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善:死人床與警察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明慧網近日報導,吉林省長春市少年犯勞教所警察白亞清因為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中共非法綁架,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白亞清曾被綁在「死人床」上十天,遭受抻刑的迫害致殘,並被延長勞教時間。二零二零年四月,她又遭非法抓捕,被警察不斷的騷擾,身心承受極大的痛苦,於七月含冤去世。

諷刺的是,正巧今年七月,中共核定自明年起,將一月十日設立為「中國人民警察節」。法輪功是佛家修煉的高德大法,要求修煉者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無辜遭受中共迫害。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白亞清,只因為堅持信仰,無法迎來原本應該榮耀她的「警察節」。

中共一貫以種種酷刑,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轉化」,配合精神迫害,妄圖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下放棄信仰、出賣靈魂的所謂「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歷經漫漫二十一年,迫害未曾停歇、各地酷刑泛濫,虐死不負刑責,絕命陰招百出。

死人床」是把法輪功學員雙手雙腳分開綁在床的四角,不能翻身活動,僅僅幾個小時就會讓人呼吸困難,甚至手腳痙攣。尤其不讓吃喝或大小便,被管教與犯人打手圍著「鼻飼」灌食,很多學員在這種酷刑和摧殘下失去了生命。

二零零二年四月,寧夏銀川市法輪功學員馬智武被劫持到吳忠關馬湖監獄,被綁在「死人床」上「抻」了四十多天;同年八月,安徽省法輪功學員張和平被非法關進合肥第一看守所,幾次被綁在「死人床」上強制灌食、折磨;今年二月,吉林省四平市法輪功學員褚貴岩在公主嶺監獄,被獄警綁在「死人床」上,連續迫害了六天。

白亞清、馬智武、張和平與褚貴岩被綁在「死人床」,只是中共凌虐手段之一。讀者若點擊進入《酷刑寫真集(圖)》,百種以上慘絕人寰的酷刑被廣泛用於法輪功學員身上。「死人床」這類毫無人道的肉體折磨,存在於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大陸,印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嚴峻,盡顯其滅絕人性的凶殘本質。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恣意虐待凌辱、肆無忌憚的施用酷刑,導致許多慘不忍睹、怵目驚心的案例在中國各地頻頻發生:二零零四年五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勞教院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強姦兩名法輪功女學員。這些國際社會關注的事例,已廣為人知,卻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

中共的酷刑泯滅人性,卻無法撼動正信。在過去七千多個日子裡,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即使遭受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仍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以平和、理性、寬容的方式抵制這場迫害,喚醒世人的良知善念。他們堅守「真、善、忍」的理念與持續不懈的反迫害,不顧自身生命安全飽受威脅,仍義無反顧的傳播真相,只為了曝光中共的迫害罪行,讓芸芸眾生免遭欺世的謊言毒害。

迫害雖然還繼續著,已有越來越多的人們明瞭真相,黎明曙光近在眼前。自古因果昭彰不爽,中共那些喪心病狂的加害者,最終都得面臨人間法律的追訴與審判,更難逃「善惡有報」的天理懲治。只要世人守護善良,凝聚正義力量,共同制止邪惡,這場殘酷的迫害就會早日結束,滌蕩紅魔禍害,讓華夏神州重現光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