可以選擇視而不見,但你不能再說自己不知道。」

有人說:「不要干涉中國(中共)內政。」 如果按照這種邏輯,我們就不可能成功阻止納粹主義。我們就不可能走進盧旺達。 我們也不可能結束奴隸制。(譯者注,盧旺達位於東非,從1994年4月6日至7月中旬的100天裡,胡圖族人對圖西族及胡圖族溫和派進行有組織的種族滅絕大屠殺,造成該國700多萬人口中約有50萬到100萬人被殺)

所有國家都必須遵守道德規範,並促進其它國家也這樣做。

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

它目前是共產主義政治體制。中國(中共)顯然渴望領導其它國家:然而,它在非常初級的考驗中就失敗了,就是能否以人道態度對待自己的人民。」

除非中共能夠尊重人類,否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偉大國家!

無論在國際上還是在國內,中共領導人都絕不會行使對人類的真正尊重,卻在其任期內暴行當道。

如果駭人聽聞的活摘器官行徑能夠廣為人知,正直的澳大利亞人就會因此而感到恐懼、憎惡。他們將對購買中國製造的產品有所抵觸。

我們不該放任西方的偉大進步為邪惡效力。

因此,澳大利亞不該在涉嫌非法活摘器官的外科手術培訓中提供任何援助。

也不該協助相關的監控技術培訓,因為它們會被中共利用來跟蹤和騷擾少數群體。

我們的醫院和大學必須對所有這些情況加以防範。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此時召開網絡會議的一個最大諷刺是緣於瘟疫,它是由於中共對新型冠狀病毒管理不善從而引發COVID-19造成的;整個世界的健康和安全都受到了威脅。

數百萬人染疫。數十萬人死亡。還有更多人會喪命。很多人生活無以為繼,並且失去摯愛的親人。

2020年5月18日,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上,全球140多個國家通過了一項決議,要求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表現以及與大流行疫情有關的關鍵時間表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評估。如果這種大流行病嚴峻、冷酷的環境還不足以喚醒整個世界看清中共政權的冷酷和不人道,那還能有什麼呢?

女士們、先生們,很遺憾不能面對面參加此次集會,我僅向澳大利亞法輪大法學會以及今天所有與會人員的決心表示敬意,人們不會讓大流行疫情影響他們紀念反迫害21週年的決心。

對於有親人失蹤或遭受某種形式迫害的所有澳洲華裔以及中國大陸設法觀看此次集會的中國人,我的心和你們站在一起。我們所有人都會堅持不懈,直到迫害法輪功這種可怕的行徑結束為止。

終有一天,它會結束,但這種結束歸功於永不放棄的善良人們的不懈努力。

我們將永不放棄!

謝謝大家!

原文An Unjust Law Is No Law at All: End 21-Year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蘇菲·約克(Sophie York)是大律師、大學法律講師、演講者、作家和四個孩子的母親。此外,她還是澳大利亞皇家海軍法律儲備專家組(Royal Australian Navy Legal Reserve Panel)成員,同時也是悉尼大學法學講師。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