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觀察】誰想干預美國大選?川普高官齊指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的《大選觀察》節目,我是Iris,陶明。

就在昨天,美國大選的倒計時正式邁入了60天。隨著競爭的升溫,政壇上固然上演著一場火花四濺的大戲,但美國情報部門最近卻警告: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外國勢力正暗潮湧動,想要左右這場決定世界時局的選舉。

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來探討,一眾掌握著美國最高、最準確情報的高官,為何把中共看作選舉的最大威脅?而成為眾矢之的的中共,又在其中扮演著何種角色。

國安顧問奧布萊恩:中共有干預美國政治的最大計畫

在過去的數天中,川普政府中被外界譽為「剿共四騎士」中的三位,都接連現身,劍指中共,明言中共想要干預美國大選,其危險程度遠超俄羅斯。

9月4日(週五),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在白宮記者會上,談到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問題。他直言不諱地說,「美國的情報部門已經搞得非常清楚了,首先就是中國」,其次才輪到伊朗和俄羅斯。

他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中共有著能去左右美國政治的最大計畫。他還把中國稱作「尋求干擾我們選舉的敵對國家(adversary countries)」之一。

早在6月, 奧布萊恩就身為「四騎士」之一,發表過關於中共的重磅演講。他當時就說,美國已經醒來,看清自己過去對中共的認識錯誤,看清中共是對美國及盟國的最大威脅。而川普政府,是絕不會向中共低頭的。

在週五的講話中,他也再次強調,美國已經向中國畫了一條「紅線」:任何想要干預美國大選的人,都要承擔「非同尋常」的嚴重後果。

司法部部長巴爾:美國大選最大威脅是中共

與此同時,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也在9月2日表示,對11月總統大選的安全構成最大威脅的不是俄羅斯,而是中共。

當被問及他是如何做出了這個評估時,巴爾表示,他「看到了情報」。情報顯示,中國共產黨的威脅超過了莫斯科。他補充說,雖然自己不能對相關機密信息進行更詳細的說明,但這的確是他從情報中所得出的結論。

巴爾還提到了至關重要的一點,也就是中共或許會通過什麼途徑去左右美國的大選。

巴爾說,外國對選舉施加影響,無非兩個手段:黑客還有垃圾信息的宣傳,叫做「hack and dump」。巴爾解釋說,「Hack」,指的是有人會黑進某人的郵件系統,然後試圖對外披露其中令人尷尬的文件。而另一種方式,就是通過社交媒體散布影響民意的消息。

而為了反制中共在美國社交媒體上的影響,川普總統上月就已經對抖音海外版Tik Tok下了驅逐令。除了因為抖音背後有中共政府,因此對美國民眾隱私構成威脅外,還常被政府官員提及的一點,就是這些平台在信息戰中被中共拿來做「反美宣傳」,甚至影響千萬美國人的信息來源和民意。

由此可見,川普對中國社交軟件的反制,與司法部部長點出的具體干擾選舉手段,正好是呼應。

蓬佩奧:中共滲透美國 是「最大境外威脅」

除了奧布萊恩和巴爾之外,當然少不了的,還有對中共一向嚴詞厲色的國務卿蓬佩奧。他在9月2日接受採訪時,也在選舉問題上直接點名中共,說中共是美國的「單一最大外國勢力威脅」。

那為什麼中共對美國有這麼大的威脅呢?原因當然不只有干預選舉這一個。

蓬佩奧補充說,「中共正在擴充軍隊,並以俄羅斯未曾使用過的方式滲透美國。在經濟上,中共通過國有企業和補貼政策,摧毀了美國心臟地帶數以萬計的工作崗位。」

他還重點提到了中共的軍事威脅。他指出,中共已大幅增加了國防預算,允許他們進行大量導彈測試,增加了整個東南亞地區的風險。

除了陳列事實外,蓬佩奧還直搗問題的本質:他分析說,中共之所以在建立自己的海軍,其實不僅是要在中國沿海水域發揮作用,它還想建立可以覆蓋全球的力量,想在世界各地建立據點。可謂野心膨脹。

蓬佩奧強調,川普總統不會允許這樣的行為繼續下去。

聽了蓬佩奧這一番話,也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如此處心積慮的想要干預美國大選了:

首先,當然是不想有個手段強硬的川普在位,處處向中共施壓。如果川普成功連任,處理完國內的事情騰出手來,要對中共大展拳腳,展開新一輪制裁,彼時的中共政權,想必芒刺在背,如坐針氈。

而就像蓬佩奧所說的,中共不僅想對國內的民眾施加霸權,更想把觸手伸及國外,甚至直接通過軍事上的擴張,霸凌他國領土。而這一點,在維護各國主權,維持世界秩序的美國眼中,也是不可容忍的。

更別說這次的疫情席捲全球,重創美國。若川普當選,追責的第一個就是中共。

情報總監:中共滲透美國規模大且精密 他國望塵莫及

除了「反共」劍客們齊齊現身,明言強調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外,還有一位位居高位的美國情報官員,對中共干預美國選舉加以佐證。

他就是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他在上週通知美國國會兩院的情報委員會,他將停止面對面的報告關於大選安全的情報,要改為書面報告。他說,這是因為有議員泄露機密,還歪曲情報信息,誇大來自俄羅斯對美國總統大選的威脅,刻意淡化中共的威脅。

事情的開端是因為有人對外洩露的敏感資訊,所以簡報方式要白紙黑字,防止未經授權被濫用。但是如果大家會劃重點的話,這位情報總監其實是在說,那些個到處宣傳俄羅斯是美國選舉最大威脅的人都搞錯了,中共才是最大的風險來源。

拉特克利夫在8月30日的一次採訪中,補充了很多細節。他講到,中共正在進行大規模、而且精密的滲透行動,在對美國大選的干擾上,其它國家與中共相比,可謂望塵莫及。他還說,中共的滲透遍布在國家、州、地方各個層面。他們利用中間人或者代理人進行游說,有時候甚至敲詐勒索,威逼利誘,要求一些政府官員和商業大亨支持親中共政策,或者反對川普政府的政策,這是一個系統性的操作。

他還說,美國政府收到的大量情報,無論是從經濟、軍事還是科技方面來看,中國(中共)都是最大的威脅。

要理解拉特克利夫的話的重量,首先要理解他在情報領域的位高權重。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英文叫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簡稱DNI,是美國聯邦政府的一個公職,他直接受美國總統的指揮、管理與控制,統領包括16個組織的美國情報體系,指導美國的國家情報計劃。除此之外,他也是總統在有關國安情報上的主要諮詢對象。

換言之,拉特克里夫可以說是掌握美國情報最多的官員之一,如果他斷言中共的處心積慮確有其事,那就不會是空穴來風。

除此之外,他還明言抨擊中共一開始是故意隱瞞病毒人傳人,導致病毒從中國散布至全世界。

而反觀中共,打出一手「甩鍋」組合拳,想要推卸責任,甚至為自己塗脂抹粉,而這些辯詞在美國情報的披露和重鎚之下,顯得太過蒼白。

以上的每一個人都針對中共講了很多,而就在9月4日(週五)晚上,川普總統召開記者會,就為我們總結了以上的種種。

川普:「唯獨和中國關係不好 但這是我的選擇」

川普首先把問題重點放在中共上,否認了「俄羅斯比中共威脅更大」這一觀點。他說,很多人一直在俄羅斯來,俄羅斯去,但我覺得中國才是你們要談論的國家。中共在做的事情,與其它國家相比,是「糟糕多了」。

他還諷刺而風趣地談到,自己與各國領袖的關係都很好,甚至包括與俄羅斯,唯獨現在「我和中國合不來,但那是我的選擇。」

之所以把矛頭指向中國,川普明言,是因為中共管治疫情不力,危害全世界。他說,「你們看看中國沒有把「中國病毒」(China virus)在自己的國家管好,發生了什麼樣的後果,看看他們對全世界188個國家都做了什麼。」

的確,美國強大的情報系統,讓川普總統等美國政要都意識到了,種種罪惡的根源和始作俑者,正是中共。也正因如此,針對中共的種種抨擊和制裁,也在美國選舉的背景下一幕幕拉開。而數位政府高官在大選問題上劍指中共,是否在為川普政府下一步行動做鋪墊?我們將拭目以待。

大選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