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錢志健:美中準冷戰 港人要靈活生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1日訊】美國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地位、中共病毒疫情、國安法恐懼之下大批港人移民等,都給香港國際中心的金融發展增加了不確定性。

資深對衝基金經理錢志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病毒究竟是不是來源於實驗室,需要更多證據,現在是美中準冷戰時期,大陸公司到美國上市會越來越困難,而到香港上市會否受制裁的影響暫不好說。港府政治凌駕理性、黑箱作業,很多人超級不滿,香港人要靈活生存,不知名抗爭者的狀況更應該被關注。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接受Fox News採訪時說,如果香港失去了美國的最優惠待遇,就不再是一個成功的交易市場。對此,錢志健表示,不必太過恐懼,現在接近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想要將投票拉高些,就一定要講一些東西來刺激股市。

對於中共病毒對香港經濟造成的影響,他表示,有一些新的科技股比如YouTube、Netflix,在疫情之後反而升幅了不少。而Cruise Line的郵輪公司,又或者航空公司等,則是真的會受影響,3月納指和杜指跌到了最低點,現在在被川普強力地拉回來。「所以未必一定是說會影響所有的行業。」

「(中共)人大已經說明了,可能幾十萬的香港人,甚至過百萬將來都不可以成為香港的永久居民。又可能弄到將來之後,我們的所得稅都會有一個變化,再不是一個低稅率呢。反而這些事情的影響力會多於川普這樣說的一句話。因為由於什麼原因之後,香港的股票市場,就不再是集資集最重要的那個。」

那麼,受到美國制裁的大陸公司到香港上市,會不會受到影響呢?錢志健認為,現在講為時尚早,難以評論。一是有的公司其實不需要考慮香港;二是美國的制裁力度有多大,現在還有待觀察。

「公平地說,其實有的公司是不需要考慮香港的,你是可以去美國。等於說,科技類現在可以考慮去台灣,資產管理之類的當然可以考慮去新加坡。」

美國會如何制裁破壞香港自由的官員呢?他引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話說,「不是一個超級巨型的制裁,會挑一些人去制裁。」而香港警方現在要通緝六個人,其中朱牧民是移民很久的美國人,為什麼找一個美國人通緝呢? 他認為,制裁鄧炳強也是可以的,他是代表警隊,或者他的老細(老闆)保安局長。

「他是有選擇的,十個以內的人,不會是很大量的 ,正如新疆,也就是懲戒兩個人而已,暫時啊。我覺的這樣是好的,不會影響到在這裡的美國公司。 」

「國安法」之後,香港人移民情況大增,對於移民和走資的選擇,錢志健表示,開戶把事情解釋到就可以了,唯一要注意的是,如果一個逃亡中的人去那個地方激活ATM卡就會好些,但也要看情況實際些,因為香港在當下,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你要做到這件事情,就是你要自己好靈活你走到哪。」

怎樣看香港的前景呢?錢志健指出,每個香港人又要毫不在乎,但是又要做最壞準備,因為這個政權是很無賴的,背後當然是共產黨。他強調,2003年SARS的時候,香港還真的是有問責的,現在這些官員厚顏無恥到離了譜,又說有什麼事不能亂傳,不然違反國安法,「以國安法的名義什麼事情都要掩蓋起來,亂來了。」

對於香港的抗爭者,他認為「反而那些不是很知名的人,我們更加要關注,比如那個電單車的年輕人」。而香港這幫60多歲以上的官員,都應該安享晚年退休,但是他們擋著地球轉,阻礙別人去有一個選舉。「那就很糟糕了,沒見過這麼糟的,只有更糟。」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川普刺激美股拉選票 香港交易所不會因一句話崩塌

記者: 川普總統在接受Fox News採訪的時候說,如果香港失去了美國的最優惠待遇之後,就不再是一個成功的交易市場,那麼你曾經也是港交所的董事,你怎麼去解讀他這一番的說話?

錢志健:我想現在這麼近美國總統大選,而令到川普有機會將這個投票拉高些,他一定要講一些東西來刺激股市。那麼其實這個股市現在距離9月份是相當的接近了,如果我們追索過往的歷史,最大的波幅會在9月份,而不是在10月,只是人們常常記掛著10月股災,但是如果以波幅來說,現在已經是距離這個月份了。怎麼可以再把它推高一些呢?除了現在的無量QE之外,我看川普是會出口術了。

那麼你會不會突然間見到香港交易所突然之間崩塌下來,就不是他一句說話可以讓到這個情況發生。我覺得會令到美國更加指示性,會發生的事情是收益。

你可以見到蘋果,即是蘋果電腦,我們叫Apple, 他的收益做得還是不錯的,那麼我亦都相信在將來的日子,開學之後,新一代的iphone,即是iphone 12都可以刺激到經濟的。因為我們提到新的四個騎手,即是我們提到的Apple、Google、Amazon,跟大家都知道的舊經濟體系的Microsoft,這四間公司都是已經超過了一萬億美元市值,用戶很多很多了。如果說要把他打殘,我相信是會相當的困難。

一些新科技股漲 航空郵輪業受損

錢志健:有一些所謂新的科技股其實在武肺之後、在你意想不到之下已經升幅了不少。舉個例子,比如說Tesla電動車、Netflix,在封鎖之後很多人會看Youtube的片,或者Netflix的電影, 所以未必一定是說會影響所有的行業。

有一些是真的會影響到的,比如你說那些的Cruise Line的郵輪公司,又或者航空公司。但是整個納斯達克及杜指來說不是做得不好, 我們說的是由3月中已經是最低點了, 2月中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看到29500點,一直跌到差不多18000點,但是現在已經川普強力的拉回來, 因為亦都由於無量的QE有影響。所以,一句這樣的說話,我覺得大家不需要太過恐懼。

病毒是否來自實驗室需更多證據

錢志健:如果你問,有一些什麼事情我會比較關注多一點的話,如果你說到武肺,或者說那個科學家現在已經逃亡到美國,拿出了更多的證據去到傳媒那邊,說明這個武肺究竟是不是真的來自解放軍的實驗室,你要有多一些的證據。你要做到一個作戰的狀態, 那麼就會增加9月份的,就是說要去醞釀一個準作戰狀態你是需要時間的,我覺得現在還是沒有太看到這個事情,我是覺得他們的作戰室是需要去醞釀一些東西。班農就是他之前的國家安全顧問,但是現在來說我覺得指標性就是他的左右手。

國務卿蓬佩奧說的每一句說話、他做的每一個演講大家都十分的留意, 因為這個人也十分之紮實,因為他是曾經CIA的主任,亦曾經在軍隊當中扮演要職,而在商界亦都有法律背景,我覺得他真的是十分實在,川普(特朗普)這次找到一個更加好的人,相比於之前行動飄忽的主席都是只是上任一年多,之後便被蓬佩奧取代了,這個人真的是十分紮實。

準冷戰時期 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越來越困難

記者: 那麼我再想請問一下,川普(特朗普)說到了一個事情,因為以前香港是自由的,所以香港很多的交易所都做得很成功的。但是如果現在是受美國制裁之後,香港交易所吸金的能力會不會有所影響呢?如果受美國制裁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我們可以看得出之前的那個曠視科技已經上市不成功了,如商通亦已經轉到上海去上市,這一部分亦會不會也受到影響呢?

錢志健:我覺得現在有一些所謂中國的公司,想在美國納斯達克也好,或是在主板上市也好,是會越來越困難的。而且現在這個意識形態的戰爭會令到事情更加困難,因為現在可以說是準冷戰時期。如果真的是演變到這麼兩極化的話,那麼美國的公司就在美國,甚至香港的未必一定要在香港的主板上市,或者是創業板,為什麼我不去納斯達克嘗試下呢?

另外,而且如果說我是一個香港人,我又拿取了BNO(英國海外國民),現在北京底下的代理人,現在不斷的在「吹水」,已經不是在「吹水」, 好像譚耀宗說的話十分重要,人大已經說明了,可能幾十萬的香港人,甚至過百萬將來都不可以成為香港的永久居民。又可能會不會是弄到將來之後,我們的所得稅都會有一個變化,再不是一個低稅率呢。反而這些事情的影響力會多於川普(特朗普)這樣說的一句話。因為由於什麼原因之後,香港的股票市場,就不再是集資集最重要的那個,因為香港是世界最主要的股票集資市場。當然,公平的說,這是一個出口的東西。

美國選擇性制裁 大陸公司在香港會否受影響暫不好說

記者:剛剛是說,受到美國制裁的大陸公司到香港上市都會受到影響嗎?

錢志健:這個我很難去評論。但是,老實說,有的公司是不需要在香港做上市。如果你是夠料的話,我不說哪家媒體公司了,如果有類似的架構,有很大的贊助商,光是收入有幾千萬。納斯達克在這裡都有辦公室,它也會留意到這些公司究竟能否符合。他有三個類型,也會分一類二類三類。

那麼如果你說這裡有些創業版也好,以前有叫Chapter 21類型的公司,我作為香港的一個企業家,如果我有些什麼生意,例如,在一個網站評估球鞋好不好,類似的生意,我不講是哪家公司了,因為我執照的關係,我不好直接去提及那些公司。但是,公平地說,其實有的公司是不需要考慮香港的,你是可以去美國。等於說,科技類現在可以考慮去台灣,資產管理之類的當然可以考慮去新加坡。

如果你覺得香港,先不考慮制裁的問題,我就覺得,制裁的力度有待觀察。當然,美國國務卿也說過,不是一個超級巨型的制裁,會挑一些人去制裁。那麼比如說,鄧炳強下面,警隊要通緝六個犯,有一個朱牧民,根本是美國人,移民很久了,我覺得有點他們沒有做功課。為什麼找一個美國人去通緝呢? 然後國務卿蓬佩奧就說,你已經出了很多聲明了,那你要制裁,你制裁鄧炳強也是可以的。他是代表警隊,或者他的老細(老闆)保安局長,對吧。

他是有選擇的,十個以內的人,不會是很大量的 ,正如新疆,也就是懲戒兩個人而已,暫時啊。我覺的這樣是好的,不會影響到在這裡的美國公司。 別忘了,現在離美國大選只剩下九十天,他們要做的事,我相信,不能只靠川普(特朗普)發推文就可以的。目前來講為時有點早。蓬佩奧是幫了川普(特朗普)很多,在此刻。

港府政治凌駕理性 香港人要靈活生存

記者:上次也提過,「國安法」之後,很多人要移民的情況大增。以您的了解,移民和走資,在這個時候,香港人有什麼選擇?

錢志健:我看到的事情就是,開個戶口的人真是多的,有的排到1月份。我覺得他們沒有關係,才搞到這麼遲。很多講起來都是一個月都可以排上了。你講一個開戶的,你八個字(40分鐘)就可以做到了,就是旅遊。你拿那個護照,你那個香港身分證,是不是?接下來你做些盡職調查,問你,你是要開個戶頭,做些什麼?通常都是買個物業,或者有些原因,或者你再移民多次回去。這些事你解釋到就可以了。

我都是覺得唯一要注意,就是如果你是一個逃亡之中的人,你要去到那個地方,激活ATM卡就會好些。否則你都是要用錢的。是不是?那就實際些,比如你去開某一個管轄權地區走錢都走掉了,你由香港到公司又被他打壓。現在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香港在當下。

你要做到這件事情,就是你要自己好靈活你走到哪,你是亡命去,不叫做,他是強制的,現在講的是政治完全凌駕於理性的情形之下,人就是要做些事情來繼續生存。但是還沒有到麼差的,就等於你覺得,上個禮拜的禮拜五,直到晚上這一刻,初時說宣布將這個整個選舉取消。4點多鐘時都沒有講,他要講我才能當真。我不知道,就是他,老實說呢,上個禮拜的今天,醫管局裡邊還都未必有多少人知道,有個特種局7個人衝進來,我沒有看到Ak人去歡迎。是看到民建聯同那些官員,就是矇矇的,或者他是黑箱作業,是透明度這麼低的政府,很多香港人現在都是超級不滿,我覺得。

現香港當局亂來 不知名抗爭者更應被關注

記者:怎樣看香港的前景?

錢志健:我想,Sarah現在這裡你要有一個深度的注意,你又要毫不在乎,但是又要做最壞準備。我覺得每個香港人都應該要這樣。你又不用害怕它,因為這個政權是很無賴的,背後當然是共產黨。但是我們這個特首和他們下面的代理人——李家超、鄧炳強也好,祕書長也好,律政司長也好,這些人我覺得他們是要出賣他們的靈魂,才講到某些東西,這些人是很恐怖。

2003年SARS董伯伯那時候,很多事情發生在4月份開始,有張國明跳樓,易軍的時候,SARS的時候,真的是有問責的,都還是梁靜重偷渡,現在這些人厚顏無恥到離了譜。接著又說,你有什麼事你不能亂傳,不然違反國安法,以國安法的名義什麼事情都要掩蓋起來,亂來了。

反而,我覺得那個電單車的年輕人,我們要好好地關注,反而那些不是很知名的人,我們更加要關注。它想,要找些什麼人來祭旗。你找幾個學生動員的年輕人,什麼都沒有做過,我都不知道,人家都解散了。你要找這些人,去嚇下一代,你不是傻嗎?

老實說,這些都60多70歲,加上董伯伯80多歲,今天還是團結基金,不知道講什麼。這些人都應該安享晚年退休,但是他們擋著地球轉,那你也是阻礙別人,不給人去有一個選舉。那就很糟糕了,沒見過這麼糟的,只有更糟。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