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臨立會收不收DQ議員?港共也分歧

香港即將和「國際」脫鉤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6日訊】《有冇搞錯》。8月5日。

未來一年,香港有一個什麼樣的立法會,還是沒有立法會,還是有一個假的偽立法會?這大概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

過去一年,香港因反送中和疫情,基本上已經陷入了一個運作困境。我們說這個運作困境,是說無論社會本身的運作和政府的運作,其實都出現了很大問題。而最近,政府和政治運作其實更加嚴重了,可以說已經到了危及香港生存的程度了。

上屆立法會會期結束,下屆立法會選舉卻被推遲了一年,中間政府運作怎麼辦?沒有立法會,香港政府能不能運作?現在看來,香港政府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所以才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DQ的議員是不是能當臨時立法會的議員。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直接推斷,推遲立法會選舉一年的這個決定,根本就是中共港澳系統作出的決定。

對北京那些官員來說,政府等於行政的絕對權力,什麼立法、司法,什麼三權分立的法治等等,其實都是沒用的東西,他們也不習慣按照那種體制思維去考慮問題。

但香港的具體運作,這個問題是繞不過去的。這是一國兩制的根本,不但是一國兩制的根本結構性問題,也是一個重要的標誌。林鄭月娥不知道怎麼辦,她反正執行了推遲立法會選舉一年的命令了,至於後面怎麼辦,人大常委去搞掂它了,不關我事了,一推了之。

現在難題推給港共了。

地下黨現在忙壞了。(港區人大常委)譚耀宗說讓人大常委去考慮,到底DQ的4個現任議員,要不要進入一年期的臨時立法會?

這一年的立法會,是新的還是舊的,都搞不清楚。

按照林鄭的說法,是現任立法會延期一年,所以被DQ的幾位議員,只是限制了他們參加下屆議員選舉,所以只好讓他們進去了。如果人大常委另有解釋,不讓幾位進入,等於是人大直接DQ現任立法會議員。這對國際社會來說,根本都不用任何解釋,直接赤裸裸的就是破壞一國兩制啦。

當然,香港地下黨那邊,有另外的想法。看起來,他們想通過人大常委,來任命一個新的東西,叫做臨時立法會,任期一年,人員由他們定。非常時期嘛,緊急狀態嘛,人大常委不怕辛苦,只好幫香港人多做點。意思是,人大以緊急狀態為理由,任命一個臨時立法會,一年為期,任命所有現任議員進入,但不任命4名被DQ的議員。為了掩人耳目,很可能還加4個其他人進去,說不定2個建制,2個假民主派。

當然,這個還是一樣的,誰都不會被騙,國際社會的認定還是同樣的,一國兩制死亡了,沒有了,香港就是中國大陸了,就是共產專制體制的一部分了。

如果人大常委裝傻呢?

就是委任所有議員都是臨時立法會成員,任期一年。這個大概是最聰明的做法了,可是我估計,港共那批人會氣死,他們搞了那麼多動作,才把公民黨幾位給排除在外,才擺脫他們,現在居然還要讓他們多做一年。中聯辦、港澳辦都說了,郭榮鏗是破壞公務,是瀆職,鐵證如山,對不對?現在還要人大常委任命他多做一年,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嗎?

建制派、地下黨、港澳系統,和那些特別積極、特別極左的香港投機黨,怎麼去自圓其說呢?所以這也是難題。張曉明到香港,看來就是要解決這些內部的爭議問題啦。

其實,當局不管怎麼做,基本上結果差不太多。他們希望能夠繼續穿那件一國兩制的外套,裡面偷偷換內容。過去20年,中共港澳系統都是這麼做的,到《港版國安法》出來之後,其實所有人都已經看清楚了。中共港澳系統假裝別人不知道,希望別人繼續和他們一起去演過去場景,如此而已。

昨天,美國駐港總領事和公民黨幾位議員見面了。《文匯報》,這是中聯辦的機關報之一,直接頭版照片,幾點幾分,和誰見了面,談了多長時間,都報導了。他的意思,是這些是賣國黨,很明顯吧,就是和外國勢力勾結。

但是,任何一國駐港總領事,本來就是負責多方面的溝通的,包括經濟、文化和政治。所以外國領事見議員,可以說是再也自然不過的事情了。建制派那些議員有沒有見過外國駐港外交領事?我不相信沒有見過。

但《文匯報》大張旗鼓這樣刊登出來,它的意思就是「我抓到把柄了」,DQ他們太正確了。所以呢,未來一年那個臨時立法會,就不能讓他們進去了。意思是,他們要把這個事情搞大,原因是要告訴北京最後做決策那個人,你看,還不趕快決定,勾結外國勢力啦。

香港政經各界的國際關係,實際上決定了香港這個國際城市的地位。《文匯報》這種做法裡面的黑幕,只有他們自己完全清楚了。

其實,中共《港版國安法》首次把黑手伸向海外,尤其是通緝美國公民朱牧民,就是火上澆油的做法。

8月4日蓬佩奧發推說,「美國譴責中共企圖起訴居住海外(包括美國)的親民主人士,我們站在自由的一邊。」美國國務院發出聲明說:「中國共產黨不能容忍自己人民的自由思想,還越來越企圖將其影響力擴大到中國境外。在最近例子中,中共當局據稱對6名海外親民主人士發出逮捕令,其中包括一名美國公民。美國和其它自由國家將繼續保護我們的人民不被北京威權主義觸及。」

8月1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恩格爾(Eliot Engel)及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發出聯合聲明,表示對事件深切擔憂,批評這進一步損害了中共作為「遵守法律的國際社會成員」的信譽。

中共強行推出的國安法中第38條規定,不具有香港特區永久性居民身分的人在香港特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行為,也適用該法。蓬佩奧表示,這個38條「很可能」被中共用在美國人身上,這一內容讓「所有國家感到令人髮指和被冒犯」。

「(中共)安全部隊已經在圍捕那些敢於發聲、自由思考的香港人。法治已被剔除。」蓬佩奧表示,這種事情正在香港發生,「跟過去一樣,中國共產黨比任何人都更害怕自己的人民。」

蓬佩奧說,以後香港可能再也沒有選舉了。他說的,是民主社會所認定的選舉,不是那種假選舉。

大概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國家,都這麼看這件事情,只不過,美國人,特別是蓬佩奧特別敢講而已。香港還是一個國際城市嗎?還是一個自由和法治基礎被認可的城市嗎?

中共政府特別好笑。加拿大、英國、澳洲、新西蘭中止了和香港的引渡協議,中共外交部要自己宣布一次:香港中止與加拿大、英國、澳洲和新西蘭的引渡協議。你不和我玩,我才不和你玩呢。然後呢?德國、法國隨後跟進,其它和香港有引渡協議的國家,也會一個接一個跟進。

中止引渡協議是什麼意思,就是不承認香港的法治地位了,現在是政治案件,接著是刑事案件,然後是經濟案件,包括那些收購、資本併購等等,法庭的裁決還能在海外作數嗎?如果不作數,香港還有國際金融中心嗎?當然,我們很清楚,沒有了。從國安法實施那一刻開始,其實就沒有了。

這也是北京現在破罐子破摔了,現有的好處,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對香港民主派來說,也面臨選擇。最大的選擇,是一旦4名被DQ的議員不能進入臨時立法會,其他人是否接受?現在民主派有異議,有爭論。

如果接受,就是繼續在立法會裡面去抗爭,去吵去鬧,和過去幾年一樣。其實,這個臨時立法會,肯定不能有什麼大作用,建制派多數,連那個保安都是他們的人,基本上做不了什麼。

如果不接受,就是要全體辭職,拒絕參加這個臨時立法會。這樣的話,好處是國際社會更加震驚,外資撤資、斷纜繩,加速香港攬炒進程;壞處呢,可能是到時候港共DQ全部人,不讓他們繼續參選立法會,以後什麼35+這樣的事情沒得搞了。

打仗這個事情,有時候該保留實力,有時候則要孤注一擲,就是置死地而後生。說實話,現在差不多已經到了兩邊生死對決的時刻,怎麼決定,對以後可能會有極大的影響。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