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傳統教學對學生有益 符合衛生條例

Michael Zwaagstra撰文/張雨霏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加拿大幾個省都宣布了今年秋天的返校計劃。儘管存在一些差異,但共同的主題是,在符合一些限制條件的前提下,學生將恢復面對面學習。

安大略省計劃讓所有K-8學生全日制在校上課,而大多數高中生先採取面對面學習和遠程學習相結合。每個班的學生需要實行分組活動,課桌之間儘可能保持距離,以符合社交距離準則。

不出所料,許多老師及其工會代表通過推特(Twitter)譴責該返校計劃;還有人抱怨政府沒有投入足夠經費來聘請更多的老師;另有批評家認為,在遵循疏遠措施的前提下,有效開展教學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們認為,畢竟,老師不能只是站在教室前面,像舞台上的聖人一樣向學生授課。相反,他們應在旁邊充當指導,在教室裡走來走去,以幫助學生完成他們的研究課題。教師應該為學生提供靈活座椅,允許他們坐在自己感覺最舒適的地方,而不是讓學生排成排面對著講台。學生還應該通過協作小組的形式組織學習,以便他們分享各自看法、共同完成項目。

這些是眾所周知的進步教育理念的教學方法。這種方法不再強調教師在直接指導學生方面所起的作用,而是鼓勵學生自己把問題搞清楚。顯然,這種教室設置在疫情環境下就不能很好地運作。因為靈活的座位和協作小組等形式無法遵守社交距離準則。

但是,有一個解決此問題的簡單方法,那就是以更傳統的方式設置教室。將桌子排成排,學生面向前方,老師站在教室前面完成大部分教學。確保老師制定並執行課堂規則,並為學生提供很多在課桌旁進行個人練習的機會。傳統教室不僅更容易遵守衛生法規,而且對學生的學習也更有利。

不乏證據來支持這一主張。

例如,珍妮‧查爾(Jeanne Chall,1921-1999)曾是哈佛教育研究生院的教授,也是哈佛閱讀實驗室的主任,有三十多年的工作經驗。查爾在她的最後一本著作《學術成就的挑戰:課堂上真正起作用的是什麼》(The Academic Achievement Challenge: What Really Works in the Classroom)中,調查了該項研究,將「以學生為中心」的進步教育理論和「以教師為中心」的傳統教學效果進行比較。她的結論很明確。

查爾說:「根據研究和實踐,從大多數學生的學術成就方面來看,以教師為中心的傳統學校比以學生為中心的進步學校更有效。」 不僅如此,以教師為中心的教育對基礎不好的學生尤其有益。

相反,在以學生為中心的漸進式課堂中,教師需要根據每個學生的個人學習風格來調整教學內容。正如查爾所指出的,這是一種非常低效的教學方式,因為每個學生每天只接受少量的直接指導時間。此外,當老師需要向所有學生提供個性化指導的同時,就很難給成績差的學生更多的額外指導。

多年來,有關什麼是行之有效的課程已經進行了大量研究。教師需要清楚地解釋新的概念,為如何解決問題建立模型,為學生提供多種練習的機會,並確保學生在晉級之前已經掌握了新技能。換句話說,他們應該定期使用傳統的、大班子式的、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方法。

另外,還有健康的好處。傳統教室比漸進式教室更有利於保持社交疏遠。站在教室最前面,可以讓老師做到大部分上課時間保持與學生2米的距離。此外,將學生排成排並面朝一個方向可降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學生之間傳播的可能性。更少的小組協作時間和更多的個人作業時間,也更容易使學生彼此之間保持距離。

不言而喻,就中共病毒而言,根本不存在無風險的教室環境。即使學生遵循嚴格的疏遠規定,也始終存在病毒傳播的可能性。但是毫無疑問,與進步的課程設置方式相比,傳統的教室環境更容易讓學生之間保持距離。這不僅使學生更安全,還幫助他們學到更多知識。

對於一直希望以更傳統的方式來組織教學卻被進步學校管理者禁止的教師來說,中共病毒大流行給他們提供了這樣做的機會。如果更多教師願意採納傳統的教學方法,甚至可能帶來學生成績的顯著提高。

這對每個人都是一件好事。

原文Traditional Teaching Is Good for Students and Fits Health Regulations Too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茲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學老師,是加拿大智庫-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高級研究員,著有《舞台上的賢者:教與學的常識性思考》(A Sage on the Stage: Common Sense Reflections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一書。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