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餵食的血腥之手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09)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 譯者:言純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柬共的經濟計劃造成了無法容忍的緊張局勢。本應監督工作的幹部的專橫無能,令這種局勢雪上加霜。灌溉是該計劃的基石。已做出巨大的努力來開發它,為將來而犧牲了現在。但工程的不良規劃和實施使得這種犧牲在很大程度上變成了徒勞。儘管一些堤壩、運河和水壩都經過了精心規劃且今天繼續使用,但許多都被第一場洪水沖走了。有時,數百名村民和工人在這過程中被淹死。其它工程導致水流向錯誤的方向,或在幾個月內生成泥沙淤塞的池塘。勞動力中的水利工程師無力阻止此類事件發生。任何形式的批評都被視為針對Angkar的敵對行為,這不可避免地帶來了太容易想像得到的後果。「建造水壩,你們所需要的只是政治教育」,奴隸們被告知。對於經常負責運作的文盲農民來說,解決方案總是更多的人力、更多的工時和更多的泥土。

這種對技術和技術人員的拒絕,往往伴隨著對最基本常識的拒絕。也許是農民控制著實地操作,但他們真正的主人是熱愛理性和統一性並確信自己無所不知的城市知識分子。他們下令廢除所有分隔稻田的堤壩,以便所有田地的面積恰好為1公頃。無論當地的生態條件如何,整個地區的農時都接受中央的規劃。稻米生產是成功的唯一標準。一些幹部決定,在農業區砍伐所有樹木,包括果樹,以破壞少數小型鳥類的棲息地,從而摧毀飢餓人口的一個重要的食物來源。在自然被以強勢手段壓服的同時,勞動力被分為荒謬的專門性群體,每個年齡類別──7至14歲的人、處於結婚年齡的人、老年人等──分別被「動員」起來。致力於一項特定任務的特別小組變得越來越普遍。相比之下,幹部們依然是不易接近的人物。他們沉迷於自己的重要性和權力之中,很少與他們的團隊一起工作,發出的是不可挑戰的命令。

多年來壓垮眾多柬埔寨人的飢餓,被該政權故意用來為其利益服務。人們越是飢腸轆轆,他們的身體所能儲存的食物就越少,他們逃跑的可能性就越小。如果人們長久地沉迷於食物,所有個人的思想、所有爭論的能力,甚至是人們的性慾,都會消失。玩弄食物供應的遊戲使得強制疏散變得更加容易,提升了對集體食堂的接受度,也削弱了人際關係,包括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相比之下,每個人都會親吻餵食他們的那隻手,無論它是多麼血腥。

該政權對大米有一種近乎神祕的信仰並希望把一切都獻祭給它,一如俄羅斯對鋼鐵力量的信仰,以及古巴對糖的信仰。但具有諷刺意味又令人悲哀的是,其結果卻是設法將這種一度富足的產品變成了幾乎無法得到的東西。自20世紀20年代以來,柬埔寨每年定期出口數十萬噸大米,同時節儉養民,但又讓其豐衣足食。在1976年初集體食堂成為常態之後,大多數柬埔寨人淪落到每天喝稀米湯的地步,湯中含有的大米平均每人4茶匙。收穫的程度從悲慘到災難性不等。每日的食物配給量不斷下降,達到了極低的水平。據計算,在1975年以前,馬德望(Battambang)地區一名成年人平均每天本來會吃400克大米,這是正常飲食所需的最低量。在紅色高棉統治下,一人一盒米飯幾乎是聞所未聞的盛宴。食物配給量相差懸殊,但5人、6人甚至8人合吃一盒並不罕見。

因為這個原因,黑市變得對人們的生存至關重要;在那裡,他們能夠獲得大米,特別是從幹部們的手中獲得。這些幹部保管著沒有報告死亡的農民的口糧。官方禁止覓食,理由是因為Angkar為人民謀福利,它所提供的口糧應該足夠了。不過,無論是官方的還是非官方的,覓食還是被容忍了,除非食物被認為是偷竊的。沒有什麼可以躲過這些飢民的蒐羅:無論是收穫前或收穫期間的稻田等公共財產,還是人們為自己種植的狹小地塊、農民的雞舍和家畜,抑或甚至是螃蟹、青蛙、蝸牛、蜥蜴和稻田裡很常見的蛇,抑或是生吃的紅螞蟻和大蜘蛛,抑或是幼芽、蘑菇和林木根系。當選擇不當或未煮熟時,林木根系就導致許多人死亡。即使對於一個貧窮國家來說,也達到了新的深度。人們總會偷竊豬的食物,並盡情大吃在田裡捕獲的老鼠。個人尋找食物始終是懲罰的主要藉口之一。如果認為收成正受到威脅,此類懲罰就包括從簡單警告到直接處決等。

長期營養不良和營養失調助長了痢疾等疾病的傳播,加重了人們原本的病情。還有飢餓所導致的特有的疾病,其中最常見的是水腫,這主要是由人們每天的湯含鹽量高所造成的。水腫導致人相對平靜地死亡──人們變得越來越虛弱,直到陷入昏迷狀態──這一結果,許多人特別是老人逐漸認為是稱心如意的。

這個死亡和衰敗的世界──有時病人和垂死之人組成了社區的大部分──似乎對紅色高棉當局沒有任何影響。任何生病的人都犯了損害Angkar勞動力的罪。生病的人總被懷疑是裝病。只有當他們真正去醫院或醫務室時,才被允許停止工作。在那裡,食物配給量只有正常量的一半,而且流行病傳染的風險更高。據亨利.洛卡德說,「醫院的目的,與其說是治癒民眾的疾病,不如說是消滅他們。」品雅特海幾週內就在一家醫院裡失去了好幾位家人。在那裡,一群15名患有水痘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醫療照顧的情況下工作;儘管他們有潰瘍,仍被迫睡在地板上。只有一人活了下來。(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