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民族主義外衣下的毛主義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96)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 譯者:言純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3. 越南和老撾:戰時共處主義的死路

我們必須把我們的監獄變成學校。──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黎筍

承認共產主義在越南造成的傷害,今天仍是許多西方人厭惡的事情。他們反對該地區法國的殖民主義和美國的「帝國主義」,並與越南共產黨站在同一陣營。當時,想當然地認為,黨是人們建立友愛和平等社會的希望及願望的一種表達,似乎是相當合乎邏輯的。其吸引力因胡志明(胡志明創建了黨,並領導它直到1969年)的個人魅力、黨員不尋常的堅持以及黨對海外宣傳狡猾的操縱而得以增強。在海外,黨把自己描述成一個愛好和平的民主式組織。正當人們對金日成及其可憎的政權越來越難以表示支持的時候,這一點似乎越來越合乎邏輯了:比起1965年到1975年統治西貢的腐朽和腐敗的阮文紹(Nguyen Van Thieu)政權,人們更喜歡河內官僚的不苟言笑。人們真的想要相信,越南共產黨不只是又一個斯大林主義政權,而首先是一個民族主義政權,它使用共產黨的標籤來接受中國和蘇聯的援助。

鑒於他們與法國人、美國人、中國人和日本人戰鬥時無與倫比的決心,質疑越南共產黨人民族主義熱忱的誠意將是荒謬的。對他們來說,「背叛」或「通敵」的指控所具有的就是「反革命」這個標籤在中國的那種效力。但共產主義從未與民族主義甚至仇外心理相悖,特別是在亞洲。不幸的是,在這種看似溫和並被一致接受的民族主義的表面底下,潛藏著斯大林主義式的毛主義,它極其緊密地跟隨著其原型。

印度支那共產黨(ICP)起步時就不好。1930年其創立後不久,幾名黨內積極分子就因1928年在西貢採取的行動,而參與了一場引人注目的審判。受當地祕密社團的傳統及民族恐怖主義(nationalist terrorism)的影響,黨員們審判並處決了他們的一名同志,然後焚燒了其屍體。其罪行是誘姦一名女黨員。1931年,黨投身於乂靜省(Nge Tinh)農村「蘇維埃」的創建,並開始數以百計地肅清當地的地主。在創建這些蘇維埃時,ICP仿效的是江西模式,儘管越南面積相對極小。許多居民的逃離方便了殖民軍隊的迅速回歸。躲在越南獨立同盟會(越盟)「統一戰線」背後的印度支那共產黨,最終敢於在1945年春季發起一場全面的武裝鬥爭。此時,它似乎更加敵視「叛徒」和「反動派」(有時其中包括它自己的成員)而不是裝備更好的日本占領軍。黨的一名領導人提出進行一場暗殺運動,以「加快運動的推進」。地主和當地官僚成為首選目標。人民法院成立了,以便將他們判刑並沒收其財物。恐怖還針對相對較弱的ICP的政治對手。ICP當時只有5,000名成員。黨希望盡快產生一種權力真空,以便它可以擔任這場民族主義運動的領導者。與日本人結盟的民族主義政黨大越黨(Dai Viet)受到野蠻迫害。隸屬於山西省(Son Tay)的越盟部隊曾要求河內發送一個發電機並派遣一名專家,以便他們可以更大規模地折磨「叛徒」。

在日本投降之後隨即將胡志明一舉推上權力寳座的八月革命,使得ICP成為這個新國家的核心要素。在盟軍(南方的法國人和英國人、北方的中國人)到來之前的幾週裡,ICP大大強化了其運動以消除一切競爭。這場恐怖的受害者包括越南大多數主要反對勢力的領導人,其中包括標誌性的溫和立憲主義者裴光照(Bui Quang Chieu)、傑出的知識分子和右翼政治家範瓊(Pham Quynh)以及政治性教派和好教(Hoa Hao)的創始人黃富楚(Huynh Phu So)──他本人曾下令進行很多次暗殺。但成為系統性滅絕對象的是托派。他們雖相對很少,卻仍然活躍在西貢地區。他們的主要領導人謝秋收於1945年9月在廣義(Quang Ngai)被捕並被殺。廣義是在清洗中遭到特別嚴重打擊的一個地區。這些行動得到了西貢共產黨領導人陳文教(Tran Van Giau)的支持。後者曾在莫斯科待過,但後來否認與這些暗殺有任何牽連。他於9月2日宣稱:「祖國的一些叛徒正在擴充其隊伍,以背叛自己的國家,為敵人效力……我們必須懲罰正在越南民主共和國製造麻煩並為敵人入侵提供便利的組織。」8月29日河內越盟報刊的一篇文章建議,人們在每個社區和村莊都設立「消滅叛徒委員會」。托派數十人或許數百人被俘虜並被殺。10月曾幫助保衛西貢抵禦英、法軍隊的其他人,被剝奪了軍需品和食物,大多數人都被殺。8月25日,一個國家安全機關仿效蘇聯模式在西貢成立,剛剛被清空的監獄又開始被填滿。越盟成立了一個襲擊暗殺委員會。它列隊穿過街道。其大部分成員都是從當地黑社會招募的。該委員會是9月25日反法國大屠殺的急先鋒。這次屠殺隨後留下了數十具殘缺不全的屍體。嫁給法國人的越南婦女也被系統性地屠殺,但這些行為被歸咎於實際上並非越盟成員的人。僅在8月和9月,越盟就進行了數千起暗殺和數萬起綁架活動。這些往往是地方性舉措,但毫無疑問,中央當局正在大規模地鼓動這類行動。ICP後來公開宣稱,它後悔當時沒有消滅更多的敵人。北方是1946年印度支那戰爭爆發前該國唯一真正受ICP控制的部分。在那裡,祕密警察和拘留營已經到位。實際上,越南民主共和國(DRV)已經是一黨制國家;越南Quoc Dan Dang(VNQDD,越南國民黨,成立於1927年)的激進民族主義者曾與越盟進行過血腥鬥爭,因ICP和殖民國家的共同努力,已於1945年7月作為一支政治力量被消滅。自從VNQDD於1930年組織了安沛(Yen Bai)起義以來,殖民國家已經對該黨進行了嚴厲懲罰。(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