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好友失望?美駐華大使閃辭內幕不一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5日訊】習近平的老朋友、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突然宣布辭職,並將於10月初離任。其離任的內情引發各方猜測。有評論認為,布蘭斯塔德最初赴華希望利用與習的關係,強化美中關係。現在這一願望全部落空,習近平早已不是他當年所認識的習近平。

9月14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發表聲明說,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上周與川普總統的電話中確認了這一決定,他將在10月初離開北京。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推文,讚揚布蘭斯塔為平衡中美關係做出的貢獻,促使這一關係導向對等、互惠和公平。但蓬佩奧沒提下一任駐華大使是誰。

中央社引述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王浩分析,按照美國大選日程,無論誰當選,新總統如果任命新的駐華大使並得到參議院批准,最快也要明年春天。這也意味著,在半年多時間美國沒有駐華大使,造成美中外交的實質降級。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布蘭斯塔德卸任是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已死的又一跡象」。

他說,「布蘭斯塔德去北京就任大使是帶著希望去的,甚至川普總統也希望,他們能跟北京達成某種突破。布蘭斯塔德確實是很好的人選,因為他認識習近平。但是一切都沒有成功,這完完全全是被惡化的雙邊關係所破壞的。」

夏偉進一步將雙邊關係惡化歸咎於習近平。他說,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先後獲得8位美國總統全力支持,過去成功使兩國關係保持穩定,現在基本上被中共在南海、台海、香港、新疆及東中國海非常侵略性的行對所扼殺。

圖為2017年6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由布蘭斯塔德介紹,在愛荷華州一社區學院演講。(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美駐華大使是習近平的老朋友

布蘭斯塔德曾被中共官媒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1983年他推動愛荷華州與河北省結成姐妹省,1985年,他接待了時任河北省正定縣縣委書記的習近平,習當時帶領著河北考察團訪問愛荷華。

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前,再次訪問愛荷華州,布蘭斯塔德設宴款待,據報兩人因對農業都有興趣,故此結下友誼。

2017年6月27日,布蘭斯塔德抵達北京上任時,美媒稱,布蘭斯塔德對利用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強化美中关系抱著很高的期望。但幾個月後,中美貿易戰爆發,如今美中關係降至冰點。

法廣評論說,川普擔任美國總統後,派遣布蘭斯塔德到中國擔任大使,自然希望強化與中共的關係。但是事與願違,在這位大使任職3年內,中美關係發生了40年以來最糟糕的變化。

貿易戰、香港危機、台灣問題、新疆人權問題等,進入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之下,北京又強推香港國家法,並出動戰狼外交官向國際社會挑釁,同時不斷派軍機、軍艦到台海、南海、東海「耀武揚威」,引發中美全方位對抗。

7月23日,蓬佩奧發表呼籲全球圍堵中共的「新冷戰宣言」。同時雙方互關領事館。美國則頻頻出動軍機、航母戰鬥群在南海、台海並逼近中國震懾中共。

圖為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鼓掌歡迎王岐山出席紀念中美建交40週年的活動。(Mark Schiefelbein-Pool/Getty Images)

中美局勢惡化 布蘭斯塔德無能為力

法媒說,中美局勢呈螺旋式下降,布蘭斯塔德已無能為力。他在離職信上提到自己成功減少了從中國流入美國的毒品芬太尼。

他也提到,曾經到訪中國26個省區,如果不是遭遇疫情,他會遍訪中國。他說在中國遇到非常多了不起的人,他和夫人難忘中國人的熱情好客。但他知道自己今後與中國人交往已非易事。

他和駐華使領館所有工作人員,出外行動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甚至那些普通美國公民,要與中國公民會面都得事先通知。

更讓布蘭斯塔德想不到的是,他投書中共黨報《人民日報》,解釋美中政策近來的變化,希冀與中國人民強化溝通的文章也遭到黨媒拒絕。

而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今年已在美國媒體發表了5篇為中共政府辯護的文章。並接受過幾次美國電視台專訪。中共官媒記者也可以不受限地在美國報導,中共外交官可以不受限地進入美國社會。

但是美國記者在報導、甚至進入中國時都面臨限制,美國外交官和中國人民互動也需要批准。

法媒說,這讓布蘭斯塔德大使終於忍無可忍。他隨後在微博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共)虛偽的宣傳系統》的英文聲明也旋即遭中方屏蔽。

聲明中說:「如果中國(共)想成為一個成熟的大國,習近平總書記的政府就會尊重西方外交官直接與中國人民對話的權利。」

法媒說,這些話出自一個到中國上任後一直很低調的大使之口,是非常嚴厲的。

美國國務院也指責中共的做法,「再次暴露了中國共產黨對自由言論和認真嚴肅的思想辯論的恐懼,以及北京方面在抱怨其他國家缺乏公平對等待遇時的虛偽。」

布蘭斯塔德大使突然離職的真實原因尚不清楚,但至今清楚的一點是,他對習近平這位老朋友徹底失望。他當初上任時的期望不僅沒有實現,他本人也受到北京當局前所未有的掣肘和限制。習近平早已不是他當年所認識的習近平。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