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的中國絕代王后(上)

文/琴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有一位神奇的王后,她的事蹟好得驚人,她的名字也跟「好」相印。她深得王夫的愛戴與信任,又如諸侯般擁有自己的軍隊和領地。她是當時最高級的知識精英,她是所向披靡的統帥,她是最早死後有諡號的王后,而正史中卻不見只言片語的痕跡。她的墓穿越了3200年風雲,以保存完好的古代珍寶震驚世人。於是,她的名號伴隨著一段輝煌的文明重見天光。這位女人,後世無人再能凝聚她所有的光芒。說她是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王后,一點兒也不為過。她是誰?她就是殷商的偉大君王——武丁的王后「婦好」。

婦好的偉丈夫武丁商朝第二十三位君王,在位59年(西元前1250年至前1192年),政治清明,國勢最強盛,被稱為「武丁盛世」,又稱「武丁中興」。《史記》裡說,「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歡,殷道復興」。

武丁的父親小乙是商王盤庚的四弟。盤庚就是商朝大事記中「盤庚遷殷」的主人。因此,商朝又稱殷商,商朝人又稱殷人(殷,在今天中國河南安陽一帶)。盤庚去世後,弟弟小辛即位,三年而亡。從沒想過會繼王位的小乙成了國君。當時的王室貴族很重視道德與文化修養。武丁小時候,被父親小乙送到了民間磨練。他沒吐露王子血統,而是像普通人那樣學習各種勞作和知識,經歷各種疾苦,這造就了他不凡的氣度與才德。武丁深知順天而為才是福之根本,他即王位後,禮敬神靈,凡事都占卜祈天。選賢任能,問民疾苦,蕩平四方,開創了輝煌盛世。武丁曾夢到一位聖人,於是按夢的指引從建築房屋的奴隸中找到了傅說,任命他為相,天下大治。這個故事成為激勵君臣的千古美談。

武丁彩像,清人繪。(公有領域)

武丁是一位偉男子,他一生魂牽夢縈的女人是他的第一位王后婦好。婦好為武丁而來,正如同武丁為復興商王朝而來,其天命與好合演繹的歷史榮光,彷彿「天造地設」四字就是為他們而成的。如此看來,婦好墓在現代的開啟難道不也是冥冥中的一種安排?婦好以特殊的形式復活,似乎就是來告訴人們:一段傳說中的盛世在遠古曾經怎樣真實地存在,一個女人曾經以怎樣非凡的能力輔佐賢王開創了盛世。

婦好墓的絕世無雙

1976年5月17日,在河南安陽的殷墟宮殿宗廟區內,婦好墓出土了。這個墓二十多平米,在殷墟墓中面積不算大。豎直挖掘下去,經過六層填土就見到了地下水層,婦好棺槨就在這地下水中,距地面8米深。從上至下好比有七層樓,棺槨躺在最下層。每一層都有隨葬品,但最珍貴的大型青銅器、玉器等幾乎都在棺槨這一層。出土的隨葬品共計1928件,其中青銅器468件、玉器755件、骨器564件,還有商朝的貨幣——6800枚海貝殼。隨葬品數量巨大,種類之豐富舉世罕見、工藝之精湛令人驚歎。一個遠古王朝有如此高度發達的手工藝,讓一些現代學者深感不可思議。

青銅剛鑄造出來呈金黃色,生鏽了才變成青綠色,因此商朝人也把青銅叫做黃金。我們不妨想像一下三千年前,婦好所擁有的金光閃閃的青銅器,加上各式各樣精美生輝的玉器,是不是會豁然領悟「金碧輝煌」這個詞語的意韻?

婦好墓中,有一群完整的青銅禮器。刻有銘文的青銅器190件,其中109件有「婦好」或「好」字。還有兩隻青銅大鼎,內壁有「后母辛」 三字銘文。 「辛」 為婦好的廟號,商王朝的後人們尊稱她為「母辛」、「妣辛」、「后母辛」。后母辛鼎是最早的子女為祭祀母親而鑄造的青銅禮器,它的出土,也幫助歷史學者解開了中國最大的青銅器后母戊鼎(原名「司母戊鼎」)的身分之謎。

有「婦好」銘文的鴞尊(故宮博物院提供)

由於歷史久遠,殷墟十一位商王的墓早已被盜掘得或無存或殘存,而不在王陵區的婦好墓,是唯一保存完好且未被盜掘過的商代王室成員墓,也是目前唯一能與甲骨文聯繫並斷定年代、墓主人及其身分的商代墓葬。對全面了解商朝文明以及研究中國古代文化意義巨大。

殷墟出土的萬片甲骨文中,有二百多處提到「婦好」。武丁以甲骨卜問祈告神靈的內容,包括婦好征戰、分娩、疾病等大大小小各側面。深摯的愛意透過殘缺磨蝕的甲骨,彷彿伸手可及。婦好的故事,也從天邊栩栩如生地走近。

婦好是武功赫赫的絕代王后

婦好墓有四把銅鉞,其中刻有龍紋和虎紋的兩件大銅鉞重達9公斤左右,上有「婦好」二字。大銅鉞形似大斧,在商周時期只有掌握最高權力的天子或王族統帥才可使用。商湯征伐夏桀、周武王伐紂,手執的黃鉞就是青銅鉞。斧鉞象徵王權,今天漢字中的「王」字,就是由甲骨文中斧鉞字形演化而來 。銅鉞的體型越大、造型越精美,就代表著它的主人身分越高貴、權力越大。

婦好的四把銅鉞,顯示其擁有極高軍權和威儀。大銅鉞一般用作禮器,而非實用武器。小銅鉞可能是她使用過的武器。此外,還有一百多件兵器以及一百五十多件酒器,其中既有禮器,也有日常用具。如果說這些還無法推斷婦好是一位武藝超群的統帥,那麼,請看她戴過的一枚青玉韘(音射),這也是發現最早的韘。

婦好的青玉韘和青銅箭簇合成圖(琴心提供)

韘,是「射決」。騎馬射箭之人戴在右手拇指上,扣弦時起護手作用。今天的扳指就是由韘演變而來,而性質已經不同。婦好玉韘製作精良,正面的獸面紋下有兩個圓孔,供穿繩繫結固定。背面的凹槽留有弓弦傷痕。比較一下玉韘直徑,再看許多銅箭簇和護弓具,想來婦好是一位高身材的善射女將。

婦好的軍事才能異乎尋常,出戰必勝,猶如戰神。甲骨卜辭中記下了不少有關婦好東征西討的戰功:土方、巴方(印方)、屍方、夷方等很多方國都先後被征服。最大規模的一次戰爭,是與西北羌方之戰。卜辭有一條:「辛子卜,爭貞:登婦好三千,登旅萬,呼伐羌。」婦好率領一萬三千人,相當於商王朝的半數兵力出征。此役大獲全勝。有人形容這次戰爭好比黃帝戰勝蚩尤,使中華商朝穩固立於不敗之地。

武丁虔誠敬奉天地神明,凡事必先占卜吉凶。他也能征善戰,除了親自率軍征戰,還常與婦好配合作戰。歷史記錄的最早伏擊戰就是這夫妻倆的故事。武丁讓婦好率另一個武將征伐巴方(現在有學者認為巴其實是印字,印方在今湖北西南部),自己率軍隊進攻,驅使敵人逃入婦好設伏的位置。

商王與王后所向披靡,殷商的武功臻於極盛,疆域廣大,四海來朝。他們的貢品中就有婦好墓葬中的玉器。現代科技檢測顯示,婦好玉器質料多種,很多屬於新疆玉。由此可見:武丁盛世影響所及之一斑。

婦好墓中出土的新疆玉製品(Zcm11/維基百科提供)

然而,如果以為婦好是靠武功蓋世而令一代賢王格外珍愛,那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婦好武功再好,那只是人們能看到的一個果兒,而真正使她掌握了戰爭獲勝密碼的因,也就是卓越的智慧,才是最根本的。這個智慧,還展現在其它諸多方面。

婦好是諸侯也是大臣

婦好有超世的軍事才能,這已經不一般,更出人意外的是:婦好所率出征的軍隊是她自己的私有兵馬。她有自己的封土領地,她主宰封地事務,擁有軍民、物產及一切。她還向丈夫武丁交納一定的貢品。在婦好墓葬中,就有婦好整治好的一些龜甲,貢給武丁用作占卜祭祀。

這樣看來,婦好如同一位諸侯王,而實際她的能力所及,卻又非諸侯可比,在治國方面她與武丁琴瑟和鳴。甲骨文上顯示:武丁派婦好去巡視地方、看望高齡老人、會見多名武丁的其他婦人,甚至還去抓捕罪犯等等。想來這罪犯也甚是厲害,否則也不會動用王后大駕。

上述種種文治武功,對一個女子而言,顯然不是「才能卓越」那麼簡單。根據所知的禮制常規,即使王后才能卓越,也不可能有縱橫國事的舞台。而且,上溯到堯舜之時,也看不到王后可獨享封地的蛛絲馬跡。那麼,婦好當真是非常獨特。

婦好的智慧來自哪裡?她為什麼那麼特殊?答案就隱藏在她的隨葬品中。這個祕密一旦揭破,對很多人而言,將無疑是一聲炸雷。

探奇說迷先到這裡,請關注下篇解謎。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