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焚稿慰虞世南忠魂

作者:李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唐朝名臣虞世南(558年─638年),字伯施,唐太宗為秦王時,歸入秦王府為參軍。唐太宗即位後,他累遷至祕書監,賜爵永興縣子。

博古通今 能詩善文

虞世南博古通今、能詩善文。唐太宗於治政之餘,經常與虞世南「共觀經史」。每回談到古代帝王治政得失時,虞世南必以之勸諫太宗,使太宗大受啟發。所以太宗對侍臣們誇獎他:「我閒暇時與虞世南談古論今,我如說錯一句話,他未曾不感到惆悵痛心。他如此懇誠,令我讚歎。你們要是都能像他這樣,天下何愁不治。」

有一年,彗星出現。太宗擔心地詢問群臣怎麼回事。虞世南引經據典地答道:「從前齊景公時有彗星出現,他問晏嬰原因,晏嬰回答說:『掘池沼唯恐不深,修臺榭唯恐不高,行刑罰唯恐不重,因此上蒼才以彗星警告您。』齊景公感到後怕,立刻修德行義,過了十六天,彗星便隱沒不見了。臣聽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如果不修德行義,即使獲麟得鳳,也無濟於事。只要治政沒有過錯,即使出現了災星,又有什麼損害呢!願陛下不要認為自己功高古人而得意,不要因太平日久而驕惰,只要慎終如始,就是彗星出現,也沒有什麼可擔憂的。」

太宗聽後,嚴肅地說道:「我治理國家,並無齊景公那樣的過失。然而,我只有二十,就舉兵起義;年二十四,平定天下;未到三十,即位稱帝。自以為三代以下,沒有哪個撥亂反正的君主能趕上我。當時驍勇的薛舉、凶猛的宋金剛、雄霸河北的竇建德、占據洛陽的王世充等勁敵都敗在我的手下。後來蕭牆禍起,我又決意為安定社稷而登上了帝位,又降服了北夷。因此,我頗為躊躇滿志,滋生了自滿之心,輕慢了天下之士,這正是我的罪過啊。上天出現了災異,恐怕就是為此。秦始皇平定六國、隋煬帝富有四海,可由於驕惰安逸,一朝而亡,我又怎麼能自傲呢?每當想到這一點,不免令人擔憂!」

太宗盛讚 五善兼備

後來,太上皇李淵駕崩,太宗命依漢高祖的墳墓規模,隆重安葬。期限緊迫,勞民傷財。虞世南先後兩次上書,力陳厚葬之弊,勸太宗「安於菲薄,以為長久萬代之計」,後來太宗縮小了陵墓的規模。太宗因此越發親近禮敬虞世南,稱讚他有「五善」,即「博聞、德行、書翰、詞藻、忠直,一人而已,兼是五善。」(《隋唐嘉話》),肯定他是一個德才兼備的大臣,理當重用。

虞世南病逝時,太宗在寫給魏王李泰的一篇文章中說道:「虞世南與我猶如一體。他沒有一天忘記為我拾遺補闕,真是當代的名臣,人倫的楷模。只要我有微小的失誤,他就犯顏直諫。現在他離我而去,書庫文苑也就沒有人了,實在令人痛惜不堪哪!」

夢中君臣相見

太宗還寫詩一首,追述往古興亡之道,擱筆之後嘆道:「鍾子期死,俞伯牙不再彈琴。我寫此詩,又給誰看呢?」惆悵之情無以言表,他讓起居郎拿著這篇詩稿,到虞世南的靈前吟誦一番,然後燒掉,希望虞世南在天之靈有所感悟。

《舊唐書》記載,虞世南果然出現在唐太宗的夢中,音容笑貌與生前無二。夢後第二天,太宗便下詔令五百僧人在虞世南家齋祭,後又命人丹青繪像,高懸凌煙閣中。

清 沈源《墨妙珠林·虞世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舊唐書》《貞觀政要》)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正見網原標題:唐太宗焚稿慰忠魂)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