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公安系統貪腐 江西男遭「腦控」12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9日訊】汪海榜來自江西一個富裕的家庭,自己也曾在國內科技公司擔任要職。2008年,他因舉報當地官員腐敗,遭「腦控」報復,十幾年來每天24小時被「顱內傳音」,身心受到極大的折磨。

汪海榜從2015年開始進京上訪,最後得到公安部信訪接待處的肯定答覆:全中國縣及縣以上的公安部門均配有可觀察人腦思維的設備,設備同時能開啟語音功能,進行顱內微波傳音。

舉報公安貪腐 遭腦控報復

汪海榜來自江西省武寧縣,父親是該省有名的古玩商人。他本人於2004年從南昌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畢業,後到廣東的緯創和華為公司做手機研發。

2008年,汪海榜向紀委舉報武寧縣公安局時任局長邱國華等人貪腐,結果遭到非法關押、毒打、恐嚇、栽贓嫁禍,以及被故意製造的車禍撞倒住院。

此外,他發現自己從那時起被腦控,「他們用這種設備觀察我大腦思維,監視我一舉一動,並且開啟語音功能對我顱內傳音,24小時吵著我。」

汪海榜推測,直接對他進行這種迫害的就是武寧縣公安局,因為「他用武寧話跟我直接說話,他不是說別的內容,直接說(關於)我的話,用我的一切事情來吵我。我做任何事情他都來吵我,直接在跟我對話。」

他表示,多的時候他能聽到十幾個人說話,少的時候也有五六人。這些人好像輪班一樣,一個說累了下一個接著說,內容就是反覆辱罵、詆毀,引誘他24小時不停的跟著生氣、跟話,得不到休息。

十幾年來,這種干擾對汪海榜造成巨大的痛苦。他說,「旁邊的人都聽不到,就我一個人聽到。」「地方貪官太腐敗了,他利用這種隱蔽的方式,想整死你。他可能剛開始幾年以為我堅持不了兩年馬上就死了,想不到我一直堅持到現在。」

但是,長期的大腦疲勞使他出現劇烈頭痛、頭暈、頭沉,惡心嘔吐,視物模糊,乏力,胸悶,呼吸困難等等一系列嚴重癥狀。

被迫停止工作 上訪維權困難

2011年,汪海榜因無法繼續從事研發工作辭職回家;2015年,他開始進京上訪維權,並在離中南海很近的西黃城根南街的「鏈家」門店做房地產銷售;2018年5月28日以後,汪海榜頭部出現劇烈疼痛,只能辭掉工作,在家休養。

這些年裏,他跑遍了公安部、國家信訪局、中紀委、最高檢、中南海、科技部等部門和單位,並通過網絡、電話和信件信訪,還聯繫國內外國家媒體曝光此事。

汪海榜說,國家信訪局和紀委等單位都表示不知道此事,公安部信訪接待處也一直否認,直到2019年才鬆口。「我當時去公安部集體訪跟我個人訪的時候,公安部信訪接待處的人說,公安部確實有這套設備,這套設備很昂貴,在全國縣級及縣級以上公安部門都有這套,可以觀察大腦思維,同時可以把語音功能開啟,跟你顱內對話。當時就這麼說的。」

「什麼經濟犯罪、刑事犯罪,都是通過這種設備觀察大腦思維,就可以知道你一切東西,現在不再是以前那種監聽手機或者竊聽器,不是那種老式的監聽方式了,通過提取你的腦電波來觀察你的大腦思維,來掌握你一舉一動的。」

雖然目前公安部已受理案件,但由於得不到重視、難以取證、案件打回地方後當地政府不作為等原因,腦控受害者的維權困難重重。

腦控設備覆蓋面廣 受害人眾多

為了向外界證明自己精神正常、所描述的「腦控」經歷真實可信,汪海榜到北京協和醫院做了兩次腦部核磁共振,去北大醫院做了一次腦部CT,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受訪人提供)

據他所知,目前中國的腦控受害者多達幾萬,「我問過好幾個受害者,他們跟我是一模一樣,都是24小時大腦不停(被騷擾)。」他說。

還有不少人因為無法忍受這種長期、不間斷的折磨,自殺身亡。汪海榜在控告書中列舉了六名受害者,包括吳巧妍,1983年生,福建福州人,於2011年1月1日自殺;程輝,1984年生,湖北武漢人,報案上訪後被定為精神病,後不堪雙重打擊於2013年3月自殺;崔雅顏,1990年生,河南鄭州人,2017年3月17日跳樓身亡;江雨朵,北京青年作家,2019年5月14日去世;寶力道,內蒙烏丹縣人,2019年10月21日去世;李旭東,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老師,跳樓身亡。

汪海榜還表示,「現在全國所有的設備形成一套類似於移動通訊的網絡,如果開啟這套設備語音功能,不管你在哪裏(都受影響)。我北京也去過,上海也去過,廣州也去過,不管我在飛機上還是地下室,24小時大腦都有這個聲音。」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腦控」受害者站出來發聲,請求社會關注。

2018年7月,「潑墨女孩」董瑤瓊揭露自己和很多中國人受到中共的「腦控迫害」,要求國際組織介入調查。

2019年9月,曾任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體育部主任的王先生向大紀元披露,他從2016年開始遭到一種類似像幻聽的「腦控」攻擊。王先生的姐姐曾是美國總統小布什科學家智囊團的成員,中共安全部門的人找過王,希望他提供相關信息被拒。王先生懷疑自己被「腦控」和此事有關。

2018年5月,美國務院表示,一名被派駐廣州總領事館的官員回報,他從2017年底到2018年4月間聽到「模糊微弱但又奇怪且令人感到壓力的聲音」,身體出現一系列癥狀。

中共視腦控為制勝武器

2019年1月15日,中共喉舌「新華社」轉載《中國國防報》的文章「腦控武器的制勝之道」,聲稱「腦科學技術潛藏著巨大的軍事價值,被用於現代戰場智能化腦控武器的研製與運用,推動『三無(無人、無形、無聲)戰爭』的發展。」

文中提到,「腦控武器的目的不是消滅敵人肉體,而是征服敵人的意志,這意味著戰爭的制勝之道從『毀傷』走向『操控』」,且新的控腦技術無需在人腦中植入芯片,電磁波、光線、聲波、氣味等都可以成為媒介。

文章最後稱,在研發腦控武器同時,也要重視反腦控技術手段創新,以在未來的此類戰爭中贏得主動。

王先生曾在採訪中懷疑自己被當成「試驗品」,幕後黑手從對他的操控中「找到一些經驗和手段」。他說,「就像當年日本的731,但他們把這個做到極致,到什麼極致情況下會發生質變,或者某種情況下是底線。他們想控制人,就採集人的大腦的數據,遠程蒐集、遠程式控制,把採集來的數據進行對比研究。」

他有幾次跟腦中的聲音「對話」,最早了解是總參2部、3部的情報部門在做這件事情。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