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遠:「粒粒皆辛苦」 餵飽的是碩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黨媒8月11日報導說,中共最高層近日對制止餐飲浪費行為作出重要指示。中共在指出餐飲浪費現象觸目驚心的同時,強調要確立糧食安全的危機意識。並要在全社會營造「浪費可恥、節約為榮」的氛圍。應該說,制止浪費、厲行節約是一個社會的基本公德,公民的美德,本無可厚非。但這話從中共嘴裡說出來,總感覺別有一番滋味,有那麼一點動機不純,欲蓋彌彰的味道。恐怕為厲行節約是假,面臨糧食危機是真。

今年「夏糧豐收」,你信嗎?

7月26日,中共官媒宣稱,今年夏糧再獲豐收,產量達到2,856億斤,增產24.2億斤,同比增長0.9%,創歷史新高。央視2台則直接鼓吹說:疫情之下,夏糧喜獲豐收,增強端牢「中國」飯碗的信心和底氣。農業部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今年夏糧豐收已成定局。」

但就在前一日,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微博發布消息稱:「截至7月25日,主產區小麥累計收購3871.7萬噸,同比減少695.0萬噸,……主產區油菜籽累計收購63.8萬噸,同比減少1.8萬噸。」8月12日,中共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罕見承認,以小麥為主的夏糧收購同比減少了近千萬噸,下降近20%。

中共應急管理部7月6日發布今年上半年自然災害情況稱,「經核定,各種自然災害共造成4960.9萬人次受災,271人死亡失蹤,91.3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1.9萬間房屋倒塌,78.5萬間房屋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6170.2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812.4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受災人次上升41.5%,直接經濟損失上升15.3%。

中共7月6日公布自然災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比去年同期上升,7月26日就宣稱夏糧豐收成定局。7月19是長江2號洪峰來臨時間,7月27號是3號洪峰通過時間,難道長江洪峰給夏糧帶來了喜人的豐收?疫情期間,中共全國封村封戶封路,不知道地裡的糧食是如何種植和養護的。還有東三省、河南、山東、雲南等多地的蝗災難道也是中共指揮來給黨國「運輸」糧食來了?

今年「夏糧豐收」,你信嗎?

百姓過「緊日子」,維穩人員薪資反漲

在提倡「禁止浪費」之前,中共高唱全國要準備過「苦日子」。

8月上旬,財政部發布《2020年上半年中國財政政策執行情況報告》指出,單就疫情和應對疫情的措施,就讓全國一至六月份月收入增幅平均每月拉低11.5%。今年第一季度地方財政收入,除了西藏以外,其餘30個省市區都是負增長。與西方國家不同的是,中共在疫情期間所謂的為企業降稅減費多傾向於國有企業,民間中小企業只能是自生自滅。5月,復旦大學平安宏觀經濟研究中心發布《疫情下的中小企業》報告分析說,疫情下的中小企業現金流有很大的壓力,但銀行對中小微企業放貸不積極。

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而事實上,過緊日子的依舊是老百姓。政府部門特別是維穩部門的經費及工資不減反增。

中共河北保定市政府2020年5月20日下發各區的內部文件《保定市加強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三建三提升」實施方案(徵求意見稿)》中明確顯示,「建設優化基礎設施和警力配備,構建長效經費裝備保障體系」。說白了,就是公安享受特權,要人財物要啥給啥。

據2019年搜狐網「安徽公務員招考」的一條消息稱,「2019年警察套改後工資:公安改革警察工資長38%,津貼可以漲1937元」。中共根據《關於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框架意見》貫徹落實警察生活待遇「高於地方、略低於軍隊」的原則。

給警察發錢幹啥,好為黨「鏟事」,警察明著是國家維穩力量,實際上已經成了黨衛軍的一支重要分支,維護的是黨的安危,而且各地警察已經演變成了社會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哪裡有強拆哪裡必有警察幫凶,哪裡有上訪,哪裡必有警察截訪。公安系統還不斷擴充輔警人員,每到所謂敏感日,利用這些人監控所謂敏感、異議及宗教人士。

公安部近年來不斷地發布法令給警察擴權,這是將迫害明目張胆地合法化。疫情期間民眾大量失業,中共卻拿著百姓的血汗錢迫害百姓。中共連法西斯都不如,希特勒雖對猶太人實施迫害,但對日耳曼民族卻情有獨鍾,30年代,德國人的就業率很高。

三年大饑荒:茅台酒銷量與「營養性死亡」

共產國度永遠是特權的天堂與百姓的煉獄。請看1959年~1961年三年大饑荒期間的幾組數據。

據貴州《茅台酒廠志》記載,三年大饑荒期間,貴州茅台酒廠合計產量為2079噸。其中,出口139.86噸。上述產量,大約相當於700萬聽(355ml/聽)可口可樂。按照茅台酒糧酒生產5:1的比例計算,即生產一斤酒,耗費糧食五斤,2079噸茅台酒,耗去原糧約1.04萬噸。上述茅台酒年產量直到1978年才被超過。而茅台酒那個年代是普通人能喝得起的嗎?

茅台酒產地仁懷縣當時約有20萬左右農民,年人均統計數字上的分配糧食為300斤左右。如果把生產茅台酒的糧食用來救濟,每個人可平均分得100斤左右。也就是說,2079噸茅台酒約等於20萬人3個月的口糧。而事實上,大饑荒期間的茅台酒用糧,不只是從當地供應,遵義、畢節、銅仁、貴陽、習水、湄潭等地1960年糧荒最嚴重的一年,每個縣為釀酒提供10萬計~117萬斤糧食不等。

另一組數據是:1959年仁懷全縣死亡6263人,1961年全縣人口負增長,人口自然增長為負增長22.55‰,死亡率為31.39‰。湄潭大饑荒期間調用造酒糧食最積極,死亡民眾最多:1960年4月共死亡12.2萬人,占全縣農村總人口的20%左右。死絕戶2938戶,離家逃荒4737人,孤兒4735人。同一時期,在搶糧運動中被打死1324人,關押死亡200餘人,打傷致殘175人。

據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墓碑》一書統計,三年大饑荒約死亡3600多萬人。這一死亡數字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兩倍,前蘇聯烏克蘭饑荒死亡人數的6倍,希特勒殺害的猶太人人數的6倍。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數的150倍。

2013年8月23日,《中國社會科學報》刊登江蘇師範大學特聘教授孫經先的文章,稱中國大陸「3年困難時期」出現「營養性死亡」現象,「餓死三千萬」是個謠言。「營養性死亡」暗含營養過剩致死的意思。無良教授借用學術媚共,此語一出,輿論譁然,也只有中共才能創造出如此奇葩的詞彙為自己遮醜。

粒粒皆辛苦」遭遇共產碩鼠

中共當局為強調度過今年的糧食危機,還引用了《憫農詩》中的「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詩句,意思要讓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

中共但凡在危機重重時就要把14億百姓拉上墊背,美其名曰「共克時艱」。搞特權享特供時從來沒有民眾的份。中共國公務員們曾經的每年三公消費達9000億元,可建造45艘航母。據2014年底的數據,中國財政供養人數達6400萬人,超過當時英國人口總數。

庚子年疫情、洪災、蝗災、糧荒一起來,世界追責、中美脫鉤,糧荒幾乎成了大概率事件。更可怕的是,「粒粒皆辛苦」又遭遇了中共碩鼠

近期,網絡視頻驚爆中儲糧哈爾濱糧庫玉米大量摻泥沙造假,中共經過官方調查後得出結論是爆料與事實不符,子虛烏有。與此同時,中儲糧黑龍江分公司肇州直屬庫7月28日發布公告,要求外來人員禁止攜帶手機及其它錄像、錄音設備進入庫區。

到底是「子虛烏有」還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百姓勒緊褲腰帶養肥的是往糧庫摻假的官方「碩鼠」罷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