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危濟困的旅店店主

古風悠悠 整理:羅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明朝初年,金陵人常以開旅店來賺錢發財。旅客來後,店主租給一間僅能容納一張床,必須低頭彎腰才能進出的小房。

早晨,報時的鐘聲敲響後,客人起床辦理自己的事情,晚上才回來休息,洗臉洗腳水都要自己準備。但每月要交給店主數千文租金,否則就要受到辱駡控告。如果客人生病,店主就立即趕他出去。客人病重,還沒有斷氣,眼睛還能依稀見人,沒有完全閉上,店主就派人把他抬出去扔掉,強占他們的財物。如果有女客懷孕將要生產,來投宿,店主以為不祥,便拒絕接納。

金陵店主大部分都是這樣缺乏仁慈之心。只有李疑不同,他因為重情重義,而名聞於時。李疑在通濟門外開旅店,家境雖窮,卻喜歡幫人解決困難。

收留病患

金華人范景淳,早先曾擔任吏部官員,後來得了病,身邊沒有子侄親屬來照顧。老店主見他病危將死,不肯再收留他。范景淳只好拄著拐杖,來到李疑的旅舍門前,求告說:「我不幸生病,別人都不收留我,聽說您義薄雲天,能讓我在您店裡借一張床躺躺嗎?」李疑馬上同意,請他上座,把房間打掃得乾淨亮爽,準備床被爐灶,讓他在裡面休息。又請醫生為他診病,親自為他煮粥、熬藥,每天拉著他的手噓寒問暖,詢問病情,就像照顧自己的親戚一樣。

不久,范景淳病情更加嚴重,不能起床,屎尿弄髒被子、床蓆,臭氣難聞,不能近身。李疑每天為他洗衣擦身,沒有露出絲毫不耐煩的神色。范景淳流著眼淚說:「我拖累了您!我怕是不行了,無法報答您的大恩大德,我的行李袋中有黃金、白銀共四十多兩,放在我原先住的旅店的房裡某處(那家旅店主人,見他生病,將他趕了出來),請您去把它取來。」李疑說:「人有困難,相互幫助,這是人之常情,何求報答!」

范景淳說:「如果您不拿,我死後別人就會拿走,這又有什麼好處呢?」李疑請一位鄰居和他一起去把范景淳的舊行李袋拿了過來,當著范景淳的面打開行李袋,記下銀兩數額,再把行李袋封好。

幾天後,范景淳終於死了。李疑拿出自己的錢為他購買棺材,停靈柩於城南聚寶山。李疑把封好口的行李袋,寄放在鄰居家,又寫信叫范景淳的兩個兒子來。范景淳的兒子來後,李疑和他們一起葬了范景淳,拿回行李袋,把銀兩按數還給他們。范景淳的兒子要送李疑糧食,李疑沒有接受,反而送給他們不少東西,送他們回到平陽老家。

照顧孕婦

另有一個人,名叫耿子廉,身戴刑具被押解到京。他的妻子懷孕了,將要生產,眾旅店閉門不納。其妻躺在草中號哭。李疑問明原因後,回來對妻子說:「人誰沒有危急,又有誰能把房子隨身帶著外出?況且,賺錢事小,人命關天事大,如果生產時感染了風寒,母子倆都會死去。我寧願讓她們住進家裡我自己受禍,不忍心看著她們母子死在外面。」於是便把耿子廉的妻子接到家中。

後來耿妻生下一個男孩。李疑叫妻子照顧她,就像自己照顧范景淳一樣。一個多月後,耿妻才告辭而去,李疑也不求回報。因此,人們都很推崇李疑。名人、官員都喜歡與他交往,見到李疑的人,都說他是好人。

李疑讀過書,文章也寫得不錯,曾經以讀書人的身分受到薦舉,但李疑都推辭不受。

太史氏(即原文作者宋濓,擔任編撰《元史》的工作)說:「我與李疑交往,知道他的為人。李疑是個忠厚平和的老實人,並沒有高大雄偉、與眾不同的外貌。但他的所作所為,卻有古代仁人義士見義勇為的作風。整個社會的人貪鄙庸俗,高尚的人才會嶄露頭角,脫穎而出。我不滿於社會上貪利的風氣,因此,把李疑的事蹟記載下來,以告誡世人。」

(出自宋濂《宋學士文集·李疑傳》)@#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