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糧站站長逃亡7年 被抓時正割腕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7日訊】近日,安徽天長市糧油總公司一原站長錢勁,潛逃7年後落網。他講述,當年他挪用100多萬公款後逃亡,7年間,他如驚弓之鳥,不敢找工作,不敢見熟人,坐吃山空,被抓時他正割腕自殺

陸媒26日報導說,職務犯罪嫌疑人、天長市糧油(集團)總公司喬田糧站原站長錢勁,於2013年6月9日被立案偵查,列為網上追逃人員,同年12月12日,錢勁被開除公職。

2020年5月,天長市監察委員會及公安局發懸賞公告,稱錢勁現仍在逃。對於提供重要線索者獎勵人民幣5萬元,直接協助抓獲錢勁的,獎勵人民幣10萬元。

7月16日10時20分,在湖北省應城市某公寓7樓702室,正在割腕自殺的錢勁,被辦案人員破門而入抓捕。

報導說,錢勁於1968年5月出生,曾入伍,退伍後進入天長市糧食系統工作,2008年1月調任喬田糧站站長,生活過得順風順水。

後來,由於孩子讀初中、高中以及讀藝術班,且妻子失業,他欠下十多萬元債務。他曾和人合夥做生意、獨自開飯店,不僅沒賺錢反而虧本。面對經濟壓力,錢勁又籌了20多萬元放在親戚家掙利息,結果親戚因賭博欠債跑路,再也聯繫不上。

至此,錢勁的債務增至40餘萬元,他整宿睡不著覺,背負壓力的錢勁,決定挪用公款。

「到了夏季,糧站小麥收購款到帳後,弄一筆錢,還清債務,遠走他鄉。」錢勁著手策劃外逃方案,將逃匿地點選在曾經去過的湖北應城。

2013年4月,他前往應城踩點、租房。同年6月他以外購小麥的名義,從糧站出納會計處打了110萬元購糧借條,並順利地取出現金。他把多年的債務以及在飯店等處的往來費用全部結清,帶著65萬元和在街上撿到的叫「李登榮」的身分證,踏上了逃亡路。

到湖北應城後,錢勁掐斷與所有人的聯繫,住進事先租下的房子,他擔心帶在身上的現金太多,出租屋不安全,存銀行又怕暴露,便以李登榮的名義。在當地房產中介用15萬元買了一套50平方米的公寓房(沒有過戶),開始了隱姓埋名的生活。

失眠加孤獨終日陪伴著他,他每晚在網上看偵探小說、琢磨反偵查技巧,從不敢隨便出門。最難熬的是過年,害怕別人問他怎麼不回家過年,他就事先備好十幾天的乾糧,躲在家裡不出來。平時也不敢去需要身分證的場所,不敢找工作。

為了打發時間,錢勁在附近的棋牌室結交了幾個朋友,打牌、唱歌、喝酒。幾年時間,他和朋友打麻將、玩牌先後輸掉近10萬元。逃亡的7年間,他一分錢進帳都沒有,坐吃山空,到被抓時,身上只剩下5.5萬元。

錢勁自述,「7年來,我如同驚弓之鳥,到哪兒都覺得會有人抓我的感覺。」時刻都在聽門外的動靜,分辨上樓人腳步聲、敲門聲,還有說話口音,連做夢都不踏實。」

他說,「死的心早有了,我以失眠為由,分幾次請朋友幫我買安眠藥,積攢了90顆,就是為了應付被抓,好提前了斷。」

期間,錢勁先後兩度自殺,但被朋友及時發現送醫。

7月16日上午,錢勁聽到有人上樓敲門,透過貓眼,他發現來人帶著口罩,不敢開門。過了幾分鐘,錢勁又聽到輕輕的腳步聲,看到又上來幾個人,還聽到在議論如何開門鎖。

錢勁知道抓他的人終於來了……,他拿出新買的菜刀割腕自殺。就在此時,辦案人員破門而入。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