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8.31一週年市民獻花 習再奪權為公安授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1日訊】8·31一週年,大批香港市民太子站獻花;紐約現「太子站」模型,加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雕塑開幕;8·31被捕者「大眼義士」「韓寶生」實名王茂俊流亡英國,誓與極權周旋到底;習近平給公安授旗,國務院再遭剝權;內蒙古抗議繼續擴大,當局拘捕抗爭者。

昨日是8.·31太子站一週年悼念日。從中午開始,有香港市民陸續到太子站獻上鮮花,社工呂智恆在太子站旁跪著禱告,現場亦有警察戒備。

下午1時,市民在港鐵太子站舉行「和你查詢——8·31太子站悼念」活動。多名市民獻花。

下午約2時,有不少軍裝警察出現在太子站祭壇附近設立封鎖線戒備,並要求記者切勿阻礙通道。

下午約5時,警員截查多名在場市民,其中一名年齡不足18歲的少年,截查後被警方帶往旺角警署。

傍晚起,警方多次廣播,要求獻花民眾離開,以免違反「限聚令」。

一名來太子站紀念的市民黃先生,面對警察包圍表示:「隨時都擔心自己安全,不過我的腳『不聽話』,都要出來紀念。」

大紀元記者問黃先生對於香港的現狀有何感受,他說:「共產黨搞臭了香港。我們談經濟,他們來搞政治,搞到民不聊生,禍首就是共產黨。」

黃先生形容自己的心情是「悲觀但積極」,他希望香港人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信心,恢復港人治港。雖然黎明前看似黑暗,但是他堅信在不久的將來真相將大白於天下,對此信念「念茲在茲」。

黃先生又用一比喻形容香港的現狀,好像一個家庭,6點半鬧鐘一響,小朋友最先醒來,準備上學,但是哥哥姐姐9點上班,還沒有醒來。

在訪問完畢時,黃先生轉過身來,展示背包上大紀元印製的「天滅中共」貼紙。

紐約現「太子站」模型 加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雕塑開幕

一年前的8·31恐襲在香港人的心內留下難以磨滅的烙印。

海外組織「NY4HK」於美國東部時間星期日(30日)下午舉辦悼念活動,在紐約聯合廣場公園砌起太子站模型,約有150名民眾到場獻花憑弔,亦有不少外國人上前了解8·31恐襲詳情。主辦單位期望,終有一日可以還原事件真相。

另外,8月29日,海外民主團體合辦大型雕塑「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落成典禮,現場約有五百多位來自全美各地的民眾特意前往參與。

首批被香港《國安法》通緝的美國公民、「占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的兒子朱牧民也到場打氣。

亦有多名過路旅人,因在15號公路上看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大型雕像,前來一探究竟。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雕像的創作素材,來自「反送中」運動中所有的活動照片,有登獅子山舉旗、勇武版的黃之鋒,以及持真槍瞄準民眾的光頭警長。在塑像頂端,還暗藏偈語,唯有空拍才可以看到的:「Free Hong Kong」(自由香港)。

8·31被捕者王茂俊流亡英國 誓與極權周旋到底

去年8月31日在太子站,一名被稱為「大眼義士」或「韓寶生」的抗爭者,流傳被警察毆斃。其本人在今年8月30日於網絡上澄清,自己叫王茂俊,現已流亡至英國。他強調自己雖仍健在,但不表示8·31事件中沒有其他人死亡。他在片段中表示,已與家人斷絕關係。

王茂俊表示,8·31當日,警察以涉嫌非法集結為由,將包括他在內的六十多名市民押送至葵涌警署,隨後再轉移到新屋嶺扣留中心。他表示,葵涌警署的警察拒絕讓被扣留的傷者去醫院,在新屋嶺也不容許見律師。

他隨後獲准保釋,但之後去警署落口供時,被控以九條罪名。直至今年6月,再錄口供時又改為八條控罪,包括兩條暴動罪,他面臨的最高刑罰由監禁5年變為10年。王茂俊認為自己由被捕伊始,已受到警方不公平對待,因此不相信在香港會有公平的審訊,故決定離開香港。

王茂俊稱,為保障家人、朋友及自身安全,在被捕之後一直低調行事,直至安頓好家事和處理完流亡英國事宜,才正式對外公開行蹤,交代事件。

今年7月,王茂俊成功流亡到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現時則以「亡人」的臉書專頁在網絡發聲。他希望以自身經歷鼓勵港人,只要尚存一息,都必須繼續以各種方式與極權周旋到底,「直至暴政滅亡」,「共赴煲底之約」。

習近平給警察授旗 網友:中共警察變「黨衛軍」

8月26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給中共警察授旗。習聲稱,警察的主要任務是維護國家安全,強調要對黨忠誠。

大陸警察,原本隸屬於國務院系統,但罕見的是在授旗儀式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沒有出席。《蘋果日報》評論說,這場授旗儀式等於正式標誌習近平接管中共公安,就像武警被剝離出來一樣。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向《蘋果日報》表示,「習近平現在對任何事都沒有信心,一定是要掌握暴力武力專政機器才會有信心。公安應是國務院系統,現在習主持授旗就是告訴大家,警隊所有的事都是由他牢牢掌握。」

當天,中共警旗的設計,也引發網路熱議。警旗由紅、藍兩色組成,黨媒稱,紅色體現黨對警察的絕對領導、全面領導;藍色代表警察的職業特徵。

有網民嘲諷說,警旗設計很「誠實」地反映出,警察不是保護人民的,而是保護黨的,「本質就是黨衛軍」。

也有網民表示,共產黨對警察隊伍「越是強調絕對領導,說明越失控!」

內蒙古抗議繼續擴大 當局拘捕抗爭者

昨天,我們報導了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宣布捨棄蒙語,改採漢語教學,當地爆發大規模的反抗運動,目前繼續擴大。

總部位於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MHRIC)收到的影像資料顯示,幾乎各行各業的蒙族民眾,都排斥新政策,家長和學生無懼當局和校方脅迫,齊力抵制學校,導致校園人去樓空,情況前所未見。

據悉,許多父母計劃自行在家教育子女,不送到「漢語學校」上學。許多退休教師和大學生,也自願以蒙語授課。還有許多教師不理會校方威脅終止聘用,聯合發動罷工,錫林郭勒盟(縣)二連浩特市的蒙語教師更全體參與。

一名蒙古族家長在錄音文件中指出,各校校長打算一對一約談蒙語教師,但所有老師一致表示不會「上當」,堅持必須全體一起出席,才願意磋商。

也有民眾開始號召學生、老師、父母、歌手、音樂家,甚至是畜牧業者,在大城市同步示威。

推特流出的視頻顯示,一名蒙族男子跟周圍的人說,微信上聽說在抓人,就急忙騎著摩托來了。他還呼籲:「在場的蒙古族同胞們,不管認識不認識,抓我們多少人到公安局,都跟著去!大家記住我!」他並說了他家住址和名字。

有網友發布一段蒙古族學生抗議的視頻,並評論說:「沒有下跪,不愧是成吉思汗的子孫。」

據悉,有當地蒙族律師和司法專業人士提供諮詢服務,協助民眾捍衛權益,甚至依據中國憲法、少數民族自治法等保障少數民族及其母語的相關法律,對教育當局和個別人士提出訴訟。

隨著示威情況加劇,當局也開始加強鎮壓。

扎魯特旗(縣)的Gahait蒙語學校,限制學生離開宿舍,上百名氣憤的父母聚集在校外,要求立即「釋放」他們的孩子。數百名鎮暴警察隨後到場,阻止這些父母衝進宿舍。歷經數小時與警方對峙後,父母攻破警方障礙,接走自家孩子。

在科爾沁地區,也有示威的父母被警方毆打及逮捕。

有抗爭者表示,警方和校方蒐括連署或請願資料,偽裝成許多民眾支持雙語政策的假象。

據初步了解,迄今內蒙古已有數百名異議人士被捕或被軟禁在家,但罷教、罷課及示威等行動,仍然暗潮洶湧。

四川多地再現洪災 小學淹水、教材泡水

8月30日,四川多地再次洪水泛濫,涼山州、樂山市、雅安市等均有洪災。

8月30日8時至19時,涼山州甘洛縣阿茲覺鄉發生洪災,已有3人失蹤,成昆鐵路K295+375段鐵路橋梁被沖毀。

樂山也再次迎來強降雨。8月30日8時至22時,樂山市共出現大雨97個站點,暴雨78個站點,大暴雨12個站點,最大雨量出現在夾江縣甘江鎮、194.7毫米。

30日傍晚,四川樂山氣象台發布暴雨橙色預警。

暴雨襲來,樂山市實驗小學出現嚴重積水,臨時存放在一樓的多數書籍教材都「泡在水裡」。

據四川省氣象台監測消息,8月30日8時至31日8時,成都、綿陽、德陽等多地均有強降雨,暴雨565站,大暴雨488站,特大暴雨6站。

而上次樂山大佛佛腳被淹的畫面引起的熱議未斷。

來自四川的資深媒體人蔡詠梅,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近期中國四川樂山大佛被洪水淹腳趾,這在歷史上是災難降臨的前兆。當地民間流傳著「大佛洗腳,樂山睡不著」和「大佛洗腳,天下大亂」的說法。樂山大佛是很多當地人的精神寄託,發生這種異象導致人心惶惶。

蔡詠梅說,中國天人感應的傳統思維其實根深蒂固,天降異象令人聯想到朝代更迭。為了穩住人心,中共對內的宣傳在拚命美化和淡化這些災難。

李文亮上司蔡莉被免職 網絡嚴控消息傳播

中共病毒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生前的上司、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蔡莉,日前被當局免職。

消息傳出後,網民紛紛湧至李文亮的微博下留言,「傳遞」這個好消息;更有網民表示,蔡莉被免職「遠遠不夠」,會儘可能還「因誠實而被打壓的人」一個公道。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蔡莉被免職的消息傳出後,武漢官方迅速滅火,並向眾多媒體和自媒體施壓,卻因蔡莉民憤太大而被部分自媒體抵制。

黑龍江齊齊哈爾大學防疫新招 「十天洗一次澡」

黑龍江齊齊哈爾大學防疫出了新招。

8月27日,齊齊哈爾大學後勤管理處發布「關於洗浴中心預約洗浴通知」,稱為做好學校洗浴中心疫情防控工作,最大限度減少人員聚集,對洗浴實行預約、限流、測溫管理。

通知規定,待新生報到後,每人每月可預約三次洗澡,每名學生的洗浴時間不超過60分鐘。有洗浴需求的師生,需當天提前20分鐘在指定app上預約,預約人數達到上限後無法預約。

此通知一經公布,立即引發校園內學生強烈反對。有學生說,「讓學生10天洗一次澡,完全不合理。」

迫於輿論壓力,該大學已於27日下午撤回上述通知,並稱重新商榷洗浴管理方式。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