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致習近平的一封公開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最讓中國普通百姓目瞪口呆的,恐怕就是李克強在投票香港國安法時,對習近平豎中指;用中國的實際經濟數據打臉習近平,樹立起「反習大旗」。而劉鶴在習近平的支持下,公開羞辱李克強,並在新聞聯播中播放。

李克強在中國老百姓的眼中是低調和沒有多大做為的,為何這次敢樹起「反習大旗」?筆者認為李克強只不過看到了「反習政變已經開花結果,果實已經6,7分熟了。」搶先「摘桃子」而已。

當然看到桃子熟了,公開「搶桃子」的可不止李克強一人。例如曾慶紅密集海外放風「曾慶紅發動政變,政變失敗,習近平將滅曾」。明確暗示策劃,指揮整個政變的功勞是曾慶紅的,而且曾慶紅抵擋住了習近平的瘋狂進攻;政變成功後曾將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或者最高領導人之一。就連即將入土的江蛤蟆,也在網絡媒體上放風暗示「只有它才是改革開放的領袖,能帶領中國走出目前的困境」。

為何說反習政變,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一定會成功?

首先,在中國官就是商,商就是官員的附庸。每個高層官員都擁有巨大的政治,經濟能量。並把其巨大的經濟能量藏身海外,合法化,隨時可以調進中國,在經濟危機時,影響政局的走向。

其次,隨著中共這些年的海外滲透,中共的高官們可以隨時掌握海外動向,並把自己的意願傳達給世界其它各國高官,並及時得到其反應的反饋。從而獲得世界各國政府真正的幫助。從蓬佩奧的多次講話中,筆者認為某些頂尖高官的代理人已經和美國接觸了。

最後,這次政變不是以暗殺習近平為首要目的。而是藉助美國政府的力量,聯合全世界,摧毀中國的經濟和社會基礎為目標。使中共特別是軍隊,武警對習近平徹底失望,到最後不論是610,公安的聯合暗殺,還是軍隊、武警的政變都水道渠成了。

所以說反習政變,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不論1年,2年,3年還是5年,一定會成功。

對於李克強等人的「摘桃子」行為,最為憤怒的恐怕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最有遠見的人」王滬寧了。所以才令中宣部積極配合習近平打擊李克強了。當然也可能借打擊李克強來遮蔽正在實施的政變步驟。作為3朝帝師的王滬寧,估計自認為是中國最聰明的人了吧,與江,胡,習三派的關係都很密切,而且深受信任,只有他才能成為中國「最偉大的領袖」,當然不願意活在習近平的陰影下。

王滬寧是經濟政變的真正推手,筆者認為除了「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習近平全面左轉」都是出自他手,最重要的還有2條:

一,100多年前,全中國人民都認為中國100年來簽訂的屈辱條約都是皇帝無能,以及這個制度造成的。袁世凱稱帝時,面臨的環境就是這個環境,所以袁世凱稱帝不到100天就被迫退位。

100多年後,全中國的人民都認為毛澤東打地主,製造三年大饑荒,發動文革給中國造成了深重的災難;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薄熙來在重慶唱紅,表面受到吹捧,實際收到厭惡,當時局有變,即使其最鐵桿的親信(夏德仁、黃奇帆等)也反戈一擊。而歐美,日本,英國等國家,即使君主立憲,也法制健全,人民生活富裕,幸福,是非常優秀的移民目的地。

當習近平2016年全面掌握中國權力時,也想有所作為,風光無限。作為最受習近平信任和寵愛的王滬寧沒有給習近平推薦君主立憲,而是訂立了毛的執政思想和套路,讓全國人民認為習近平就是毛澤東第二。這不就是想讓習近平做袁世凱,薄熙來第二麼?難道不是麼?

在日本和英國,近200年來有誰看見過發生政變,政變是非法的會受到唾棄的。而共產黨統治下的蘇聯和中國政變幾乎是家常便飯,王滬寧不過是希望機會成熟時,取習而代之。

二,習近平,王岐山2013年上台後,主抓廳級以上貪官,威嚇小貪官,不折騰百姓,得到了全國人民的稱讚。但是自從採用了王滬寧的路線後,與王岐山反目如仇敵,迫害維權律師,鎮壓香港民眾,驅除低端人口,獎勵,保障涉事的官員利益。這不是自己打擊自己執政的政治和經濟基礎麼?與朱元璋的做法正好相反,如明朝建立時,事事都為普通老百姓考慮,設定的法律也是如此。當明朝發生幾次重大的宮廷鬥爭,變故,甚至有外敵入侵,朝廷無暇顧及時,都沒有影響到全國的生活和穩定,甚至老百姓自發的上城牆幫助士兵阻止蒙古人的入侵。

維護百姓的利益,就是維護執政者的權力。維護官員的利益,是為了掩蓋自己的貪心和犯罪,或者是為了短時間內獲得巨大的力量來發動政變。作為政治局常委中最有「遠見」的人,王滬寧怎麼可能不懂呢?!

再說趙樂際,身為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看到桃子即將成熟,按捺不住,主動找習近平,藉口維護馬、列、毛、習思想,申請成為610的後台總老闆,在全面推行迫害基督教及其它宗教和法輪功的過程中全面掌控610,清除異己,培養親信,甚至藉助610的力量已經在軍隊中培養了一批親信,成為中國除習近平外,最有實權的常委(中紀委和610的大老闆)。也成為了最有能力幹掉習近平,以及幹掉習近平後有能力輕鬆解決其它常委的人,可以說 為了摘桃子已經孤注一擲了,只等最佳時機了吧。

至於汪洋,韓正總是低調行事,但是壞事從來沒碰到,好事從來沒少了。估計早就為政變後的奪權,一劍封喉做足了充分準備了吧。

栗戰書如果說看不出政變,我不信……

習近平命中屬火,遇到大水之年就是大劫之年。而庚子年,恰好是難遇的大水之年。《黃帝地母經》中對庚子年的描述是: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冬天屬水,三冬又是冬天中水汽最旺之時。如果在此時,習近平的某些「親信」勸習近平去一些地方,鼓勵士氣,去躲避瘟疫,例行公事……而在去這些地方的必經之路上,假如趙樂際早已指揮610建立一些如黎巴嫩大爆炸原料的生產工廠或倉庫等等擁有戰術核武威力……,接到通知後再安排暗殺團住進……習近平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就算在冬天裡不發生暗殺事件。如果軍隊和武警遭遇大瘟疫,而美國又摧毀了中國經濟,反習政變集團如果承諾給軍隊提供海量資金和疫苗,想讓軍隊、武警不發動政變恐怕都難。

綜上所述,可見習近平如果想保命,保權,首先必須解體610,停止對一切宗教團體的迫害,恢覆信仰自由,然後解體共產黨,使中國成為憲政民主的國家。只有在憲法這個金鐘罩和神的保護下,習近平才有可能平安度過庚子年。

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光緒皇帝停止了對基督徒和佛教徒的迫害。1961年辛丑年,中共停止了大躍進,毛澤東被逼承認錯誤。天意不可違,筆者認為,習近平如果在冬天來臨前,解體中共,會保住權力。如果在冬天中解體中共,會保住性命,但不一定能夠保住權力。如果在三冬裡等到政變發生,恐怕不光自己身死……。

中共的高層官員都是窮凶極惡之徒,筆者寫此文的目的是:希望習近平在自救的同時,能夠解體中共,讓普通的中國老百姓有走出庚子年秋冬和辛丑年春天大瘟疫的機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