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2日訊】獄警唆使吸毒犯打余毅敏,擰她,長時間不讓她睡覺,罰她面壁軍蹲,稍一動彈就會遭到一頓毒打,她後來被注射不明藥物,失去記憶,失常8年。

在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獄警的縱容下,吸毒犯把幾支牙刷綑紮在一起,插進康瑞其——這位六十多歲潔身自好的老處女的陰道裡來回攪動,當即鮮血淋漓,她疼得死去活來;後被打毒針致瘋。

河北省高陽勞教所為「轉化」(強迫放棄信仰)李愛學,對他施以多種酷刑,惡毒地用錐子扎他的腳心,並強迫他超負荷體力勞動……後來他失蹤十年,回家時已痴呆。

只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中共將他們迫害致瘋

接上文: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4)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8年 含冤離世

余毅敏,1962年4月13日出生,畢業於中南財經大學,原湖北省電力建設第二公司會計。她30歲時腦中長瘤,從此痛不欲生。1996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功,重獲新生。她丈夫看到她的巨變,也跟著煉法輪功,不久他所患的肺病也不治而癒,一家人和睦幸福。

然後,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余毅敏六次遭中共警察綁架,三度被關洗腦班,被非法勞教1年,遭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家庭破裂。49歲那年,她痛苦離世。

迫害致瘋前後的余毅敏。(明慧網)

在一次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余毅敏第六次遭綁架,被劫持到武漢何灣戒毒所非法勞教1年。剛到戒毒所,警察不讓她睡覺,找來六隊幾個最邪惡的人,24小時輪番對她灌輸邪說歪理,以轉化她,余毅敏根本不搭理他們。犯人被唆使毒打她,見不奏效,就用長時間勞役折磨迫害她。

2002年11月的一天,余毅敏的非法勞教期滿,本應該回家與家人團聚,但卻被警察從何灣戒毒所直接劫持到江漢區洗腦班,這也是她第三次遭洗腦班迫害。

期間,余毅敏曾遭受藥物迫害,當時反應不大,之後慢慢地,失去記憶,雙腳出現疼痛,直到完全沒有知覺、無法行走。洗腦班的惡徒還將她的頭猛力撞牆並野蠻毆打她。

2003年大年三十那天,余毅敏拖著飽受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後虛弱不堪、浮腫的身子站在闊別已久的家門口,敲門,等了一晚上,門緊鎖不開。黑夜中,她悄然離去。

幾天後,她丈夫拿著一份離婚書叫她簽字,只給了她一個月的生活費後,就撒手不管了。在她遭受迫害時,單位已將她非法開除,她沒有了生活來源。之後社區的中共書記還經常騷擾、侮辱她。

家庭的創傷、生活的艱辛、加上曾被注射不明藥物,大約從2003年起,余毅敏精神開始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在地上到處爬。

法輪功學員從生活上照顧她、經濟上幫助她,有兩位幫她的學員遭綁架。2011年8月5日早晨,失常8年的余毅敏痛苦離世,年僅49歲。

被勞教所打毒針致瘋

康瑞其,現年71歲,退休前係長沙市日雜公司部門經理,家住湖南長沙市天心區坡子街西牌樓社區。因患血癌等重疾,一直單身。她47歲那年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才終於擁有了健康的身體。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康瑞其。(明慧網)

2002年1月,僅因為懸掛「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康瑞其等三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12人被非法判刑,康瑞其被非法判4年半,被關在湖南省女子監獄遭受嚴重的迫害。

2006年,從監獄回家僅數月,因為給人家一本《九評共產黨》的書,康瑞其又被非法勞教1年,在白馬壟勞教所遭毒打。當時她已六十多歲,一生未婚,惡人用牙刷捅其陰道。

2008年8月6日半夜,天心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當地派出所警察把康瑞其從家中綁架,再次勞教,抓人者的藉口是「開奧運」。

康瑞其再次被非法關進白馬壟勞教所,在那裡,她寫信給胡錦濤(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她去問獄警能否幫她把信寄出去。獄警抓住她的頭就往牆上碰撞,後來就給她打毒針。

第一次打毒針後,她沒什麼反應,接著勞教所又給她第二次打毒針,注射了很多藥物。打完之後,康瑞其就變了,什麼都不知道了,頭腦不清醒,看見人就打。從此她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維和記憶、發呆、胡言亂語。

十年生死不明 回家時已痴呆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李愛學。(明慧網)

2012年臘月21日晚8點,河北省張家口宣化縣深井鎮北汛地一村民突然接到宣化縣民政局的通知,讓去接他已多年失蹤的弟弟李愛學。

李愛學的哥哥趕到宣化縣民政局,一看眼前的弟弟驚呆了:只見他駝背弓腰、上身穿著一件破爛的軍棉衣,下身只穿著一條女人穿的花單褲,因為沒有褲帶,他兩隻手一直拎著褲子;赤裸著雙腳趿拉著一雙破爛的鞋,右眼窩處有一片很大的明顯的傷痕;左手腕拴著一個精神病院的牌子。

84歲的老母親踉踉蹌蹌衝出屋外要見闊別十年的兒子,一看兒子的模樣,悲痛至極。

李愛學,1971年出生在張家口宣化縣深井鎮北汛地一個農民家庭。十多年前,在宣化縣頭台子村經營著一家摩托車修理店,帶著母親一起生活,生意不錯。

1997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從此踏上了一條充滿快樂、祥和、充實、自在的回歸路。

在2003年正月12日下午,李愛學被宣化縣洋河南鎮派出所綁架到宣化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送到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半,期間遭到多種酷刑的折磨。

一次,李愛學得以逃脫高陽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為了抓捕他,大批警察團團圍住他的家,連他親戚的家也被包圍。為了躲避非法抓捕,為了家人不受牽連,他離開了家鄉,一走就是10年。

回到家後,李愛學總是表現出非常害怕的樣子,總要把門插住,怕見人,經常在地上來回走;問他話他不是答非所問、就是痴痴地望著前方像沒聽到一樣;有時也喃喃自語:什麼「轉化轉化」的,「英國、美國有轉化班嗎?要多少錢?」「吃藥不怕,藥是糧食做的」。

明慧網報導,從李愛學的情況,不難看出,他曾經被關在所謂的「轉化班」裡,曾經被關押在精神病院裡強迫吃不明的藥物。

中共的藥物迫害

余毅敏,一位善待與理解他人,工作任勞任怨、兢兢業業,受同事誇獎的會計,遭藥物迫害後,不能行走,失憶失常。

康瑞其曾是一位能說會道、做過記者的女強人,被打毒針後,失去了正常的思維,胡言亂語。

李愛學,1.8米多高的個兒,眼睛炯炯有神、性格外向、樂於助人,勤快又能吃苦,卻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

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滅絕政策下,法輪功學員被實施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的藥物迫害。在迫害的初期,「610」人員人手一冊的內部參考資料裡寫著:「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中共中央政法委指使所有的「610」、國保、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等關押場所對法輪功學員使用藥物毒殺的手段。

重慶四川監獄的醫院人員對遭受藥物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酷刑加藥物迫害成為中共「轉化」、虐殺法輪功學員最普遍的手段之一。

被藥物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會全身或局部癱瘓、雙目失明、幻聽幻視、舌頭僵硬、器官喪失記憶、行為呆痴、不能行走等等,以至於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